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92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为myppppp的皇冠第5次加更

292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为myppppp的皇冠第5次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师爷都认我当老大了,另外四个壮汉当然不会做无谓的抵抗,立刻连滚带爬地跪到我身前来叫我大哥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,外面还有一百多人需要征服。

    接下来,我们便商量该怎么做,起码口供要保持一致的嘛,总不能说唐建业是为了抓我才死掉的,一来对唐建业的名声不好,二来容易引起内部混乱,所以有些事需要遮掩。

    师爷告诉我说,因为唐建业有言在先,若他出了意外或是死了,我可全权接手老鼠会,再加上师爷为我保驾护航,原则上来说不会有太大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有,那就出在四两身上。

    唐建业之前给我介绍过,说四两是老鼠会第一打手,对唐建业绝对忠心耿耿,必会严查唐建业的死亡原因。而且,在我到来之前,唐建业一直把四两当做下任大哥培养,我就这么突然地上位了,四两肯定会不开心,百分之百会闹事的。

    我问师爷,这个四两有多能打?

    师爷说四两挺厉害的,一个打十多个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表示明白,按照计划行事就好。

    师爷还是忧心忡忡,问我真的没问题吗?

    我自信满满地说:“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因为我是张人杰的儿子,刚才又一人力敌四名壮汉,师爷对我充满信心,立刻安排起来。

    师爷让那四名壮汉先走,自己去医院处理一下,毕竟他们身上有伤,容易引起怀疑。当然,也严厉地警告过他们,让他们守口如瓶,别在外面乱说,否则小心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师爷还是很有威严的,四名壮汉不敢有任何的忤逆之意。

    接着,师爷便去外面通风报信,通报唐建业的死讯。而我跪倒在唐建业的身前,努力想了一下自己的伤心事,想到我爸我妈离婚,想到吴云峰截我的胡,想到我二叔还在坐牢,想到我爸被人囚禁,眼圈瞬间红了起来,扯着嗓子开始号丧:“唐叔叔,你死得好惨啊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外面的大厅里,还是一片热热闹闹,都在等着唐建业出来主持婚礼。

    悲惨青年阿虎,因为大婚之日老婆跟人跑了,本来就伤心欲绝,结果又要娶个万人骑的技师,顿时更伤心了,哭得天都快要塌了。但是峰回路转,被找来的技师竟然还算漂亮,是对面洗浴中心里的头牌,因为攒够了钱,正想改邪归正,听说老鼠会的阿虎现场征妻,立刻报名来了。

    男人都想找身家清白的姑娘,但在颜值面前一切都能商量。

    阿虎看到这么漂亮的姑娘,比那个叶湘竹也不差多少,眼睛顿时直了,不哭也不闹了,嘴巴咧了起来,立刻同意这门婚事。

    算是柳暗花明又一村,落了个皆大欢喜的结局。

    现场吹吹打打,眼看吉时已到,就是不见唐建业出来。阿虎那个急啊,可他一个老鼠会的底层成员,急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在最靠近礼台的主桌上,赵虎、程依依等人和老鼠会的一些骨干坐在这里。赵虎是个自来熟,跟谁也能嘻嘻哈哈,看上去不是多么凶悍的人,而且因为穿得破破烂烂,一般人也不会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来,我给你们变个魔术!”

    赵虎把手放在一盘四喜丸子上面,“嗖”的一下,一盘丸子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哇,好厉害!”众人噼里啪啦鼓掌。

    这种场合等得无聊,变个戏法确实挺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还没完呢!”赵虎笑呵呵的,又把手放在其他盘子上面,接着一盘猪肘子、一盘清蒸鲈鱼、一盘酱板鸭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厉害、厉害!”众人再次鼓掌。

    “小意思,小意思……”赵虎摆着手,脸都有点红了。

    有人说道:“婚礼马上就开始了,你赶紧把菜变回来吧!”

    赵虎挠着头,羞涩地说:“我只学了怎么变没,没学怎么变回来,不好意思啊……”

    简直莫名其妙,还有这种魔术?

    但是大家也没办法,只好又让厨子上了一份。

    接着,赵虎假装低头去捡东西,一骨碌就钻到了桌子底下,把几盘菜都摸了出来摆在地上,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。开玩笑,早晨就没吃饭,就等中午这一顿呢,结果婚礼迟迟不办、宴席迟迟不开,看着一桌子的菜却不能动,简直要把人急死啊!

    “爹,让我也吃一点。”大飞也钻了进来,和赵虎一起大快朵颐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认了这个爹后,吃香的喝辣的,别提多舒服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和韩晓彤当然知道赵虎在下面搞什么鬼,不过她俩可豁不出那个脸去做这种事,只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,若无其事地聊着天。

    锥子也知道,毕竟跟我们这么久了,早就看透赵虎是个什么人。

    锥子也挺饿的,不过他没下去一起吃,倒不是因为脸皮子薄,而是因为一个人的眼神让他不舒服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号称老鼠会第一打手的四两。

    四两又高又壮,一个人能占两个人的位置,凶神恶煞地坐在那里,眼睛始终滴溜溜看着锥子,而且充满挑衅和战意,仿佛要和锥子打一架似的。锥子自己都莫名其妙,自己是什么时候得罪这个大块头的?

    自从进来这个酒店,他就没和任何人说过话,只是低着头喝茶而已。

    锥子终于忍不住了,开口问道:“你老看我干嘛?”

    四两冷笑着说:“感觉你挺能打的,要不咱俩试试?”

    自从唐建业说要把位子让给我,四两就横竖看我们这群人不顺眼了,毕竟老鼠会上上下下都知道他才是接班人,怎么突然蹦出一个我来?他哪知道唐建业只是客气而已,为的是让我卸下警惕和防备,好把我给绑了去换五千五百万!

    虽然他还不知道我们是谁,但已猜到我是来和他抢买卖的,连带着把我们这群人都看作眼中钉、肉中刺,认为迟早要和我们干上一架。

    四两生气,很生气,一个人坐着喝闷酒,喝了一会儿还是觉得不爽,认为自己应该巩固一下地位、确立一下权威,首先就是要拿我们这一群人开刀,给我们个下马威再说。

    他看来看去,没把赵虎放在眼里,觉得那就是个逗逼,也没把程依依、韩晓彤放在心上,就是两个女流之辈而已。大飞,更不在意,一看那家伙就不是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只有这个锥子,坐在桌边不动如山、沉默是金,一举一动颇有高手风范。

    四两觉得只要干过了他,我们这支人马就会全线崩塌,还有什么资格再争老鼠会老大的位子呢?

    所以四两不停挑衅,试图勾引锥子和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别的地方,锥子马上就会同意挑战,他也是个暴脾气的年轻人啊。不过他在暴躁之余,也一向挺冷静的,知道老鼠会对我来说挺重要的,是我寻找我爸最关键的线索,所以他并不会轻易地跟老鼠会的人翻脸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打什么架?”锥子皱着眉说:“我们是来参加婚礼,不是来打架的。”

    四两笑了起来,一脸横肉都跟着颤:“嘿嘿,你不敢吧?就你那个小身板,如果真的跟我打起来,我能把你的肠子从屁眼里拽出来。”

    锥子:“……一会儿还要吃饭,能不能别说这么恶心的话题?”

    “少他妈废话!”四两“砰”的一拍桌子,指着锥子骂道:“敢不敢和老子打?”

    赵虎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,嘴巴里还叼着一只鸭腿,惊愕地问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大飞也爬了出来,嘴巴里嚼着一只丸子,腮帮子鼓鼓囊囊,含糊不清地说:“要打架了?要不要开个盘啊!”

    锥子还是没有搭茬,低下头去喝茶。

    “操,老子和你说话,你聋了吗?北侉子就这点出息吗?”四两抄起一盘烧鸡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烧鸡和盘子在空中分离,赵虎手疾眼快,一把将烧鸡夺了下来,盘子继续朝锥子飞去,锥子的头稍稍一偏,盘子跌落在地,砸个稀碎。

    锥子看向赵虎,用眼神询问该怎么办,要不要打?

    赵虎却不搭理这茬,捧着烧鸡大口大口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老鼠会的骨干则都劝着四两,让他不要再闹事了,说这些是大哥的客人,让他给点面子。四两大手一挥,怒气冲冲地说:“去他妈的客人!大哥最器重的是我,我就不信大哥还能因为他们跟我翻脸!”

    四两身强体壮,又是老鼠会的第一打手,地位仅次于唐建业和师爷之下,一般人还真的不敢和他叫板,只能口头劝他两句,劝不住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四两一肚子的委屈,这个时候正好倾诉一下,借着酒劲,吵吵嚷嚷地说:“我跟大哥七八年了,论忠心谁能比得过我?大哥今天是怎么了,怎么就随随便便指定别人当接班人了?如果大哥不幸死了,我第一个跟着他死!你们哪个敢,啊,哪个敢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师爷跌跌撞撞地奔了出来,眼圈发红、眼中含泪,语气悲怆地说:“大哥死了!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