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86 十恶不赦、人人诛之 本章为myppppp的皇冠第3次加更

286 十恶不赦、人人诛之 本章为myppppp的皇冠第3次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我知道我爸在蓉城的名声不好,以至于到了人人谈之色变,就连老鼠会的人都不承认知道他的地步,所以我肯定不会当着警察的面说我是他儿子。

    就是面对阿虎,我也不想明说我的身份,总觉得他还不够资格;但是面对这位师爷,我觉得我可以说一说,完全出于本能反应,感觉他是可以信任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师爷在听了我这句话后,面色顿时巨变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眼神中有诧异,也有震惊。

    趁着警察还在教育阿虎他们的时候,我继续低声说道:“我是张人杰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师爷是真的震惊,眼角都在微微发颤,上上下下看了我几眼,说道:“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我从怀里摸出一张照片递给他看,说这是我爸和我妈。

    师爷拿着照片,仔仔细细地看着,越看手越发抖,额角甚至流出了汗。

    “仅凭这个,还是不能证明你是张人杰的儿子……”师爷喘着粗气,小心翼翼地说:“谁知道你从哪里来的照片?”

    他要这么说,我是一点辙都没有,我说你要不信,咱们一起去找我爸,看他认不认我。

    虽然我爸很有可能不认我……

    但只要见到他,我二叔就有救了。

    我都这么说了,足以说明我的底气,也由不得师爷不相信了。而且,他也不敢冒这个风险,万一真错过了怎么办?师爷又仔细地看了我好几眼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又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才对旁边的警察说道:“警官,不好意思,他们几个我也保释了。”

    我俩之间的对话,只有我俩自己知道,别人都没听见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在他说完这句话后,几乎所有人都诧异地朝他看去,已经站在稽留室外的阿虎等人,以及负责整个流程的警察,全都一脸错愕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警察讶异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。”师爷苦笑着说:“毕竟我们有错在先,实在不关他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师爷的面子确实是大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我们所有人都站在了派出所的门口。

    祁六虎和阿虎还在因为叶湘竹的归属权而争吵不休,当然肯定不会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是师爷则站在一边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张人杰的儿子?”师爷还是半信半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如假包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长得不像呢?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能怎么说,难道我说我不是我爸亲生的?

    我只能说:“我长得比较像我妈。”

    师爷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还在上上下下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张人杰的儿子都这么大了……”师爷看上去无比感慨,又问我从哪里来?

    我老实说了。

    师爷点着头说:“对、对,张人杰是从那地方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也挺激动的,整个蓉城除了那个不靠谱的千算子外,终于有个敢承认知道我爸的人了,而且听这师爷的意思,他和我爸还挺熟的。我立刻说:“能带我去见我爸吗,我有点事找他!”

    师爷就像见了鬼似的,诧异地说:“我怎么可能带你去找你爸?”

    我说怎么不可能了,难道他还不肯见我?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师爷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,我和他也有十多年没见了,我还指望你带我去找找他呢。”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地看着师爷,搞不清楚我俩这半天到底说了点啥。

    师爷问我:“你不知道你爸在哪?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我只好把我的经历给师爷草草说了一遍,大概意思就是我爸早就离开我了,一晃也是十多年没有见面,这次在家出了点麻烦,所以才来找一找他。

    我问师爷我爸是个什么情况,怎么蓉城没人敢提他的名字?

    师爷告诉我说,因为我爸在蓉城警方发布的通缉榜上排名第一,十多年来一直如此,至今不能逮捕归案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无比震惊,问他:“我爸犯了什么罪啊?”

    师爷摇了摇头:“通缉令上没有描述你爸的罪状,只有一张照片和八个字:十恶不赦、人人诛之!”

    听到这几个字,我的心中真如惊涛骇浪,因为按照官方公告的一贯作风,字数越少、事情越大,通缉令上只有这八个字,却又没有描述具体罪名,简直不敢想象我爸到底做了什么惊天血案,以至于警方都没法在通缉令上直接描述出来。

    怪不得蓉城人人都不敢提这名字呢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知道我爸到底出了什么事情?”我疑惑地问:“他不是在老鼠会待过吗?”

    如果我爸是蓉城通缉榜上排名第一的罪犯,那他又有什么本事救我二叔,他连他自己的事都不搞定呐!

    是吧,他自己都被通缉,怎么从牢里救我二叔?

    我就纳了闷了,我二叔忠心护国、又红又专,怎么到了我爸这里就成了十恶不赦的罪犯?

    我心中的疑惑真是越来越多了,老首长为什么让我来找他呢?

    “你爸是在老鼠会待过。”师爷低声说道:“可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,你爸也就呆了几个月而已,后来可能是看不上老鼠会,就离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反正再听说你爸的消息,就是在通缉令上了……对了,还有跟着你爸的那个罗子殇,是蓉城通缉榜上排名第二的罪犯,也是没有信息,只有照片和八个字的介绍:恶贯满盈、丧心病狂。”

    哦,罗子殇啊,我知道他,千算子说起过他,曾经抢了千算子二十块钱给我爸买烧鸡吃。

    通缉令上也有他,看来还跟着我爸呢,而且从这八个字的评价来看……好像比我爸轻一点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无比懊恼,自从来到蓉城感觉还挺顺利,从千算子到老鼠会再到这位师爷,以为能够顺着线索找到我爸,结果线索却断掉了。可我还是不死心地问他:“难道就没人知道我爸去哪了吗?”

    师爷想了想,说道:“倒也不是,我记得你爸走前,和我们老大谈了一夜的话。具体谈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,我们老大也没有说,不过我琢磨着,应该和你爸的去处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老大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们老鼠会的老大,当初你爸在的时候,我们老大还想把位子让给他,但是你爸根本就看不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带我去找他!”

    “现在别了,已经很晚了啊,明天吧。明天阿虎和叶湘竹结婚,我们老大肯定会去,到时候你见他。嘿嘿,我们老大知道有人拐了阿虎的老婆还挺生气,准备狠狠地报复你们呢,搞了半天是自己人,那就没事啦,明天见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我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当时我满脑子想得都是我爸的事,真不知道他怎么就成了蓉城通缉榜上排名第一的罪犯了,急于想要知道一切真相,所以也没注意什么结婚不结婚的,只是把师爷告诉我的酒店地址记了下来,打算明天过去和老鼠会的老大谈谈。

    师爷也带着阿虎、叶湘竹等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师爷还跟我说了一句:“为了你的安全着想,别在外面说你是张人杰的儿子,你爸在通缉令上悬赏五百万呢,保不齐有人动了歪心思,想要把你绑了,去逼你爸现身。”

    其实师爷的担心是多余的,我爸才不会管我呢,当然我也不会自曝其短。总之,我算知道老首长为什么说我爸不好找了,这是被通缉了啊,连警察都找不着他,我上哪里找呢?

    只能碰碰运气,看有什么线索了。

    因为师爷在这,叶湘竹不敢有任何的抵抗,而祁六虎看到我和师爷谈了半天,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情况,所以暂时没有敢拦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都离开了,祁六虎才跑来问我怎么回事,怎么能让他们把叶湘竹带走呢?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当时我满脑子都是我爸的事,心里着实烦躁的很,哪有心情管他那点破事。拐了别人明天就要结婚的未婚妻,也就祁六虎是我朋友,如果不是的话,我早骂起他了。

    所以我不耐烦地说道:“走就走吧,你还真打算跟叶湘竹过一辈子啊,那又不是个什么好鸟!”

    说实话我挺看不上叶湘竹的,明天就要结婚了,还在外面瞎浪,不喜欢人家早点说啊,结婚前一天给人戴绿帽子,真有她的。

    祁六虎嘟嘟囔囔的,明显挺不高兴,但也不敢回嘴。

    回到宾馆,赵虎他们当然十分吃惊,问我们怎么出来的,我也没有瞒着,就把事情都给他们讲了。赵虎说道:“既然这样,那就早点休息吧,明天过去见老鼠会的老大。”

    我们便都各自睡了,祁六虎也回房间了,明显还很失落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没当回事,早习惯他这样了,没准到了明天,又碰上一个愿意让他付出生命的女孩。

    一夜很快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我们都起来了,准备前往阿虎和叶湘竹结婚的酒店。我还特别关照大飞和锥子,让他们到时候看着点祁六虎,别让祁六虎闹出什么事来,毕竟这家伙为了女人,什么疯都能发得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我们都快出发了,也没见祁六虎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我觉得挺奇怪,过去敲门,始终没人答应。

    我找前台把门开了,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电视柜上放着一张字条,字迹歪歪扭扭,一看就是祁六虎的亲笔,简简单单的一句话:龙哥、虎哥,对不起了,树我不能陪你们了!

    还写的是错别字,宽恕的恕写成了大树的树。

    没文化多可怕。

    狗日的,肯定又把叶湘竹拐跑了!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