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85 落花有意、流水无情

285 落花有意、流水无情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嚯,来得还真快啊!

    大城市就是不一样,出警速度都这么快。我们这初来乍到的,人生地不熟,最怕碰上这种事情,和公家打交道可不好玩。我正犹豫着是不是要跑,警车已经围了上来,十多个警察纷纷下车,指着我们大声呵斥,我们只好抱头蹲下。

    接着,我们几个和阿虎那一群人,就被带到附近的派出所去了。

    但说实话,我们打得也不严重,说到底就是为了个妞儿,双方拳来脚往了几下,谁也没有受什么伤,损失最厉害的是饭店,椅子、桌子被砸坏了不少。口供也很简单,有什么说什么,没有哪里好隐瞒的,不过因为我们是外地人,所以警察多盘问了我们几句,问我们是哪里来的,来这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我们众口一词,说自己是来旅游的。

    总不能说来找爸的吧,尤其知道我爸“名声不好”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因为我们干倒了对方一群,所以警察也很好奇,问我们是不是练过,我说是的,我二叔当过兵,跟他练过几手。总之,因为我们态度较好,警察也没为难我们,当然也不可能放了我们,毕竟打了架的,怎么着也要稽留二十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反而是那群老鼠会的,估计平时就不做好事,被人家严厉的批评了,还说他们老鼠会真是名副其实,就是下水道里的一窝老鼠,整天就会惹是生非,也被关到稽留室里,说要二十四个小时以后才能出去。

    当时我就心想,这老鼠会混得不行啊,我们龙虎商会以前在荣海最风光的时候,哪怕底层人员被抓也不会这个待遇,谁不得客客气气的?

    而且我爸十多年前就加入老鼠会,说明老鼠会也存在挺长时间了吧,还这样子也挺凄惨。如果我爸真在老鼠会里身居高位,那就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厉害,连本地的派出所都搞不定,还怎么到荣海救我二叔呢?

    总之,我是满腹疑惑。

    阿虎他们得知自己要被稽留,当时就着急了,阿虎嚷嚷着说:“警官,你不能关我啊,我明天要结婚呢,明天是我的大婚之日!”

    我心里想,叶湘竹都不跟你了,还什么大婚不大婚的。

    警察就更狠了,直接说道:“知道明天结婚,怎么今天还打架呢?老实呆着吧你!”

    最后,阿虎等人和我们被关在同一个稽留室里,倒是不用担心还会打起来了,再嚣张也不至于在这打架。趁着这个机会,我还想和阿虎聊聊,试图从他嘴里打听出来我爸的下落,但是阿虎闭口不谈、咬牙不认,就是不说认识我爸,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张人杰。

    没办法了,只好去问叶湘竹。

    她是阿虎的未婚妻,应该了解一点老鼠会。果不其然,叶湘竹告诉我说,老鼠会势力挺大的,成员足有一百来个,主要在火车站一带活动,平时就靠偷窃、诈骗为生,谁见了他们都头疼。

    之前叶湘竹一直说老鼠会势力很大,我以为老鼠会是蓉城第一大势力呢,搞了半天就一百来人,干得还都是蝇营狗苟、上不得台面的事,当时就把我气笑了。

    一般人可能觉得老鼠会势力很大,可是在我看来根本不值一提,也就相当于我们县城里一个新城区的老大吧!

    我爸就是在老鼠会里身居高位,或是直接领导老鼠会,也实在不算什么啊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救我二叔?

    可是老首长又说我爸在南方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,他也不可能骗我啊。

    那么答案只有一个,我爸早就不在老鼠会里了;或者说,老鼠会只是我爸手下一个小小的分支。

    一定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总之,我爸既然在老鼠会里待过,那么他们肯定知道我爸的下落,从老鼠会这里下手总是没问题的。我正想着,稽留室外突然传来叫嚷声,原来是赵虎和韩晓彤、大飞、锥子来了,他们也听到了消息——毕竟事件就发生在宾馆楼下,想不听说都难,所以过来看看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赵虎正和警察据理力争,说我们是正当防卫,怎么也被关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趴在门口,让他不要再乱了,说这可是蓉城,不是咱们那里,而且就二十四个小时,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赵虎也没辙了,冲我说道:“刚来蓉城的第一天,你们就在局子里过啊!”

    我说是啊,都是祁六虎那个王八蛋惹出来的麻烦,早知道就不该带他出来了。

    祁六虎嘟囔着说:“怎么是我惹出来的,难道我就不能追求真爱了吗?”

    反正也没什么大事,我就让赵虎先回去,说我们二十四小时就出去了。赵虎走了以后,我又坐到阿虎身边,想再问问他关于我爸的事,结果我还没有开口,阿虎的眼泪就掉下来了,而且越哭越伤心,刚开始还小声抽泣,到了后来就嚎啕大哭,那叫一个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问他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羁留二十四小时而已,不至于吧?

    羁留什么的,对他们这种人来说不应该是家常便饭吗?

    阿虎抬起头来,泪流满面地冲对面说:“小竹,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,你说你干得这叫什么事呀!”

    原来他还在因为这事难过。

    也是,两人都到结婚的地步了,说明感情也是很深厚的,结果大婚之日的前一天,媳妇被别人给拐跑了,搁谁身上也不好受啊。关键是在稽留室里,叶湘竹也始终坐在祁六虎的身边,不肯往阿虎那边挪动一下,简直伤透了阿虎的心。

    叶湘竹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,低着头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小竹,你回心转意了吗……”阿虎踉踉跄跄地朝着叶湘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祁六虎“噌”一下站起来,恶狠狠说:“说归说,别动手啊!小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,劝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!”

    阿虎一来打不过祁六虎,二来在稽留室里也不敢动手,只能眼巴巴看着叶湘竹,希望她能说一句话,可惜始终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这个事吧,说起来确实是祁六虎不地道,人家马上要结婚了还去撩,当然叶湘竹也不地道,一开始也没和祁六虎说这事。算是一段孽缘,我都不知道怎么评价了。

    不过祁六虎好歹是我朋友,人嘛都是帮亲不帮理的,哪有胳膊肘往外拐的道理,而且我打心眼里觉得叶湘竹这女人不咋地,都结婚了还和别的男人鬼混,阿虎真的没必要娶她了。

    我便把阿虎拉回来,耐心地劝着他,说天涯何处无芳草,还说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,反正把之前安慰祁六虎的那一套都用在他身上了。

    我琢磨着,和他促进一下感情,再顺理成章地问我爸那事。

    结果阿虎哭得实在太凶,什么道理也听不进去,痛哭流涕地说这辈子非叶湘竹不娶。

    刀子不剌在自己身上不知道疼,外人看来阿虎可能挺傻,叶湘竹都这样了还要她干嘛?但阿虎是真的很难过,整个稽留室都充斥着他的哭声,也让我想起了自己和周晴表白,又被吴云峰截胡的那个夜晚。

    想起来也是挺难过的。

    此时的阿虎,应该更难过吧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没有程依依这样的天使来拯救他。

    阿虎不断诉说着自己和叶湘竹的过往,试图挽回未婚妻的心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已经变了心的叶湘竹除了有点愧疚,一直低着头外,始终无动于衷、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比落花有意、流水无情更难过的,是这流水昨天还和落花缠绵,要和落花相依相守、白头到老,转眼间今天就奔流到海不复回了。

    是祁六虎的错吗?

    可就算是没有祁六虎,叶湘竹就不会爱上其他人了吗?

    阿虎实在太难过了,难过到我都不忍心问他什么了。就在这时,稽留室外再次响起脚步声,一个两鬓斑白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,冷冷地说:“哭什么哭,就这点骨气么?!”

    阿虎一回头,吓得浑身哆嗦起来,立刻叫了一声师爷。

    和阿虎一起来的那些兄弟也都站起,纷纷叫着师爷。

    师爷?

    真没想到现在还有这个称呼,想来应该是老鼠会里的一个职务吧,负责出谋划策啥的,这个中年男人看上去确实十分睿智,一双眼睛闪闪发亮,确实不是普通的人。

    我猛然间就觉得,他肯定知道我爸的下落,没准还和我爸并肩战斗过呢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稽留室的门已经开了,一个警察出现在那里,说道:“有人保释你们,走吧!不过以后记得,千万别打架了,否则还抓你们!”

    警察一个接着一个的念名字,被念到名字的就出去了,既然是老鼠会的师爷过来保释,当然是阿虎他们被放出去,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。念到最后,警察顿了一下,又说:“叶湘竹!”

    叶湘竹愣了一下,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你被保释了,快出来吧!”

    叶湘竹面色复杂地看了祁六虎一眼,低头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祁六虎也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了,叶湘竹这一走,到了明天肯定得去结婚,等到我们出去,一切都来不及了。祁六虎当然不愿意了,急匆匆就往外走,想去拉住叶湘竹,但被警察给制止了,说没念他名字,让他不要乱动。

    祁六虎十分着急,又看向我。

    我则询问站在门口的那位师爷,说你只保释他们,不保释我们啊?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位师爷还是挺有面子的,警察对他还算恭敬,应该是个能人。

    师爷冷笑一声,看着我说:“我凭什么保释你们?”

    我看看左右,趁着警察不注意,低声说道:“就凭我是张人杰的儿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