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91 天谴,来得快

291 天谴,来得快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我发现唐建业这个人真是有点蠢的,一大把年纪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天真,他凭什么觉得抓到了我就能拿到五千五百万呢,只怕是有命拿、没命花。而且,昨晚我和程依依、祁六虎干翻阿虎等十多个人,这事他肯定是知道的,又凭什么觉得这四个人搞得定我?

    鼠目寸光,只顾眼前的蝇头小利,说得就是唐建业这种人了。

    我大概明白我爸当初为什么不愿意继续呆在老鼠会了,根本就看不上唐建业啊。

    看我瞬间搞定他老鼠会的四名精英,唐建业都吓蒙了,一边往后面退,一边紧张地说:“你别过来啊,我可警告你,外面还有我一百多个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没错,如果我把他干掉了,同样逃不出这,我和赵虎等人就是再能打,也不可能力扛整个老鼠会啊。再说,和老鼠会作对好像也没什么好处,我们来蓉城是找我爸的,实在没有必要四处树敌。

    可就这么放过唐建业,我又觉得很不甘心。

    这可咋办?

    房间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微妙,四个壮汉倒在地上哀嚎连连,唐建业又紧张又害怕地看着我,师爷则是一脸复杂,显然没想到我这么强。我琢磨着肯定不能放过唐建业,否则他满世界张扬我是张人杰的儿子,那我还有好日子过吗,到时候我爸没找着,先被黑白两道干了,出师未捷身先死啊!

    可要怎么收拾唐建业,我还没有想好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我们那里,我有无数种法子让唐建业闭嘴,可这是在蓉城,人生地不熟的,什么背景都没,很容易出事啊……

    我正为难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竟是祁六虎那小兔崽子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嘿,良心发现了啊,还知道给我打个电话?

    如果我和唐建业还好好的,现在肯定把祁六虎臭骂一顿,然后让他把叶湘竹送回来,可别在外面继续丢人了。现在这种情况,我也没必要给唐建业卖好了,只希望祁六虎滚远一点,滚得越远越好,他和叶湘竹婊子配狗,呆在一起也挺好的,可别祸害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我刚接起电话,说了一声干嘛,祁六虎也才刚刚叫了一声龙哥,我就用余光看到唐建业那王八蛋悄悄把手机拿出来,看样子是准备求援了。

    老鼠会的一百多人冲进来,我可扛不住啊。

    所以我当机立断,立刻往前迈了两步,“砰”的一声踹中唐建业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唐建业朝后飞出,肥大的身体撞在茶几上,把他精心准备的苦丁茶全打翻了。记得我俩刚坐到一起时,他给我说了一堆关于赚钱的理论,说什么南方人爱喝茶,北方人爱喝酒,所以南方人很有钱,现在才知道他是意有所指,看到我就像看到了五千五百万,从一开始就是一桩生意而已。

    “哎,龙哥,什么声音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我又“吧唧”一脚,把唐建业的手机踩了个粉碎,然后狠狠瞪了唐建业一眼,唐建业缩在角落,身子继续发抖,一声也不敢吭了。

    我继续问祁六虎:“你啥事啊,不是滚远了吗,还打电话干嘛?”

    祁六虎笑嘻嘻的:“龙哥,瞧你说得啥话,我哪舍得离开你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!”

    我也知道祁六虎这会儿打来电话肯定有事,所以也就耐着性子听着。祁六虎严肃起来,说道:“龙哥,虽然我带着叶湘竹私奔了,但我并没忘记这次出来的任务,我打算帮你找到你爸,算我将功补过!”

    “你找你妈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没有骂完,祁六虎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:“龙哥,我查清楚了,你爸在‘金玉满堂’呢。‘金玉满堂’你知道吗,蓉城第一大地下势力啊!”

    我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,说你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说实话我还挺吃惊的,毕竟我历尽千辛万苦,再加上一点点运气,才从唐建业这得到了些消息,结果祁六虎去外面私奔了一圈,就和我得到了一样的消息?就听祁六虎继续说道:“龙哥,你当我来蓉城什么都没干,就泡妞了啊?我琢磨着,我把叶湘竹拐走了,老鼠会肯定不会放过我的,索性就去投靠蓉城的第一大势力金玉满堂。你知道我身手还不错嘛,进来就混了个小头目当,和一个朋友闲聊的时候才知道,你爸就在金玉满堂里面!”

    我继续问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祁六虎也继续说:“金不换不是个好东西,‘挟天子以令诸侯’呢,你爸在蓉城地位挺高,‘928血案’你知道不?金不换把你爸控制住了,利用你爸的名声招纳了不少人,但也因此得罪了不少有权有势的人,这些人准备强迫金不换把你爸交出来呢。金不换有点扛不住压力,准备牺牲你爸、保全自己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的心里顿时往下一沉,之前听唐建业说的,还以为金不换是个好人,没想到也是为了一点利益。现在我爸没有利用价值了,就要把我爸给交出去,简直不是个东西啊!

    可祁六虎说得也不一定对,他才刚刚加入金玉满堂,怎么可能立马就知道这个消息了呢?

    我的脑中一片混乱,现在信息太多、太杂,也不知道怎么分辨。

    祁六虎又说:“龙哥,你爸在金玉满堂肯定不安全,外面的人想抓他,金不换也不安好心,你得想办法救他出去啊!”

    我说这些消息,你都确定吗?

    祁六虎说:“千真万确,都是内部消息!龙哥,你得加快速度,不然老爷子性命堪忧!”

    我满脑子都是浆糊,不知道哪条消息是真、哪条消息是假,也不知道谁能相信、谁不能信。但我知道,祁六虎肯定不会骗我,他确实是听到这个消息才告诉我的。

    我对他说:“行,我知道了,你继续呆在那里,有消息随时向我汇报!”

    祁六虎说好,然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感觉祁六虎还行,来到蓉城一直扮演猪队友的角色,没有帮忙还拖后腿,现在终于雄起一回,让我对他刮目相看。他加入了金玉满堂,可以继续打听我爸的消息,算是安插在金玉满堂的一只眼,总比我们瞎子摸象强得多了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觉得奇怪,老首长说我爸是南方首屈一指、能够救出我二叔的大人物啊,可根据我现在所获得的种种消息,我爸好像混得没那么好,不仅被黑白两道追杀,还被金不换挟为人质,也忒凄惨了点……

    “龙,小心!”

    我还来不及细想,师爷突然一声暴喝。

    我抬眼一看,就见唐建业已经站了起来,而且伸手去抓旁边方桌上的一盏台灯。

    真是搞笑,唐建业凭啥觉得一盏台灯就能干掉我了?

    我不慌不忙,摸出饮血刀来准备抵挡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就听“滋啦滋啦”一连串响,那盏台灯可能年久失修,好多铜丝暴露在外,竟然漏电!唐建业这一抱,反而电到了自己,一连串火花暴起,哼都没有哼一声,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台灯也“咣当”一声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傻眼了,趴在地上的四个壮汉,还有我和师爷,全都一脸惊愕。

    半晌,师爷才反应过来,先冲过去把插头拽了,再去探唐建业的鼻息。

    “死……死了!”师爷满脸复杂。

    我也过去检查,发现真的死了,活活被电死了。

    就在之前不久,师爷还说唐建业会遭天谴,没想到这天谴来得是这么快……

    真的,师爷可以摆摊算命去了,肯定比千算子生意要好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面一片寂静,四个壮汉都不嚎了,所有人都呆呆愣愣,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师爷最先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毕竟是老鼠会的二当家,唐建业死了,该他执掌大权。

    “龙,你快走吧,我们老大的死和你没有关系……”师爷一脸复杂,又满面哀伤,虽然唐建业刚才还想杀了他,但他毕竟跟了唐建业十多年了,兄弟感情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确实,唐建业的死实在不能怪到我的头上,这是他自己作的。

    我就是大摇大摆地走了,谁也不能拦我。

    但我没走。

    我说:“唐建业之前不是说了,如果他突然死了或是有了意外,就把老鼠会交给我接手吗?我觉得时机到了。”

    师爷惊讶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说: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愿意,愿意!”师爷喜出望外,一头栽倒在我身前,兴奋地说:“龙,以后你就是我们老鼠会的老大,从今天起我就叫你大哥!大哥在上,请受小弟一拜!”

    师爷将我爸当做人生的灯塔一般,要不是不够资格,肯定愿随我爸而去;现在我爸不在,他把这份情感寄托在我身上,将我看作我爸的化身,当然对我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而我想要接手老鼠会也不是临时起意,或是贪图老鼠会的势力之类,而是因为祁六虎刚才的一个电话,让我觉得我爸现在的处境堪忧,一时之间仿佛整个蓉城都和我爸作对。

    虽然这和老首长说得不太一样,但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,毕竟那是我爸。

    我不会让他受罪的。

    我得培养自己的势力,尽我所能护他周全。

    老鼠会,就是我的第一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