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18 张人杰的儿子

318 张人杰的儿子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在金家的庄园之中,时不时就能看到一列身穿黑衣的巡逻队走过,他们胸前统一绣着一个“金”字,显然就是金玉满堂的人。他们负责护卫这座庄园,确保今天的会可以顺利完成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,果然见到了祁六虎。

    祁六虎也领着一支小分队,在金家的庄园里按照路线走来走去,看到我后,还冲我挤了挤眼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他在金玉满堂混得还挺不错,算是给自己和叶湘竹找了一个归宿、靠山。男人可不就是这样,你要想撬人家老婆,自己得有本事和实力,否则活该被别人打,祁六虎倒是深谙这一门道,就算无耻也无耻到底。

    趁着左右没人,祁六虎过来问我:“龙哥,你有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没有!

    祁六虎反倒点了点头:“没有就挺好的。龙哥,不是我长别人志气、灭自己威风,但这地方真似龙潭虎穴,你可千万别起什么歪心思啊,否则就和老爷子一起挂在这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知道祁六虎是为我好,可我听了还是觉得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祁六虎继续去巡视庄园以后,我们也继续朝着住宅的门走去,这大宅子足足有七八层高,完完全全的欧式风格,看上去像是一座城堡。我就纳闷,金不换住得过来吗,这里面能容纳多少人,上百不成问题了吧。

    来到宅子门口,有专人接待我们,问清我们的身份以后,便让我们往前直走,一楼左拐有个会议室。

    我们依言来到会议室里,这里已经坐满了人,杂七杂八足有四五十个。最中间是一张长桌,两边都能坐人,再往边还有些散落的椅子,有人坐在桌边,有人坐在墙边,看似混乱,实则井然有序,各有各的座位。

    但能看出,坐在桌边的肯定比坐在墙边的地位要高。

    感觉坐在桌边的才有资格参加会议,还能发表意见什么的,墙边就只有旁听的份了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第一次来这,也不知道坐在哪里,但是看到斧头王是坐在桌边的,便问苗苗,咱们是不是也在桌子上坐?

    在我的感觉里,我们和斧头王应该是平起平坐才对。

    苗苗说道:“想什么呢,人家可是蓉城地下世界的总教习,这么多年不知道为道上输送了多少人才,地位当然比咱们高的多了。行了,乖乖去墙边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总教习”当然是个戏称,不过也确实能看出斧头王的地位了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我们三人便走到墙边,准备找个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但是苗苗坐下去了,我和赵虎却被拉住,是金不换的秘书,姓王,刚才进门的时候就见过他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你俩?”王秘书皱着眉说:“谁让你们坐了,去给客人沏茶倒水!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吃了一惊,这王秘书是把我们当他家的下人了吗?我俩赶紧自我介绍,说我们是龙虎商会的,不是这的下人。王秘书说:“我知道你们是龙虎商会的,让你们来就是沏茶倒水的,因为今天的会议比较重要,不能让外人听去了,你俩来倒倒水之类,务必要服务好大家,知道没有?”

    我勒个去!

    我和赵虎当时就惊了啊,哪有这么侮辱人的?

    我俩再怎么样,也是一方大哥啊,就算地位不如在场众人,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手下兄弟足有上百,结果跑这来给人倒水?

    简直疯了,疯了!

    看到我俩似乎不太愿意,王秘书皱着眉说:“怎么,还觉得委屈你们了?凭你俩的资历和地位,根本没资格来参加这个会,你俩可以随便扫听,唐建业来过金家没有?到底愿不愿干,不愿意就走人,多的是人想干!”

    就我和赵虎这个暴脾气,肯定撂挑子就不干了,实际上赵虎也确实想这样,他都准备把手抬起来,狠狠扇这秘书两巴掌了。

    但我拦住赵虎,冲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来这里,是想打听我爸消息,甚至见我爸一面的,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,不想轻易离开金家。

    赵虎明白我的意思,瞬间收回了自己的脾气。

    “好的,倒水嘛,没有问题!”

    赵虎屁颠屁颠地朝着角落奔去,那里放着几个暖壶,他进入角色倒是挺快。看着他的背影,我的心里不禁一阵酸楚,心想兄弟啊,真是委屈你了,这份情义我肯定永远不会忘的。

    我也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秘书背着双手,傲慢地说:“这才对嘛,老老实实听话,蓉城才有你们的生存之地!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一人拎着一个暖壶,给各路大哥、老板倒水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都没干过这么委屈的事,在荣海没干过,在蓉城也没干过。赵虎完全没必要受这个气的,我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,对他说了好几声谢谢,赵虎笑呵呵说:“见外了不是,咱兄弟俩还说这个?当然是有福同享、有难同当!”

    我的心中无比感动,还想再说两句什么,斧头王突然站了起来,说道:“王秘书,那个赵虎是我女婿,别让他干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斧头王还是有面子的,王秘书立刻“哦”了一声,说行,那赵虎你坐着去吧。

    赵虎对我说道:“兄弟不好意思,没法跟你有难同当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就放下暖壶坐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办法,我只好一个人给他们倒水,在会议室里东奔西走、来回穿梭。

    金不换还没有来,会议室里依旧乱糟糟的,大家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说话,因为我时不时地要给大家添水,所以能很方便地听到他们说话,有人说金不换不是个好东西,这么多年利用张人杰扩大势力,现在利用完了就把人家给推出来;也有人说金不换挺识抬举,他要是再敢把张人杰藏起来,迟早会成众矢之的,大家不会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一圈一圈地跑下来,我大概对这些人也了然于胸,知道他们哪个是向着我爸的,又有哪个是我爸的仇人。

    整个蓉城也是这样的局势,有打心眼里钦佩我爸的,也有恨不得让我爸死的。

    我暗暗把这些人物都记下来,或许有天可以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正忙活的时候,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,一个身披名贵皮裘的人走了进来,那是一个年近五十的中年人,脸上几乎没有什么皱纹,皮肤也干净、细腻,一看就是养尊处优,浑身上下贵气逼人。

    在他进来以后,很多人瞬间安静下来,也有人站起来打着招呼,说金爷!

    我知道,这人就是金玉满堂的大当家“金不换”了。

    金玉满堂一共有四位当家,大当家金不换,二当家玉箫公子,三当家满大人,四当家堂前燕,合起来就是金玉满堂。据说除了金不换外,另外三位当家都是高手中的高手,最开始他们走到一起的时候,就是金不换出钱,另外三人出力,才慢慢有了今日之辉煌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只有大当家金不换现身,另外三位当家都没看到影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位金不换,我的心中无比复杂,因为我还是不能确定,他到底是兢兢业业护着我爸的好人,还是利用完我爸就一脚踢开的奸人?

    今天的这个会开完以后,想必一切都能见真章了吧。

    我低下头,继续给众人倒水。

    甚至还走到金不换的身边给他倒水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我是真想扼住他的喉咙,让他把我爸给交出来。可是交出我爸又怎么样,难道我爸还能平安离开这吗?

    我的心中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金不换和众人打着招呼,接着又让大家坐下。

    金不换到底是个生意人,脸上时刻挂着笑容,和大家寒暄过一阵后,立刻就进入了正题:“把大家都叫来的目的,想必大家都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有几个人叫了起来,让金不换少说废话,赶紧把张人杰交出来。

    这几个都是蓉城有头有脸的人物,在各个领域虽然比不上金不换,但也相当硬了。金不换还是笑着,说道:“我就是想和大家讨论这个问题,谁说张人杰在我这啦?”

    其他人当然不吃金不换这一套,说张人杰藏在金家,已经是蓉城公开的秘密了,还讨论这个有意义吗?

    还有人说:“金不换,你要说你没藏张人杰,你敢把整个金家放开让我们搜吗?”

    金不换耸了耸肩,说这个不敢,我这藏着太多秘密,肯定不能随便搜啊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赶快把张人杰交出来?!”一个光头大汉怒吼着,他是恶龙会的老大,头上纹着一条面目狰狞的龙,在蓉城的地下世界很有份量,当初他爹就死在我爸手上。

    金不换摆摆手,笑着说道:“罗光,你先别急,在我交出张人杰之前,我有一件事情想问问大家,这件事情和张人杰也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会议室中立刻安静下来,大家齐刷刷地看着金不换。

    金不换同样看着大家。

    他的笑容已经收敛起来,面无表情、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听说张人杰的儿子也来到了现场,是不是真的?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