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79 一行,七人

279 一行,七人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收拾好了东西,就准备去火车站了。

    在那个年代,买火车票还不需要身份证,便成了我出行的第一首选,主要是不想让方家查到我的行踪。到了火车站一打听,才知道去蓉城是晚上的车,还来得及和他们吃顿散伙饭,就在火车站附近找了家饭店吃着。

    火车站附近的饭普遍难吃,无论哪个地方也是这样,好在不是为了吃饭,而是为了离别。

    我们还点了一壶小酒。

    我举着酒杯,对赵虎说:“我不在的时候,你照顾好大家,没事不要抛头露面,有事也要多忍让下,解决不了就去找木头叔,千万别让方家抓到你了。我回来的那天,就是龙虎商会重启的那天,咱们龙虎兄弟继续所向披靡!”

    对韩晓彤说:“你对赵虎温柔一点,他好歹是个老大呢,在外面多给他点面子,哪怕让他回家再给你洗脚呢。还有,赵虎这人好冲动,你多劝着他点,别让他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最后,我才看向程依依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最舍不得的就是程依依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,我的眼圈有点发红,忍着心里的酸楚说道:“依依,你要等我回来啊,千万别找新男朋友,我这辈子可就爱你一个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后,赵虎、韩晓彤、程依依三人谁都没有应声,反而面面相觑,一脸错愕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说:“怎么啦,我哪里说错话了?”

    赵虎指着自己的鼻子说:“你啥意思,这是要告别吗,不让我陪你一起去啊?”
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说我去找我爸,你跟我去干嘛?

    “瞧你这话说的,就咱俩这关系,你爸就是我爸,你老婆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……”不等赵虎说完,我就骂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虎嘿嘿笑着:“总之,我是肯定要跟你一起去的,我留在这也没意思是吧,整天还得东躲西藏的,不如跟你出去呢。老首长不是说了,你爸没有那么容易见到,可能还会碰到很多危险,有我在你身边也能帮衬着点,是吧。”

    我是真没想到赵虎要和我一起去,他的身手这么强,有他确实方便点。我很感动,忍不住要说两句感谢的话,赵虎却摆着手说:“别矫情啊,都是兄弟,不用搞成这样……我出去还有另外一个目的,就是看能不能找到二条,我总觉得他被人骗了,总是不太放心。”

    确实,二条一转眼都消失半年多了,赵虎时不时还念叨,说不知道二条在外怎么样了,有机会要去找找他如何的。

    这次趁着去找我爸,也能顺便找找二条,算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赵虎要跟我走,我转头看向韩晓彤,还想劝她两句别难过,我会看着赵虎等等,结果韩晓彤说:“赵虎去哪,我就去哪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下,心想出远门呢,带个女人怎么方便,结果赵虎立刻说道:“是,去哪都得带着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当时我那个无语啊,心想这是出门办事还是出门度蜜月去?不过赵虎要带,我也没有办法,唯一可惜的是,这里就只剩下程依依了,估计她还挺难过的。我又回头看她,想着说点什么安慰她的时候,程依依已经皱着眉说:“你不是要把我一个人丢下吧?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没有说话,程依依的手就伸过来,拧着我的耳朵说道:“你还真打算把我一个人放下?你老实说,你是不是想甩开我,到外面去找其他的狐狸精?”

    我“嗷嗷嗷”地叫着,说你好的不学,尽学坏的,快放开我耳朵!

    程依依跟韩晓彤在一起呆久了,确实沾染上了不少的坏毛病,比如动不动就扯人耳朵,还让我大庭广众之下给她捏肩、捶背,搞得我一点面子都没。程依依却不肯放手,问我到底带不带她,我赶紧说:“带,带!”

    程依依这才放开了我,笑嘻嘻说:“这才对嘛,我和晓彤又不是累赘,难道我俩就帮不上你忙了?”

    说着,两人还相视一笑,显然是商量好了的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他们愿意和我一起去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,就怕此去路途遥远、危险重重,连累了他们几个。不过我也知道,他们是非去不可的,再怎么劝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地说:“你们要去,怎么不早点说,行李都没给你们准备!”

    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们没有准备?”赵虎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在哪?”

    “那里面啊。”赵虎一指我身边的两个大箱子:“难道你以为你一个人的行李有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立刻打开箱子去看,这才发现确实如同赵虎所说,里面不仅有我的衣服和洗漱用品,还有赵虎、程依依和韩晓彤的洗漱用品。我和赵虎的搁一箱子,程依依和韩晓彤的搁一箱子,因为这些东西全是程依依收拾的,我根本没注意!

    原来他们早就打算和我一起去了!

    当时我就恼火地说:“既然你们也去,干嘛路上让我一个人拎箱子?”

    赵虎委屈地说:“我也想帮你拎来着,是你不让啊……我以为你是热心善良呢……”

    热心善良个鸡毛啊!

    我那是不好意思!

    我气得脑袋发晕,可是仔细想想,确实是我屡次拒绝赵虎好意,现在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了。想到自己在来的路上呼哧呼哧地拎着两个大箱子,就气不打一处来,要求赵虎接下来全程都拎,赵虎说那不行,必须一人一个,这才算是公平,搞得我俩差点在饭店里打起来。

    玩笑归玩笑,得知他们几个要和我一起去,我还是蛮高兴的,感觉压力都小了不少,对未来也充满了期望。

    人啊,到底是群居动物,一个人和一群人还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气氛都因此变得欢愉起来,一点离别的伤感都没有了,没有离别,何来伤感?

    我也很庆幸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有这样的好朋友和女朋友,可以和我一起去共经风雨、并肩前行。我们一边吃饭,一边揣测我爸是个什么样的人,有关我爸曾经的身份,我已经和他们讲过,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工人;但听老首长的意思,我爸现在混得挺有本事,在南方是足以呼风唤雨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首屈一指的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这是老首长的原话,听着就很振奋人心。

    看来他离开我妈以后,整个人生都有了质的飞跃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我爸究竟在哪个行业有了成就,虽然那并不是我亲爸,但我还是为他感到骄傲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一下火车,随便在路边问个老大爷,都听说过我爸的名字啊?就像港岛的李嘉诚、东北的乔四爷那样有名。”我嘻嘻哈哈地说着。

    赵虎点着头,说有可能,到时候可以试试!

    吃过了饭,天色差不多暗下来了,这时候过去买票、上车就正好了。之前以为独自前行,现在才知道是四个人走,整个人的心情都不一样,那可真是走路都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一边说笑一边往外面能走,我和赵虎一人拎着一个大箱子,但是刚刚走到饭店门口,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门外的马路上站着乌怏怏的一片人,少说也有七八十个,而且个个拿着家伙。

    还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人,有冯伟文、板儿哥、杨武,还有大飞、锥子、南霸天、祁六虎……

    我们几个的心顿时往下一沉。

    不可能是来送我们的,自从龙虎商会“覆灭”以后,他们尽量避免和我们接触。

    那他们是来干什么的?

    “是来堵你们的。”站在队伍最前面的冯伟文认认真真地说:“方爷不知怎么查到你们要走,所以派我来堵你们,让我必须拿下你们,否则提着头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一个拔出插在腰间的斧子,一个摸出藏在背后的饮血刀。

    程依依和韩晓彤也分别摸出匕首。

    我们一点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当我们在人上的时候,多的是人巴结、效忠我们;当我们在人下的时候,不可避免地要被人踩,都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人心本来就很复杂,所谓的忠诚和背叛也不是一成不变的。

    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场恶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冯伟文却摆着手说:“别、别……龙哥、虎哥,怎么到现在了,你们还不相信我啊?”

    冯伟文一脸凄苦,看样子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来堵我们的吗?”赵虎奇怪地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,方爷的命令,我不能不听……”冯伟文眨着眼说:“但是你们实力太强,我没堵着呀!”

    冯伟文一边说,一边举起手里的刀,往自己肚子狠狠扎去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冯伟文一声惨叫,痛苦地坐倒在地:“看看,这不就把我打伤了吗?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面面相觑,明白了冯伟文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感动之余,也质疑他这行为根本骗不过方鸿渐,他带来了七八十人呢,方鸿渐又不是个傻子,真就以为我们能够逃出生天?

    冯伟文似乎明白我们的意思,坐在地上继续有气无力地说:“那是因为,还有几个人背叛了我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大飞、锥子、祁六虎三人便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爹、两位娘,无论你们要去哪里,请带上我这个儿子,儿子不能没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还啥都没有教我,不能就这么走了吧?”

    “唉,小竹因为她爸的事,暂时没心情谈恋爱,我打算到外面散散心,回来以后再追求她。”

    三人来到我们身边,站在我们身后。

    南霸天则站在原地,冲着我们这边叫道:“我也想和你们一起走,但是我得留下!我要看着这个家伙,他要是敢背叛你们,我第一个宰了他!”

    南霸天指着冯伟文,一脸凶横。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眼圈红了。

    “龙虎出征、寸草不生……”冯伟文坐在地上,用手捂着肚子上的伤口,鲜血正在源源不断地流出,喘着粗气说道:“龙哥、虎哥,我会守着龙虎商会,直到你们王者归来!”

    整条马路上,也响起了其他兄弟震天撼地的大吼声:“龙虎出征、寸草不生……龙虎出征、寸草不生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一行七人,就在这惊天的吼声之中,大步走向马路对面的火车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