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11 齐聚斧道馆

311 齐聚斧道馆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赵虎是真没辙了,打也打不过武威,又不甘心留下来做个便宜女婿,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,希望我能带人过来救他。

    这事听上去虽然有点好笑,但其实谁也笑不出来,因为武威是认真的,武樱也是认真的,父女俩都相中赵虎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武樱和朱贵等人也都围了上来,武樱着急地说:“爸,他不认账。”

    武威哼了一声:“他敢!你放心吧,他已经答应娶你了,现在我就押着他去准备,你也去收拾下吧。”

    武樱说了声好,又看了赵虎一眼,转身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还真要马上举行婚礼。

    这哪是结婚,这是强抢压寨老公啊,我还以为这个年代已经没有强娶强嫁了呢。

    武樱也是个现代女性吧,怎么因为一场擂台赛就定下结婚大事了,她根本就不了解赵虎,就只知道个名字,年龄、脾气、家庭,什么都不知道,怎么就草率地结婚了?

    你爸是老糊涂,你也是小糊涂?

    这桩婚事莫名其妙,而且荒诞的很,但就这么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武樱离开以后,朱贵还想上来说点什么。朱贵之前受了重伤,赵虎那一斧子劈得他不轻,但他身体要比大飞强悍许多,更何况心爱的小师妹又要被人娶走,怎么可能不着急呢,但他还没说话,武威就摆了摆手,说道:“你不用说了,规矩是早就定下的,你赶紧帮忙筹备婚礼吧!”

    朱贵的一张脸都憋紫了,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都同情地看着他,小师妹要嫁给别人,最难过的就是朱贵了,可是谁也不敢忤逆师父的命令。

    朱贵猛地回过头去,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,匆匆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甘、不愿,但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赵虎都感慨地说:“为什么不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少废话,给我洗澡换衣服去!”

    武威晃动着手里的骷髅斧,斧锋上的骷髅头又笑起来,赵虎不敢有任何的抗拒,乖乖转身去洗澡间了,当然有人看着他了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武威才有时间和我说话:“张龙,这是你们老鼠会的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首先,我和你说过好几遍了,我们不叫老鼠会,已经改名字了,叫龙虎商会;其次,他就是龙虎商会的虎,叫赵虎。明白了吧,龙虎商会是我俩共有的。”

    武威点了点头:“不管你叫什么商会,以后可以把‘虎’去掉了,他已经是我的女婿了,也必须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算是领教到了什么叫做霸道,要不是因为知道他的实力很强,我都想摸出饮血刀来砍他了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认认真真地说:“那不可能,我们‘龙虎兄弟’永远不会分家,‘龙虎商会’同样缺一不可。哪怕是他娶了你闺女,也得你闺女去我们那里。”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,不能让人觉得我就是个软柿子。

    “那就由不得你了。”武威又晃了晃他手里的骷髅斧,那些骷髅头又在发出渗人的笑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想和他打这个嘴官司,反正赵虎不会娶武樱的,便说:“那五十万,我放在前台了,你一会儿自己去拿,咱俩的帐从此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拿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我奇怪地看着武威,不知道他怎么转性了。

    “当彩礼啊。”武威说道:“你的兄弟不能白白入赘,就当是我的一点小小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越说越过分了,简直就是侮辱。

    赵虎是何等的英雄,怎么可能去给人家当赘婿!

    但我也不想和武威废话,只能强压着心里的怒火,说道:“好的,请问婚礼什么时候举行?赵虎是我拜把子的兄弟,怎么着我也不能错过啊。”

    武威说道:“准备好了就能结婚,大概一个多小时吧。”

    简直疯了,就没见过这么儿戏的婚姻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强装镇定:“好,我先把我这个朋友送到医院,一会儿再回来参加他们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武威说行。

    我便背着大飞出了武道馆的大门。

    又伸手拦了辆出租车,给了司机点钱,让他帮忙把大飞送到医院去,我自己肯定是没时间送了。

    大飞也知道自己惹祸了,面色惭愧地看着我说:“爹,都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:“你别说了,先去医院养伤吧,以后别整这些幺蛾子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这次要和“斧头王”武威撕破脸了,本来我不计划得罪他的,结果因为大飞,又得打一仗了。

    早说了大飞这家伙成事不足、败事有余,忙没帮上多少,一天到晚净捅娄子,还没办法责怪他,毕竟他也是一片好心。

    我和大飞说着话,车里的司机都惊呆了,看看大飞,又看看我,实在搞不清楚我俩之间的关系,不知道大飞为什么要叫我爹。

    我也不会和他解释,拍拍他的肩膀说道:“师傅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大飞坐着出租离开之后,我便立刻给锥子和师爷打电话,让他们带着兄弟过来斧道馆这边,可能有场恶仗要打,还关照说注意隐蔽行踪,别让其他人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师爷还挺奇怪,问我不是拿钱过去了吗,怎么还和斧道馆的打呢?

    我只好把整个过程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师爷听完以后笑得都快喘不上气来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可真是神奇啊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不过说真的啊,蓉城还是有蛮多人想当斧头王女婿的,一来他那个闺女确实长得漂亮,二来可以继承斧头王的衣钵,还能接手那家日赚斗金的斧道馆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要是换成别人,早就笑得合不拢嘴啦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我很无奈地说:“这不是一件好笑的事。”

    确实不好笑啊,因为我知道赵虎和韩晓彤这一路走来有多不容易,当初赵虎坐牢的时候,韩晓彤可是不离不弃地等着他。虽然赵虎从来没有说过,但我知道他的心里有数,也再也装不下其他人了,让他去娶别人,肯定比谁都要难过。

    师爷立刻止住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马上带着兄弟们过去……不过龙哥,有些话我必须说在前面,咱们龙虎商会不是斧道馆的对手,不说斧道馆的学员有多难对付,就是那个斧头王武威,就够咱们喝一壶的了……所以,我建议你最好通知一下苗家,让他们也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师爷知道我和苗家的现任掌舵人苗苗关系不错,而且苗苗也曾公开表示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,将来无论如何都会还我的,这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这个人情我本来打算对付“金玉满堂”的时候再用,现在看来不得不提前用了。

    单凭我们确实无法把赵虎救出来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站在路边抽了足足两支烟,才给程依依打了一个电话,问她最近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我和赵虎忙着龙虎商会的事,她和韩晓彤在苗家帮着苗苗处理事务,已经有好多天没见面了。但是程依依多聪明啊,从我的语气里就听出了不对劲,说道:“我和晓彤都挺好的,你那边出什么问题了吗?”

    我说晓彤在你身边么?

    程依依说在的。

    我沉默一下,说道:“你开免提,我说个事,让晓彤做好心理准备,让她千万千万不要激动。”

    程依依听我说得这么严重,都忍不住有点紧张起来,问我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我便把之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给她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我的所料,程依依和韩晓彤都挺激动的,三字经都骂了好几句,说那个武威和武樱是神经病吧,就这样把别人的男人拐去当女婿了,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了,大城市的人就这么有毛病吗?

    我说事情都发生了,骂也没有用啊,还是想办法解决吧。

    接着我又说道:“我已经让师爷和锥子带人过来了,你们也和苗苗说声,让她带人来吧。斧道馆挺难对付的,那个武威的实力估计直逼周大虎了,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好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便在马路对面等着,同时密切关注斧道馆的动向。

    斧道馆的行动确实是快,东西应该早就准备好了,就等着擂台赛结束以后举办婚礼。气球吹了起来,拱门搭了起来,喜字也贴好了,鞭炮撂了一地,还有乐队敲敲打打。

    全华夏的婚礼仪式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一般婚礼都在上午进行,现在已经是下午了,老话说就是过了吉时,这个时候举办婚礼是不吉利的,一般只有二婚才这么干。

    但是武威就是很急,简直急不可耐,让我忍不住怀疑,他是不是快得绝症要死了,才这么迫不及待地给闺女举办婚礼?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,我蹲在路边抽了整整一盒的烟,因为这个还被环卫工大妈骂了,问我是不是村上来的,怎么一点素质都没。我连忙说对不起,把烟头都收拾进垃圾桶了。

    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样子吧,师爷、锥子,还有程依依、韩晓彤和苗苗,终于来了。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