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89 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 为myppppp的皇冠第4次加更

289 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 为myppppp的皇冠第4次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接着,又是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我没有再问,唐建业也没有再答。

    虽说官方封锁了整个消息,但是作为老鼠会的老大,在蓉城也是一号人物,应该可以通过一些渠道知晓的吧。

    屋子里面仍旧安静,袅袅茶香渐渐渗透每一块空间。听着这桩928血案,我的心中满是苦涩,甚至产生了一丝恐惧,不敢去问我爸到底杀死了谁,也不敢问我爸到底杀了多少的人。

    在我印象里,我爸一直都是个很温和的人(甚至我都不知道他还会打架),哪怕查出我不是他亲儿子后,也只不过是在医院门口抽了两包烟,然后就不声不响地南下打工去了,也就是传统文化中所谓的老实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老实人,为什么会做出这么离谱的事?

    在我爸的身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才让我爸兽欲大发、性情大变?

    是因为我妈么?

    我又端起面前的茶杯,轻轻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我才品出了一丝丝的滋味,香、醇。

    原来这苦丁茶,只有配上苦涩的心,才是最完美的搭配。

    我长长地呼了口气,才鼓起勇气问道:“然后呢,我爸到底杀死了谁,以及,他是为什么杀的?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初‘928血案’中死掉的人,我花了很大力气才搞出来的完整名单,每一个在蓉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唐建业一边说,一边从怀中摸出一张A4纸来,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A4纸被叠成方块,褶皱已经很深,看得出来已经保存很久。我小心翼翼地打开,看着名单上的人,唐建业标注的很详细,不仅有人名,还有年龄、性别,以及身份。

    有白的,有黑的,还有从商的,甚至有几个本来就在坐牢的犯人。

    林林总总,有三四十个。

    确如唐建业所说,每一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职位不低、身份超凡,都是各个领域里的风头人物,哪怕就是正在坐牢的那几个,也曾经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,哪怕是在牢里也能过得很不错的那种。

    这么多大人物啊,一夜之间竟然全死掉了,难怪官方会封锁消息,难怪我爸会成为蓉城警方钦定排名第一的通缉犯。

    当然,罗子殇肯定也帮忙了,否则不会排在第二个,那个家伙确实对我爸很忠心啊。

    “我爸为什么要杀了他们?”我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杀欲么?

    “血案刚发生时,我也挺好奇的。”唐建业继续说道:“我花了一点时间去调查这些人的背景,你猜怎么着?”

    没想到唐建业还卖了个关子。

    我的耳朵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建业继续说道:“通缉榜上,你爸的介绍是十恶不赦、人人诛之,罗子殇的评价是恶贯满盈、丧心病狂。但是你知道吗,我一直觉得这十六个字的评价,放在被你爸杀死的那三四十个人身上才算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每一个都不是东西,每一个都罪孽深重、天理不容!”

    “比如这个。”唐建业指着A4纸上某个名字,“他利用职权贪赃枉法,捞了少说有几千万,还包养了两个未成年的学生,其中一个肚子都被搞大了,你说他该不该死?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。”唐建业又指向另外一个名字,“他靠拆迁起家,笼络了至少上百名兄弟,成为名噪一时的江湖大哥。可是被他强拆的那个老百姓就倒了霉,拿不到补偿不说,还无家可归,只能上街讨饭。什么叫做朱门酒肉臭、路有冻死骨,真是演绎得淋漓尽致,也是非死不可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他。”唐建业继续说道:“这家伙曾经号称毒王,半个蓉城的白货都是他提供的,警方已经打击他好多次了,却始终抓不到他的把柄,多年逍遥法外,也死在了928血案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家伙,好几家洗浴中心、歌城、会所都是他开的,本来这也没有什么,偏偏囚禁了好多学生妹,强迫她们出来接客……活该死掉!”

    “嘿,这个家伙更搞笑了,本来已经判了死罪,偏偏家里财大势大,又给买了个无期徒刑,在牢里当起了土皇帝,比在外面还逍遥呐……没人知道你爸是怎么潜进去的,但他就是死了,死得很惨。”

    唐建业一个又一个地指着,每一个人都是罄竹难书、罪行累累,说我爸和罗子殇的十六字评价放到他们身上,确实恰如其分。

    真是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看似光鲜繁华的蓉城啊,原来也是这般藏污纳垢——这么说好像是句废话,哪个地方没有些坏人呢?

    仔细想想,更加可怕的是,这些人分布在蓉城各个角落,而且不少人身边都是有保镖的,一般人甚至都近不了他们的身。

    我爸和罗子殇是怎么做到一天之内将他们杀光的呢?

    我也做过偷袭的事,单是准备工作,应该就好久了吧?

    不过,得知我爸杀的都是坏人、恶人,我的心里总算稍微好受了点。

    就算我爸是为了发泄杀欲,起码没有滥杀无辜,反而还替天行道了,放在古代妥妥的算英雄啊。

    不过,这是现代。

    就算我爸杀的都是坏人、恶人,也终究是杀了人,违反了当世的法律,被定为蓉城通缉榜上第一名的罪犯是应该的,在这点上没有任何可说。

    但我心里终究不是那么难过了,反而还隐隐有点自豪。

    就算我爸被抓住了、上了刑场,我也为他骄傲。

    再喝这苦丁茶,一点都不觉得香了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我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后来啊……”唐建业苦着脸说:“我得知你爸杀得都是坏人以后,差点没把我吓个半死,因为我也不是好东西啊,我每天在火车站指使手下去偷东西,偷不成就抢,特别害怕你爸会来杀我,经常觉得脖子凉飕飕的,晚上睡觉都不踏实,得锁好几遍门……”

    我笑起来,说你犯得都是小恶,估计入不了我爸的眼。

    唐建业也说:“是啊,我犯的这点罪,你爸估计都看不上,要不早把我给杀了……我也是好久以后才明白这一点的,总算是能踏实睡个好觉啦!也得托你爸的福,因为你爸始终没有抓到,作为曾经收留过你爸的老鼠会,也是从来没人敢惹,让我潇洒地活了十几年!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知道我爸后来到底去哪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人知道。”唐建业摇着头说:“警察都找不到,别人上哪找呢?”

    我的心里顿时往下一沉,难道线索又断了吗?

    却听唐建业继续说道:“虽然没人知道你爸去了哪里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你爸应该还在蓉城。因为警方这十多年来从未放弃过对你爸的抓捕,每一个出口都牢牢锁死,一只苍蝇都不会放出去……而且,被你爸杀死的那些人,也都是有头有脸有背景的人物,他们死了,他们的家属和朋友还在,所以地下世界也有一份悬赏出来,谁要能把你爸给抓出来,奖励暗花五千万……”

    警方的悬赏是五百万,地下的悬赏是五千万。

    五千五百万抓一个人,所有出口都被锁死,简直就是天罗地网,我爸确实很难逃得出去啊……

    那就是说,我爸还在蓉城喽?

    那他藏在哪呢?

    “说实在的,这么严密的追捕,你爸却迟迟没有落网,这实在是太蹊跷了,所以大家都在猜测,肯定是某个大人物收留了你爸,而且这个大人物还得在蓉城手眼通天,黑白两道都吃得开,才能护得你爸周全,这么多年平安无事……这样一来,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谁?!”我的一颗心再度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金不换。”唐建业认认真真地说:“蓉城地下世界第一大势力,‘金玉满堂’的大当家金不换,只有他有能力护得你爸周全。外面的悬赏虽然很多,但也没人敢到‘金玉满堂’去搜人啊,所以你爸只能,也只有藏在那里才是最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我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,说真的吗,这个消息确定吗?

    唐建业笑着说道:“这哪能确定呢,金不换又不会承认这事,毕竟你爸的仇人那么多,就算他手握蓉城第一大势力,也不会去故意四面树敌的嘛。不过他也从来没否认过,每次有人问他这事,他都不动声色地敷衍过去;而且你爸做出那桩血案之后,有不少年轻人将你爸当做榜样和英雄的,金不换还利用这点吸纳了不少人到他那里卖命,这不是变相承认你爸在他那吗?所以,十有八九就在他那!”

    我也激动地点起头来,说道:“好,我去找金不换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别急……”唐建业摆着手,“我话还没说完呢。我告诉你,虽然你爸在金玉满堂是很安全,也有不少人把你爸当做偶像,可还是有很多人处心积虑地想抓你爸,毕竟五千五百万的悬赏呢,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这个世界多的是人愿意为钱卖命!”

    人为财死、鸟为食亡,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我知道了,我会注意安全的。

    说完,我便站起身来,准备离开这了。

    却听唐建业喃喃地说:“五千五百万啊,谁会不动心呢?你说我一个老鼠会的老大,每天只能干点坑蒙拐骗的事,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多少钱,还养着一大帮的兄弟……唉,我要是有这五千五百万,一辈子都不用愁啦!”

    我惊讶地回过头去,惊讶地看着唐建业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唐建业抬起头来,阴沉沉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气氛也变得阴冷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