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08 愤怒的赵虎

308 愤怒的赵虎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“大飞!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一起惊呼着奔了过去,哪还顾得上什么武威不武威的?

    之前不久才接到大飞的信,得知他要一个人去外面闯闯,我和赵虎虽然觉得惋惜,但也没太当回事。我俩还以为他回荣海或是到其他城市了,没想到和祁六虎一样,还在蓉城这旮旯待着。

    还被打成了重伤!

    我和赵虎一起奔过去,分左右两边搀扶起来大飞,同时去检查他身上的伤。

    伤口深,且宽,必须及时医治。

    我先把随身携带的止血药给他撒上,接着又把衣服撕下来给他缠上。

    大飞都懵逼了,看看我,又看看赵虎,有气无力地说:“两……两位爹,跟踪我干嘛呀?”

    我都无语了,大飞这也太自作多情了吧?

    我刚想说我们没跟踪你,只是恰好来到这里而已,赵虎已经豁然站起,瞪着一双虎目凶狠地问:“谁干的?!谁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的?!”

    因为门已经被大飞的身子砸烂了,所以整个大厅的视野畅通无阻,这里应该是整个斧道馆最大的厅了,面积足足有好几百平方米,四周的架子上摆着各种各样的斧头,有些地方还吊着沙袋、竖着假人,正中央有个擂台,和拳台没有什么区别,只是没有遮挡的护栏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个大厅里站满了人,年龄从十七八岁到四五十岁不等,应该是整个斧道馆的人都在了;擂台中央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,寸头、单眼皮,手里握着一柄斧头,脸上是春风拂面般的得意,显然就是他把大飞劈出来的,下手不是一般的狠。

    他的斧头比一般斧子都大,而且斧柄是红色的,好像是消防斧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众人本来是在欢呼,共同庆祝刚才的胜利,整个大厅都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里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赵虎的一声大喝,整个大厅变得安静下来,所有人都齐刷刷看了过来,擂台上的那个青年更是双眼冰冷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中有疑惑、惊讶、不解,也有耻笑、不屑和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我拉了拉赵虎的袖子,想让他不要惹事。

    我能理解他想给大飞出头的心,看到大飞这样我也很不好受,可是刚才从那些人的对话里,不难推测是大飞主动上门挑战,才被人家给打伤的。我估摸着大飞是想效仿祁六虎,在斧道馆里谋个差事,将来好帮我们的忙,可惜出师不利,刚来就被灭了。

    实力不济,可不就是这个下场吗?

    我们并不占理,也实在没有底气去质问人家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……我们只有两人,在人家斧道馆里闹事铁定会吃亏啊。

    但是赵虎不听我的,仍旧一声怒喝:“老子再问一遍,谁把我儿子打伤的?!”

    如雷炸响。

    我知道,我是拦不住赵虎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上头了。

    “谁是你儿子?”擂台上的青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眼睛瞎啦?!”赵虎怒吼:“看不到谁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他是你儿子?”青年笑了起来:“你是不是在逗我?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就是你打伤我儿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并不解释,直接撩开衣襟摸出斧头,一步步朝着台上走去,目光之中充斥着怒火。

    青年依旧一脸淡定,冷眼看着渐渐走近的赵虎。

    四周则起了一片议论之声。

    “也是个用斧子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感觉这人挺有气场,应该有点本事!”

    “再有本事又怎么样,难道还能打得过大师兄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太可能,我意思是说他比刚才那个大飞强点,或许能让大师兄过一过瘾,不至于被大师兄一斧子就劈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也有人认出了我,毕竟“斧头王武威”第一次找我要账的时候,身边还是跟着几个兄弟的。

    “哎,那个好像是老鼠会的现任老大张龙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他,我记得他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刚才那个大飞,还有现在这个拿斧子的,都是老鼠会的?”

    “老鼠会现在胆子这么大了吗,都敢打上咱们斧道馆了?”

    四周的声音层出不穷,众人渐渐被带了节奏,以为我们是故意上门找事的,有人悄悄走到货架边上去拿斧头。这样下去,就成我和赵虎单挑斧道馆了,这肯定不是我希望的结局,所以我立刻大声说道:“大家不要误会,我是来找你们老大有点事的,过来恰好看到我一朋友被人打伤了,然后我那个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,一边指着赵虎:“他可能是有点不服,想找你们大师兄切磋一下……不关两边的事哈,就是单纯的、友好的切磋一下。”

    在我旁边的大飞说了一句:“我是你儿子,不是你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他才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都什么时候了还拍马屁?

    好歹我是老鼠会,哦不,龙虎商会的老大呢,虽然名声不是太好,经常被道上的人看不起,但也是和斧头王武威平起平坐的人物,说出话来还是有点公信力的,大家的情绪顿时有些缓和下来,没有再去拿斧子了,纷纷点头说道:“切磋可以,不过你的朋友肯定不是我们大师兄的对手!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切磋一下而已,不用那么计较输赢!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下来,众人对我们的敌意打消许多,都说那就打打看吧,友谊第一、比赛第二。看得出来,我这老大说话还是管点用的,大家也都愿意卖我一个面子,我就这样将一场有可能发生的恶战消弭于无形了。

    ——虽说赵虎并不在乎这个,但他在前面冲锋陷阵的时候,我也得帮他维护好后方的大本营啊。

    麻烦还是尽量少一点吧,毕竟我们在蓉城还没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众人的态度对我好了许多,有人给我搬来椅子,还有人给我端来了水,终归是享受到了一个老大该有的待遇。

    还有人主动给斧头王武威打电话,说我来了。

    武威知道我是来还钱的,说他马上就到。

    本来打算马上送大飞去医院的,但是现在看来不大行了,怎么着也得等赵虎打完。好在大飞已经止住了血,他的体格再撑一会儿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赵虎已经跳上了台,用斧子指着那位大师兄说:“来,你不是挺能打吗,跟老子来试试!”

    赵虎的语气十分狂妄,而且充满了挑衅的意味,甭管我之前多努力调和气氛,被他这一句话就全毁了,四周众人再次一片不满,纷纷指责赵虎没有礼貌,怎么和他们大师兄说话的?

    但我知道赵虎已经很压着自己的性子了,按照他平时的脾气,根本不说这些废话,直接上去就劈。

    他一向很维护自己的兄弟,看到兄弟受伤就急眼了,更何况大飞是他儿子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我也跟众人说:“老鼠会已经不存在了,我成立了新的龙虎商会,所谓的龙就是我张龙,虎就是那位赵虎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就是赵虎的地位挺高,绝对够格挑战你们大师兄了,爆点粗口也没那么多的所谓。

    就比如说我,我骂他们大师兄两句,难道谁会说什么吗?

    但偏偏就有那不开眼的,一个体壮如牛的汉子跳上了台,看年龄也是三十多岁,一身精壮的疙瘩肉,手里同样握着斧子,指着赵虎说道:“怎么回事,随便来个阿猫阿狗,也有资格挑战我们大师兄了吗,你先过我这一关再说,我叫卢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人上台,四周还有不少兴奋的,一个个眉飞色舞,等着看戏和看热闹,显然这人在斧道馆里也是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但是那人的话还没说完,赵虎直接一斧子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滚,有多远滚多远!”

    一声暴喝之后,那人直接被劈下了台,胸前所受的伤不比大飞差多少,那血流得啊,哗哗跟小河似的,瞬间就把上衣给染红了。

    四周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再也没有一个敢逼逼、敢拦赵虎的了。

    真的,就这一斧子,就足够压过斧道馆里一大半的人了,能看出来好多人都开始紧张了。

    唯有那位大师兄微微皱了皱眉:“朋友,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

    “过分什么?”赵虎反问:“你劈我儿子的时候,怎么不说自己过分?少给我废话,到底敢不敢打?”

    大师兄面色冷峻,和四周紧张的人不一样,依旧是一副气势超然的模样,淡淡地说:“打,当然要打,不过我斧下从来不劈无名之鬼,就是你那儿子刚才挑战我也先报名了,你也报个名吧!”

    “赵虎!”赵虎大声说了出来:“废话真他妈多,现在能打了吗?”

    其实我刚才已经介绍过赵虎了,不过这好像是他们的规矩,上了台后要先报名。

    刚才那个挑战赵虎的也报名了,只是刚说了个姓,就被劈下台了……

    大师兄点了点头:“能了,我叫朱贵,是‘斧头王’武威手下排名第一的大弟子。请多指教!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后,朱贵整个人都变得杀气腾腾,一双眼睛更是充满前所未有的杀意!

    接着,他手里的那柄消防斧,也狠狠朝赵虎劈了下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