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01 大表哥 为myppppp的皇冠第8次加更

301 大表哥 为myppppp的皇冠第8次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原来苗思成和苗若涵一直知道我和苗苗躲在这里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什么原因,苗若涵一开始并未拆穿我和苗苗,而是假装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离开,可能是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,也可能是不忍心对我们下手,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她在濒死之际,还在提醒我们,想让我们快走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认为她是在提醒我,我俩之间又没什么交情。

    看来,苗若涵是真的很关心十三妹,之前不想让她插手家族业务也真的是为了她好。

    果然是步步惊心啊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苗若涵再怎么提醒也没用了,苗思成知道我和苗苗在这,也准备过来杀了我们,毕竟我们亲眼看到了他杀害苗若涵。唔,应该不会杀我,毕竟他还想靠我赚一个三百万的大单呢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苗思成已经绕过垃圾桶,来到我和苗苗身前。

    我知道自己暴露了,只能无奈地放开苗苗,而苗苗“哇”的一声跳起来,哭着扑向了苗若涵。

    “三姐!”

    苗苗扑到苗若涵的身前,痛哭流涕起来。

    苗若涵已经完全没力气了,生命正在一点一点流逝,不用多久就要命丧黄泉,却还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妹妹,气若游丝地说:“我……我跟你说什么来着?不让你插手这一行……不让你插手这一行,你怎么就不听呢?看到没有,三姐最后就是这个下场,难道还不能让你吸取教训吗?”

    苗苗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,想要伸手去把苗若涵抱起,但是苗若涵却拒绝了她,摇着头说:“别费力气了,我肯定活不了,你去求求你五哥,说你肯定不会曝光他的,让他无论如何放你一条生路……”

    苗若涵没有再让苗苗跑,显然知道已经跑不掉了。

    苗若涵说完这番话后,脑袋一歪,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三姐!”

    苗苗歇斯底里的哭嚎声响彻整个巷子。

    苗思成却置若罔闻,仍旧看着蹲在墙角的我,微微笑着说道:“不用我动手了吧,不如你自己老实一点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苗思成确实长得好看,像个女孩子一样秀气,简直和祁六虎不相上下。看得出来,苗家的基因确实不错,一个个都长得好看、漂亮,唯独岳华是个例外,可能是他太胖了吧,要么就是随了爹的基因。

    可惜,这么狠的一个人,却有一颗无比邪恶的心,血脉相连的姐姐,说杀就杀。

    但这在苗氏金融公司似乎十分正常,苗若涵死的时候也没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真是可怕的一家啊。

    岳华自己都亲口说过,苗思成的实力和他不相上下,从他刚才能够无声无息地暗害苗若涵,就能看得出来确实如此。仔细想想,我确实没什么必要和他硬碰硬了,这也不是什么公共场合,嚎多少嗓子也没人会来救我的,聪明才智也完全发挥不出来。

    苗思成是为了三百万,短时间内不会要我的命,所以我还是比较安全的。

    大丈夫能屈能伸嘛。

    被打个半死再被绑起来,那才是蠢。

    于是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喜欢配合的客户。放心,只要你乖乖交钱,我肯定不会碰你一根汗毛,我们这一行都是有职业道德的。”

    苗思成微微笑着,摸出一截绳子将我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唉,技不如人就是这么憋屈,如果我有赵虎那样的身手就好喽。

    赵虎虽然也败在过周大虎的手上,但在“普通人”的世界里已经算无敌了,周大虎那实在是个BUG,好歹国家B级通缉犯、也曾经是杀手门的呢。

    接着,苗思成便朝苗苗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苗苗还趴在苗若涵的尸体上大哭着,显然还无法接受三姐已经死去的事实。

    我不是苗苗,做不到感同身受,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。但我知道苗苗确实很伤心,因为她说过三姐从小待她很好,虽然也抱怨过三姐长大后就变了,但是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已说明,其实三姐从未变过,只是换了另外一种方法爱她。

    苗苗知道的太迟,也太晚了。

    现在,为了灭口,苗思成将她也要杀掉。

    在家族里,谁都知道会有血案发生,可也不能做得太明显了,起码不能让别人知道是自己干的。

    可怜苗苗风华正茂、青春可期,就要死在苗思成的屠刀之下了。我和苗苗也没什么交情,从认识到现在也就几个小时而已,按理来说就算她死,我也不会有什么感觉,但是现在确实有点难过,感觉她也挺可惜的。

    一条狗养久了都有感情,别说一个相处几个小时的人了,而且我俩这几个小时,也算是“共过患难”了吧?

    苗苗还趴在苗若涵的身上哭着,呜呜的哭,悲痛欲绝、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苗思成走到苗苗身后,举起了手里的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苗苗突然叫了一声五哥。

    苗思成不动了,刀子停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五哥……”苗苗哭着说道:“你一定要做得这么绝吗?为了一个CEO的位子,真的谁也能杀?”

    “人为财死、鸟为食亡……”苗思成阴沉沉说:“谁挡我的路,我就杀谁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心里过意的去,那你就杀吧!”苗苗忍着哭声,咬牙切齿地说:“可你不要忘了,当初的苗老太爷是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,被张人杰杀死的嘛,苗老太爷行事乖僻、手段凶残,跟人要账的时候从不废话,上去就先剁一只手,不给的话再剁一只手,还不给那就继续剁一只脚……实在剁得没了还拿不出钱,那对方就是真的没钱了,就把人家的老婆或者闺女卖到窑子赚钱……唉,还是苗老太爷的法子好啊,有他老人家出马,就没有收不回来的帐!可惜啊,竟然被张人杰那个混蛋给杀了……直到现在,整个苗家依旧把张人杰当做最大的仇人,发誓有朝一日要把他给碎尸万段……哎,你好好问我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苗思成说得没错,在唐建业提供给我的那份名单里,我确实见过苗家的那位苗老太爷,虽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可苗家的那位苗老太爷也确实太过分了,简直把人往死路上逼,不知道害惨了多少的人。

    苗苗的声音又低又沉:“十多年前,苗老太爷还活着,虽然我那个时候还小,可也感觉到整个家族的气氛十分肃杀。苗老太爷在外行事狠毒,几个叔叔伯伯也都一样,甚至互相勾心斗角、尔虞我诈,整天就是害来害去的,活着没有一点安全感。后来苗老太爷死了,大家很长一段时间都活在张人杰的阴影下,在外行事也不敢那么放肆和狠毒了,彼此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柔和。

    我还记得那个时候,咱们都住在一个大院子里,家里每天欢声笑语,大家跑来跑去、互相窜门,十多个小孩嘻嘻哈哈,玩藏猫猫、玩木头人不许动,那真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了……从什么时候开始,大家又变回去了,变得唯利是图,什么都不顾了?是因为张人杰的事情太过遥远,大家都好了伤疤忘了疼吗?这样的话,还不如让张人杰回来,再对蓉城进行一次全方面的屠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想法很危险啊……”苗苗的回忆并未让苗思成有所触动,反而让苗思成的语气愈发阴沉起来:“整个苗家都把张人杰当做生死仇敌,你却私自把他当成偶像,甚至希望他能回来?十三妹啊十三妹,你确实不适合干这一行,收账的本事没学到多少,吃里扒外倒是挺擅长的……像我这样迟早要执掌苗家大权的男人,更加不能留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苗家的人似乎都是这样,一边做着恶事,一边还要给自己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一个比一个虚伪。

    苗思成一边说,一边把刀狠狠扎向苗苗后心。

    苗苗一动不动,显然已经认命。

    我也忍不住闭上眼睛,实在看不下去这样的场面,只可惜我没有我爸的本事,不能行侠仗义、扫奸除恶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一阵“噔噔噔”的声音极速传来。

    是脚步声,很重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我吃惊地睁开眼睛,就见一个肥硕的身影踏夜而来,身形迅速刺破黑暗,以极快的速度来到苗思成的身前,接着狠狠一记鞭腿抽向了他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凌厉而又霸道的攻击,苗思成都不得不放弃苗苗,转而举起自己的胳膊抵挡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重响,犹如炮弹炸开一般,苗思成“噔噔噔”往后退去,足足七八步才站稳身形。

    而那个肥硕的身影,站在苗苗身前,一脸威严、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好灵活的身体,好出色的身手!

    在我所认识的人里,这么胖还有这么出色身手的只有一个人,也从未想过“动如脱兔、静如处子”这八个字能用在一个两百多斤的胖子身上,说他是蓉城的活体洪金宝都不为过了。

    苗苗也抬起头来,呆呆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眼泪也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表哥!”

    苗苗的哭声顿时响彻整条小巷……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