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83 他叫千算子

283 他叫千算子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“张人杰”这三个字一出口,本来晴空万里的天,都打了一声闷雷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抬头看了下天,就见无数乌云正在慢慢汇聚过来,一场瓢泼大雨似乎马上就要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应该是巧合吧。

    这本来就是个多雨的城市。

    即便寒冬腊月也不会飘雪。

    天台上的行人纷纷疾行起来,摆摊的小贩也都纷纷收拾东西,准备在这一场大雨到来之前离开这里。四周慢慢变得安静下来,我和赵虎等人都没说话,继续看着面前一身道袍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喃喃自语地说:“哎,饿了,想吃烧鸡……”

    我立刻说道:“去给他买一只烧鸡。”

    大飞立刻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大飞就拎着一只烧鸡回来了,算命的中年男人嘿嘿直笑,扯下一条油乎乎的鸡腿啃了起来,边吃边说:“可能是受张人杰的影响,后来我就变得特别爱吃烧鸡,没事总要啃上一只,总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那个张人杰,就是这张照片上的张人杰么?”我又从怀里摸出照片,递给这中年男人看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瞥了一眼,淡淡地说:“就是他,不会错的,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的长相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一开始说罗子殇的时候,我还以为那是我爸,还心疼我爸饿了肚子。现在看来,饿肚子算什么啊,一身的伤才更让人心疼,我不知道十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,以至于让我爸血迹斑斑、伤痕累累地坐在马路边上,还得让人去抢二十块钱给他买烧鸡吃。

    不过,总算是吃上了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我继续问。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自己运气还是不错的,刚下火车就碰上一个当年见过我爸的人,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算命的中年男人还是这个德行,也挺唏嘘……

    “后来啊,我当然对张人杰一番吹捧……”算命的中年男人一边啃着烧鸡,一边大大咧咧地说:“我在这个行业虽然是个半吊子,但还是会看一点面相的,我断定张人杰将来一定不同凡响,尤其还有罗子殇这样的兄弟,想不成功都难!我琢磨着,多拍他一点马屁,等他将来飞黄腾达,也能拉拔我一把呢?所以,我就用尽了世上的溢美之词去赞美他、颂扬他,说他是千年难得一见的人中之龙,现在的坎坷只是一时的,将来必会大富大贵、千秋万载……”

    “俗话说千穿万穿、马屁不穿,张人杰也是个人嘛,听了我的话后当然很开心了,也问了我的名字。我说江湖上的人都叫我千算子,号称铁口神算,不过我有个文学梦,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写出人人称赞的小说,所以又给自己起了一个文绉绉的笔名,叫抚琴的人……人嘛,都是相互的,我吹捧他,他当然也吹捧我,他说我一定能成功的,将来文坛一定有我一席之地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千算子这一身肮脏的道袍,以及邋里邋遢、不修边幅的脸,还有青肿了一只的眼,心想爸啊,这次你可真是看走眼了……

    千算子却不知道我想什么,仍旧挺直了腰板,得意地说:“能得到张人杰的亲口夸奖,说明我已经成功了一半!等着吧,不过多久,我就是华夏文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可不想听他在这做白日梦,我琢磨着他过十年、二十年,也还是在这摆摊算命、骗人钱财。

    我友好地劝阻了他,说你先把作家梦放到一边,能不能告诉我后来怎么样了?

    “后来……后来张人杰吃完烧鸡,跟我说有缘的话再见,就在罗子殇的搀扶下慢慢离开了,自始至终,罗子殇都毕恭毕敬、勤勤恳恳,像是对待皇帝一样伺候着他,而我也没有觉得一点不妥,张人杰该有这个待遇……可惜的是,从那以后我就再没见过张人杰了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别拦我,让我弄死他!”

    我再一次怒火中烧,十三年前见了我爸一面,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了,也敢在这大放厥词!关键是十三年前的事,对我今天的所作所为毫无用处啊,这个千算子浪费我这么长时间,听着好像讲了不少,结果都是一堆垃圾信息,我不打他就不姓张!

    赵虎他们都拦着我,苦口婆心地劝着我,说千算子后来没见过张人杰,不代表不知道张人杰的事啊!

    我一想,是这么个道理。

    我又问千算子:“那后来呢,张人杰去了哪里,或者说你都知道些什么事?”

    千算子说:“我真不知道,后来我流窜各地,想去其他地方赚点钱,看有没有认可我才华的人……前不久才回来的,因为没有混出名堂,就想打听下当初的张人杰怎么样了,没准能够拉拔我一把,给我口饭吃呢……结果你看到啦,大街小巷没一个人敢提他的名字,提了也没有人会回答,都是吓得匆匆而走,所以我是真的不知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他们再次按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都别拦我,我要打死这个王八蛋!”我咆哮着,挣扎着。

    “哎,你急什么,虽然我不知道,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谁知道啊。”千算子啃着鸡屁股,满嘴油光地说:“我离开蓉城前,听说他加入了老鼠会,而且在老鼠会干得不错,现在怎么样就不清楚了……总之,你可以去老鼠会问问,他们应该知道张人杰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后,千算子正好把一整只烧鸡吃完,利索地把自己的摊子一收,乐呵呵道:“怎么样,今天这钱花得不冤吧?”

    “我冤你妈……”我看见千算子就来气,总觉得他满嘴没有一句实话,狠狠一脚踹向他的屁股。

    不过千算子躲得也挺快的,一溜烟就跑了,边跑还边叫:“快下雨啦,贫道先撤啦……有机会再骗你们的钱……哦不,有机会再和你们聊天。”一眨眼就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虽然我觉得这个千算子极度不靠谱,但终归是有了一点线索,接下来去找老鼠会就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“老鼠会”这个名字听着有点耳熟,刚才祁六虎和那个叶湘竹那个未婚夫吵架的时候似乎提过。我一转头,看向还在一边和祁六虎腻歪的叶湘竹,说你知道老鼠会?

    即便在天桥行,祁六虎和叶湘竹也搂搂抱抱、无比黏腻,不断咬着耳朵说悄悄话,根本没注意、也不知道我这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祁六虎说是来帮我忙,结果光顾着泡妞了。

    叶湘竹一听“老鼠会”这三个字,当即吓得“啊”一声大叫,抱着脑袋就蹲在地上,哆哆嗦嗦地说:“老鼠会的人来了吗?我错了,我不该跟野男人跑,我这就跟阿虎回去,求你们一定要放过我啊!”

    祁六虎则“唰”的一声摸出匕首,警惕地看着四周,说哪,老鼠会的人在哪?小竹你放心吧,只要有我在这,我不会让老鼠会的人把你抓走!

    我们几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这两人真是没救了,一对神经病。

    我还想再问,天上已经零星地下起一些雨点,南方虽然下雪极少,但毕竟是冬天,仍旧冻得人直哆嗦。

    赵虎便劝我说先找个宾馆住下来吧,老鼠会的事慢慢再说。

    这个建议获得大家一致同意。

    大家便下了人行天桥,在马路对面找了家四星级的宾馆住宿。我们一共有八个人,开了四间房,祁六虎和叶湘竹一间——必须给他俩开一间了,要不在大街上就要造孩子了,大飞和锥子一间,赵虎和韩晓彤一间,我和程依依一间。

    出门在外,很多事情不太方便,能凑合就凑合吧。

    蓉城没有暖气,只能打开空调。长途跋涉,确实又累又乏,我和程依依分别洗过了澡、换了衣服,才觉得整个人舒坦多了。我没有太多耐心,想立刻把叶湘竹叫过来问问老鼠会的情况,但我实在低估了祁六虎和她的感情进展,这家宾馆的档次已经挺高,隔音也算不错,但还是有不堪的声音隐隐飘出……

    真的,他俩简直绝配……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就住在他们隔壁,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我无奈地说:“看看人家,再看看咱俩,真是不能比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好了大半年,甚至在一起睡过好多次,还没突破最后一步,实在憋屈的很。可能有人说我没用,难道霸王硬上弓都不会?卧槽,就程依依这个身手,你来霸王硬上弓试试,三条腿都给你打折了!

    我还想多活两天好吧!

    每次提到这个问题,程依依还振振有词,说她不是个随便的女人,必须感情进展到一定地步才行。

    但我觉得我俩感情已经够好了呀,甚至随时都能结婚,足够水到渠成了呀?

    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她:“你是不是雏儿啊?”

    在我看来,程依依这么腼腆、扭捏,真不像个经验丰富的人。

    程依依红着脸,恼火地说:“你才是雏儿,你全家都是雏儿。”

    我说我本来就是雏儿,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,既然你是行家,倒是引导下我啊。

    程依依的脸就更红,骂我不要脸,说我是个大变态。

    总之,我也没什么好办法,总不能真的去强迫她,只好慢慢来了。

    平时嘛,还是会调侃她,说她是个雏儿之类的,动不动就拿这事开她玩笑。

    因为隔壁总是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,我和程依依实在听不下去,就到楼下吃了个饭。我们虽然有八个人,但也不是事事都在一起,总要有些独处的空间嘛。蓉城的饭虽然偏辣的多,但不得不说确实好吃,不愧被称之为美食之都。

    外面下雨,还挺冷的,我和程依依就吃了火锅,既暖身子又暖胃,来了蓉城不吃火锅简直浪费。

    吃过了饭,我俩才上楼去,祁六虎的房间终于没声音了。

    也是,这都俩小时了,怎么着也折腾完了,他又不是什么不倒金刚。

    我便“咚咚咚”地敲门。

    程依依也“咚咚咚”地敲门。

    咚咚咚、咚咚咚。

    始终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程依依问我:“不会是‘马上风’了吧?”

    我一头黑线,说你是个雏儿吧,懂的术语倒是不少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