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95 十三妹苗苗

295 十三妹苗苗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原来都是债主,怪不得脸色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没在下葬之前过来捣乱,已经算是很仗义了,都是场面人啊。

    唐建业死了,而我接手老鼠会成为新的大哥,人家要账要到我的头上也算理所当然,俗话说父债子还,唐建业虽然不是我爸,但我之前也口口声声说唐建业把我当亲儿子一样,这时候想不承认怕也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我又问师爷,唐建业欠了多少钱?

    师爷还苦着脸,说这不太清楚,唐建业也没和他说过,但是怎么着也有几十万吧。

    原来才几十万,好说好说,我还是能付起的。

    几十万而已嘛,至于闹出这么大的阵仗?

    师爷又小声地给我介绍起这些人来,说这是小刀会的马爱国,那是血拼组的李子健,还有斧头王武威、十三妹苗苗等等。各路大哥都挺有范儿,一个个人高马大、浓眉大眼,属于一看就是大哥的类型,唯独那个十三妹苗苗格格不入,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,长得肤白貌美,像是哪家的贵千金,竟然也是混社会的?

    作为男人,确实有点被苗苗吸引,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,苗苗被我看得不舒服,把头扭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我多看她,倒也不是想干什么,就是觉得奇怪,因为她和其他大哥实在不像一类的人。

    师爷看出我的意思,主动给我讲了起来,说苗苗是放高利贷的,算是家族产业,包括她爸在内,叔叔伯伯姨妈姑姑都是干这个的。苗苗家里有一堆的堂哥表姐,自己排行十三,所以江湖人称十三妹。

    家里人本来不打算让苗苗干这个的,因为苗苗学习不错,长得也挺好看,将来有机会考上大学、走入正轨什么的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是这样,自己考不上大学,就把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,总觉得考上大学才是正确的出路。可惜苗苗生活在这样的家庭,耳濡目染,受到各种亲戚熏陶,总觉得还是干这个来钱快,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这一行,“出道”做的第一笔买卖,就是把钱借给唐建业。

    唔,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根本要不回来啊!

    什么叫出师未捷身先死,这就是了。

    可怜的苗苗,本来信心满满、壮志凌云,觉得自己也能发大财,结果唐建业狠狠地教她做人。

    家里人也跟她说了,要不回来这笔钱,以后就别干了,乖乖考研去吧。

    苗苗来过好几次,一哭二闹三上吊都用过了,就是要不到钱。

    也是个可怜的娃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人,也是各有各的故事,不过都用一个共同点,就是把钱借给了唐建业。

    如果人生可以重来,他们宁肯从来不认识唐建业!

    这次唐建业死了,新的老大上位,他们众人一合计,决定一起来找找看,暂时还不上没关系,人死了这债得继续啊!

    几十万对我来说还不是事,就当是买下整个老鼠会了吧,我便底气十足地走了过去,分别和众人打了招呼,说事情我都知道了,既然我是老鼠会的老大,那就肯定不会赖账。

    众人被我的深明大义感动了,纷纷站起身来和我握手示好,还说我比唐建业强多了,唐建业死猪不怕开水烫,而我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。

    我大手一挥,说把你们的欠条拿出来我看看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摸出欠条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师爷说得没错,确实是几十万。

    他妈的,一家几十万!

    七八个人,欠了五六百万!

    我真想日唐建业他大爷了,怎么就能欠这么多钱的?

    之前我在荣海,确实也攒了点钱,但是一来要给很多兄弟们分,落在我手上也没多少了,二来也没干多长时间,还没怎么赚钱就被方家一锅端了。让我拿几十万也能拿得出来,上百万咬咬牙也差不多,五六百万……

    可去他妈的吧!

    别说我根本拿不出来,就是我能拿得出来,我也不可能当这个冤大头啊,做了个老鼠会的老大而已,就要帮唐建业还几百万的账……我又不傻!

    但是现在骑虎难下,大话也吹出去了,这可咋办?

    看着这一堆欠条,我的眉头微微皱起。

    我也算是服了,当这老鼠会的老大,福利没享受到多少吧,倒先有了一堆外债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不是要赖账吧?”小刀会的马爱国沉下声来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可不能走唐建业的老路,你知道他在蓉城都快混不下去了吗?”血拼组的李子健咬牙切齿,仿佛随时都要和我血拼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不给我钱,我就不回去了!”十三妹苗苗一屁股坐在我面前,气呼呼地看着我:“利息我不要了,我只要本金行不?”

    高利贷做到她这个地步,也算蛮可怜的。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纷纷跟我要账,还有的说不能白跑一趟,好歹给一部分,欠多长时间了都。

    大家说得都有道理。

    好歹给一部分是不是?

    我把师爷叫了过来,问他老鼠会的账上有多少钱。

    师爷冲我比了下手掌。

    “五十万?”我心里想,有五十万也不错,先给他们分上几万。

    师爷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五万?!”我天,竟然穷成这样子吗。

    师爷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吃惊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五百。”师爷说道:“只有五百块了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为什么?!”

    老鼠会上百人啊,每天在火车站附近活动,就算排除四两这些吃闲饭的,也至少有六七十个小偷每天工作,怎么可能才有这一点钱?

    “都花完了。”师爷无奈地说:“唐哥之前在的时候,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,本来还想借阿虎的婚礼敛一点财,结果婚礼没弄成功,丧事倒先办了……这一办丧事把钱都花光了,我自己还往里贴了不少呢……”

    我完全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唐建业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穷啊,怪不得那么想要得到五千五百万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听到啦……”我无奈地看着众人:“现在是真没有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今天你必须给……”

    “赶快拿钱出来!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不想老鼠会被我们灭掉的话,就赶紧把钱给拿出来!”

    众人的怒气和唾沫几乎要把我淹没了。

    我还是无奈地说:“你们就是把老鼠会灭了,也是一分钱拿不到啊,你们再宽限我一点时间吧。我和唐叔叔不一样,我也不爱赌博嫖娼啥的,根本花不了多少钱,老鼠会的每一分入账,我都会积攒起来还大家的……少则仨月,多则半年,我一定把这笔钱还清楚,行吗?”

    好说歹说,大家才同意了,终于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但有一个人还没走。

    十三妹苗苗。

    苗苗还坐在一张椅子上,气势汹汹地看着我,胸口一起一伏,眼睛像是刀子一样。

    我奇怪地说: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我今天必须拿到钱,否则我就不回去了!”

    我说我没钱,你就是坐上三天三夜,我也没钱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必须拿到钱,我跟我爸保证了的!”

    “那随便你吧。”

    我才懒得搭理她,吩咐众人开始拆灵堂。

    大家咔嚓咔嚓地拆,我也上去帮忙。

    不过我走到哪,苗苗就跟到哪,叉着腰跟我要钱。

    其实我还有好多的事,好不容易把唐建业埋了,老鼠会也到手了,我还打算把师爷和赵虎等人召集起来,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办,怎么救出我爸。我爸要是落在警察手里我就不说什么了,被金不换囚禁起来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件事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,外债什么的反而是其次了,更没时间和这个苗苗墨迹。

    我找了个机会,趁她不注意就跑了。

    守了三天的灵,今天又忙里忙外,说实话我也挺累,是该回去洗个澡、休息下了。今天唐建业出殡,赵虎他们都没有来,有的出去玩了,有的在宾馆休息,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宾馆楼下,就发现程依依正坐在门口的椅子上,腿上放着本书,头还一栽一栽的,显然快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依依!”

    我刚叫了一声,依依猛地惊醒,接着就跳起来,朝我奔了过来,很快来到我的身前。

    我笑呵呵的,问她在这干嘛?

    她说在房间里呆得无聊,所以出来等我,结果就睡着啦。

    说完,就张开双臂,想要投到我怀里来,像只黏人的小猫咪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感动,但还是把她推开,说别啦,我身上脏,还是回去洗个澡再说。

    主要是刚参加完白事,觉得晦气,不想让程依依沾上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不在乎,我就是好想你啊。”程依依又往我怀里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她还没有投进来,一个人影突然闪了过来,窜到程依依的前面,钻到我的怀里,用力把我抱住,还撒着娇说:“讨厌啦你,怎么不说一声就走?你真是个大坏蛋,昨天晚上刚要了我,这就想把人家甩掉啦?”

    我吃惊地看着怀里的人,竟然是十三妹苗苗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苗苗还低声说道:“赶紧还钱,不然我让你和你女朋友鸡飞蛋打!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