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94 是福不是祸

294 是福不是祸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四两早就想挑战锥子,之前就千方百计挑衅,可惜锥子一直不搭这个茬。现在锥子主动送上门来,四两当然来者不拒,而且四两正愁没有对象发泄,当时就咆哮着狠狠一拳砸向锥子。

    四两将他所有的愤怒、不甘、憋屈,都融合在了这一拳中,使得空气都呼呼作响,确实刚猛、霸道。

    但是锥子的头稍稍一偏,就躲开了这一拳。

    四两再度攻出一拳,而且双拳不断交错,一套组合拳狠狠打向锥子,而且速度极快、力道极猛,颇有几分天马流星拳的感觉。锥子则不断躲避,左躲、右躲,甚至后退,不让四两沾着自己一片衣襟。

    狭小的房间里面哪够两人施展,众人纷纷让开,努力给他们腾出一片场地。

    四两是真壮实,至少抵得上锥子两个,两人的体型十分悬殊,无论谁看了都要给锥子捏一把汗,总担心干瘦的锥子会被坦克一般的四两碾死,好在锥子瘦归瘦,身体却是十分灵活,一次又一次地避开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点本事吗?!”

    四两咆哮着,拳头不断击出,却始终伤不到锥子半分,显得有点暴躁不堪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后,锥子不再动了,站在原地看着四两。

    四两以为机会来了,再度冲上前去,狠狠一拳砸向锥子。但我知道,锥子刚才只是在考察四两的实力,看看自己要用哪种方式将他击败,现在考察得差不多了,是时候该出手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锥子不退不避,一把抓住四两的拳头,接着整个人倏地跳起,右腿膝盖犹如炮弹一般飞出,狠狠撞在四两的下巴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只一下,四两的身子就栽栽歪歪,人也摇摇晃晃地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一般人挨锥子这一下,百分之百地会昏厥过去,由此就能看出四两是真的强,踉跄几下之后愣是稳稳地站住了,接着又咆哮地朝锥子冲来。他还以为锥子那一下只是巧合,但他的以为显然是错的,因为锥子再度腾空而起,一条腿在空中一百八十度转弯,狠狠一个侧踢击向四两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都是军体拳里常见的招数。

    怎么讲,其实军体拳真是很大众的拳术了,基本是个人就能学,但练过和没练过的就是不一样,这东西没法吹、也没法黑。

    练家子和野路子,到底还是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这一腿结结实实轰在四两的太阳穴上,四两的身体又往旁边踉踉跄跄跌出,但是仍然没有将他击倒,老鼠会的第一打手,也确实够强悍的。锥子又攻上去,连续几脚踹向四两胸膛,四两伸出铁壁一般的胳膊抵挡,有的挡住,有的没有挡住,身子再次不断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四两暂时还没倒下,但也没有还手的力气了,照这情况来看迟早要被锥子击败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赵虎悄悄问我:“到底咋回事啊?你把你唐叔叔给杀了?”

    我“呸”了一声,说:“我才没有那么无耻。”

    接着,我便把之前的事给他讲了一遍,赵虎听完以后一头扑在唐建业的身上,再次号起丧来:“唐叔叔,你死得好惨啊……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,锥子又踢出六七脚,四两终于扛不住了,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。战斗进行到这,大家基本都能看出他不是锥子的对手了,有的摇头,有的叹气,锥子也没再继续了,毕竟也没什么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但是四两仍不罢休,又撩起了衣襟,从腰间抽出一柄砍刀,狠狠一刀劈向锥子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,似乎知道四两终于要使出他真正的本事了,师爷也着急地叫了一声:“四两,住手!”

    但是四两不听,仍旧毫不留情地砍向锥子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倒是没啥反应,因为我们知道锥子不会有事。果然,锥子不慌不忙,也从袖子抽出一柄匕首,“铛”的一声挡住了四两的刀,小小的匕首和宽大的砍刀僵在半空,锥子仍旧没落一点下风。

    接着,锥子又狠狠一脚踢出,四两的身子朝后跌出,“咣”的一声重重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四两之前连续挨了好几下,脑子本就昏昏沉沉,这次屁股再坐下去,就站不起来了,双手撑在地上,使劲摇着自己的头,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。锥子明显有点烦了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再次冲了上去,狠狠一刀扎向四两肚子。

    而我轻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锥子心领神会,立刻收刀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师爷则奔上去,用手按着四两的肩膀,恨铁不成钢地说道:“四两,你过分了啊,你要再这样子,我就把你赶出老鼠会了!”

    四两不说话了,头也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师爷呼了口气,站起身来冲着众人说道:“给大哥办丧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,师爷便安排起来。

    阿虎的婚礼肯定是不能继续了,唐建业都死了,还娶什么老婆,喜事也变成了丧事。

    丧事不能在酒店里办,大家把唐建业的尸体送回了家,接着买棺材、搭灵堂,准备后事。唐建业的家就在火车站附近,这是一片待拆迁的平房区,看得出来唐建业这些年确实没攒下什么钱,据说吃喝嫖赌样样都干,还欠了不少外债,手底下的兄弟再多,也扛不住他祸害啊,怪不得那么眼红五千五百万。

    师爷吩咐人去买棺材的时候,赵虎还提醒他,说买两具。

    师爷当然奇怪,说为什么?

    赵虎说道:“四两说啦,他要跟着大哥一起去死,当时好多人都听到了的。”

    四两随口一说,哪会有人当真,赵虎也是为了埋汰四两。

    师爷叹着气说:“行啦,别为难那哥们了,他已经够心烦的了。”

    找来阴阳先生算好日子,三天以后下葬。

    这三天里,作为唐建业指定的接班人,我肯定是要留下来守灵的,在灵堂吃,在灵堂喝,还在灵堂里睡。赵虎、程依依他们就不用了,大部分时候呆在宾馆里,偶尔过来陪陪我就行。

    过来吊孝的都是老鼠会的,几乎没见其他老大过来上香,按理来说不应该啊,好歹是个百来人组织的首领呢,在蓉城也算是支不小的势力了吧,就算金不换不过来,也有其他大哥来看看吧,唐建业的人缘这么差吗?

    我还指望借着这个机会看看蓉城各路大哥长什么样呢。

    我问师爷怎么回事,师爷很无奈地告诉我,老鼠会本来干得就是不光彩的买卖,手底下养得都是小偷,一向就被人看不起,说是过街老鼠都不为过。再加上唐建业这个人比较自私,还抠门、小气,经常欠账不还,久而久之都没人和他来往了,老婆孩子也早就跑没影了,就是死了也没人愿意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我爸当初为什么离开老鼠会,我似乎又有了新的答案,唐建业这种人啊,谁爱和他打交道?

    三天之后,唐建业顺利下葬,都是老鼠会的参加,前来吊丧的大哥寥寥无几,能送一个花圈就算善心人了。我披麻戴孝,手捧着照片、带领着队伍,在平房区绕了一圈,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给人当孝子,还是给唐建业这种人……

    算了,好歹和我爸共过事呢,就当是冲着我爸的面子吧。

    死者为大嘛。

    四两想当还当不了呢,看我捧着照片眼都红了,恨不得一口把我吃了。

    在某陵园给唐建业下葬的时候,上百号人哭成一团,场面可想而知,尤其是四两,哭得满地打滚,差点跟着唐建业一起下葬。等到一切事都安排妥了,师爷就在陵园里面宣布我是老鼠会的新任大哥,因为这是唐建业的口头遗言,大家当时都听到了的,所以没人反对。

    四两倒是想反对,但不敢了。

    于是在一片白色的海洋中,我顺利地执掌了老鼠会,成为这群过街老鼠的大哥。

    之前想得挺好,借助老鼠会扩大势力,好为我爸保驾护航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对老鼠会的深入了解,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,这么一个人人厌弃、唾弃的组织,虽然人多一点,但真处在底层,没人能看得起,想要往上攀爬也太难了。

    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执掌老鼠会是福是祸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已经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葬完唐建业、接手老鼠会,我便率领队伍回到灵堂。这是最后一步,等把灵堂拆掉,一切都完事了。但当我们来到灵堂,却发现里面坐满了人,一眼过去个个人高马大,而且泾渭分明地分成好几个圈子,仔细数了一下,七八个圈子总是有的,各自围着一个大哥模样的人,表情还都不太好看,好像别人欠了他们多少钱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谁啊?”我好奇地问师爷。

    师爷悄声告诉我说:“都是以前和唐建业有过来往,后来又闹翻的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嘿,这些大哥真有意思,办事的时候不来,办完事了倒都来了,不是找麻烦的我都不信。

    我继续问:“他们想干嘛呢?”

    师爷苦着脸说:“八成是来要账的……”

    哦,还真是欠了他们钱啊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