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06 转型,龙虎商会

306 转型,龙虎商会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随着苗老大的一声高呼,整个院子都安静下来,所有人都停下了手。

    众人都惊讶地看着苗老大,不知他是什么意思,只有苗思成的惨叫还在接连不断地响起。我飞起一脚,将苗思成踢到了苗苗边上,苗苗早就按捺不住,猛地扑到苗思成身上,疯了一样地掐着他的脖子,并且发出厉鬼一般的喊叫。

    太恨了,真的是太恨了,积攒了一晚上的情绪,终于在此刻彻底得到释放。

    我走出去,站在苗老大的边上。

    苗老大沉沉地对众人说道:“苗思成暗害岳华和苗若涵,还准备把苗苗也杀了,得亏老鼠会的送她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下,院中便响起两声惊叫,两拨人分别从角落冲出,各自都是一脸悲愤和不可思议,应该就是岳华和苗若涵的家人了。他们疯了一样地冲过来,询问岳华和苗若涵怎么样了,苗老大悲痛地说:“你们要节哀啊……”

    屋内再度响起苗苗冲天的哭声。

    整个苗家乱成了一锅粥,哭喊的哭喊、叫骂的叫骂,我也不适合再待下去,我的任务已经完成,接下来就看苗苗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我让程依依和韩晓彤留下来照顾苗苗,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,两个女孩也方便点。我和赵虎则带着其他人回去了,虽然今天晚上没怎么打,但也让大家过足了瘾,也算是曾经攻进过苗家大院,肯定以后有得吹了;这次战斗的意义不在输赢,而是提升了大家的士气,让他们从此对自己有信心,老鼠会才不是人人喊打,不是谁都能捏一把的。

    这事总算是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回想这一晚上的经历,仍旧是惊险和刺激并重,人性的善和恶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看上去恶的不一定恶,看上去善的也不一定善。

    回到宾馆洗了个澡,又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自从来到蓉城,从千算子到唐建业,再到被苗家追债,生活就是连轴转,差点都累垮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里,程依依和韩晓彤也不断向我汇报着苗家的情况,该办的丧事要办,该罚的人也要罚。没人知道苗思成后来怎么样了,反正这个人再也没出现过,而且如同我的所料,苗苗坐上了掌舵人的位子,成为了苗氏金融公司的CEO。

    大家都问我怎么做到的,因为论资排辈,苗苗可不够格。

    而且做CEO有个硬性规定,就是业务量要够。

    我说不是我做到的,是苗苗自己做到的。别人能抢她的单子,她当然也能抢别人的单子,她把苗思成的业务全部占为己有,岳华和苗若涵又死了,谁还比她更强?

    苗苗终究还是不愿意回去上学,决定一条道走到黑了。

    她让程依依和韩晓彤带话给我,说谢谢之前我所做的一切,她会永远记住我的恩情,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报答。另外,她还意有所指地说,她不会像过去的掌舵人一样狠辣无情,会让整个苗家变得有温情、有感情些,业务也会陆续往其他方面扩展,不会拘泥于高利贷这方面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,她断定我和张人杰有关系,当初苗老太爷的死给她带来过巨大冲击,这也算是从侧面感谢我爸曾经所做过的一切吧。

    苗苗虽然成了苗家的掌舵人,可她在这方面的业务还不熟,所以我让程依依和韩晓彤继续留下来帮她。当然,我也和苗苗说了,没有在你身边安插间谍的意思,就是单纯地想帮你,如果你觉得不舒服,可以让她俩回来。

    苗苗说没关系,这样也挺好的,很感谢两个姐姐帮她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我都没怎么出门,在宾馆和师爷、赵虎、锥子商量事情,偶尔祁六虎也悄悄过来。现在已经知道我爸就在金玉满堂,而且很有可能被金不换囚禁着,但是蓉城的风言风语太多,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,还有的说金不换和我爸穿一条裤子,是过命的好兄弟呢!

    祁六虎信誓旦旦地说我爸就是被关起来了,而且就关在金不换所住别墅的地下室里,这是金玉满堂内部人人知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祁六虎这会儿在金玉满堂混得不错,是个能管十多个手下的小头目了,以他的身手和实力来说完全够格,而且还有点大材小用。当初在荣海,他还管过上百人呢,不过荣海七虎和金玉满堂可不能比,荣海第一势力和蓉城第一势力就更不能比了。

    在金玉满堂,像祁六虎这样的小头目比比皆是,并没有太高的权限和地位,连金不换的衣角都摸不着,金不换的别墅更没去过。

    我说你亲眼见过我爸吗,凭什么那么肯定我爸就是被囚禁着。

    祁六虎嘟囔着说:“大家都这么讲,空穴不来风嘛,金玉满堂的人说,总比别人说得可信度高吧。”

    倒也确实是这么个理儿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问:“有办法让我和我爸见一面吗?”

    祁六虎说:“这个没辙,我连金不换的别墅都进不去,听说那里守卫森严、固若金汤,地下室更是机关重重,一般人进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不禁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我爸现在到底怎么样了?

    如果金不换和他是好朋友,那他呆在金玉满堂肯定更安全点,总比一出来就被警察抓了的强。

    如果金不换不怀好意,那就完了,毕竟现在有风声说,他准备把我爸交出来了。

    祁六虎认真地说:“龙哥,反正你做好准备吧,我总觉得金不换不是个好东西,你要真想救出你爸,少不了和他斗一下的。我在金玉满堂,也会时刻帮你打听你爸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好,麻烦你了。

    祁六虎现在生活的美滋滋,在金玉满堂混个小头目当,不愁吃不愁喝,每天和叶湘竹在一起,真是神仙一般的生活了,得亏他还记得我这点事,也算没有忘本。

    到底是好兄弟。

    祁六虎走了以后,我和赵虎认真商量了下,决定亲自去找找金不换,看看能不能从他口中套出我爸的事。

    金不换身为蓉城地下第一大势力“金玉满堂”的大当家,肯定没有那么容易见到,我让师爷帮忙打听他的电话。以老鼠会在蓉城的地位,和金不换相差实在是太远了,师爷辗转多人终于打听到金不换身边一个秘书的电话,我打过去说,我是老鼠会的老大,有要紧的事和金不换谈,希望他能帮忙转告一下。

    金不换的这个秘书直接说道:“老鼠会是什么鬼,还想和我们老大谈,有多远滚多远好吗?”

    一个秘书都这么狂!

    哎呦,差点没把我给气死。

    赵虎则笑得差点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我说哥们这么被人瞧不起,你还笑得出来?

    赵虎说道:“老鼠会确实不怎么样啊,我要是金不换也不想跟老鼠会打交道,这不是自降身份吗?”

    我说那怎么办?

    赵虎继续说道:“当然是从自身改变,不说能和金不换平起平坐,起码不能让他看不起啊!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还真想到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我又把师爷叫来,说了一下我的想法。

    第一,改名。

    老鼠会实在太挫了,听着就是过街老鼠,一点都不霸气,难怪别人看不起呢。改成龙虎商会,去注册龙虎商会的公司,口号就是龙虎出征、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这句口号曾在荣海响彻每一个角落,如今也要让它在蓉城大放异彩!

    第二,改业。

    老鼠会盘踞在火车站一带,虽然时常被人看不起,但起码没有敌手。这么天时地利人和,竟然就靠偷东西谋生,也太暴殄天物了点,火车站这种地方是商业区啊,各式各样的宾馆和饭店比比皆是,随便一铲子下去就能挖出金子的地儿,唐建业以前实在是太懒了,或者说根本就不会做生意。

    我们在荣海有过经验,知道怎么赚钱,就是照葫芦画瓢,也能搞得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总之,小偷小摸肯定是要放弃,身为老鼠会的老大我都脸上无光,要知道监狱里最挨欺负的就是小偷和强奸犯了。

    要说怎么挣钱,一个是抽水,一个是自己干,我们原始资金积累不足,可以齐头并进、两不耽误。

    老鼠会在这附近十多年,从来没打过周边商家的主意,如今摇身一变成了龙虎商会,不仅要做自己的买卖,还要插手别人的买卖,一开始肯定会遭到许多抵触,多的是商家不愿配合。

    那没关系,暴力手段上吧,反正哥几个不是第一次玩了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第一桶金总是伴随着暴力和鲜血。

    锥子、四两纷纷被派出去,有时候我和赵虎还亲自上,师爷则负责搞定片区里的执法人员。总之,一场属于老鼠会的变革轰轰烈烈地展开了,在我和赵虎的组织、领导下,一切都还比较顺利,老鼠会顺利转型成了龙虎商会,还专门盘下一个小型宾馆(实在资金不足),改名龙虎大酒店(气势要足),作为我们龙虎商会的总部,有什么事可以来这集合。

    就这么忙活了有小半个月,一切都在往正轨上走,我和赵虎终于能喘口气了,天天忙得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我和赵虎在龙虎大酒店楼下的面馆吃饭,吃了几口,赵虎突然说道:“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我说哪里不对劲?

    “咱们好像少了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少了谁啊?”

    “咱儿子。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