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15 此行,是吉是凶

315 此行,是吉是凶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武樱在说出她那一番真情告白的时候,我们这边就都知道要糟,她都哭成这样子了,斧头王怎么可能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果然,斧头王更加狂躁地朝我们扑来,我们这边也都慌了神,但也没一个退缩的,都在积极应战。

    赵虎回头怒喝:“快,给我个家伙!”

    之前他的斧子被斧头王砸断了,现在赤手空拳、身无长物,不过在他喊了之后,立刻有人丢给他一柄砍刀。赵虎手持砍刀,准备迎战飞奔过来的斧头王,但是武樱又拉住了斧头王的胳膊,呼喊着说:“爸,我和你说这些,不是想嫁给他,是想告诉你别让我嫁大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但她再说什么也没用了,斧头王已经彻底狂暴,根本没人拦得住他。

    斧头王咆哮着、怒吼着,就好像一枚即将炸响的核弹,带着震天撼地的气势疾冲过来,斧道馆的人也跟随着他一往无前。虽然我们人多,可是看着这幕,我也有点慌张,立刻回头询问师爷:“怎么警察还没有来?”

    就在之前,我已经让师爷报过警了。

    别怪我怂,任何人看到斧头王这么疯狂的人都想报警,都想躲在警察叔叔的怀里寻求温暖和安慰。

    师爷往前走了一步,着急地说:“我刚问了,现在整个蓉城的警察都被调去金不换的家里,根本抽不出人来咱们这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吃惊地问:“去他家干什么?”

    师爷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中却是一片慌张,整个蓉城的警察出动,这么大的阵仗是干什么,抓金不换,还是抓我爸?金不换好歹是“金玉满堂”的大当家,肯定没有那么容易陨落,那就是去抓我爸的喽?

    虽然只是我的猜测,可我确实慌张起来,前有斧头王的疯狂冲击,后有我爸的吉凶莫测,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压在心头,发觉自己在蓉城这个地方实在太渺小太卑微了,什么都改变不了,什么都拯救不了!

    虽然赵虎他们已经做好了迎战斧头王的准备,一个个咬牙切齿、蓄势待发,程依依都握紧了匕首。

    我却心乱如麻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心想以斧头王的实力,分分钟就把我们团灭了吧!

    说不绝望是假的,本来怀着满腔壮志来到这里,结果别说救我爸了,就连眼前的斧头王都对付不了,金玉满堂的大门更是从来没有摸过一下!知道警察去抓我爸了又怎么样,难道我还能领着这么点人去救他吗,斧头王都能轻轻松松搞定我们!

    我们和斧头王之间只隔着一条马路,眼看着他距离我们越来越近,一场恶战也即将要爆发了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斧头王却突然站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距离我们也就五六米的样子。

    斧头王一站住,他身后的那些人也站住了。

    武樱呼哧呼哧地追上来,说爸,你别……

    斧头王却冲她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接着从衣服的口袋里摸出一支手机,那支手机还在不断响着,叮叮咚咚。

    斧头王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名字,态度十分恭敬地接起电话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对方是个大人物。

    斧头王在接电话,我们倒也没想偷袭他,而是面面相觑,搞不懂这是谁的电话,让斧头王连架都不打了?

    “哦哦哦,去金爷家里是吧……好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金爷?

    金不换家?

    我的心中随即一跳,先是警察齐聚金不换家,接着斧头王又要过去,这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斧头王挂了电话,冲着我们这边晃了晃骷髅斧,恶狠狠说:“老子出去办点事,回来再收拾你们这群王八犊子!”

    说完,斧头王把骷髅斧往腰间一插,大剌剌地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斧道馆的人见状,也都纷纷散了。

    一场即将打响的恶战,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消弭于无形了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继续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我把他吓跑的不?”赵虎试探地问。

    大家没有搭腔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这场战斗确实是结束了,就算斧头王日后还要再找我们麻烦,那也是以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脚步声却在此时响起,是武樱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武樱还穿着她那身婚纱,这好像是句废话,她也没有时间换啊。赵虎看到她有点紧张,手足都开始无措起来,大概是心虚吧,毕竟逃婚确实挺不给面,而且还当着现场那么多人。

    韩晓彤则面色平静地看着武樱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韩晓彤也没输过,武樱对她也造不成任何的威胁,所以韩晓彤的眼中没有任何敌意,反而有点同情地看着武樱。

    武樱径直来到韩晓彤的身前。

    很奇怪,武樱从来没见过韩晓彤,但就这么准确地站在了韩晓彤的身前。

    哦,可能是因为韩晓彤挽着赵虎的胳膊吧。

    “那个,别打架啊……”赵虎试图缓解尴尬:“咱得有个先来后到,我确实先和晓彤认识的,甩了她和你结婚也不地道是吧……主要国家不让娶俩老婆,不然我把你也收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韩晓彤用手肘狠狠撞了赵虎一下。

    赵虎“哎呦”一声弯下腰去。

    韩晓彤说:“你不喜欢人家,就别说这么模棱两可的话,让人家以为还有希望,就苦苦等你好几年。你以为你是留了情面,殊不知会害了一个人,要拒绝就果断点,别拖拖拉拉的,害人又害己!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……”赵虎立刻抬起头说:“大妹子,真的对不住了,我心里已经放不下其他人……”

    武樱点了点头,对韩晓彤说:“真的很羡慕你,也嫉妒你。”

    韩晓彤依旧没有说话,面无表情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武樱又看了看其他人,继续说道:“不过,我还是劝你们离开蓉城吧,我爸那个脾气肯定不会放过赵虎,等他回来肯定又要去闹事了。话就说这么多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武樱转过身去,决绝而又果断地离开。

    没有拖泥带水,没有纠缠不清,武樱的态度同样让人敬佩。

    大马路上只剩我们这群人了。

    “吓唬谁呢?”赵虎嘟嘟囔囔地说:“我偏不走,我就不信了……斧头王能拿我怎么样,还真把我绑回家做女婿啊!”

    “是吧张龙?”赵虎又回过头来看我。

    而我此时心乱如麻,根本没有心情管他这档子破事,只是喃喃地说:“我得去一趟金不换家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众人都很吃惊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便把师爷刚才告诉我的,以及斧头王突然接的那个电话,联系在一起和大家说了,并表示出了对我爸的担忧。我知道自己去了也是无济于事,可还是想过去看看,想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大家没有任何异议,同意和我一起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我也对苗苗说:“我也不瞒你了,张人杰确实是我爸,我感觉这次的异变和他有关,所以想去看看,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,你……”

    苗苗没有任何意外,而且毫不犹豫地说:“好,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苗苗早就猜出来了,我也早就知道她猜出来了。

    苗苗既然也去,那就没有任何废话,大家当即准备行动。但是就在这时,苗苗也接了个电话,语气同样恭谨、尊敬:“好、好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苗苗抬头说道:“是金不换的秘书……他让我去金不换的家里,共同商讨有关张人杰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,和我猜得一模一样,这事就是和我父亲有关!

    先是斧头王,接着又是苗苗,可以想到的是,其他老大也都接到了金不换秘书的电话,此刻正在赶往金不换的别墅。以金不换在蓉城地下世界的号召力,当然是一支穿云箭、千军万马来相见。

    好家伙,黑白两道齐聚啊,他们到底想对我爸干些什么?

    以及,我们也算是道上的人啊,虽然“龙虎商会”刚刚成立不久,但也算是小有名气,怎么就不打电话给我,这么瞧不起人的吗?

    我刚这么想着,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拿出来一看,正是金不换身边的那个秘书。之前我给他打过电话,但他说老鼠会算什么东西,就给我把电话挂了,但我还是存了他的号码。现在看他打过来了,我赶紧就接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那个老鼠商会的张龙?”金不换的秘书语气傲慢。

    “是龙虎商会。”我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两个老大,是张龙和赵虎?”对方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是拜把子的兄弟。”看来他还是做了点功课,虽然不多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两个现在过来金家,和我们大当家商量下张人杰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完以后,秘书就把电话挂了,不是商量,不是询问,而是命令、通知!

    不管怎样,我总算也接到电话了,看来龙虎商会得到了认可,我们之前的努力没有白费,可以正大光明地到金家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担忧我爸的安危,我没有任何犹豫,当时就和赵虎、苗苗一起出发,前往金不换的家,其他人则先回去等我们的消息。

    此行是吉是凶,我们还不知道,但终归是有希望见到我爸了……

    //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