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88 他,想杀人

288 他,想杀人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本来我还想给阿虎说几句话,让唐建业别再继续这出闹剧,临时娶个技师什么的也太荒唐了,但唐建业说要谈谈我爸的事,我便把喉咙里的话咽了回去,说了声好。

    人嘛,都是自私的,更何况我和阿虎还非亲非故的,他娶不娶技师和我没啥关系,没必要硬着头皮非得给他讲话,和我爸相比的话肯定我爸重要。

    我便让赵虎他们继续在大厅待着,随同唐建业一起去了后台的某个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是唐建业早就准备好的,已经打扫干净、收拾妥当,还带着一个小小的阳台。推开阳台的窗,是酒店的后花园,昨夜的一场雨后,显得清爽幽静,将大厅的喧闹完全隔离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

    唐建业邀请我在阳台坐下,又问我喝什么茶?

    我对喝茶没有什么讲究,就说随便,什么都行。

    唐建业笑了起来,说道:“知道为什么我们南方人富,你们北方人穷吗?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唐建业,不知道他好好说起这个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唐建业继续说道:“因为我们南方人爱喝茶,茶这东西越喝越清醒,谈得也都是生意上的事,也就越来越有钱了;而你们北方人爱喝酒,酒这东西越喝越头晕啊,光顾着吹牛了,还怎么赚钱?”

    我隐隐觉得唐建业的说法不对,可是哪里不对又讲不上来,南方人爱喝茶、北方人爱喝酒,倒也确实没错。

    而且我也没必要和唐建业辩论这个,有钱就有钱呗,和我没啥关系,所以也就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唐建业笑着说道:“随便开两句玩笑,别介意哈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唐叔叔,能听你的教诲,是侄儿我的荣幸。

    唐建业伸手给我倒上了茶,说这是青城山上摘下来的苦丁茶,来之不易,让我好好尝尝。我尝了一口,确实挺苦,口感不是太好,但还是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,说不错,挺香的。

    其实我哪有心情和唐建业在这谈茶,我就想知道我爸怎么样了,后来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唐建业像是看出我的想法,终于开口说道:“昨天晚上,师爷回来告诉我说张人杰的儿子来蓉城了,你知道我有多激动吗,几乎一个晚上没睡着觉!今天终于见到了你,果然没有让我失望,一举一动都有大将之风,和你爸某些方面还挺相似,确实让我回想起了不少往事……”

    这大半年来,我一直在刀尖上行走,说是滚过尸山血海略夸张了,但也确实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,磨砺出了一身狠厉和刚硬,说我有点大将之风,倒也不算很离谱的谬赞,只是我也没空因为这个骄傲,立刻着急地问:“唐叔叔,我爸经历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想从哪里听起呢,是你爸刚来的时候,还是走的那一天?”

    本来我急于知道我爸的下落,想弄明白我爸离开老鼠会的那天和唐建业说了什么,但是到了现在不知怎么,我反而不着急了,沉沉地说:“从我爸刚来的时候讲起吧。”

    我也挺想知道我爸在老鼠会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把我当儿子了,但我还把他当爸呀,哪有儿子不对老爸好奇的?

    唐建业便给我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说,十三年前的一个夜晚,他正在火车站附近的某个小饭店里和几个兄弟喝酒,这时候有两个汉子走了进来,一个浑身是血、踉踉跄跄,一个骨瘦如柴,饿得两眼直冒绿光。

    骨瘦如柴的这个,搀扶着浑身是血的那个。

    当然,唐建业后来知道了,骨瘦如柴的这个是罗子殇,浑身是血的那个就是我爸,张人杰。

    罗子殇和我爸来到唐建业的身前,问他是不是老鼠会的老大?

    唐建业可没有千算子那种眼光,看不出来罗子殇和我爸的非凡之处,还以为这两人是臭要饭的,就用筷子敲着碗边说道:“我就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罗子殇用命令的语气说道:“这是我大哥,受了点伤,赶紧找人给他治治,顺便再安排个一条龙什么的,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!”

    唐建业当时就气笑了,虽然十多年前他在火车站混得还不咋地,老鼠会也没形成什么气候,但也不代表随随便便来一个人就能命令他了。唐建业指着罗子殇和我爸说道:“从哪来的给我滚回哪去!”

    罗子殇把眼一瞪,抓住唐建业的手指恶狠狠道:“怎么和我大哥说话的?我给你一个机会,把刚才的话收回去!”

    唐建业差点都气尿了,当时就骂了起来:“把这两个臭要饭的给我撵出去!”

    和唐建业一起吃饭的有六七个兄弟,早就按捺不住冲了上去,在他们看来,收拾一个骨瘦如柴,和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别提多容易了。但是结果却让他们大吃一惊,不用一分钟的时间,他们这六七个人全部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且自始至终,浑身是血的那个家伙都没动手,都是这个骨瘦如柴的家伙一拳一脚打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拳头可真霸道啊,明明瘦成那样,眼睛都饿得冒绿光了,怎么还能一拳放倒一个人呢?

    还站着的唐建业开始瑟瑟发抖,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能打的人。

    而那个浑身是血的人,也就是我爸,此时终于开口:“你放心吧,你帮了我们兄弟这次,我们肯定不会让你后悔,我们会让老鼠会成为火车站这一带绝对的统治者!”

    当时的火车站还很混乱,至少有七八伙势力在这盘踞,老鼠会只是其中一支而已。

    唐建业想一统火车站很久了,奈何实力实在不如别人,只能把这心愿深藏海底,每天打打牙祭、混混日子。但是现在,看到眼前的这两个人,他突然觉得这不是梦,这是可以实现的心愿!

    唐建业二话不说,立刻把我爸送到医院,付清了所有的治疗费用,还好吃好喝地供着罗子殇,不敢再有一丝丝的怠慢。

    一开始,唐建业还以为我爸是和谁打架伤成这样,但外科医生的一句话让他遍体生凉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从哪逃出来的?”医生皱着眉说:“这是和什么野兽搏斗过啊?”

    我爸则笑呵呵说:“没什么,被狼群攻击了。”

    狼群?!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字,唐建业差点没哆嗦成鸡。

    罗子殇则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抱着我爸的腿哭着说道:“大哥,是我没用,关键时刻竟然饿晕了,要不是你还得护着我,哪会受这么多的伤啊!”

    单挑狼群,还护着个人?

    唐建业面色发白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爸则摇着头说:“要不是我也饿得慌,身上几乎没有一点力气,也不至于会受这么多伤的……”

    唐建业差点没昏过去。

    后来伤治好后,又经过一个星期的休养,我爸和罗子殇终于活得像个正常人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里,唐建业一直好吃好喝地供着他们,还把自己的房子让出来给他们住。事实证明,唐建业的付出没有白费,也就半个多月,火车站这边杂七杂八的势力就都消失了,全部并入了唐建业的老鼠会中,成为这附近唯一的统治者……

    唐建业激动得都不像样了,这可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,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实现了,没想到这么轻松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自家祖坟一定烧了高香!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唐建业很享受制霸火车站的感觉,每天安排手下去偷、去抢,返回来的大部分收入,全部上交给了我爸和罗子殇。从这点上看,唐建业还是很会办事的,知道老鼠会离了我爸和罗子殇不行,所以才想极力拉拢他俩。

    但让唐建业意外的是,我爸和罗子殇并不要这些收入,只是留下一点点够吃够喝就行,其他又全部还给了唐建业。

    唐建业忍不住在心里琢磨,这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难道他俩不满足于这点收入?

    唐建业揣摩来揣摩去,终于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……把老大的位子让给我爸!

    因为唐建业心里明白,我爸和罗子殇在这,根本没他做老大的资格,与其将来被人逼宫,被赶出火车站落个凄惨的结局,还不如早点退位让贤,做个三当家也不错啊……

    但让唐建业意外的是,我爸再次拒绝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。唐老弟,谢谢你这么多天的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唐建业更加意外:“去哪?”

    故事进行到这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唐建业端起茶杯来,轻轻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屋子里面十分安静,完全听不到大厅里的喧嚣,也不知道所谓的技师来了没有,婚礼又进行的怎么样了。我也没心情去关注那些,一颗心吊在嗓子眼里,紧张地看着唐建业,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,我和你爸谈了一夜。”

    “他告诉我,他想杀人,而且不止要杀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,震惊整个蓉城高层的‘928血案’就发生了,因为这桩血案太过凶残、离谱,而且影响力极大,所以这么多年来官方一直封锁消息,不敢对民间泄露半个字眼,就怕造成整个社会的恐慌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