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82 受伤的男人

282 受伤的男人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眼前这个一会儿换个造型的江湖骗子,刚说整个蓉城没有不知道张人杰的,着实把我激动了一把。但我继续问下去的时候,他又跟我要一百块,不免让我产生疑惑,这家伙不会是又想坑我的钱了吧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说道:“既然整个蓉城没人不知道的,那我随便打听不就行了,干嘛要问你呢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两手一摊,说道:“你随便问,问得出来我倒找你一百块。”

    我说我要是问不出来,不正说明你之前是在骗人?

    中年男人又说:“听过张人杰,不一定知道张人杰在哪,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这家伙常年跑江湖的,嘴皮子实在利索的很,我虽不是他的对手,也不想被他随意玩弄,当即拦住一个过路的人,问他:“听说过张人杰没?”

    这人竟然浑身一抖,神色恐惧地看了我一眼,摆着手说:“没听过、没听说。”接着仓皇而逃。

    可是看他那副样子,明明是听说过的,只是碍于什么不敢承认。我不信邪,又连着拦了几个人,同样都是面色恐惧,连连摆手说不认识。旁边有个大妈正在哄哭闹的孙子,那孩子也就两三岁的样子,听到“张人杰”这仨字直接不哭了,大妈更是见了鬼似的,抱起孙子匆匆就走。

    嚯,我爸的名字这么厉害,还能防小儿夜哭啊?

    在蓉城,“张人杰”这仨字仿佛伏地魔似的,连提都没人敢提。

    赵虎来到我身前,悄悄说道:“张龙,看大家这架势,你爸确实挺有名的,不过有可能是恶名啊,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我面色严肃地点点头,看这情况应该是的,不然大家不能怕成这样,连两三岁的小孩子都不敢哭了。看来我爸从老家出来以后,在南方没干什么好事,所以才有这种恶名。

    不过,恶名总比没名的好,我就怕来到这里啥也打听不出,最后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局。

    恶名就恶名吧,能办成事就行,我和赵虎在老家的名声也不好啊,多少人拿我俩名字吓唬自家孩子呢。总之,虽然大家都很害怕我爸,对我来说却是一个不错的开端,起码说明我爸确实在这待过、有过痕迹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我也就不再犹豫,立刻往中年男人手里塞了一百块钱,说你赶紧告诉我张人杰的下落!

    中年男人收起了钱,对我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快要爆了,想要立刻打爆他的狗头。

    我努力默念着莫生气歌:人生就像一场戏,因为有缘才相聚;为了小事发脾气,回头想来又何必;别人生气我不气,气出病来无人替;我若气坏谁如意,而且伤神又费力……

    不行了,我忍不住了,再念一百遍莫生气歌也是徒劳,我一把揪住中年男人的领子,同时举起了自己砂锅大的拳头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立刻摆着手说:“别……别这样,我确实不知道张人杰在哪,毕竟我俩不是一个级别的,我哪知道他在哪里活动?但我可以给你提供线索!”

    “说!”我强压着自己的怒火,眼睛都微微有点发红了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伸出一根手指:“一百。”

    我的拳头毫不犹豫地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的一只眼睛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要不要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不要了……够了……”中年男人靠在栏杆边上,缓缓坐下。

    唉,你说这是何必呢,人和人之间怎么就不能好好交流?

    被我打肿一只眼睛以后,中年男人变得老实多了,终于开口讲了起来:“十三年前……”

    我在心里盘算了下,我爸确实失踪十三年了,从十三年前讲起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人行天桥上依旧人来人往、热闹非凡,我们一行八人围着这个鼻青脸肿的江湖骗子,听他讲那过去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十三年前的一个黄昏,我像往常一样到火车站门口摆摊,因为一天没有吃饭,肚子饿得咕咕叫,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是铁、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!”我晃了一下拳头。

    “你别着急啊,我不是正说着吗……我实在是太饿了,前胸贴后背的那种饿,那天的旅客还都特别抠,没有一个愿意来算命的,我这一身的本事也就无处发挥。唉,怀才不遇,真是没有比这更惨的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又晃了晃自己的拳头,还瞄准了他另外一只好眼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一个哆嗦,继续说道:“这时候,一个男人来到我身前,将一块干巴巴的面包,和半瓶矿泉水放在我的身前。我激动不已,都来不及看他是谁,抓起面包就吃,拿起水来就喝,咕咚咕咚地吃了个饱。直到这时,我才抬起头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个面黄肌瘦的男人,眼睛都饿得冒绿光了,看样子比我好不了多少。可他偏偏气度不凡、从容不迫,好像不吃饭也没什么要紧,那一刻我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高风亮节,什么叫做舍己为人!真的,我行走江湖多年,从没见过他这么高尚的人,宁肯自己饿着肚子也要给别人吃,当时就把我感动的眼泪快掉下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这个江湖骗子还没提到那个男人是谁,但我已经本能地察觉到那一定就是我爸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十分复杂,我都没想到我爸刚到蓉城的时候是那么惨,连顿饭都吃不上了,记得他那会儿工资也不低啊,怎么就混到那种程度了呢,还是和我妈离婚的时候,选择了净身出户,把一切都留给了我妈?

    不管怎样,我爸确实挺伟大的,自己都饿到顶不住了,还把吃的让给别人……

    程依依听得眼都红了,情不自禁地靠在我肩膀上,赵虎都轻轻叹了口气,说张龙,你爸真是好人……

    就听算命的中年男人继续说道:“当时的我十分感动,认为自己是遇上好人了,连着说了好几声谢谢。那个男人却说不用谢,然后冲我伸出一根手指,说刚才的面包和水一百块钱,如果不给的话就打爆我的狗头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、程依依等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弯拐得太急,差点没把我甩出去。

    我爸真是……

    我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“但你想吧,我自己连饭都吃不上了,怎么可能拿得出一百块钱来呢?那人在我身上翻来翻去,终于从我鞋垫子里抽出一张皱巴巴的二十块钱来,实话实说啊,我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把钱放进去的——我要记得的话,也不至于饿肚子了——那二十块钱比我脚丫子还脏,不知道积攒了多少泥灰和汗,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股臭味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……”我都快听吐了:“后来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我爸也太惨了点,我不想听他是怎么落魄的,只想听他是怎么起飞的。

    “后来啊,那个男人还是把我那张二十块钱拿走了,我觉得这人真的是个人才,忍不住冲着他背影喊了一句:‘兄弟,能否留个名字?’当时我琢磨了,非得去派出所告他不可,这是明目张胆地敲诈、勒索、抢劫啊!那个男人回过头来,冲我说了三个字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一颗心提了起来,赵虎他们也都紧张地看着这个算命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“那个男人说,他叫罗子殇……”回忆往事,算命的中年男人不胜唏嘘。

    而我气得几乎要暴走了,我听他讲了这么一大段,一直以为那个男人就是我爸,心里又是激动又是同情又是心酸,结果最后给我蹦出来个罗子殇……

    我罗你妈个大头鬼啊!

    不光是我爆了,赵虎他们也都爆了,毕竟大家都在当我爸的故事在听,最后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简直要把我们气得一起吐出血来。这回不光是我,我们所有的人都龇牙咧嘴,准备把这算命的中年男人给暴打一顿了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了我们冲天的怒气,中年男人赶紧说道:“你们别急,我的故事还没讲完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位叫罗子殇的男人拿到十块钱后,立刻奔进了旁边的小店里面,不一会儿拎了只烧鸡出来。我心里想,这男人也是个手大的,好不容易有二十块钱,立刻就买了只烧鸡,根本不考虑下一顿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让我意外的是,他拿到烧鸡以后,自己根本没吃,而是奔到马路边上,‘噗通’一声跪了下来,哆哆嗦嗦地说:‘大哥,终于给你搞来点营养品了,你快吃了补补身子吧!’我顺着他的目光一看,就见他身前坐着一个血迹斑斑的男人,那可真的是血迹斑斑啊,头上、胳膊上、肚子上、大腿上,没有一处不是伤的,虽然包着绷带,可都往外渗着红色的血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男人倒也没有客气,一点都不觉得这玩意儿有多来之不易,接过烧鸡就大口大口地啃了起来,吃得那叫一个香啊。整个过程之中,罗子殇始终跪在他的面前,仿佛只要那个男人吃饱,罗子殇就心满意足了。说句实话,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,罗子殇在我看来已经很不凡了,将来必能飞黄腾达的那种;而那个受伤的男人,真如人中之龙一般,浑身散发着帝王般的气势,虽然坐在肮脏的马路牙子边上,却让人觉得这整个天下都是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时的我,都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过去,鬼使神差地走到他身前,问了一句:‘请问,你叫什么名字?’仿佛不认识一下他,整个人生都会不完整似的。受伤的男人抬起头来,冲我缓缓吐出了三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张人杰!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