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16 金家的阵仗 为4000金钻加更

316 金家的阵仗 为4000金钻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苗苗开着一辆陆地巡洋舰,载着我和赵虎前往金家。

    金不换的秘书说了,只能我们自己过去,不允许任何人带手下。金不换的要求如此霸道,可大家还是得乖乖听话,因为没人惹得起他,“金玉满堂”在蓉城是绝对的金字招牌,不仅代表着权势,还代表着金钱、地位。

    路上,苗苗给我们说了好多金玉满堂和金不换的事,金玉满堂和我们龙虎商会一样,明面上是个正经的公司,其实私下里什么勾当都干,而且比龙虎商会过分许多,黄赌毒基本都占全了,还有其他行业,房地产、娱乐、休闲,只要是赚钱的买卖,就没有他们不干的。

    当然,也少不了暴力和血腥。

    作为蓉城第一大势力,“金玉满堂”确实是有资格的,不仅拥有最强盛的战斗力,还拥有任何人望其项背的资产,金不换脚踩商、黑两道,不仅是地下世界最有权势的人,还是蓉城第一首富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人,强大到几乎没边,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他能护得我爸周全。

    但是蚂蚁多了也能绊倒大象,更何况我爸的仇人里还不是蚂蚁,至少是骡子、斑马这一级别的,联起手来也给金不换造成不小的压力和困扰,再何况警方这么多年来也没放弃追缉我爸,强大如金不换也有扛不住的时候。

    风闻金不换为了自己的安全,准备把我爸交出来了。

    苗苗猜测,金不换这次组织蓉城地下世界的诸多老大到他家里聚会,为的就是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听着苗苗分析,我是如坐针毡,问她:“我能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苗苗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你想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让我一愣。

    是啊,我能做些什么?

    来到蓉城,是因为老首长的一句话,他说我爸能救我二叔,让我来找我爸。他说我爸在南方的影响力很大,我以为我爸是个很有权势的人,当时还定了好几个地方,沪城、金陵什么的,最终决定先来蓉城看看,没想到运气还不错,刚下火车就有了我爸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些天来,我也一直在努力寻找我爸,但是随着信息越来越多,我爸的下落却很让我意外,一说是被金不换保护起来了,一说是被金不换囚禁起来了,无论哪个都和“很有权势”沾不上边,也不知道我爸怎么能够救我二叔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没有放弃,想见我爸一面,或许有转机呢?

    这次金不换突然召集大家去他家里商量我爸的事,看样子八成是要把我爸交出来了,我的心里无比复杂,脑子里也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首先,我爸连自己都保不住,怎么救我二叔?

    其次,虽然我不是我爸的亲儿子,但是养育之恩大过天,我肯定不希望他出事,可我又能做些什么?

    我是能扛住我爸那些敌人的追缉,还是能阻止金不换交出我爸?

    以我现在的能力,我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我救不出我二叔,也护不了我爸。

    我连斧头王都斗不过。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无力、很没用,虽然来到蓉城,我没有一天不练功的,可是军体拳这个东西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到二叔他们那个程度的,木头也告诉过我必须持之以恒的练,三五年或许才能小有成就,可我根本等不到那时候啊!

    如果能有武功秘籍就好了,像电视剧里的张无忌一样,被困在石室里一天一夜,“乾坤大挪移”就练成了……

    我无力地瘫倒在后座上,喃喃地说:“先去吧,去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什么都做不了,可我还是得去看看。

    途中,祁六虎还给我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问我:“金不换召集各路大佬开会,有没有你?”

    我说有的。

    接着,祁六虎就喋喋不休起来,当然都是他在金玉满堂内部听到的一些消息。他说,金不换召集各路英豪,商讨应该怎么处理张人杰,因为现场到的大哥太多,而且各个方面、各个行业都有,警方担心会出乱子,所以调集所有警力奔赴现场,严防发生危险事件。

    当然,也是想看看能否抓到张人杰。

    金不换也叫来了不少兄弟镇守家宅,除去实在走不开的,大部分人都到了,足足有上千之数,其中就有祁六虎。

    这还是祁六虎加入金玉满堂以来第一次到金不换的家里。

    “龙哥,我说了你都不信……”祁六虎兴奋地说着:“以前我以为金不换家就是个别墅,充其量就是比别人的大点、阔气点而已。直到来到他家,我才知道自己错了,大错特错!我去,这哪里是别墅,这特么是庄园啊,还有自己的私人马路,方圆数里根本没有别人的房子,只有金不换的庄园矗立在这,光是那大院子就有几千平方米了……我以前一直觉得我们荣海七虎就挺威风,占了整整一个铁厂当做根据地,现在才知道跟人家都没法比,什么叫做小巫见大巫,这就是啊,我算是开眼了,这趟蓉城没有白来……”

    祁六虎说得这些,其实苗苗刚才已经跟我说过。

    我看着窗外密集的树、平坦的路,知道祁六虎和苗苗并没夸张,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到了金不换的庄园区域之内,车轮下的这条路就是他家的私人马路,刚进来的时候还有岗亭,被保安拦住盘查一番才放行的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还有苗苗,在蓉城都算是一号人物了,可在金家的保安眼里屁都不是,照样语气凶狠地搜查我们,饮血刀都被他暂时扣下了。

    好大的排场,好大的威风。

    宰相门前三品官,说得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我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不来蓉城还真不知道世上有人能够阔到这种地步,我们跟他一比简直就是土到不能再土的乡巴佬,头发短,见识还短。可我却一点都不觉得兴奋和新奇,因为金不换越强大,我就越绝望。

    这让我怎么和他斗啊!

    看着窗外不断飞过的树,我还是无力地瘫在车后座上。

    祁六虎也听出我不想再说下去了,叹着气道:“龙哥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不过还是放弃吧,咱们确实不是金不换的对手。你被老首长骗了,你爸根本没有能力救你二叔,要不咱们还是回荣海,想其他办法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则还是那一句话:“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了以后,苗苗已经把车开到金不换的庄园门口,果然盛大恢弘、霸气十足,单单那门,我就没见过这么大的。还有四周的墙,很高不说,还几乎望不到边,让我恍惚间以为自己来了故宫。

    庄园门口有一大片停车场,无论来多少车都能放下,不过此时也差不多车满为患,看来我们来得还算迟了。

    这真是场豪车大聚会,一眼看过去就没有低于五十万的,不断有人从车上下来,走向金家大门,也是个个气场十足,夹包包的、戴金链的、叼雪茄的,还有边走边打电话的,一看就是大老板或者大哥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并非主流。

    在停车场的四周还有数不清的警车,有的警车甚至停不下了,停到庄园的围墙下面,闪着红蓝相间的光。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刑警走来走去,绕着金家庄园四周巡逻,使得整个气氛变得肃杀起来。

    怪不得我们和斧头王打架的时候没人来管,确实都来这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大哥和危险分子同时出现,更何况张人杰还有可能现身,傻子也知道哪边重要,调集全城警力过来,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在停车场,我们还遇到了斧头王。

    斧头王也是刚到,看到我们几个还挺惊讶,问我们怎么也来了?

    然后又反应过来:“哦,金不换也叫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还喃喃地说:“挺好,开完会后,赵虎直接跟我走吧,回去继续跟我闺女结婚。”

    整个过程都是斧头王自言自语,我们都没搭理他,反正他也不敢动手,现场这么多的警察,而且还是在金家庄园的大门口,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啊。这就叫一物降一物,别看斧头王平时那么凶,见了金不换也得抓瞎。

    在金家庄园的大门口,也站着一队警察,不过级别可比其他警察高的多了,肩膀上的警衔几乎要晃瞎眼,几乎个个都比郑西洋、楚正明级别高。蓉城到底是个省会城市,总局长和各个分局局长都过来了,以此就能看出他们对这次聚会的重视程度。

    像我们龙虎商会,因为地位不够重,在整个蓉城也显不出什么来,只和我们那片的分局局长打过交道,总局局长直接面都没有见过,我们不到那个层次和他接触。

    苗苗悄悄给我们介绍,说中间那个气宇轩昂、威风凛凛的中年男人就是蓉城公安局的局长,姓耿名直,听说人如其名,确实耿直的很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苗苗介绍,从他的警衔也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我平生能接触到的最大的官了,不知道甩郑西洋几条街。

    耿直带队,领着各路分局局长,严格盘查每一个进入金家的人,还警告他们不要惹是生非,有情况的话及时汇报。那些在蓉城有头有脸的大哥或是老板,在耿直面前点头哈腰,谁也不敢不尊重他。

    斧头王在我们前面,先接受耿直的盘查。

    耿直和他也是老相识了,还开他的玩笑,说斧头王,最近没闹事吧?

    斧头王说:“没有、没有,哪里敢呢?”

    “最好老实一点,不然我不介意把你抓进牢里再住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。”斧头王提心吊胆地进去了。

    跟在斧头王后面的我们也走上去。

    耿直一抬眼,就吃惊地说:“张龙,你怎么来蓉城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