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09 威震斧道馆

309 威震斧道馆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

    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。

    朱贵这一斧子劈下来,我就敏锐地察觉到,他的实力比岳华、苗若涵、苗思成都高。也就是说,比当初的葛三虎还强,至于能否比肩古二虎,还是要看接下来的战斗了。

    反正当时就一个感觉,“斧头王”武威的大弟子都这么强了,那他本人该有多强?

    怪不得敢叫这个名号,怪不得自称蓉城用斧第一!

    看到朱贵出手,我还是有点紧张的,担心赵虎不是他的对手。但是赵虎仍旧拥有一往无前的气势,根本不惧朱贵的任何手段,同样提斧就上,“咣咣咣”地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两柄巨大的斧头不断交错,并摩擦出十分灿烂的火花。

    但凡用斧头的,无一不是力量为主,走轻盈、灵巧路线的,也不可能用斧子了。所以可想而知,当两人的斧头不断刮擦、交错在一起时,所造成的声响有多巨大,简直要把人的耳膜都给震破,心里还不由自主地产生畏惧,忍不住想如果劈在自己身上,怕是半条命都要被砍去了吧?

    如果砍在胳膊、腿上,还不当场肢体分离!

    所以“斧战”应该是最快的战斗方式了,不像其他棍战、刀战,挨上一下还能撑住,还能继续战斗。斧战就不行了,挨上一下基本就废,除非体格真的很强,否则肯定没战斗力了。

    看着赵虎连着十几斧子都没搞定朱贵,我心里还是蛮紧张的,生怕他会受伤。

    不过我会担心,斧道馆的人也一样担心,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能和大师兄打个不相上下的人了,也是一个个忧心忡忡、额角冒汗,彼此说着悄悄话,讨论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“咣咣咣”“铛铛铛”的声音不断响起,赵虎和朱贵不断击出斧子,又不断被对方挡回,两人都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实力,一个个额爆青筋、龇牙咧嘴,表情更是凶悍异常,像是恨不得吃了对方。

    自从古二虎后,我再没见过能和赵虎打到这个程度的人了(周大虎是秒杀,不能比),可见这个朱贵的实力有多强,更可见“斧头王”武威该有多强,我的心中顿时沉甸甸的,感到自己未来的路并不好走。

    可喜的是,二三十个回合之后,明显能够看出赵虎开始占上风了,赵虎不论气势还是实力终究强了一截,依旧保持着极其旺盛和强烈的战斗力,而朱贵却开始节节败退,眼神已经有了惧意,出招都有些畏畏缩缩了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外行看热闹、内行看门道。

    看着这幕,我就松了口气,知道赵虎没问题了,这个朱贵迟早败在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旁边的大飞都啧啧地说:“还是我虎爹强啊,顶我十个!都说虎父无犬子,怎么我就这么犬呢,连那个朱贵一招都扛不住!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我也气不打一处来,问大飞是怎么回事,怎么就不辞而别,还跑来武威的斧道馆了?

    大飞一脸惭愧地说:“龙爹,我为啥走你还不知道吗,当初我可是能够把你踩在脚底碾压的存在啊,你还得拿着中华烟到台球厅找我帮忙,恭恭敬敬地叫我大飞哥……现在我连你一根小拇指都比不上,跟在你们屁股后面老拖后腿,每次打仗我都是最先倒下的那个,我就是脸皮再厚也扛不住啊!所以我琢磨着去外面闯闯,辗转了好多地方没人要我,还叫我是北侉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斧头王”武威的斧道馆,已经是大飞跑过的第三个地方了,来了以后就看到他们正在举办擂台赛,那个朱贵已经力压其他学员,站在巅峰的位置上了。

    大飞脑子一热,就上去挑战朱贵了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干过朱贵以后,就能在斧道馆站稳脚跟,就算混出来点名堂了。

    可惜想法很美好,现实很骨感。

    本来大飞一个外来者,是没资格直接挑战朱贵的,可能也是朱贵心情好,一斧子就把大飞劈下来了……

    好巧不巧,我和赵虎恰巧赶到,就有了现在的一幕。

    我无奈地说:“你这自大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,你以为这是咱县城啊,半个小时就遛完整条街了?这里可是大城市,高手不知道有多少!”

    大飞嗫嚅地说:“我就是想学点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我说学本事,跟我们学就好了啊,哪个还不能教你点本事?明明是你平时太懒,我们练功的时候也不见你跟着。

    大飞自知理亏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赵虎和朱贵的战斗也进行到了尾声,朱贵已经被逼到了擂台的边缘,眼看就要被赵虎一斧子劈下台了,朱贵也着急地说:“不打了,我认输!”

    如果是切磋的话,朱贵已经认输,赵虎也该收手了。

    但是赵虎并不,仍旧“嗡”的一声,狠狠一斧子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斧子同样劈在朱贵胸口,一道渗人的伤口顿时出现,朱贵整个人也飞了出去,“咣”的一声重重落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斧道馆里顿时像是炸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大师兄明明已经认输了,怎么还打?”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点江湖规矩?!”

    一道又一道不满的声音响起,还有好几个人朝着朱贵扑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过分了?老子还没完呢!”

    赵虎一声怒吼,猛地跳下台去,再次朝着朱贵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被赵虎的模样吓到了,当时愣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,朱贵一手撑着地面,一手捂着自己胸口,艰难地往后退去,口中还胆颤地说着:“我认输了,你不能再打了!”

    “谁规定的?!”赵虎瞪着一双虎目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们斧道馆的规矩!”

    “你有你们的规矩,我也有我的规矩!”赵虎怒吼着说:“谁伤我兄弟一下,必须得还十下!”

    赵虎确实有这个规矩。

    当初锥子刺了我一刀,硬生生被二条砍了十刀,成了一具名副其实的血人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,如果赵虎这十斧子劈下去,朱贵的命能不能保住另说,我们肯定是没法平安离开这了。

    所以我立刻扑了上去,拽着赵虎的胳膊低声说道:“够了,别再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够!”赵虎仍旧龇牙咧嘴:“我的规矩不能破!”

    朱贵吓得浑身哆嗦。

    我低声说:“你劈完他,咱们怎么办呢,对方可有一百多人,你能保证平安离开这吗?”

    赵虎瞪着眼,环视四周:“我看哪个敢动手?!”

    四周还真没一个敢动手的。

    一个个哆嗦如鸡。

    他们最引以为傲的大师兄都惨败了,哪个敢在赵虎面前放肆的吗?

    什么叫做威震武道馆,这就是了。

    赵虎已经把他们的胆吓碎了,就是当场劈上朱贵十斧子,还能大摇大摆地离开这,绝对无人敢拦。

    赵虎还要去劈朱贵,但我又拉住他,低声说道:“那斧头王呢,你考虑过他没?斧头王能调教出朱贵这样的徒弟,你觉得你是他的对手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总算切中要害。

    虽然赵虎胜过朱贵,但是朱贵确实很强,赵虎也不得不承认这点。

    能够教出朱贵的斧头王,实力肯定要在赵虎之上,而且很有可能强一大截。

    朱贵劈了大飞一下,赵虎为了报仇又劈了朱贵一下,事情到这还有回旋的余地,起码道理是站在我们这的,现在离开还来得及。至于钱嘛,放下就行,斧头王看在钱的份上,也不会继续为难我们了。

    “只图一时爽,将来火葬场啊,你可要考虑清楚!咱们的仇已经报了,没必要咄咄逼人了……”我俯在赵虎的耳边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虎爹,已经够了,真的够了……”大飞也吃力地爬了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赵虎是个冲动的人,很容易就上头、爆发,但也不是没有脑子,实际上他聪明起来,比谁都要聪明。

    经过我和大飞的劝阻,赵虎终于慢慢冷静下来,点了点头说道:“那好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便朝大飞走去,准备扶着大飞一起离开,斧道馆里的人谁也没敢拦着,反而悄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这时,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偏偏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打伤我们斧道馆的大师兄,就想这么若无其事地走?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声音虽然清脆,却充满了挑衅的意味。

    我们抬起头来,就见门外(虽然已经没有门了)进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,长得花容月貌,犹如出水芙蓉一般,身材更是让人惊叹,腰肢盈盈一握,体态纤瘦柔软,真就如同仙子降临一般,确实是个标准的美人,我和赵虎看得都有点呆了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!”

    “小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斧道馆内,众人纷纷惊喜地叫着,看得出来这位小师妹的人气挺高,就连受了重伤的朱贵都努力想爬起来,挣扎着叫了一声小师妹。

    原来斧头王的斧道馆不仅有男学员啊,还有女的也学这个玩意儿?

    真是稀罕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小师妹明显有些冷傲,并未搭理众人,美女嘛,有点脾气也正常。

    她径直来到我们身前,用鼻尖冲着赵虎,昂着头说:“想走?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赵虎肯定不会把一个女生放在眼里,但也不会太没礼貌,笑呵呵问:“那你还想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小师妹指着自己的鼻子,一字一句地说:“娶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