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87 一出,闹剧

287 一出,闹剧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可以预见的是,祁六虎一去找叶湘竹,叶湘竹肯定跟着他走,这俩人算是凑到一起去了,没准两人已经踏上异乡的火车了。

    真是倒霉催的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师爷还告诉我说,他们老鼠会的老大得知有人拐走了阿虎的未婚妻很生气,准备狠狠地报复我们这群人呢。这也正常,要是我知道我兄弟的老婆被人给拐走了,我也会很生气,会为兄弟出头。

    还好我自爆身份以后,这事就算是过去了,师爷还把我当自己人,邀请我去参加阿虎和叶湘竹的婚礼,结果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,让我有什么脸去面见老鼠会的老大?

    真真是发愁死了!

    祁六虎啊祁六虎,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当初真不该把他带出来的!

    可是没有办法,事情已经发生,总要去补救和面对的。

    如果我和老鼠会没有任何瓜葛,祁六虎抢了也就抢了,反正不要脸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干,可问题是我还有求于人家啊。我先给祁六虎打了电话,意料之中地打不通,没办法了,只好去负荆请罪,看能不能获得人家原谅。

    祁六虎的屁股还得由我来擦。

    我们几人出了门,打了出租车去昨天说好的酒店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就见现场彩旗飘飘、锣鼓喧天,气球、拱门、鲜花、豪车,应有尽有。这是一间中型酒店,感觉阿虎也不像什么有钱人,能弄出这样的排场也算不错,不过现场还是挺热闹的,人来人往、人声鼎沸,阿虎还站在门口笑呵呵地迎客,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,估计还不知道自己老婆已经跑了。

    我们一行六人走了过去,阿虎看到我们,面色有些不太自然。

    他不自然,我们更不自然,都不敢看他的眼睛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还嘟囔着说:“祁六虎这孽真是作大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我们是师爷请来的客人,而且阿虎昨晚看到师爷对我挺客气的,倒也不怎么敢怠慢我,还是跟我打了招呼。我也不可能上去就跟他说你老婆跑了,只好跟他寒暄了几句,说准备地怎么样了之类的。

    阿虎却有些警惕,不断往左右看,询问我们:“那个家伙没有来吧?”

    那个家伙,当然指的是祁六虎,阿虎也挺担心祁六虎过来捣乱。

    我多想告诉他,祁六虎已经不可能来捣乱了,因为他已经把你老婆给拐跑了。

    但我嘴上还是说:“没有、没有,他要敢来,我把他的腿给打断。”

    又随便敷衍了几句,就灰溜溜地进酒店了。

    酒店里面也挺热闹,已经坐了不少的人,至少有十几二十张桌子,老鼠会的应该都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刚一进去,师爷就迎了上来,握着我的手说:“张公子,你可来了,我们大哥等你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师爷这“张公子”叫得我浑身都不舒服,毕竟在我看来有资格叫公子的都是方杰、周炳坤那种人,我也知道师爷这是为了表达对我爸的尊敬,但还是说:“不用客气,叫我张龙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还打算给师爷介绍一下赵虎等人,但师爷说不用着急,等会儿见了他们大哥一起介绍。

    也行。

    在师爷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靠近礼台的一张主桌边上,这里坐着七八个汉子,个个膀大腰圆、彪悍十足,一看就是老鼠会中的骨干力量。我们一走过来,他们立刻站了起来,其中一个身着汗衫、揉着文玩的光头男子,笑呵呵说:“哪位是张龙张公子啊?”

    我意识到这人就是老鼠会的老大了,师爷昨天已经说过他的名字,叫唐建业。

    这个唐建业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别看满脸和气,眼神却很狡黠,透着一股奸诈,让人情不自禁想提防他。我也算是经历过不少事了,看人还是比较准的,所以心里有了一丝小心,但还是恭敬地说:“唐叔叔,不敢当,你叫我张龙就行。”

    师爷明显和唐建业介绍过我的身份了,唐建业上上下下地看着我,脸上始终带着笑意,温和地说:“好啊、好啊,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,都是一样的出类拔萃、人中之龙!看到你,让我想起了很多往事啊!”

    唐建业这句话说得我心里暖洋洋的,或许他在外面不算什么好人,不过对我还是蛮可以的。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唐叔叔,您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我的身份敏感,师爷只和唐建业说过,其他几个汉子都不知道,纷纷询问我是谁的儿子,唐建业手一摆说:“你们不需要知道!你们只要知道,这个年轻人对我来说十分重要,如果哪天我不在了,或是瘫在床上了,他可以直接接手老鼠会!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大吃一惊,纷纷诧异地看着我,当然眼神有疑惑的,有惊讶的,有敬畏的,也有不屑的。

    昨晚就听师爷说过,唐建业曾经想把老大的位子让给我爸,不过我爸没有看上,还是走了。没想到十多年过去,唐建业对我也这么说,我都把不准他这是真心的,还是客气一下。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唐叔叔,这种玩笑可不能开,我哪里有那个本事啊!”

    唐建业却严肃地说:“我没有开玩笑,我是认真的!”接着又对其他人说:“都听到我刚才的话了吗,如果我哪天出了意外,张龙直接接手老鼠会!”

    众人更加吃惊,一时间面面相觑,谁也说不出话来,还有悄悄看向师爷,用眼神询问师爷什么情况的。师爷在老鼠会里的地位明显举重若轻,至少也是个二当家的角色。

    师爷微微点头,表示认可唐建业的说法。

    老鼠会的老大和师爷都是这种态度,其他人哪里敢有什么异议,只能纷纷答应,说好。

    接着,唐建业又挨个给我介绍了他的这些兄弟。

    师爷不用说了,是我第一个认识的,确实如同我的揣测,负责出谋划策之类的活儿,其他都是武将。唐建业也是挺能吹的,说他这干手下个个实力高强,打遍火车站无敌手,尤其是一个叫“四两”的,天生神力、力大无穷。

    一边说,还一边把四两指给我看,确实身强体壮、四肢发达,和南霸天是一个类型的。

    我并不知道这干人的真正实力,但总觉得一群在火车站偷东西的应该强不到哪去。当然,到了他们这个地步,也不用亲自偷东西了,都是手底下的去做,如果出了麻烦,他们上去平事。

    唐建业像是看出我的想法,笑呵呵说:“龙,你可别小瞧我们,无论在哪个城市,火车站都是最乱的地方,我们能在这种地方站稳脚跟,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呀!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说得没错,火车站油水也挺足了,不知多少人盯着呢,能守得住也不简单,还一守就是十多年。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没有没有,各位都是前辈,我哪里敢小瞧你们!”

    来而不往非礼也,唐建业都给我介绍他的手下了,我也立刻介绍赵虎等人,说这些都是我的朋友,尤其重点说了赵虎和程依依,说一个是我结拜兄弟,一个是我女朋友。

    程依依甜甜地叫了声唐叔叔,赵虎也主动握住唐建业的手问好。

    介绍完了,唐建业还奇怪地说:“哎,哪个是抢走阿虎未婚妻的那个啊?”

    师爷在旁边说:“那个没来。”

    唐建业笑呵呵说:“怎么不一起来,误会说开了就好嘛!大家都是自己人,有什么过不去的?”

    终于说到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唉,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啊。

    我硬着头皮,说唐叔叔,我正想和你说这事呢……

    接着,我便把祁六虎早晨留的那张字条讲了,说唐叔叔,你让阿虎去看看吧,叶湘竹可能已经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唐建业一脸震惊,立刻让人去问。

    这期间里,真是度秒如年,每一时每一刻都是煎熬。

    叶湘竹是外地的,因为过来结婚,是直接住在酒店里的。也就十几分钟,一个噩耗传来,叶湘竹果然不见了,也在房间里留了一张字条,说对不起阿虎,下辈子有缘再做夫妻。

    酒店里顿时像是炸开了锅,婚礼马上就要举行,新娘子却跟别人跑了,这种事情实在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阿虎再次精神崩溃,一屁股坐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我则不断跟唐建业说对不起,说会想办法把祁六虎抓回来,给老鼠会一个交代的。

    唐建业面色复杂,说道:“这事怎么能怪你兄弟呢,他们两个既然情投意合,那就祝福他们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唐建业这话也是冲着我的面子,如果不是我在这里,唐建业早就下令让老鼠会的出去追缉祁六虎和叶湘竹了。

    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除了嚎啕大哭的阿虎,估计现场就我最尴尬了。

    酒店大厅里面,阿虎的嗓子都快哭哑了。

    唐建业板着脸说:“你哭什么,男子汉大丈夫,还怕没老婆吗?跑了一个,再娶一个也就是了,瞧你那点出息!”

    阿虎哭着说道:“大哥,我就是觉得丢人啊,这酒店都搞好了,婚车也找好了,大家也都来了,老婆却没娶上,明天我就成整个蓉城的笑话啦……大哥,我丢人就是你丢人,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啊……”

    唐建业恼火地说:“想要今天结婚还不简单?来人,去对面洗浴中心找个技师过来和他完婚!”

    阿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立刻大叫着说:“大哥,我不要和技师结婚啊!”

    但是已经迟了,有人已经撒丫子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吃惊,阿虎的老婆跑了已经够可怜了,现在还要让他娶个技师,哪有这么办事的啊。唐建业这明显是生气了,觉得丢人却又不能冲我发火,只好出此下策来发泄了,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很尴尬地站在一边,不知怎么结束这个闹剧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唐建业却对我说:“好了,不用管他们了,咱们到后面去坐,谈谈你爸的事!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