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90 鼠目,寸光

290 鼠目,寸光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一时间,我和唐建业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房间里的气氛也很微妙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最终,是我先开口了,而且有点明知故问的意思。

    说是明知故问,倒不如说心存侥幸,对我爸的这位老朋友抱着一点希望。

    希望他是和我开玩笑的,希望他还心存着一点善良,希望他没有真的被金钱蒙蔽双眼……

    但我错了。

    唐建业看着我,眼神愈发贪婪,就好像看着一只肥美的兔子。

    “你爸不行了,逃不出去的。”唐建业阴沉沉说:“整个蓉城都在搜寻你爸,除了金玉满堂的金不换,黑白两道谁也想要你爸的命,近几年来大家都传你爸就在金玉满堂,越来越多的人把目标对准金玉满堂,手握第一大势力的金不换也快扛不住了,毕竟蓉城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……与其让你爸落在别人手里,不如让我这个老朋友讨了便宜,你说是不是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打算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把你绑了,逼你爸现身。你是他儿子呢,他肯定不会不管你。到时候把你爸抓了,不光五千五百万是我的,很多你爸的仇家也会成为我的朋友,那可是一批非常优秀的资源和人脉啊,足够我在蓉城潇洒地度过下半生了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如意算盘打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我实在不忍心告诉唐建业,我根本不是我爸的亲儿子,他肯舍生救我才有鬼了……

    其实这个事情,师爷昨天晚上就提醒过我了,只是我没想到第一个这么做的是唐建业。我不知道这是唐建业一个人的主意呢,还是他和师爷早就串通、商量好的?

    在我的印象里,师爷可是个不错的人啊……

    不像唐建业,给我的第一印象就不好,做出这样的事倒也不算意外,我爸当初不愿继续跟他合作可能也有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“啪、啪。”

    唐建业拍了两下手,房间的门猛地被人推开,四个手持砍刀的壮汉走了进来,龇牙咧嘴、气势汹汹地瞪着我。

    看来,确实是早有准备,不是临时起意。

    唐建业说他昨天晚上过度兴奋,辗转反侧地睡不着,不是因为要见老友之子,而是因为五千五百万吧?

    “侄儿,五千五百万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唐建业笑嘻嘻的,正要挥手让这四个壮汉把我拿下,房间的门突然再次被人推开,一个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,正是老鼠会的二当家,师爷。

    “大哥,技师到位了,婚礼马上开始,等你出去主持大局……”

    师爷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了四个手持砍刀的壮汉,以及满脸喜气洋洋的唐建业,还有眼神复杂的我。

    师爷是个聪明人。

    他要不聪明,也不会当师爷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这是在干什么啊……”师爷吃惊地叫了出来:“张人杰对咱们可是有大恩的,你不能这样对他的儿子啊!”

    唔,看来他们不是一伙的,我的第六感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你少废话!”唐建业板着脸说:“我要做什么,不用你来指点!上,把他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师爷奔了过来,一头跪倒在唐建业的身前,还抱着唐建业的大腿,焦急地说:“大哥,千万别这么做,没有张人杰当初帮忙,哪有老鼠会今天的辉煌!现在张人杰的儿子来了,我们报恩还来不及,怎么能够恩将仇报,这么做会遭天谴的啊!”

    “去你娘的天谴,杀人放火金腰带、修桥补路无尸骸,听说过这句话没?我唐建业之所以今天都没过上大富大贵的生活,就是因为我不够狠,不够毒!张人杰要是还像以前一样风光,没被蓉城警方通缉、没被黑道追杀的话,我第一个效忠他,谁反对他我跟谁急!但他现在已经不行了,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他在金玉满堂,被揪出来也是迟早的事,与其把这个发财机会交给别人,不如让我握在手里!”

    唐建业一边说,一边一脚把师爷踹开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师爷再度抱住了唐建业的腿,眼泪甚至都流出来了,“你真的不能这么做啊,就算你觉得张人杰不行了,咱们不站他那边就好了,千万不要落井下石啊!”

    唐建业蹲下去,用手掐住师爷的脖子,阴沉沉说:“师爷,我知道张人杰对你有大恩,当初你饥寒交迫、沦落街头的时候,是他把你吸收进老鼠会,给了你一碗饭吃的。这些年来,也谢谢你对老鼠会做出的贡献,没你的话,老鼠会也不会这么繁荣,尤其是你创得那些盗窃绝活,更是把大家的业务水平提升了一个档次……可是你要明白,张人杰是过去式了,我才是你真正的大哥,脚该往哪边站,难道你不清楚?”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哥……”师爷被掐得有点上不来气:“我一直把你当大哥,也愿意效忠你一辈子,可你要害张人杰的儿子,真的不行啊大哥……要遭天谴!”

    “老子再说一遍,老子怎么做事,不用你教!真是反了天了,一条狗还想凌驾在主人之上,既然你那么崇拜张人杰,就到地府去陪他吧!”唐建业一边说,一边逐渐加重力气,师爷显然是个文官,没有什么身手,在唐建业的控制下一点还手的力气都没有,只是“呃、呃、呃”地叫着,脸色迅速发白,嘴唇也发青了,眼看就要死在唐建业的手上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这样,师爷也没求一声的饶,嘴巴始终很硬、很紧,显然哪怕付出生命,也不同意唐建业加害于我。

    其他四个持刀的壮汉都吓蒙了,因为唐建业是老鼠会的老大,而师爷是老鼠会的二当家,这两个人竟然打起来了,对于他们来说只能懵逼,吓得牙齿都打颤了,也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好。

    而我,也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么一个对我爸忠心耿耿的人死于非命是吧?

    我猛一下冲了上去,用力推了一把唐建业。

    唐建业猛地往后跌倒,终于使得师爷脱离困境。

    师爷捂着自己的喉咙,呼哧呼哧地喘气,我赶紧扶着他,问他怎么样了?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管我……”师爷咬牙切齿,眼中还要一丝愧疚,“是我不好,把你带到这来!你快走吧,再迟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师爷一边说,一边用力推我。

    他就是不要自己的命,也想让我平安离开这里,说我不感动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但我没走。

    我知道我一走,师爷肯定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我还搀扶着他,轻轻帮他捶背,帮他顺气。

    “想跑?可没那么容易……”唐建业从地上爬了起来,冷冷地说:“还不赶快把他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四个壮汉立刻朝我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师爷大叫:“不许对他下手!”

    一个是老鼠会的老大,一个是老鼠会的二当家,四个壮汉顿时有些懵逼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蠢吗?”唐建业皱眉说道:“老大和师爷,不知道该听谁的?”

    四个壮汉终于了然,再次朝我冲了上来,挥舞钢刀朝我劈下。

    师爷一脸焦急,还想翻过身来把我压在下面,用自己的身体为我挡刀。

    但我哪里用他,直接做了个“停”的手势,说等一等。

    四名壮汉停了下来,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则回头,看着唐建业说:“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唐建业并不着急,在他看来我已经是瓮中的鳖、网里的鱼,根本逃不掉了,所以点了点头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爸身手怎样?”

    唐建业想了想,说道:“其实我没怎么见过你爸出手,你爸在这的时候,大部分都是罗子殇动手的……不过我猜,应该也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“那我说不上来。”唐建业耸了耸肩:“反正比我厉害,而且比我见过的人都要厉害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大概明白了。

    就是打遍蓉城无敌手呗。

    我继续说:“那你凭什么觉得作为他儿子的我,连你四个手下都搞不定呢?你刚才也说了,我有大将之风啊!”

    唐建业稍稍皱了皱眉:“什么大将之风,我能看出来个屁啊,我那都是吹捧你的!你一个小年轻,能有多能打呢,我告诉你,这四个人都是精英,不是阿虎那些垃圾能比的!再说我外面还有上百个兄弟,无论如何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!”

    我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来老鼠会的老大真的人如老鼠,真是鼠目寸光。

    “那你看好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说了一句,接着倏然出手!

    实话实说,我不算是什么高手,虽然已经练习军体拳很长时间了,也最多能打过祁六虎这样的人而已。如果我加入荣海七虎,连老五的位子都坐不上,但是对付这身前的四个人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我拳脚并用,左一拳、右一拳,接着又左一脚、右一脚,顿时将这四个人都击飞出去,“咣咣咣”地砸在墙上或是桌上。

    接着我又摸出饮血刀来,“唰唰唰”地给他们每人来了一刀。

    扎完了人,刀锋依旧干净明亮,顺手被我塞回腰后去了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行云流水,没有一丝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惨叫声响彻整间屋子,鲜血也在地上流淌着。

    这里听不到外面的声音,外面当然也听不到这里的声音。

    再看唐建业,已经完全傻眼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