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80 狮子大开口 为myppppp的两顶皇冠第1次加更

280 狮子大开口 为myppppp的两顶皇冠第1次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本来我是计划一个人去找我爸的。

    但人渐渐多了起来,先是程依依、韩晓彤和赵虎加入,接着又是大飞、锥子、祁六虎加入,一个人成了七个人,有点哭笑不得,却又感动非凡。当然,最让我感动的还是冯伟文,为了放我们走,不惜自残身体。

    这次过后,如果还不能信任他,那就是我和赵虎不地道了。

    路过他身边的时候,我和赵虎蹲下身去,分别拍了拍他的肩膀,男人之间不需要有太多的话,一个眼神、一个动作便已说明一切。冯伟文面色惨白、气喘吁吁,却还笑着说道:“早去早回……我也不知道我能骗他多久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点了点头,率领众人进入火车站中,买好了去往蓉城的卧铺车票,随着火车渐渐驶入无边的黑暗中,我也离开了这个从小长大的县城,踏上了寻找父亲的路。

    从大飞的口中,我们也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原来自我们从法庭里出来,方鸿渐就派人盯上了我们。

    方鸿渐一直都没放弃报复我们,只是之前始终寻不到我们的踪迹,这次当然不会放过机会。虽然不知道我们想干什么,但能看出我们是要跑了,所以方鸿渐又派了冯伟文前来堵截我们。

    不过,冯伟文并不知道我要去干什么,只以为我们是去避避风头,便让大飞等人陪着我们,到时候也有话和方鸿渐讲,是因为他们几个突然叛变,才让我们给逃了的。

    在火车上,我问他们确定要跟着吗,他们也说确定,哪怕我们去往天涯海角,他们也要誓死跟随。

    既然大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,我也不能再瞒着他们,便把自己此行的目的说了。

    他们得知我要去找我爸,而且我爸极有可能是南方的一个大人物,能够干过方家、救出我二叔,一个个更兴奋了,嚷嚷着必须要去、肯定要去。当然我也把话给他们说清楚了,说此行很有可能会有危险,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大飞大大咧咧地说:“咱们是去找爷爷呢,能有什么危险?就算有危险也不怕,咱们正好七个人,就是七个葫芦娃,兄弟齐心、其利断金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赵虎就一脚把他踹下了床,让他别乌鸦嘴,因为葫芦娃救爷爷没一个善终的。

    总之,大家刚上车的时候还挺兴奋,叽叽喳喳地聊个不停,对未来也充满了期待。大飞满车厢跑,时不时地怪叫两声,乘务员让他安静一点,他还开口叱骂人家,真是难为他一把年纪了还有如此童心。

    随着夜色渐浓,整个车厢慢慢安静下来,火车上的旅客渐渐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在卧铺车厢,我们包下两个房间,一个房间有四张床,我和赵虎、程依依、韩晓彤一间,大飞、锥子和祁六虎一间。程依依和韩晓彤早早睡了,我和赵虎就跑到大飞他们房间打牌,祁六虎闷闷不乐,躺在床上不想动弹,我们知道他还没从失恋的打击中走出来,也就没叫他一起打,我们四个自己玩。

    去蓉城的路挺漫长的,火车要走十七八个小时,而且中间要停很多的站,一路上只能靠打牌、聊天、喝酒来消磨时光了。

    打牌、聊天,祁六虎都不参与,唯有喝酒的时候才会加入。祁六虎是个情种,一喝多了就哭,讲他和卢念竹的那点破事,说他这辈子唯一爱的就是卢念竹,如果卢念竹不能和他在一起,他就不活在这个世上了。

    我们一开始还安慰他,说天涯何处无芳草,何必单恋一枝花,还有大把美女等着他去采摘,大好人生等着他去挥霍;但是没什么用,祁六虎仍旧借酒浇愁,经常把自己喝得烂醉,接着就没完没了的哭,后来我们都厌烦了,根本不搭理他,鲁迅以前写祥林嫂的故事真是深谙人性。

    随着车子渐渐进入蜀地,四周的北方口音渐少,蜀地口音渐渐多了起来,上车的、下车的基本都是川人。

    常言说川中多美女,这句话是一点不错,上上下下的旅客中,女人占了一半,美女又占了一半,常常看得我们眼花缭乱、流连忘返。为此,我和赵虎的耳朵没少挨掐,两个虎婆娘算是把我俩给看死了,或许她们来的目的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火车在某个大站停靠的时候,我们下车在站点吃了顿饭,这么长时间一直吃车上的饭,真的快吃吐了,站点里的饭虽然好吃不到哪去,但也总算有一点点味道。

    进入蜀地以来,各种食物已经偏向麻辣,想要找到不辣的很难,只能慢慢入乡随俗,很奇怪这里的人天天吃辣,怎么皮肤还那么好。

    距离蓉城已经不远,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讨论到了蓉城以后干点什么,从哪个方向去打听我爸的下落。如果我爸真的名满南方,那么应该不难。我们讨论这些事的时候,祁六虎仍旧精神萎靡,整个人无精打采,跟快死了似的。

    我们正讨论着,从我们身后突然走过一个姑娘,头上青丝三千、皮肤吹弹可破,气质十分出众,走路都带着一阵香风,即便是在多美女的川中,也算是一等一的美人了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男人都被她吸引过去,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程依依和韩晓彤咳了几声,我和赵虎赶紧收回目光,我俩这有女朋友的不敢看也就算了,大飞和锥子也吓得缩回了头,也不知道是怕什么。

    美女惊鸿一瞥,大家虽然觉得惊艳,但是看上一眼也就够了,继续回头讨论事情。

    美女则提着个行李箱渐渐远去,似乎是要上车。

    “我要死了、我要死了!”旁边的祁六虎却连着低喝两声,眼睛仍旧追随着那个美女的背影,还用手捂着自己的心脏,目瞪口呆地说:“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姑娘,我就是为她死了也甘心啊!”

    祁六虎整个人都傻了、木了,仿佛灵魂出窍一样,眼睛里只有那个美女了。

    赵虎他们都挺兴奋,因为大家这两天被祁六虎烦透了,真心希望他能忘了卢念竹,重新选择一个对象,于是纷纷怂恿他去搭讪。只有我很无语,因为我知道刚才那几句话,祁六虎曾经对着卢念竹说过,而且也真敢为了卢念竹去死,这才过了多久啊就变心了……

    因为大家的鼓励,祁六虎也受到了鼓舞,立刻跳了起来追上那个美女。

    因为距离有些远了,大家并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,不过应该是要电话号码之类。因为祁六虎本身长得也挺帅气,可能不是卢念竹喜欢的型,但是大部分女人绝对会喜欢他,那个美女也是一样,被祁六虎搭讪后还挺开心,麻溜地给了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看看,这就是长得帅的好处。

    长得帅了,搭讪就是一段美好爱情的开始。

    长得丑了,只会被人家控诉性骚扰,要是再死皮赖脸一点,没准还要被斥变态、恶臭。

    总之,祁六虎是成功了,要到了电话号码,开开心心地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她也要去蓉城,和咱们是一趟车,一会儿可以和她好好聊聊!”祁六虎别提多开心了,整个人都眉飞色舞、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我虽然觉得很无语,但也和大家一起恭喜他,总算是从卢念竹的阴影中出来了。

    等到我们重新回到车上,车也重新启动的时候,祁六虎果然和那个美女联系上了,并且去了人家的车厢找她。一番热聊过后,竟然进展神速,等到祁六虎把人带到我们卧铺房间,那个美女的手已经挽在他胳膊上了。

    真的,不服不行。

    祁六虎以前说他泡妞百战百胜,看来不是吹的,这辈子只在卢念竹的身上栽过跟头。

    经过祁六虎的介绍,我们得知美女的名字叫叶湘竹,去蓉城是探亲的,倒是挺有缘分,名字里也有个“竹”字。叶湘竹挺大方的,有着川女特有的豪爽,见了我们也不害羞,大大咧咧地聊天,第一印象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我们打牌的时候,祁六虎和叶湘竹就在旁边腻歪,你亲我一下,我亲你一下,那叫一个如胶似漆。虽然我觉得有点太快了,感觉接受不了,但祁六虎高兴就行,每天哭哭唧唧确实挺烦。

    两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,火车终于停靠在最终的目的地,蓉城。

    我们收拾了行李下车,祁六虎和叶湘竹还难舍难分,叶湘竹说探完亲戚就给祁六虎打电话,祁六虎说离开她一天都觉得像是过了一年。

    二人在站台上拥抱、亲吻,看得我这个成年人都有点脸红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一个彪形大汉怒气冲冲走了过来,狠狠一巴掌拍在祁六虎的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从哪窜出来的狗东西,为什么抱我老婆?!”

    叶湘竹看到这个男人都傻眼了,哆哆嗦嗦地说:“阿……阿虎,你怎么来了,你不是说忙,不来接我吗……”

    得,又来了头虎。

    “老子本来想给你个惊喜,结果现场就逮着你偷男人!”阿虎怒气未消,又狠狠一个巴掌扇向祁六虎。

    唉,这事闹的。

    就知道天上不可能掉馅饼嘛,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?

    不过我一点都不担心祁六虎的安全,因为我知道这个阿虎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所以我根本没管这事,径直走向旁边一个算命的老头。

    这个老头一把年纪了,穿着一身道袍,胡子都快垂到腿上,身前还放着一张八卦图,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,一看就经历过很多事、见过很多的人。

    我递过去一支烟,说老先生,跟您打听个人,听说过“张人杰”吗?

    张人杰,就是我爸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生当作人杰、死亦为鬼雄”的人杰。

    我还真想试试我爸的名字是不是真的名满南方,随便问个路人都能知道?那样的话就方便了。

    老头听到这个名字,上下看了我几眼,冲我伸出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一百。”

    嚯,狮子大开口啊。

    不过看他这样,好像还真听过,我赶紧递了一百过去,只要他能提供我爸的消息,这钱就算花的值了。

    老头收起了钱,对我说道:“没听说过。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