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04 铲平老鼠会

304 铲平老鼠会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苗家大院。

    因为经济飞速发展,几乎每个城市都有新城区和老城区,蓉城当然也不例外。在蓉城的老城区内,坐落着大大小小的城中村,苗家大院就在其中的一个城中村里。

    在这个城中村里,苗氏绝对是人最多的一个姓氏,苗家也是最大的一个家族。

    苗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干放贷的买卖,已经无据可考,反正苗家确实因此赚得盆满钵满,成为蓉城响当当的一支势力,脚踩黑白两道、一时风光无两。上一代的苗老太爷发展到了极致,几乎垄断整个蓉城一半的贷款生意,但是因为作风太过极端,惨遭张人杰的杀害。

    十多年来,苗家一直没有恢复元气,行事也收敛了许多,不过近年来又有抬头的迹象,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岳华、苗若涵和苗思成,要账的时候无所不用其极,手段之残暴直逼当初的苗老太爷,经常有人在私下里说他们就是欠张人杰的收拾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岳华和苗若涵都死了,只剩下苗思成一个独挑大梁,几乎已经预定了苗氏公司CEO的位子。

    对这一点,苗思成既兴奋、又紧张。

    兴奋的是终于干掉了岳华和苗若涵,今天晚上这个机会确实来之不易,种种因缘巧合、阴差阳错才完成的;紧张的是没杀干净,十三妹苗苗成了漏网之鱼,如果消息传到家族内部,他的处境就难堪了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必须杀掉苗苗!

    怀着这样的心情,苗思成匆匆回到苗家大院。

    苗家大院确实挺大,不止一家住在这里,三叔六伯、七姑八姨都在这里,门对着门、院通着院,一个又一个的宅子连在一起,才组成了如今气势磅礴的苗家大院。

    苗苗小的时候就是在这些院子里穿梭,去找自己的哥哥、姐姐玩,成为她一生都难忘的回忆。

    不过苗思成并不在意这些,因为他的父亲早早就教导他,说你的这些兄弟姐妹,迟早会走到你的对立面去,他们不是你的臂膀和支柱,是你的拦路虎和垫脚石。

    叔伯这一辈老的老、残的残,干这行的大多留不下什么好结局,随便碰上个逼债被逼疯的,都有可能做出疯狂的事。

    苗思成有个四叔,就被一个纵火自焚的家伙抱住一起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苗家的人对此也习惯了,赚这种钱就是有风险在,利益和危险总是并存的嘛。苗思成先回到自己家里,和自己父亲商量了下这件事情,接着便在父亲的陪同下,去找苗氏金融公司如今的掌舵人。

    CEO是对外的叫法,毕竟这是个正式公司嘛,内部还是习惯称之为掌舵人。

    苗氏如今的掌舵人在叔伯一辈中排行老大,年纪当然也是最大的,都有六十多了,人称苗老大。

    按照家族规矩,他是时候退休了。

    苗老大瞎了一只眼、残了一只耳,还断了三根指头,都是被欠债的人弄得。人逼疯了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,苗老大就对此深有体会,宁肯自己死掉也要咬掉他点什么东西的人见多了。

    苗老大本来都准备睡了,苗思成和他的父亲匆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伯!”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纷纷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苗思成是新一代里最有可能坐上CEO位子的人之一,所以苗老大并不敢怠慢他,甚至对他比对自己的兄弟还好,毕竟他也想退休以后能够安度晚年。苗老大立刻坐了起来,询问苗思成有什么事?

    “出了大事。”苗思成说:“岳华和苗若涵被老鼠会的人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苗老大吃惊地瞪大眼睛,他很了解岳华和苗若涵的实力,那也是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,怎么会被老鼠会的人杀掉,简直就是天方夜谭!

    老鼠会啊,人人都能踩上一脚的老鼠会啊!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苗思成讲起了今晚的经历。

    当然,在他口中就成了岳华和苗若涵帮苗苗要账,结果账没要到,反而被我杀了,还把苗苗绑了。

    听完苗思成的叙述,苗老大浑身都在颤抖:“老鼠会……胆子这么大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苗思成面色严肃地点头:“您知道唐建业不久前才刚死,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年轻人上位了。这个年轻人叫张龙,很狂妄、很嚣张,根本不把咱们苗氏金融公司放在眼里。更重要的是,他身边确实有几个高手,这应该就是他张狂的本钱!”

    苗思成虽然没和我们动手,但他眼光毒辣、经验丰富,能够看出我们这边确实有几个能打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第一时间选择落跑的原因。

    苗思成一边说,一边给苗老大跪了下去,咬牙切齿地说:“大伯,我想给我大表哥和三姐报仇,顺便再把十三妹给救出来!这件事情,我希望您暂时别和几个叔伯姑母说,毕竟他们年纪大了,我怕他们接受不了!等我取回张龙的狗头,再把事情告诉他们,一雪他们心中之恨!”

    苗思成的父亲也说:“是啊大哥,就让思成去给他的兄弟姐妹们报仇吧。”

    苗老大点了点头,把苗思成搀扶起来,说思成,难得你有这份心意,那你去吧,人随你点,今夜铲平老鼠会!

    苗老大说着,便从手上摘下一块玉扳指来交给苗思成。

    这是苗家掌舵人身份的象征,有了这个东西,就能调动苗家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苗老大此时此刻把这扳指交给苗思成,就等于钦定他做下一任的CEO了,等到他铲平老鼠会归来,再办一个仪式就算妥了。苗思成按捺不住激动的心,接过玉扳指来戴在手上,兴奋地说:“大伯,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苗思成便转过身去,大步走向门外……

    接着,便调动公司旗下所有打手,足足两三百人,齐聚在苗家大院的门口,人数之多几乎把院前的广场都占满了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苗家也很久没有动过这么大的阵仗了。

    几乎是全军出动啊!

    这当然是那枚玉扳指的作用,仅仅苗思成的话可叫不来这么多人,他家养着最多二三十个而已。

    苗思成今晚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铲平老鼠会,顺便再趁乱把苗苗杀了,这样就能神不知鬼不觉,没人知道他做的那些肮脏事了。

    当苗思成说出今晚的目的时,众人全都哄笑起来,因为没人把老鼠会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五哥,去打个老鼠会,至于这么多人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五哥,去一半人就够了吧,另外一半在家做饭,等着开庆功宴好啦!”

    “就是,杀鸡何必用牛刀呢,别人知道咱们对付老鼠会还全军出动,估计门牙都要笑掉啦!”

    众人的声音此起彼伏,基本全是对老鼠会的不屑。

    苗思成却面色严肃地说:“今日的老鼠会,已经不是过去的老鼠会了!大家相信我,他们比想象中的要强,也要狂!今天晚上,我希望大家拿出全力,正视这场战斗,不要以为这是玩笑,我很认真地和你们在说!”

    众人不再笑了,面色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

    苗思成一声令下,众人纷纷上车,有开汽车的,有骑摩托车的,浩浩荡荡、声势巨大。

    苗思成坐在一辆丰田汉兰达里,在最前面领着众人。

    因为老鼠会并没有什么总部,大家平时就在火车站四处游走,小偷小摸搞点钱财,然后上交给唐建业。以前唐建业倒是有房子住,不过我们这群外地人来到蓉城,一直都是住宾馆的。

    苗思成断定这么短的时间内,我们那一群人还没散掉,所以直接来到火车站周边四处寻找,看能不能抓到我们……

    而他并不知道的是,我们没回火车站,而是直接来到苗家。

    苗思成刚刚带人离开,苗老大就接到一个电话,是苗苗的父亲打来的。

    苗苗的父亲在叔伯一辈排行老七,不过他结婚最晚,生孩子也最晚,所以才有了十三妹苗苗。接到老七的电话,苗老大有点发愁,因为老七让他过去一趟,估计是听到什么风声,知道闺女出事了吧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办法,该去还是要去,到时候安慰一下,希望苗思成早点把苗苗带回来吧。

    “老七,老七!”

    进了屋子,苗老大就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苗老大知道老七在里屋的床上躺着,他已经瘫痪多年了,根本下不了床。

    但是却有脚步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伯!”有人叫他。

    苗老大吃了一惊:“苗……苗苗?你不是被人绑架了吗?”

    苗苗站在苗老大的身前,摇了摇头说:“没有的事,那都是苗思成骗你的!”

    苗老大更疑惑了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大伯,你坐,我慢慢和您说。”

    苗苗搀扶着苗老大坐下,一个人影又从里屋走出。

    苗老大不认识这个人,表情愈发疑惑。

    “他,就是张龙!”苗苗指着我,介绍道。

    接着,又有两具蒙着白布的尸体被人从里屋抬了出来,白布一掀,正是死去的岳华和苗若涵……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