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14 骷髅斧下的鬼

314 骷髅斧下的鬼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绑在身上的那些绳子,似乎永远都难不住赵虎,这家伙是个天生的魔术师,不知怎么就把绳子全解开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之前一直被人用斧子顶着脖子,估计早跑掉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把衣服丢在斧头王的脸上,当然也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斧头王的对手,就是有武器也扛不住人家的一招,更别提手里没武器了。把衣服蒙在斧头王的脸上,至少能耽误斧头王一两秒的时间,这么短的时间用来偷袭肯定不行,实力差距毕竟过于悬殊,不过用来逃跑还是够的。

    赵虎猛地往下一跃,冲着我们几个大喊:“快跑!”

    这一切都太快了,整个大厅都是懵的,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谁也不知道赵虎怎么就把绳子给挣开了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疾速地往外面蹿,根本没人阻拦我们,再加上灯光昏暗,一溜烟就没影了,好多人还发愣,不知发生什么。不过斧头王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很快就把西装给扔掉了,接着大喊一声:“开灯!”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整个大厅顿时亮如白昼,我们几个也无所遁形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追!”

    斧头王一声暴喝,手持骷髅斧一马当先,朝着我们追了过来,众人也都哇啦啦地叫起来,喊打喊杀地追了上来,现场别提多热闹了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冲在最前,“咣咣铛铛”沿路撞翻了不少人和椅子,跌跌撞撞地冲出大厅,又往大门外面冲去。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,身后追我们的人太多了,尤其是有斧头王那样的高手,我们想要逃过他的追缉简直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好在我们也早有准备,大门外面的马路上已经站满了我们的人,龙虎商会和苗氏金融公司的人都出来了,浩浩荡荡足有三四百人,各个手里拿着家伙,看着也挺威风。

    我们很快和大家汇合在了一起,并且转过身来直面斧道馆的大门。

    身后有人就是硬气,哪怕斧头王能和周大虎不相上下,我们也不至于那么慌了,一个个抬头挺胸、气势雄壮。

    很快,斧头王也带着人出来了,当他看到马路上站着这么多人以后,不由自主地站住脚步,皱着眉头看了过来。他身后的人也都站住,一个个面目错愕、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去拿家伙!”

    有人喊了一声,斧道馆的人又纷纷返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参加婚礼,不会随手把斧头带在身上的,现在看到门外站着这么多人,立刻回去拿家伙了。不多时,他们又返出来,个个手里拿着斧头,同样气势汹汹地瞪着我们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这边人多,但是他们一点没虚,这也正常,毕竟有斧头王。

    这边是闹市区,因为我们两边对峙,立刻发生了大塞车,不过没人敢打喇叭催促,一般人看到这个场面早吓尿了。

    现场肯定有人报警,这里不是郊区,也不是苗家大院内部,相信警察很快就会来了。斧头王的背景再强,警方也不会允许这么恶劣的事件发生在闹市区,所以我们即便不是斧头王的对手,但也没在怕的。

    “呸”的一声,赵虎往地上吐了口痰,冲着斧头王骂道:“你有神经病吗,我都说了我不想当你女婿,哪有你这么强人所难的,还追出来?”

    赵虎这一口痰吐得让我有点心慌,本能地往四周看去,果然见到那个环卫工大妈,不过她已经躲在垃圾桶后不敢出来了,哆哆嗦嗦地往我们这边看着。我赶紧摸出一张纸巾盖在地上,还用脚搓了一下,提醒赵虎来到大城市了,注意素质。

    对面的斧头王面色凶狠,冷冷地说:“让你当我女婿是你的荣幸,你竟然还推脱,知不知道‘死’字怎么写?”

    接着又朝苗苗看了过来,同样阴沉地说:“苗总,我和你也没什么恩怨吧,你确定要和他们一起,站到我的对立面去?”

    苗苗说道:“武叔,龙虎商会对我有恩,我是必须帮他们的。另外,我也觉得你有点过分了,找女婿哪有这么找的,武樱都不一定喜欢他,两人对彼此也不了解,你这么专横根本不负责任。”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又一个人从斧道馆中走了出来,正是还穿着一身婚纱的武樱。

    武樱的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这也正常,在自己的婚礼上,新郎官突然宣布喜欢另一个人,接着就脱掉衣服马不停蹄地跑掉了……要多尴尬有多尴尬,要成多少人嘴里的笑话啊,搁谁身上也不会脸色好看的。

    武樱走到斧头王的身边,轻声说道:“爸,我不要嫁给他了,咱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个女孩,脾气再霸道、性格再狂放,脸皮也是薄的。

    能在婚礼上跑掉的新郎官,武樱也不想再要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话,我们这边都挺欣喜,能够兵不血刃地解决这件事情当然最好。

    可惜,斧头王并不在乎这些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是个粗人,哪里懂得女孩的面子。

    他大手一挥,凶恶地道:“不行,这是我选中的女婿,他必须和你结婚,规矩不能破!”

    我们都忍不住想骂斧头王了,简直是个老无赖、老流氓啊。

    武樱都快哭出来了:“爸,你能不能尊重下我的选择啊,他从婚礼上跑掉已经让我很丢脸了,你再这样穷追不舍让我以后怎么做人,搞得我好像嫁不出去了似的!”

    武樱说着说着,真的哭了出来,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着。

    “哎,闺女,你别哭啊……”

    斧头王终于有点慌了,或许他的情感是很粗糙,行事也一向霸道、蛮横,不太注意女儿的感受,但是女儿哭了总能看懂。哪个女儿不是父亲的心头肉,哪个父亲看到女儿流泪能不紧张。

    “别,别……”

    斧头王笨手笨脚地想去给闺女擦泪,但他年纪毕竟有点大了,女儿也二十出头了,再做这种事情有点奇怪,所以有点手足无措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爸,我不嫁他了行吗……”武樱哭得更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,不嫁了,咱不嫁了……”刚才还无比霸道的斧头王,因为女儿的几颗眼泪,轻轻松松就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所以说你看,是人都会有弱点的,号称蓉城道上第一总教习的斧头王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听到斧头王不再强迫赵虎和他闺女结婚,我们这边都是一片欣喜,感觉算是逃过一个大劫,毕竟斧头王可不是好惹的,我们不太想树这样的敌。除了我们之外,还有一个人很高兴,这个人就是朱贵。

    朱贵站在武樱身后,一张嘴咧的老大,露出两排白牙,别提有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午对他来说像是坐云霄飞车,先是打赢擂台赛以为终于能娶武樱了,结果半路杀出个赵虎抢了他的买卖,刚才两人走上婚礼舞台的时候,朱贵的心别提有多难过……

    不过现在好了,两人的婚事吹了,那么按照顺位来看,就是他和小师妹结婚了!

    朱贵笑得都合不拢嘴了。

    对斧头王来说,天大地大都没有女儿大,不过他也觉得奇怪,闺女的脾气和自己有三分像,可不是个轻易会哭的主儿,从小到大哭得次数,一只手都能数过来了,今天怎么哭成这样?

    所以斧头王忍不住又问:“闺女,你老实跟我说,你喜欢那个赵虎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让武樱微微一愣,接着神色复杂地朝赵虎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我喜不喜欢他……”武樱喃喃地说:“反正我不喜欢大师兄,不是因为他年纪大,而是因为擂台赛决定以后,他觉得自己稳赢了,说话、动作都变得轻浮了,没人的时候还敢叫我媳妇,看他那么张狂的样子,真的是烦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后面的朱贵满脸尴尬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刚打赢擂台赛,站在台上洋洋得意的时候,我还在心里面祈祷,希望老天派一个人下来,甭管老的少的丑的俊的,只要能打赢大师兄,我就跟着他走……然后奇迹就真的出现了,赵虎出现在了台上,将大师兄打得落花流水……”

    武樱说着说着,低下了头:“所以,我不知道我喜不喜欢他,但那一刻我真觉得他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天神,心里满是欢喜和开心……和他结婚,也是一点排斥都没有的,尤其后来他洗完澡、换上衣服,我觉得自己都要沦陷了,感觉这辈子要是跟着他也值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站在我们这边的赵虎彻底慌了,因为他太知道武樱这番话说出来后,斧头王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了,当即结结巴巴地说:“你说我是天神我不否认,我一直觉得自己是神来着……但我不是去救你,是去救我儿子的,这点你要搞清楚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他妈废话!”斧头王果然急了,大叫着说:“赵虎,你今天必须娶我闺女,不然我让你做我骷髅斧下的鬼!”

    斧头王一声咆哮,挥舞起手中的骷髅斧,一马当先地朝我们扑了过来……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