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19 斧头王出手

319 斧头王出手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张人杰的儿子也来到了现场!

    金不换的这句话一出口,可想而知现场能炸成什么样子,那威力真不亚于一枚核弹炸向广岛,整个会议室的人都痴呆了、震惊了!众人先是愣了一下,接着面面相觑,再接着便整个沸腾起来!

    “谁,谁是张人杰的儿子?”

    “张人杰还有个儿子,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张人杰的儿子也敢来到现场,胆子也太大了点!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,接着又四处观察着,看看到底谁是张人杰的儿子。

    现场这么多人,每一个人都很震惊,但无疑最震惊的就是我了。就连苗苗和赵虎都惊疑地朝我看来,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暴露的,金不换又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。

    我的脑中嗡嗡直响,同样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说耿直卖了我吗,他把我的身份告诉金不换了?

    我和耿直毕竟是第一次见面,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不了解,如果他和金不换沆瀣一气,是穿一条裤子的人,那我也没办法,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现场这么多我爸的仇人,我是绝对不能活着走出去了!

    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,我的头上流出冷汗,手脚也在发抖。

    当时我正给一个大哥倒茶,水都满出来了还不知道,流到了大哥的衣服上,大哥顿时推了我一下,说你干嘛?

    我连忙说对不起、对不起。

    这点小插曲并未引起大家的注意,大家还在讨论、张人杰的儿子到底是谁,也有人直接问金不换,说哪个是张人杰的儿子?

    金不换却又闭口不答了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淡淡地说:“我希望这个人能自己承认。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坐着四五十人,彼此之间基本都是老相识了,没听说过哪个是张人杰的儿子,所以大家把重点放在了近年来涌起来的新面孔上。以及,张人杰也才四五十岁,他的儿子顶多也就二十多岁,所以目标又缩小了一步,肯定会是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还有,张人杰的儿子,当然也姓张了。

    随着筛选,范围一步步缩小。

    最终果然落到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张龙,二十多岁,刚刚崛起的一个老大。

    各方面都吻合。

    想猜不出我都难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!”

    那个叫罗光的恶龙会老大一声咆哮,迅速冲到我的身前,抓着我的领子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如雷一般炸响我的耳朵。

    我承认我当时是很慌,毕竟现场我爸的仇人太多了,而且这个罗光确实长得恐怖,一脸横肉,而且满头刺青,吓都能把人给吓死了。我本来就挺紧张,被他这么一喝,额头上的冷汗更多,差点没吓得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但也就是那么一瞬间,我心里又想去他妈的,反正老子已经被识破了,大不了就是个死呗,反正老子杀过个人,按理来说也该偿命!

    于是我的心一横,正准备一拳把这罗光打飞,结果赵虎的动作比我更快,他像是个急了眼的老虎,“嗷”的一声扑到罗光身前,猛地一把将罗光推开了,大吼着说:“你他妈对我兄弟客气一点!”

    这就是赵虎,看到兄弟受屈,比他自己受屈还要愤怒。

    但罗光是何等人啊,恶龙会的老大,敢和金不换拍桌子的人,在蓉城的地下世界至少也是名震四方,怎么可能咽得下这种气,于是又把目标对准赵虎,伸手就掐赵虎喉咙,咆哮着说:“你他妈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赵虎当然不会虚他,立刻就要还手,举起自己砂锅大的拳头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赵虎动手,我当然也不会闲着,当时就朝罗光扑上去,和赵虎一起收拾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多的好处,别的老大都是一个人来的,而我和赵虎是两个人来的。所以,就算罗光在外面有好几百的兄弟,但在金家的会议室里只有他一个人,我和赵虎一前一后夹攻上去,伸出拳头就往他脑袋上猛砸、狂抡。

    在未进入金家的时候,武器就被门口岗亭的保安收了,所以大家都是赤手空拳,单纯的肉搏战。

    我以为我和赵虎能够轻松搞定这个罗光,但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家伙的身手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,人家能领导一支几百人的队伍,自己的身手怎么可能差了?

    罗光是真的壮,胳膊和腿上的肌肉像铁疙瘩一样,一脚就把我踹飞出去三四米远,“咣当”几声撞翻了不少椅子。罗光和赵虎又打起来,两人拳来脚往,“砰砰砰”打得十分激烈,不一会儿就都鼻青脸肿、鼻血横飞了。

    而且罗光隐隐占着上风!

    这还挺让人吃惊的,因为赵虎已经够强了,当初古二虎都不是他的对手,在普通人里真能算是无敌手了。可惜这个世界太大,天外有天、人外有人,你拥有超强的天赋和身体,别人也一样会有,而且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

    这个世界虽然庸才很多,但是天才也从不短缺。

    赵虎和罗光激烈地打在一起,我能看出赵虎不是罗光的对手,他打罗光一拳,罗光能揍他三拳,他踢罗光一脚,罗光能踢他三脚。但是赵虎有一股子不服输的气势,不管被打了多少拳、踢了多少脚,仍旧一次又一次地扑向罗光,咆哮着、战斗着。

    看到赵虎这么的拼,我当然也不会闲着,时不时冲上去帮赵虎忙。而且说实话我也有点疯了,利用身边一切能利用的东西,举起椅子往罗光的头上砸,甚至还把暖壶往罗光的头上扣。

    那可是开水啊。

    当场就烫得罗光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但这反而激起了他更加愤怒的火焰,再次狠狠一脚将我踢飞,踢得我肋骨都要断了,差点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苗苗都加入到了我们的战斗之中。

    苗苗真是个仗义的姑娘,自从我们那次帮她报了仇后,她就坚定地站在我们这一边了,从来不管对方是谁,只要我们有难,永远第一个站出来帮我们忙。苗苗也是有身手的,而且和我不相上下,在普通人里算很强了,但可惜我俩这点身手,在罗光面前依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我能被一脚踢飞出去,她也能被一脚踢飞出去。

    我都有点不好意思,想让她别管我们的事了,但她没有任何废话,仍旧一次次地冲上去。

    在我们几个互相打在一起的时候,其他人就在旁边看热闹,甚至给我们腾开一片场地,为我们双方喊着加油,确实看热闹不嫌事大。作为东道主的金不换也不管,乐呵呵地坐在位子上看我们打,时不时地拍两下手,甚至还要挑唆两句,说:“罗光,你是不是老了,怎么连几个年轻人也打不过?”

    被人嘲笑,罗光更加愤怒,出手也更加的狠,恨不得立刻弄死我们几个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身为恶龙会的老大,身为蓉城地下世界响当当的一号人物,还是很有实力的,他很快就把我和苗苗揍得爬不起来了,接着又和赵虎斗在一起,两人激烈缠斗,仿佛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两人的咆哮声不断响彻在会议室里,这可真是拳拳到肉的硬战,不存在一刀把人劈倒,或是一斧子把人砍残,拼的就是实力、耐力和身体素质。

    赵虎是真的猛,一次又一次爬起来,一次又一次扑向罗光,仿佛在他字典里就没有认输这两个字。这和面对斧头王不一样,斧头王那个是有回旋余地,暂时认怂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没有。

    赵虎觉得不拼一把,我就要死在这了。

    我都被人认出是张人杰的儿子了,能不死吗?

    但是他猛,罗光更猛,罗光手足并用,一次又一次地把赵虎干飞出去。

    罗光也受了不少的伤,头上、脸上都流着血,但是相比赵虎却是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趴在一边的我和苗苗都很心疼赵虎,因为他被打得实在不像样了,整个人就好像一台快报废的机器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彻底不能用了。

    我很想劝他别再打了,可我知道我劝不住,让他认输如同一种侮辱。

    我眼巴巴地看着赵虎,看他被罗光狂殴,看他一次次倒下去,又一次次站起来。终于,他的力气要耗尽了,“砰”的一声倒在地上,再也爬不起来。而罗光擦了擦眼角、鼻子、嘴边的血,摇摇晃晃地走向赵虎。

    “我X你妈……”

    罗光骂着,又从旁边捡起一把椅子,走到赵虎身前,对准了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那椅子是铁的。

    看这样子,还真准备要赵虎的命。

    其实有什么不敢呢,在座的各位哪个不敢杀人?

    没有人管,所有人都冷眼看着。

    杀了赵虎,对他们来说和杀了一只臭虫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我却急得要死,拼命地朝赵虎爬过去,试图阻止罗光的动作,给他跪下都行,只要他别再动手。但是来不及了,罗光举起椅子,朝着赵虎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赵虎仰起了头,即便是死,他也要昂着头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的作风。

    但罗光的椅子还没落下,人却“砰”的一声飞了出去,还“咣”的一声撞在墙上,重重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谁……”

    罗光晃晃悠悠地爬起来,本来咬牙切齿、怒气冲天的他,看清楚眼前的人后,却愣住了。

    是斧头王。

    “对我女婿客气一点。”

    斧头王冷冷地说。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