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98 他是杀过人的

298 他是杀过人的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一开始我是真不计划还钱的,一来我自己也没多少钱,还要留着当做寻找我爸的经费,二来我也实在不想自掏腰包去堵唐建业留下来的窟窿。但是现在没办法了,苗苗的这位大表哥实在太强势、太霸道,一点都不给我赖账的机会。

    好在唐建业只欠苗苗三十多万,这点钱我还是能出得起的,再多我就出不起了。

    也好在只有大表哥这么霸道,要是马爱国、李子健他们都这样,今天晚上就得把我逼死。

    “张龙,你真是贱,快贱死了!”苗苗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无论苗苗怎么生气、怎么谩骂,我也没有办法,总不能为了点钱被这胖子给抓走吧。我从口袋摸出一张银行卡,递给大表哥说:“这张卡里有三十五万,多的你拿走,少的我也不补了,把钱借给唐建业,就该猜到这个结果!要不是我接手了老鼠会,才不管这摊子烂事呢。对了,把欠条给我啊。”

    我记得是三十多万,但具体是三十几万记不清了,三十五万怎么着都够了吧。

    胖子本来笑呵呵的准备接卡,听到我的话后反而面色凝重起来,手也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,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在逗我?”胖子说道:“怎么可能只有三十多万?这个单子连本带利,至少有这个数!”

    胖子冲我比了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三百万?!”我吃惊地叫出来:“你怎么不去抢?!”

    “我们干这行的本来就是抢。”胖子挖着自己的鼻孔,冷笑着说:“你才知道?有能耐当初不要借啊!”

    我也不是没有干过这行,当初在荣海的时候一样往外放过款项,但也没有“苗氏金融公司”这么夸张,三十多万能滚成三百万,最黑的贷款公司也不至于这样子啊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我要!”苗苗大叫一声,朝我这边奔了过来,伸手就接我手里的卡,嘴里还说:“我能收回本金就满足了,利息我不要了!”

    这样也行。

    我便把卡递给苗苗。

    但是胖子伸手把苗苗推开了,而且把苗苗推了个屁股墩儿,冷冷地说:“十三妹,没有你这么做的,这笔业务我接手了,款子也是我要回来的,你已经失去资格了!”

    苗苗当然很不满意,还想再反驳几句,但是胖子一瞪她,她又不敢说话了,只能恶狠狠剜了我一眼,嘟囔着说:“跟你要三十多万你不给,现在好了,要出三百万,活该!”

    这么一想,我确实挺活该的。

    但我也确实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步,三十万变三百万,唐建业啊唐建业,你还真是什么条子都敢签啊。

    三十多万我有,三百万是完全拿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冲胖子说道:“就三十五万,是我所有的老底了,你要拿就拿,不拿算了。”

    胖子咧嘴笑了起来:“三百万,一分都不能少,否则就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我说我不拿,也不跟你走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就由不得你了。”胖子说完,伸手朝我脖子掐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则挥起饮血刀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,但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,而且我能拖延一点时间就好,等到老鼠会的援兵过来或是赵虎回来,这个胖子就没法把我带走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还没打上几下,胖子便捏住我的手腕,我“啊”的惨叫一声,接着刀都摔到地上。再然后,胖子一个膝撞磕在我肚子上,我便像只虾米一样弯下腰去,疼痛难忍、冷汗涔涔,四周的人顿时一哄而上,七手八脚地把我按住了,还有人摸出绳子将我绑上。

    锥子和程依依还想再冲上来,但我冲他们摇了摇头,因为这是徒劳的,不如去叫援手。

    这个胖子太强大了。

    锥子和程依依站住了脚,忧心忡忡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还是冲他们摇头,因为我知道这个胖子是求财的,一般情况下不会伤害我。

    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,胖子把我丢上了车,回头冲锥子和程依依说:“晚上十二点前,凑够三百万来赎人,否则我可不保证他会断几根手指。哦,别指望老鼠会来强攻啊,你们不是我们‘苗氏金融公司’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说完以后,胖子也上了车。

    苗苗奔了过来,着急地说:“大表哥,我又不跟你争CEO的位子,我就是想留住我家在公司的份额而已,这点机会你都不给我吗?求你,看在咱俩是亲戚的份上,还是把张龙还给我吧!”

    胖子回头看着苗苗,笑着说道:“十三妹,你可以跟我争CEO的位子啊,我又没有拦你?”

    胖子一边说,一边把车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大表哥、大表哥!”苗苗使劲拍着车窗,眼泪都快流下来了:“小时候你对我最好了,怎么现在变成这样子了!”

    我都想跟她说,份额留不住就留不住呗,高利贷有什么好做的,趁着这个机会洗白上岸多好,多少人想上岸都身不由己呢!

    可惜苗苗就是想不开。

    胖子又把车窗打开,冲苗苗说:“十三妹,你不适合干这个,去上学吧、考研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!”苗苗狠狠踹了一下车门。

    胖子则大笑着吩咐人开车离去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,我一言不发,败军之将没什么好说的。胖子倒是搂着我的肩膀,主动和我搭话,问我是从哪里来的,和唐建业是什么关系,怎么做上老鼠会老大的等等。

    我也和他说话,有的真有的假,反正不会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唐建业欠这么多钱,我就不当这老大了。”我叹着气,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来不及了。”胖子搂着我的肩膀,问我:“你朋友晚上能拿来三百万不?”

    我苦着脸,说能个屁啊,他们有多穷我还不知道吗,几个人加起来能凑一百万就不错了。真的哥们,三百万也太多了,我也不知道唐建业脑子里是不是进了水,才签了这么夸张的条,咱们各退一步,少点行不行啊?

    “一个子儿都不能少。”胖子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们‘苗氏金融公司’能在蓉城这么多年屹立不倒,靠得就是说一不二的信誉,这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根基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的,我也是头一回见到有人把放高利贷说得这么清新脱俗。

    “我们放款的时候,一分钟都没有耽搁,说放就放了。但是收款的时候,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挫折、麻烦,人和人之间的信任为何总是这么脆弱?所以,这社会少的就是信誉,如果大家都讲信用,这个世界就完美了。”胖子努力向我兜售着他的人生观,还拍着我的肩膀说道:“如果晚上十二点前,你朋友还没把三百万拿过来,我保证你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。”

    胖子刚才还笑呵呵的,现在又阴沉沉的,堪称变脸大师。

    而我知道他没骗我,他的眼神、他的身体,从里到外都散发着杀气。

    他是真正杀过人的。

    我也杀过人,所以我能分辨出来这种气场。

    车子继续前行,胖子或许是无聊了,主动介绍起他自己,说他叫岳华,在一干弟弟妹妹中排行老大;还说苗氏金融公司最近就要选出新的CEO,谁的业务能力最强谁就当选,整个家族之中有资格做他对手的不过两三个,有个叫苗若涵的妹妹,还有个叫苗思成的弟弟,实力都挺强的,可以和他一拼。

    我是真没兴趣听他这些家族破事,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现在我欠人家的钱,还被人家绑了,只能配合着他,假装很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一定可以出任CEO。”我由衷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认为。”这位苗苗的大表哥,胖子岳华嘿嘿笑着,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。在车上,他把墨镜摘了下来,他的眼睛实在是太小了,不戴墨镜的话简直没有威严。

    我又说道:“不过我还是觉得你该把我交给苗苗,那姑娘实在太可怜了,就这一个单子还没做成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岳华认认真真地说:“家族内斗太恐怖了,没准要死人的,十三妹没什么本事,身手不行脑子也不行,很容易会吃亏的,不如早早出局,省得被人暗害。”

    嚯,说得这么伟大,不就是想多弄一点单子吗?

    我都懒得吐槽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听到“砰”的一声重响,我们的这辆面包车在行驶过程中,竟然莫名其妙地受到撞击,一辆陆地巡洋舰直接撞上我们的侧门,把我们的面包车整个撞翻出去,“滋啦滋啦”的声音不断响起,火花在地上摩擦出了一片,最后“咣当”一声摔在马路边上。

    车上的人都没系安全带,当场全部挤压在了一起,撞得那叫一个头破血流,惨叫声一阵接着一阵。

    因为我在中间,前后左右都有肉垫,反而还好一点。

    胖子岳华就惨了,因为他在边上坐着,受伤是最重的,头上的血哗啦啦流着,人都有点神志不清了。

    当时我的心里一阵窃喜,心想这是谁来救我了吗?

    不管是谁,行动还挺快的!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