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17 明人不说暗话

317 明人不说暗话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什么情况?!

    耿直吃惊,我更吃惊,我以为他不认识我呢,结果一上来就叫我名字,还问我怎么来蓉城了——这意思,早就认识我了?我怎么不记得我还认识这么大的官啊,更何况荣海和蓉城隔了何止千里,我一辈子也没接触过他啊!

    耿直叫我名字,把赵虎和苗苗也吓了一跳,两人都匪夷所思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尤其赵虎,更是低声说道:“龙,这啥情况,耿直咋还主动和你打招呼呢,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了?你这隐藏的可够深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却一头雾水,摇着头说:“我不知道啊,我不认识他……”

    我要认识耿直,早就去找他了好吧,还能被斧头王给欺负了?

    可是耿直主动和我说话,我又不能不回,只好说道:“哦,我过年前就来了,有一个多月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蓉城,能让耿直主动打招呼的可不多,其他分局局长都挺奇怪,纷纷互相询问这是谁啊,怎么从来没有见过。分管火车站那片的局长介绍,说我和赵虎是龙虎商会的,前身是老鼠会,唐建业死了以后,我俩就上位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奇怪耿直怎么会认识我,按理来说我这样的小人物还不够格啊,便问:“耿局,你俩老相识啊?”

    分管火车站那片的分局局长叫尹道宽,之前也不能说看不起我和赵虎,总是没怎么把我俩放在眼里。现在看到耿直主动和我说话,确实挺惊讶的,言语之间也很小心。

    耿直却没理他,直接冲我说道:“张龙,你过来下!”

    说着,便走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莫名其妙,但还是在一片异样的目光中走向耿直。

    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,确保别人听不到我的谈话,耿直劈头盖脸就问:“张龙,你来蓉城干什么了,是来找你父亲的么?”

    我的心里砰砰直跳,心想我靠,敢情这耿直什么都知道啊?

    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是呆呆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耿直继续说道:“你刚来不久,就继承了老鼠会,还改成什么龙虎商会,现在更是直接来到金家,你说说你想干什么,还真准备救你爸么,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?”

    言语之中颇为严厉。

    我懵逼,很懵逼。

    仍旧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耿直的语气终于柔缓下来:“十三年前,你爸刚犯了事,为了追踪你爸的下落,我还到荣海的一个小县城去找过你,那个时候你还小吧,才上小学五六年级的样子。我打算问问你有关你爸的事,看你是否知道一些东西,但你二叔找到了我,说你什么都不知道,问了也是白问,不让我打搅你平静的生活。你二叔是飞龙特种大队的一员,虽然管不到我,但我还是愿意卖他一个面子,所以就没去打扰你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还有这么一茬。

    虽然十多年过去,我也长成了大小伙子,但是模样应该没怎么变,难怪耿直一眼就把我认出来了,还很奇怪地问我怎么会来蓉城。

    原来从十多年前开始,二叔就在暗中默默保护我了,而且他也知道我爸所做的事和处境,但他从来没告诉过我,也是为了保护我吧。

    耿直继续说道:“当时你二叔说,你爸妈离婚已经给你的打击很大了,不希望这些事情再扰乱你的心情,希望你能平平安安、无忧无虑地长大,一辈子不跟你说这些事……你怎么还是来了,谁跟你说了你爸的事?”

    耿直已经确定我知道我爸的事了,而且他不认为是我二叔告诉我的,足以说明他信任我二叔的人品。

    但我又不能跟他实话实说,牵扯的东西实在太多,总不能说我杀了方杰,二叔又帮我顶罪,所以我来找我爸,看我爸能不能救他?

    这不扯吗!

    所以我扯了个谎,说我这些年来其实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我爸,时不时会来南方打听一下我爸的消息。上个月刚到蓉城,巧遇了一个叫千算子的算命大师,他告诉我说去老鼠会找,接着就一步步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没想到耿直还知道千算子,顿时没好气地说:“他啊,我知道,因为骗钱被抓过好多次了,因为数额不大只能给他放了,以后见他离远一点,老东西还挺会忽悠,上次就骗了我两百块钱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耿直轻咳两声,没有再说下去,毕竟他身为公安局长,还被人骗了两百块钱,传出去确实不大好听。

    “你找你爸想干什么?”耿直继续问我。

    我说我不干什么,就是那么多年没有见他,想他。

    我说得是实话,金玉满堂那么强,还有这么多警察,我能干什么呢?

    耿直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爸就是生不逢时,其实他杀得都是坏人,是我穷极一生都抓不完的人。如果放在古代,你爸肯定是大英雄呀!但是没有办法,家有家规、国有国法,如果大家都像你爸那么乱来,社会早就乱了,所以该抓还是要抓,该判还是要判,这个你能理解么?”

    听得出来,耿直还是比较尊敬我爸的。

    这应该也是他对我不错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能理解。

    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,虽然那是我爸,可我懂得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耿直继续说道:“而且我说实话,金不换不是个好东西,这些年来利用你爸招揽了不少的人,现在看你爸没什么利用价值了,又要把你爸给推出去。真的,与其让他祸害你爸,不如交给我们警方,起码能让你爸体面的死,不至于被人来回利用、侮辱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想,道理我都懂,可我既不想让我爸被人利用、侮辱,也不想让我爸死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耿直和我说这么多,也有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耿直拍拍我的肩膀,说道:“张龙,你愿意配合我们警方抓你爸么?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他要来这一句。

    铺垫这么久,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吧。

    不过我还是挺谢谢他的。

    这位名叫耿直的局长确实耿直,就这么一五一十地把所有情况告诉了我,还正大光明地让我帮他的忙,一点弯都没有绕,也没用什么手段坑我、骗我,比起一些伪君子来强得多了。

    其实我知道我爸该抓,他杀了那么多人,国法容不了他。如果他被抓了,我也不会埋怨国家,因为这一切都是应该的。可要让我配合警方抓他,那我肯定做不出来,我没那么伟大,也没那么正气凛然、公正无私,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,精神境界还达不到那样的程度。

    我都不问耿直想让我怎么做,直接说道:“你都知道我爸在里面了,怎么不亲自去抓他啊?”

    耿直露出一些尴尬的表情。

    其实我知道是为什么,就是故意埋汰他而已。

    金玉满堂强呗,金不换背景深呗。

    金不换做过的恶事,恐怕不比我爸少吧,耿直却拿他没有办法,连他家的大门都进不去,只能在门口装模作样地盘查一番,吓唬吓唬我们这些高不成低不就的伪成功人士。

    耿直身居高位,也有收拾不了的人,眼睁睁看着坏人作恶却无能为力,这也是他无奈的地方。

    耿直咬牙切齿,指着金不换家里的高墙大院说道:“你等着看,我迟早有天把那家伙抓捕归案!”

    耿直的这股气势,我在楚正明的身上也见过,可惜楚正明未能完成他的夙愿,不知道耿直能否达到他的目标。

    我说了声好,祝你成功。

    耿直“哎”了一声,说道:“咱们在说你爸的事,不是说金不换啊……真的,张龙,你听我句劝,你爸在金家绝对不舒服,咱们共同设个计把你爸引出来,将他抓捕归案,也助你爸脱离苦海……”

    我摆摆手,说耿局,你放过我吧,我没什么本事,完不成你的任务,你还是换别人帮忙吧……

    他耿直,我也耿直,明人不说暗话。

    说着,我便转过身去,朝着金家大门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张龙、张龙!”耿直叫了我两声,看我没有回应,只好低声说道:“不管怎样,注意隐蔽你的身份,不然我保证你在蓉城活不了三天!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,其实很多人警告过我,毕竟我爸在蓉城的仇人那么多。

    他们抓不到我爸,杀了我泄愤都很正常。

    我低声说了句谢谢,便和赵虎、苗苗一起走进金家大门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已经听苗苗和祁六虎说过金家庄园的壮丽,但是真正进来以后还是吓了一跳,几乎一望无际的草坪,气势恢宏的欧式建筑,还有喷泉、假山和一些名贵树木,和电影里那些大家族的庄园不相上下,也就是来到蓉城才能看到这么阔气的住宅,我们那里根本没有这种东西,住个非联排的独立别墅就算阔了。

    赵虎也发出一声声惊叹,说这辈子能住个这样的房子,真是死都能瞑目了。

    苗苗家的苗家大院其实也不算差,占地也有好大一片,房子也是数之不尽的多,但也紧紧占个大和多,和金家庄园一比就像贫民窟似的。

    总之,这座庄园确实恢弘大气,不过我可没有心思欣赏这些美景。我一心想见到金不换,看看他到底要开什么会,打算怎么处置我爸,脚下也不由自主地加快速度……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