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81 江湖老骗子

281 江湖老骗子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听了这老头的答复,气得我是七窍生烟,真想锤爆他的狗头,没听说过跟我要什么钱,害得我空欢喜一场!我一把抓住老头的衣领,正要把他臭骂一顿,老头振振有词地说:“你只问我有没有听说过,我说没听说过,难道不算回答你问题吗,你凭什么打人?”

    我说我什么时候打你了?

    老头却像没听到似的,继续说道:“再说,你打听人,好歹提供点基本信息啊,生辰八字、籍贯民族什么的有没有,好歹也来一张相片啊!全国叫‘张人杰’的不知道有多少,我怎么帮你算?”

    感觉老头还说得挺有道理,我便从怀里把我爸的照片掏出来,顺便把我爸的生日啊、籍贯什么的都说了。

    老头仔细打量我爸照片,接着闭上眼睛,口中念念有词起来,同时还在八卦图上戳戳点点,感觉像是在推演什么似的。这种江湖把戏我一概是不信的,而且这和我“随便打听个人都知道我爸名字”的设想也差太远了点,老头显然以为我在算我爸的下落,不过俗话说病急乱投医,管他有没有用,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老头要是骗我,我把他胡子扯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老头睁开眼睛,对我伸出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虽然我将信将疑,但还是递了一百块钱过去,一来看看这老头打算怎么骗我,二来哪怕是有万分之一的希望,我也想试一试。

    老头开口说道:“实话告诉你吧,其实我不太擅长找人……”

    嚯,这老头连骗都不想骗了,这是在玩弄我智商啊!

    我顿时一股无名火起,立刻伸手去扯他的胡子,我绝对是个说到做到的人。

    老头赶紧护住自己胡子,叫道:“虽然我不擅长找人,但我可以给你提供信息!”

    我的手停在半空,说什么信息?

    老头又冲我伸出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妈的,当我傻吗,同样的坑我可不会跳第三次,我直接指着他说:“老头,我告诉你,我这个人狠起来可不管什么男人女人老人小孩,照打不误!”

    说完,我还给他展示了下我砂锅大的拳头。

    老头立刻说道:“你出了火车站,上人行天桥,我师弟在那摆摊,他最擅长找人,天上地下没有他找不到的!”

    人行天桥?

    我往火车站门口看去,果然有个长长的人行天桥,上面人来人往、熙熙攘攘,隐约能看到不少摆摊的。但我还是觉得自己被人骗了,正想押着这个老头陪我一起过去,要是被骗非把他的胡子全扯下来,结果低头一看,摊子已经没了,再往旁边一瞥,老头已经钻到人群里了。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吧,刚到蓉城就被人骗了两百块钱,算是交了一下智商欠缺的税,好在两百块钱对我来说也不算多,并不觉得有多心疼。

    再看另外一边,彪形大汉已经捂着脑袋倒在地上,被祁六虎踢得嗷嗷直叫,赵虎他们都去拉祁六虎,让祁六虎别再打了,毕竟这是外地,不要这么嚣张。叶湘竹也扯着祁六虎,哭哭啼啼地说:“你别打了,咱俩缘分已尽,就此别过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祁六虎转身握住叶湘竹的手,柔声说道:“不,小竹,咱们的缘分没尽,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,我就确定你是我此生要追随的人。我不管你是有男朋友,还是已经嫁人,我都认定你了,我要和你在一起,永远永远在一起!此心天地可鉴、日月为证,若有半点虚假,天打雷劈!”

    我服了,彻底服了。

    我不是说祁六虎不该移情别恋,追求不到卢念竹就换个人也理所应当,但他这变化也太快了一点,之前在火车上还要死要活的,说没有卢念竹活不下去,转眼之间就对其他女孩发下重誓,我真有点看不懂这个世界了。

    而叶湘竹也被祁六虎感动了,一双眼睛发红,含着泪光说道:“六虎,我知道你对我的情意了,可我又何尝不爱你呢,在我看到你的那一刻起,一颗心就被你俘虏了!可惜我们有缘无份,见得实在是太迟了!实话告诉你吧,我来蓉城就是要和阿虎结婚的,我也没想到我在结婚的前一天竟然遇到了你!我本来打算今天过后就不再和你联系,却被我的未婚夫抓了个正着……这是老天注定的呀,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!”

    “不,别说你还没嫁人,就算你已经嫁了人,我也不会放弃你的!”

    “六虎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竹……”

    他俩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口深情对视,站在旁边的我们却都受不了了,鸡皮疙瘩掉了一地,差点要吐出来。如果祁六虎不是我们的朋友,我们真的揍他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这比琼瑶片还肉麻!

    “但我们还是不能在一起……”叶湘竹突然推开了祁六虎,面色痛苦地说:“你惹不起阿虎的,他是老鼠会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趴在地上、伤痕累累的阿虎突然来了精神,咬牙切齿地说:“没错,我是老鼠会的人!我告诉你,你敢抢我媳妇,你这次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老鼠会怎么了,我还曾经是‘荣海七虎’之一呢……”

    祁六虎一脚踩在阿虎胸口,阿虎“嗷”的一声惨叫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。”祁六虎继续深情地看着叶湘竹:“不管他老鼠会还是老虎会,只要有我和我的兄弟在这,就没人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……”

    祁六虎一边说,一边伸手指向旁边。

    “哎,人呢?!”

    祁六虎的身边早已空空如也,哪有什么兄弟?

    那是因为我们实在受不了他,早就拎着箱子走了。

    “小竹,你相信我,只要你跟我走,不用害怕什么老鼠会!”

    祁六虎抓着叶湘竹的手,就朝我们这边追了过来,而叶湘竹也是心一横,真就抛弃了她的未婚夫阿虎,一路跟着祁六虎跑了过来。对叶湘竹来说,嫁给那个傻大憨的阿虎,真不如跟着帅气非凡的祁六虎。

    于是我们从一行七人,成了一行八人。

    我怀疑再这么下去,非得发展成一个师不可。

    海贼王啊,不断拉人上船?

    我们是去找我爸的,不是去寻ONEPIECE的啊!

    但也没有办法,我总不能禁止祁六虎谈恋爱吧。

    我们刚到蓉城,打算找个地方落脚,先去宾馆休息一下,再做下一步的打算。火车站门口的宾馆别提有多少了,但我们也算有身份的人,而且也不缺钱,怎么着也得找个稍微有档次的吧。

    我们看到马路对面有家宾馆还挺不错,便上了人行天桥准备过去。

    蓉城确实是大城市,比我们荣海要热闹多了,那人多的跟不要钱似的,小小的天桥都要被挤垮了。天桥两边果然有很多摆摊的,各种卖衣服、玩具、小零食的不说,光算命的就有六七个,谁知道刚那老头的师弟是哪个?

    ——是的,虽然知道自己是被骗了,但是心里仍旧抱着一丁点的期待。

    如果你也找过人,你一定理解我的心理,真是不愿意放弃一丝丝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些丢小孩的尤其如此,只要往外面贴了寻人启事,保准电话会被打爆,天天有人以提供消息的名义要钱,而这些家长也会一次又一次地上当,因为不想错过任何一点希望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我在某个算命摊子前面停下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道袍,身前摆着一张褶皱的八卦图,这本来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江湖骗子,但他旁边的白布上面写着行字,吸引了我。

    擅长找人,天上地下,没有找不到的。

    这中年人本来是闭着眼睛的,我在他身前停下脚步以后,他就把眼睛睁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哥,是找人的吧?”中年人笑呵呵道:“你先别说找谁,让我帮你算算行吗?”

    中年人的这一番话着实惊到了旁边的赵虎等人,他们活了这么大估计也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人,赶紧让这中年人算。中年人再度闭上眼睛,口中念念有词,手指戳来戳去,不一会儿便睁开眼睛:“如果我没算错,小哥要找一个叫‘张人杰’的男人?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赵虎直接惊呼起来:“你这也太神了,快帮我们看看张人杰在哪里?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是一脸惊诧的模样,纷纷把这中年人当神一样看。

    中年人笑呵呵说:“我们这个行当,干得都是泄露天机的事,一不小心就要性命不保的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懂,我懂……”不等中年人说完,赵虎立刻摸出一把大票子来递过去,“快算一算,张人杰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中年人笑呵呵地去接钞票,我却一把将赵虎的手腕给拿住了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赵虎回过头来,奇怪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没答话,而是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,一脚把面前的中年男人给踹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当我傻啊!”我咆哮出来:“你以为你把胡子卸了我就不认识你了?你好歹把这道袍和八卦图换一换啊,还有你旁边的这张白布,什么‘擅长找人,天上地下没有找不到的’……这一看就是刚写的好吧,字迹都还没干呐,你是不是当我傻,是不是当我傻!”

    我一边骂,一边踹着这个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被我踹得嗷嗷直叫,从天桥奔到东边,又从天桥奔到西边,不断求饶、哀嚎,恳求我放过他。但我一点都不想放过他,尤其是他这种把我当做纯傻子的行为更是不可饶恕,已经骗走我两百块钱了,竟然还想骗走更多,我在他心里到底有多傻啊!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一声重响,中年男人被我踹到天桥的栏杆上,脑袋都被磕了一个大包,我还要继续过去踹他,中年男人突然一声暴喝:“够了!”

    “够你妈够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要撸起袖子再揍他,中年男人突然着急地说:“你不就是想知道张人杰的下落吗,我告诉你就是了!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说你知道?

    中年男人被我揍得鼻青脸肿,却还是嘿嘿笑了起来:“整个蓉城,有谁不知道张人杰的?”

    我的心中顿时一喜,看来老首长没有骗我,我爸在南方这带果然名气炸天!

    “快告诉我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伸出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一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