首页龙抬头 324 终于,泪流满面

324 终于,泪流满面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我和赵虎确实心系斧头王的安危,一来他是我爸的支持者,二来他曾救过赵虎。

    我爸暂时没有找到,斧头王也要失去了么?

    听到白狼说斧头王死了,我和赵虎确实心都提了起来,加速往外跑着。来到门外,成群结队的警察还没散去,我和赵虎一番打听,来到某辆救护车前,耿直和尹道宽等人都在这里,各自一脸哀伤、无奈、叹息。

    车里躺着个人,已经被白布蒙上了头。

    从露出的一双脚看,是斧头王没错了。

    耿直转头看到我来了,一脸愧疚地说:“张龙,真是不好意思,最终还是没保住他,斧头王受的伤太重了,医生没来之前就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确定了斧头王的死讯,我的心中顿时一片复杂,难过肯定是有,但也不是太难过,毕竟我们认识也没多长时间,还谈不上什么交情。我对他唯一的感情,就是因为他支持我爸,为了救出我爸数次潜进金家,才惹来了今天的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位忠勇之士离去,谁的心里也不会好受。

    我告诉自己别难过,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,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,泪水从指缝里滑落出来。

    赵虎也是眼睛通红,狠狠一拳砸在救护车的车门上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事不会善罢甘休,我太了解赵虎,知道他想着要为斧头王报仇,此刻他的心中必然已被仇恨填满。

    现场的气氛十分凝重,几位局长都不说话,脸色也不好看。他们倒不是因为斧头王死了而难过,而是因为眼睁睁看着人死了却无能为力,却不能把凶手逮捕归案!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耿直询问我们:“里面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便把之前的经历给他讲了讲,当然有的说了,有的没说。金不换为什么杀斧头王,我就说得清清楚楚,前因后果娓娓道来;后来巧遇白狼,金不换又说七天以后再解决张人杰的事,我就没和耿直说了。

    耿直听完以后,先是骂了金不换一顿,说他嚣张狂妄、无法无天,迟早有天要把他逮捕归案。反正就和卢晨亮、楚正明一样,气势挺足、决心也有,就是能力不够,干不过人家,只能打打嘴炮。

    骂完了金不换,耿直又问我说:“张人杰呢,金不换没说张人杰的事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金不换本来打算今天杀了我爸的,但是因为斧头王打伤他家好多的人,就连堂前燕都受了重伤,所以金不换现在很烦躁,把我们都赶出来了,说张人杰的事以后再论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耿直意味深长地看着我,仿佛想从我的眼中看出蛛丝马迹,而我则很坦然地看着他,假装自己没有任何的不诚恳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我既不想让金不换杀了我爸,也不想让耿直把我爸给抓走,现在有了白狼这个内应,我觉得有机会救出我爸,当然不会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但耿直能有今天这个位置,靠得可不仅仅是耿直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没有关系。”耿直说道:“我有的是办法知道。但是张龙,你是救不出你爸的,金玉满堂的强大你也看到了,你觉得你和金不换对上有几分胜算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用您操心了。”我沉沉地说。

    “想通了,给我打电话。”耿直将一张名片塞到我上衣口袋里,“家有家规、国有国法,你爸的归宿应该是法律的制裁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也没什么心情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候,耿直转身走到一辆警车边上,从里面拿出一个布包走到赵虎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叫赵虎是吧。”耿直说道:“斧头王离世之前,让我把这两样东西交给你,一个是他用了十几年的骷髅斧,一个是他用斧的一些心得、技巧,都在这个小册子上。他说,你是他的女婿,希望你能照顾好他女儿,顺便把他的斧道馆发扬光大,让更多的人学会怎么使用斧子。”

    赵虎颤抖着,把布包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先撤了。”耿直一声令下,带着众人离开。

    赵虎一屁股坐倒在地,看着面前的布包发呆,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确实有把斧子,还有一个小小的册子,是斧头王毕生的心血了。

    我则去和救护车司机商量,让他把斧头王的尸体送回斧道馆,一千块钱。苗苗提前开车回斧道馆报信,让武樱有个心理准备。忙活完了一切,便和赵虎一起坐上救护车,陪着已经死去的斧头王回斧道馆。

    一路上,赵虎始终一语不发,我知道他在发愁接下来怎么办。

    到了斧道馆,武樱和众学员迎了出来,他们已经提前得到消息,头上都束上了白布。救护车的车门一开,众人哗啦啦跪倒在地,呜呜呜地哭了起来,我和赵虎帮忙把斧头王的尸体抬了下去,武樱和朱贵在下面接着,朱贵泪流满面、嚎啕大哭,武樱神色肃穆,一滴泪都没流。

    在武樱的安排下,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请人过来收殓、装棺、搭灵堂,里里外外也都挂上了白布。

    下午还办喜事,到处都贴喜字、挂气球的斧道馆,现在要办白事了,大大的“奠”字挂在门口,人生就是这样充满意外。

    程依依和韩晓彤也得到消息过来帮忙了。

    一直忙活到后半夜,武樱终于能稍微休息一会儿了,靠在斧头王的棺材旁边怔怔发呆,仍旧一滴泪都没流,像是灵魂都被抽走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赵虎才走了进去,将那柄骷髅斧和满载着斧头王毕生心血的小册子一并交给武樱。

    “恕我不能完成你爸的遗愿。”赵虎沉沉地说:“我有韩晓彤了,再也放不下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赵虎便转过身去离开。

    武樱仍旧一句话都不说,算是默认了吧。

    从灵堂里出来,赵虎冲我们几个说道:“走吧,回去。”

    已经后半夜了,斧道馆里依旧灯火通明,没有学员去睡,大家都沉浸在一片悲伤之中,有的守在灵堂,有的守在门口,表情都很木然。朱贵跪在灵前,还在呜呜呜地哭着,泪水洒满整个衣襟。

    我们也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,一个斧道馆的学员奔进来,慌张地说:“大师兄,不好了,有人包围了咱们斧道馆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,所有人都惊诧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朱贵也愣住了:“谁,谁包围了斧道馆?”

    “恶龙会的罗光!”

    朱贵面色吃惊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是咱们师父支持张人杰,就是和他们恶龙会过不去,所以要把咱们斧道馆踏平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以这样……”朱贵哆嗦起来,不知道是怕的,还是气的,“师父已经仙逝,他们怎么还纠缠不休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这么和他说的,但是罗光不肯放过咱们,说咱们从上到下都是支持张人杰的,要让咱们付出应有的代价!大师兄,你赶紧想想办法吧,不然斧道馆真要被踏平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能有什么办法……那可是恶龙会啊……”朱贵哆嗦的更厉害了,现在看出来了,是怕。

    恶龙会在蓉城的地下世界确实威风,成员少说也有三四百人,称得上是大势力了。从罗光之前敢跟金不换拍桌子,就能看出他在蓉城的地位。当然斧道馆也不差,斧道馆的人数虽然少点,可是之前有斧头王这样的高手坐镇,一般人也不敢轻易冒犯。

    如果斧头王还在世,罗光绝对不敢这么嚣张,现在也就是看斧头王死了,才会这么肆无忌惮!

    斧头王一死,朱贵难以担当重任,听说恶龙会的罗光来了,吓得身子都哆嗦成了一团。身为大师兄的朱贵尚且如此,更不用说其他人了,一个个也是体如筛糠,但他们还是把希望都寄托在了朱贵身上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得想个办法啊!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、别问我……”朱贵摆着手,额上冷汗齐出,“我有什么办法,那个罗光可不是一般人,要不大家出去跟他道歉、求饶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脚步声响了起来,武樱从灵堂后面绕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武樱,大家瞬间安静下来,这位小师妹虽然学艺的时间最晚,可她毕竟是斧头王的亲生女儿,在斧道馆内还是很有威望和决断力的,于是大家又把目光投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恶龙会的罗光杀上来了,说要踏平咱们斧道馆……”朱贵冲了上去,哆哆嗦嗦地说着。

    武樱根本没搭理他,直接绕过了他,来到我们身前。

    她手里还拿着一个布包,里面装着骷髅斧和那个小册子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你娶我。”武樱冲着赵虎,一字一句地说:“只希望你能助我们斧道馆渡过这个难关,以及帮我父亲报仇,这是我的请求,也是我的条件!”

    武樱一边说,一边把布包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朱贵顿时急了:“小师妹,你不能给他呀,那是师父的遗物,谁拥有谁就能掌控斧道馆的啊……再说,他也不是罗光的对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不等朱贵说完,赵虎已经应允,并且伸手接下布包,将骷髅斧从中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转身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武樱终于泪流满面……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