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20 死无葬身之地

320 死无葬身之地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现场顿时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罗光也拧着眉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在蓉城范围内,罗光的势力远比斧头王要大,但斧头王的实力毕竟在这放着,就是罗光也不敢轻易和他叫板。

    罗光擦了擦头上的血,疑惑地问:“哪个是你女婿?”

    斧头王用下巴指了指地上的赵虎。

    “这我还真不知道。”罗光耸了耸肩,又说:“既然是你老人家出声,那我肯定要给你面子了……反正我要找的是张人杰的儿子,又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罗光又朝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的一颗心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虎有斧头王护着,又有谁来护我?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地盯着罗光,可又一点办法都没。赵虎还想上来帮我,但他已经彻底站不起来,只能冲着罗光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咆哮。苗苗同样担忧地看着我,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轻叹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金不换的声音突然响起:“罗光,别找错了人,他不是张人杰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不是?

    罗光站住脚步,诧异地看向金不换。

    我也同样莫名其妙,不知道金不换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金不换瞥了我一眼,淡淡地说:“张人杰不会有这么废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金不换是讽刺还是怎样,但我听了这样的话,心里确实如同针扎一般难受。确实,就算我爸是个杀人犯,比起他来我都差得远了,金不换这么评价我也没错。

    罗光有点烦躁地说:“那谁是张人杰的儿子,你倒是说清楚啊,害我白打了一架,还被斧头王踢了一脚!”

    金不换又不说话了,低下头去慢慢喝茶。

    “操,到底谁是张人杰的儿子?”罗光来回扫视众人,破口大骂起来:“张人杰就算十恶不赦,可他好歹是个敢作敢当的英雄,怎么他的儿子这么怂包,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认?他妈的,到底是不是张人杰的种?”

    罗光这一番话属实难听,我确实不是我爸的种,但也不能任由别人这么侮辱,当时脑子里面一阵激荡,就想承认自己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但我还没开口,另外一个声音却响起来:“我是张人杰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地看了过去,一个个面露惊讶。

    是斧头王。

    斧头王都近五十了,怎么会是张人杰的儿子?!

    众人心中当然吃惊,但最吃惊的无疑是我,我不明白斧头王怎么会说这样的话!

    赵虎和苗苗也挺傻眼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金不换却不说话,微笑低头喝茶。

    罗光无语地说:“斧头王,你别开玩笑,你怎么会是张人杰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。”斧头王沉沉地说:“十几年前,我和张人杰交过手,被他狠狠一顿暴揍,还差点被他给杀了。我这辈子都没遇过这么强的对手,吓得我胆都碎了,还跪在地上叫爹,希望他能放过我。张人杰说,他本来准备杀了我的,但是看我认错态度诚恳,就放过我这一次,让我别再为非作歹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显然,起初在张人杰杀人的名单里,是有斧头王一个的,但是张人杰放过了他。

    至于斧头王为了什么非、作了什么歹,斧头王并没有说,应该是难以启齿的事,他也不会当众自曝其短。

    大家也不会对这个感兴趣,毕竟在座的各位又有哪个是好东西,哪个没做过恶、犯过事?没被张人杰杀了就算走运,哪有资格逼逼别人犯的事呢?

    总之,“张人杰的儿子”是这么来的,和大飞、赵虎那事差不多,都是被打得不行了才叫的爹。

    金不换一边听,一边嘿嘿嘿地笑着,显然认可了斧头王的说法。

    我也长呼了一口气,真是吓死我了,以为自己要暴露了。

    罗光简直烦躁的很:“真他妈无聊,我还以为真是张人杰的儿子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亲儿子,却胜似亲儿子。”金不换接着说道:“斧头王,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吧?”

    斧头王闭口不答、沉默如金。

    金不换站了起来,冷声说道:“斧头王,你三番两次潜入我家,真以为我不知道?可以啊你,叫了张人杰一回爹,就真把自己当成他儿子了,还打算把他给救出去?”

    斧头王抬起头来,咬牙切齿地说:“金不换,你他妈真不是个东西,囚禁张人杰这么多年,捞了多少好处?现在他没利用价值了,就想把他给推出来,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!蓉城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儿,都不会容忍你这么无耻的存在!”

    我算看明白了,原来斧头王也是向着我爸的。

    就这一瞬间,我对斧头王的所有怨恨都烟消云散了,他让我看到了什么叫做男儿血性、英雄气概,也让我知道了蓉城还是有人在默默支持我爸,希望能把我爸给救出去的。

    但是人的立场不同,所想的肯定也不同,斧头王这番话一出口,我爸的那些仇人们立刻炸了,纷纷辱骂着斧头王,说他助纣为虐,说他不知好歹,还要把他给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“来啊,来啊!”

    斧头王一点不虚,恶狠狠地瞪着众人,没有骷髅斧在手的他(也被保安扣下了),一样气势凌人、威风八面。

    还真有很多人被斧头王吓到了,不敢出声,只能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金不换则淡定得多,淡淡说道:“斧头王,你是站哪边的和我没有关系,怎么想我也没关系,但你千不该、万不该,不该偷偷潜入我家数次,这是不把我金不换放在眼里,不把金玉满堂放在眼里啊!不过我猜,既然你做出这样的事,应该也做好准备受死了吧?”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,金不换要杀了斧头王!

    我突然明白斧头王为什么说自己时日无多、死期将近,着急要把闺女嫁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,我做好准备了。”斧头王沉沉地说:“在我第一次潜入你家的时候,我就做好了会死的准备,不过为了救出张人杰,多大的风险我也会冒……虽然我没成功,但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,金不换,多行不义必自毙,你不会有好结果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有没有好结果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你肯定没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金不换说完之后,眼神骤然变得极冷。

    接着,会议室的门被推开,一个骨瘦如柴的男子走了进来,一双眼睛同样阴冷的像是孤鹰,一进来就牢牢盯住了斧头王。

    “老四,交给你了。”金不换的语气愈发冷酷。

    金不换这一声老四,让我明白这个男人就是金玉满堂的四当家“堂前燕”,据说以轻盈、灵巧见长,像是会轻功似的,能够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斧头王看到堂前燕,狠狠咬了一下牙,带着一丝不甘和愤怒,猛地朝着窗户奔去,“砰”的一声撞破玻璃跃了出去。

    给我的感觉,斧头王并不害怕这个堂前燕,只是因为这是金家,留下来肯定没好处,自然三十六计走为上计。这是一楼,斧头王跳出去也没事,迅速奔到了金家宽阔的庄园里面,堂前燕也立刻迈开步子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堂前燕和传说中的一模一样,果然速度很快,像一阵风。

    “老四,斧头王可没拿斧子,你要打不过他就说不过去了啊!”看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,金不换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这是金家,即便斧头王越出窗去,也没脱离金家的范围,无论门口的庄园还是外面的马路,都充斥着不少金家的人,更何况还有堂前燕的追踪,斧头王连武器都没有,此行可谓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斧头王是我爸的支持者,甚至豁出性命也想救出我爸,更重要的他是一个高手,如果能得到他帮助的话,我的蓉城之行也能容易许多,所以我肯定不希望他死。

    但是我也没有任何办法,别说我现在根本站不起来,就是站得起来也无能为力啊!

    所以,我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斧头王和堂前燕越来越远……

    会议室里充斥着咒骂声,不少人在骂着斧头王,说他竟然支持张人杰,真是不识好歹,活该死掉。

    在大家的眼里,斧头王已经是个死人了。

    赵虎趴在地上,一双眼睛无比通红,虽然他并不承认自己是斧头王的女婿,甚至和斧头王闹得不可开交、大打出手过,可斧头王刚才毕竟救了他一命,对他这样一个是非分明的人来说,不能报恩是最难受的。

    众人很快把注意力从斧头王的身上转移,冲金不换嚷嚷:“好了,你私仇也报了,快把张人杰交出来吧!”

    金不换还是笑呵呵的,说不急,接下来咱们就说张人杰的事,这次我肯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,完成你们多年来的夙愿!

    接着,金不换又指着赵虎说道:“哪个人扶他到外面休息一下,看那一身的血,我这人心肠子软,看不得这种场面。”

    我艰难地爬起来,说我去。

    我把赵虎扶起,一步步走到会议室的门外,接着在金家下人的引领下来到旁边的一个休息室。

    确定赵虎暂时没什么大碍后,我便立刻拿出手机,拨通了尹道宽的电话。

    尹道宽是分管我们那片的分局局长,平时和他有过一些交道,所以我有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一拨通,我就着急地说:“尹局,耿局还在你身边吗,帮我转接给他!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