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84 信口开河、胡说八道

284 信口开河、胡说八道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敲了半天的门,始终无人应答,当时觉得奇怪,他俩就是再累也不至于吧,又摸出手机来给祁六虎打电话。我能听见房间里手机在响,就是没有人接,我便走到旁边房间,去敲赵虎的门,问他知不知道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屋内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:“谁啊?”

    我听出来是赵虎,便说我,张龙,你开开门,我有点事问你。

    赵虎说:“现在不太方便,你隔一个小时再来。”

    我刚想说你有什么不方便的,程依依拉了一下我的袖子,我才恍然大悟,又幽怨地看了她一眼,意思是你看看人家这一个个的,怎么到我就这么惨。程依依装看不懂,把头扭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赵虎不方便找,我又去找大飞和锥子,刚要举手敲门,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呻吟声,“啊,轻一点”“对了,就是这样”“实在太舒服了”不绝于耳,还基本都是锥子的声音,大飞的声音偶尔才会响起一句:“怎样,我功夫不错吧?”

    锥子说:“不错不错,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我和程依依都惊了,完全没想到锥子和大飞竟能走到这一步去,平时根本没看出来啊!而且听这意思,锥子还是个受,大飞反而是攻,要不要这样啊,也太离谱了点!

    里面的声音实在不堪入耳,程依依要拉着我离开,说这是人家的自由。

    但我那会儿思想比较传统,或者说比较封闭,根本接受不了这种事情,就是觉得他们太过分了,咋就搞到一起去了,两个爷们咋就搞到一起去了!我是怒火中烧,狠狠一脚踹开房门,果然看到不堪入目的画面,两人都赤裸着上半身,锥子趴在床上,大飞骑在他的背上,正在……正在给他按摩。

    大飞手法专业、又捶又打,比龙虎娱乐城里的技师还厉害。

    “哎,爹,你咋来了?”大飞回过头来,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锥子也回过头,说:“师父,大飞好厉害的,按摩手法一流,你也过来试试?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原来是我们搞错了。

    我摆着手,说不用了,我问你们,知不知道祁六虎上哪去了,好像不在房间,手机也没有拿。

    大飞说道:“哦,刚才他来说了一声,说到下面吃饭去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也是,不能光我们吃饭,不让人家吃饭啊!

    我又小心地帮他们两个把门关好,说了声你们继续,耳听着房间里面再次传来“轻点,就这样,太舒服了”的声音,我和程依依默默地离开了。回房间看电视也没什么意思,于是我俩便决定到外面的街上走走。

    雨已经停了,天色也完全暗了下来,整个蓉城也恢复了往日的热闹。

    虽然天气挺冷,但偶尔也能看到几个穿超短裙的姑娘,川中的妹子果然彪悍,不得不服。火车站算是蓉城的郊区了,不过也是一样繁华的很,街上的人就没断过,难以想象市中心是什么样的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沿着马路往前面走,没有几天就要过年了,街上好多商户都挂起了红灯笼,整个蓉城也笼罩在一片过年的气氛之中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想到,这个年是在异地过的,这还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好在身边有朋友、有爱人,不算孤单。

    就是苦了二叔,还在牢里蹉跎。

    能尽快找到我爸就好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和我心有灵犀,知道我在想什么,拉着我的手说:“没关系的,会找到你爸的!”

    也是,我们刚到蓉城,就已经有了我爸的线索,算是十分顺利的了,假以时日,一定能够找到我爸。我和程依依在外面溜了一圈,约莫半个多小时的样子,估摸着祁六虎和叶湘竹应该吃完饭了,就往回走。

    到了我们住的宾馆楼下,就听一个熬鱼馆里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,似乎有人打起来了,还不时有椅子什么的飞出来。

    蓉城是个大城市,相对来说治安还是比较好的,但是这里毕竟地处郊区,显得稍微乱点。我和程依依没有过去,而是靠在边上看着热闹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么,而且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,才没那个兴趣去打抱不平什么的,周围的人也是这样,纷纷驻足观看,当然也有市民拿出手机报警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战局扩散到了门外,十多个彪形大汉裹着两人打了出来,双方倒是没拿家伙,就赤手空拳地打着。一开始场面比较混乱,我也没看清楚中间那俩人是谁,等到他们阵型渐渐拉开,我才看清楚了,竟然是祁六虎和叶湘竹!

    祁六虎还是挺能打的,被十多个人围着也不落下风,可惜他还要保护叶湘竹,不免就有点束手束脚,迟迟不能突出重围。

    我还纳闷他出来吃个饭,怎么就和这么多人打起来了,一个声音突然高高响起:“该死的婊子,明天就是咱俩的大婚之日了,你还在这跟野男人勾搭,老子今天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再一看他,原来就是之前出现在火车站的那个阿虎。

    印象中,他曾经自称是老鼠会的。

    叶湘竹也吓得不轻,哭着说道:“我知道错啦,我这就跟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祁六虎却紧紧拉着叶湘竹的手,咬牙切齿地说:“小竹,你别跟他回去,有我在这不会让你出事!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却始终不能击退对方,护着一个女人还是挺困难的。

    我一直想找老鼠会的人问问情况,按理来说这是个好机会,可惜场面太过混乱,总不能上去抓着个人就问吧。而且祁六虎是我的兄弟,我肯定不能袖手旁观的,只能先上去给他解围了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立刻冲了上去,一左一右冲进混战圈中。

    祁六虎兴奋地说:“龙哥,嫂子,你俩来啦!”

    又说:“小竹,这回好了,咱们俩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记得千算子曾经说过,我爸后来加入了老鼠会,而且还混得不错,虽然十多年过去,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,但是想来应该不会太差。这么说来,他们应该是我爸的兄弟,所以我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,不想把局面闹得太僵,边打边说:“大家住手,是自己人!”

    对方的阿虎叫骂:“谁跟你们是自己人,你们这一群北侉子!”

    虽然大中华早就一统,南、北方也和和气气地像一家人,但要生起气来,还是互相骂南蛮子、北侉子。对方恨祁六虎入骨,不会轻易罢手,而我又不能当街大叫我是张人杰的儿子,只能先把他们打垮,再慢慢说。

    对方没动家伙,我当然也不会动,而且这是大城市呢,又不是我们那小地方,又人生地不熟的,哪敢随便动家伙啊。

    所以我和程依依只是把对方打飞或是踢飞。

    当然,也还是有分寸的,不会让他们受太重的伤。

    这事不用明说,程依依也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咣咣咣、砰砰砰!

    有了我和程依依的加入,局势瞬间明朗起来,干掉十多个人完全不在话下。不出几下就被我们全部踢翻,我一边打还一边想,如果这就是我爸的手下,实力似乎不太行啊……

    当然,也有可能这是老鼠会底层的人吧,谁家还不养几个杂鱼啊?

    不到一会儿,混战就结束了,以对方的全部倒地、我们这边大获全胜告终,祁六虎别提有多得意了,骄傲地对叶湘竹说:“怎样,我说我能保护你吧?我那群兄弟啊,各个武艺高强、实力非凡……”

    胜利是明摆着的,叶湘竹却还瑟瑟发抖,紧张地说:“打赢这点不算什么,老鼠会的势力特别大呢……六虎,我还是走吧,这样下去你会死的!”

    祁六虎一挺腰板,说道:“势力大怎么了,多大的阵仗我没见过?你放心吧,没有我们干不掉的人,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龙虎出征、寸草不生……”

    祁六虎一边说,一边大摇大摆地走向倒在地上的阿虎。

    阿虎坐了起来,咬牙切齿地看着祁六虎,眼神里面当然尽是不服,不过也没再嘴硬了,人在屋檐下、不得不低头嘛。

    “和我抢老婆,你还差得远呐!”

    祁六虎狠狠一脚踢向阿虎的头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让他如愿,关键时刻拦住了祁六虎。

    祁六虎疑惑地看着我,我则冲他摆了摆手,意思是随后再解释,又低下头问阿虎:“你知道张人杰吗?”

    在我看来,阿虎应该是老鼠会底层的人,肯定和身居高位的我爸没什么接触,不过总该知道的吧。

    谁料阿虎面色一变,立刻说道:“没听说过,不知道这个人!”

    当时我是哭笑不得,心想普通人不敢提这名字也就算了,你本身就是老鼠会的,咋也不敢提呢?当然,在不确定具体情况之前,我也不好随便张扬自己的身份,便说:“我和张人杰是老乡,有点事情过来找他,如果你知道他在哪里,麻烦你告诉我一声!”

    这句话应该足以让他卸下防备了吧?

    谁知阿虎还是一口咬定:“我不知道这个人,不知道张人杰是谁!”

    我说你搞笑吗,张人杰不是你们老鼠会的?

    阿虎像是被蛇咬了一口似的,面色再度巨变,咬着牙说:“放屁,我们老鼠会从来没有这个人,你别信口开河、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我去,至于这样子吗?

    我爸是有多恐怖啊,连本会的人都不敢承认他?

    我感觉阿虎还是戒心很重,便琢磨着换个地方好好问他,就在这时,一阵警笛声突然刺破夜空、由远及近,几辆警车突然疾速开了过来……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