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300 螳螂捕蝉、黄雀在后

300 螳螂捕蝉、黄雀在后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黑吃黑,绝对的黑吃黑!

    我满脑子都在盘旋着这几个字,原来这个苗若涵也不是好鸟,她根本不是来救苗苗,而是来截岳华的胡!

    苗苗也吃惊地看着她苗若涵,怒不可遏地说:“三姐,你怎么可以这样!”

    苗若涵的神情却很理智,冲苗苗说:“十三妹,你不适合干这一行,还是乖乖去念书吧,付不起学费的话,三姐可以资助你,家族的事别掺和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一套说辞,别说苗苗,连我都听烦了。

    我似乎有点理解苗苗为什么放着好好的书不读,非得回来插手家里的生意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是这样的,别人越不看好自己,越是想要做出一番成就,苗苗恰好就是这么叛逆的性格。

    “三姐,怎么连你也这样啊,我就是想留住我爸在公司的份额,你们一个个怎么就一点机会都不给我?”苗苗真的都快哭出来了:“非让我们父女两个流落街头才行?”

    苗若涵叹了口气,说道:“十三妹,你和你爸怎么会流落街头呢,你学习这么好,将来不愁找工作的,做个普普通通的人,和你爸过正常的生活,不是也很好吗?你爸就是因为要账,才被人打断了腿导致瘫痪在床,难道你要走他的老路吗?现在公司内部纷争不断,新一代都在抢CEO的位子,说句不好听的都有可能发生命案,你确定你能生存下来?你真的不适合干这一行,大家是为你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为你好!”苗苗眼圈红了,眼睛里也含着泪:“你们就是想把我爸那份吃了!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怎么想吧。”苗若涵的语气变得冷漠,甚至不再理会苗苗,转而冲我说道:“走吧,老实一点,别耍花样!”

    苗若涵这是让我跟她走,要一直囚禁我到晚上十二点,直到我拿出剩下的两百七十万来为止。我现在手脚也没被绑,人身也还是自由的,苗若涵用命令的语气和我说话,就是笃定我不敢跑,因为我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她可是和岳华不相上下的人啊!

    但,开玩笑吗?

    这都在银行里了,我还不跑就是个傻子了。

    我才不管她们姐妹之间的争端,吵到天上也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。虽然搭了三十多万还没拿到欠条,但也比失去人身自由等着人来救我的好,于是我扯开嗓子喊了起来:“抢钱啊,抢钱啊!”

    你想想看,这里可是银行,常年配置三五个保安、报警也最为快捷方便的银行!

    在我喊出这三个字后,整个银行一片哗然,所有人都朝我看来。

    而我指着苗若涵,大声叫道:“她抢我的钱,三十多万!”

    这时候银行已经快下班了,几个保安都聚集在门口。保安虽然不是专业的,但是反应速度也很快了,当即手持警棍奔了过来。至少有三五个,团团把苗若涵围住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银行里的警铃声也大作起来,这是提示大家有危险发生,同时也有“一键报警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银行报警,警方会以最快速度赶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苗若涵对我怒目而视,正想出手把我制住,但是几名保安已经缠住了她。

    这几名保安当然不是苗若涵的对手,估计不出片刻就能被她击飞,但也足够我逃跑了。

    我撒丫子就往外跑,迅速出了银行大门。

    眼睛四处一瞥,就往马路对面的一个胡同钻了过去。

    先想办法离苗若涵那个女魔头远一点再说。

    我不停地往前飞奔,很快就到了巷子深处,感觉距离苗若涵已经很远了,她就是有飞毛腿也追不上我了吧。

    我正这么想着,就听身后传来几声大叫:“张龙,张龙!”

    我一回头,是十三妹苗苗,原来她也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站住,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那个三姐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苗苗也很无奈:“我不知道她怎么了,她和我大表哥一样,小时候都对我很好的,可能长大以后就不一样了吧,现在他们一个个都往钱看齐了,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得出来!”

    我也看出来了,她的这些个表哥、堂姐,真的是已经丧尽天良,为了点钱简直不择手段,而且一个个虚伪的很,什么大道理都讲得出来。

    我说现在怎么办呢,我钱都给你了,欠条也没拿回来!

    苗苗生气地说:“你还好意思说,你要是早点把钱给我,就没这么多事了!现在欠条被我三姐拿走了,钱也被我三姐拿走了,等于我什么都没捞着!”

    我说你要像你哥、你姐一样彪悍,我也早就把钱给你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贱、贱!”苗苗骂了两声还不解气,嘟囔着说:“我得把钱和欠条拿回来,不然我家在公司真没啥地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行,祝你好运。”

    我是真不想和苗苗继续墨迹下去了,今天已经因为她浪费了太多时间,还白白搭了三十多万进去,差点卷入她们家族内部的纷争中。趁着这个麻烦还没扩大之前,我必须得抽身而退,回到自己的世界中去,和我的朋友们在一起才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债务,只要我还是安全的,那一切都不是问题,反正虱子多了不痒。

    但我刚准备离开,就听到巷子那边又传来脚步声,噼里啪啦还很快的样子。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,暂时看不清楚到底是谁,但我猜测八成还是苗若涵,她要甩脱那些保安不是问题,这就又追上来。

    都怪苗苗,耽误了我逃跑的时间!

    这时候肯定不能再往前跑了,苗若涵肯定会顺着我的脚步声追过来,我当机立断,将苗苗拉到旁边的一个垃圾桶后面,示意她千万不要出声。

    苗若涵的目标虽然是我,但如果我被她抓住了,苗苗也落不到什么好处,所以她很配合地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随着脚步声越来越清晰,一个人影渐渐出现在我们的视线范围之内,果然是苗若涵。

    苗若涵应该是听到这边有说话声,走到这就停了下来,左看右看、上看下看。

    我和苗苗躲在垃圾桶的后面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苗若涵看了一会儿,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异状,准备转身离开。我和苗苗也松了口气,以为自己终于安全了,但是就在这时,异变突然发生,另外一个人影不知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来到苗若涵身后,狠狠一刀扎进了苗若涵的腰里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的一声,苗若涵整个身子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躲在垃圾桶后的苗苗看到这幕,差点惊叫出来,而我及时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
    苗苗的眼睛瞪得很大,不可思议地看着苗若涵和那个人。

    显然,那个人也是她认识的。

    “噗呲、噗呲、噗呲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人又连续捅了几刀,苗若涵便慢慢倒了下去,躺在一片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躲在垃圾桶后的苗苗整个人都激动起来,似乎想要冲出去指责那个动刀的人,而我死死按着苗苗,捂着她的嘴巴,不让她发出一点声音。那个人连苗若涵都敢杀,怎么可能放过苗苗,我也不是要护着苗苗,主要是怕她一乱起来,又把我给连累了。

    随着苗若涵渐渐倒下,站在她身后的那个人终于显出身形,黯淡的月光照耀下,可以看到那是个长得蛮漂亮的年轻人,皮肤白皙、鼻梁挺拔,眼神之中透着一股狠厉。

    “苗……苗思成……”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苗若涵有气无力地说着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,之前我听岳华说过,也是他们苗氏金融公司新一代的佼佼者,最有希望拿下CEO大位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家族内斗。

    怪不得十三妹苗苗会这么震惊。

    这一个黄昏加傍晚下来,我算是见识到了人性最丑恶的一面,什么黑吃黑、什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统统见了一遍。整个苗氏金融公司,简直就像存于现实里的地狱,里面每一个人都是黑色的,体内都流淌着罪恶的血。

    血脉相连的亲戚啊,竟然也能下这么狠的手!

    “三姐……”苗思成蹲下身去,阴沉沉地说道:“我可跟你一天了呢,终于逮到机会下手啦!”

    苗思成一边说,一边在苗若涵的身上摸索,终于将我那张欠条摸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三百万的大单子呀……”苗思成喜滋滋地说着:“我、你,还有大表哥岳华,咱们几个的业务量都差不多,谁能出任苗氏金融公司的CEO,就看各自的本事了,所以我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的。有了这个大单子,我就轻而易举地超过你们啦!”

    苗思成开心地笑着,他那张脸本来十分好看,可在月光下面却显得极其狰狞、恐怖。

    说真的,我都有点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再见了三姐,好好在这安息吧,为了不让你在接下来的几天超过我,只能把你杀死在这里啦,谁让你是我最强的竞争对手之一呢……”苗思成小心翼翼地将欠条折好收起,接着慢慢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惨白的月光下面,一身是血的苗若涵倒在地上,她的眼睛往我和苗苗这边看着。

    她明明什么都看不到,但好像知道我们就在垃圾桶的后面。

    她有气无力、气若游丝地冲我们这边说着:“走、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?往哪里走呢?看到我杀人了,怎么可能继续活下去啊。”

    苗思成喃喃地说着,也朝我和苗苗这边走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