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78 金风玉露一相逢

278 金风玉露一相逢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老首长的这一句话,犹如响雷一般在我脑中炸裂。

    我爸?

    能救我二叔?

    说句实话,我对我爸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,毕竟他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走了,至今已经有十多年不见,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太记得。倒是那天在医院门口的景象记忆犹新,我爸蹲在医院门口的石阶上面抽烟,一根接着一根,足足抽了一盒;那天的气氛也很诡异,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却本能地不敢打扰他,好像自己做错了事。

    再后来,爸妈离婚,爸爸南下打工,妈妈彻底失踪……

    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见到他们,也和他们没有一丁点的瓜葛,要和我二叔相依为命、陪伴终生了。

    但是,老首长现在却告诉我,我爸能救我二叔?

    听他这话的意思,似乎我爸很有能力,能到胜过眼前的这位老首长,还能压过不可一世的方家?

    可在我印象里,我爸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工人啊,难道这十多年不见,他在南方有了不得了的成就?可是,我不是我爸的亲儿子啊,我爸应该是非常厌烦看到我的,我去找他真的能如愿吗?

    一时间,我肚子里的疑惑太多,以至于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了。

    老首长像是知道我想什么,再次拍着我的肩膀说道:“放心,你二叔可是你爸的亲弟弟,你爸不可能袖手旁观的。”

    老首长一句话点醒我梦中人,是啊,我虽然不是我爸的亲儿子,我二叔却和他有血缘关系啊,他可以不管我,不可能不管二叔啊。我立刻激动地说:“好,我在哪里能够找到我爸?”

    老首长却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你爸在南方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,甚至不是我这个层面的人能接触到的……你去试一试吧,只要能够找到你爸,你二叔就有救了,这也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。路,我已经给你指明了,去不去就是你自己的事了!”

    “去,我去!”只要能够救我二叔,我当然愿意去试。

    “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啊!”老首长叹着气说:“你爸不是随便能见到的,哪怕你是他儿子都不行,不知道要经历多少艰难险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努力的!”虽然我还不知道我爸到底什么身份,也不知道见我爸会遭遇什么困难,但是只要有一丝丝救出二叔的希望,我都会付出自己百分之二百的努力!

    老首长点了点头:“好,那你即刻就启程吧,一直留在这里也不安全,方家肯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老首长便带着他的警卫离开了。

    木头他们则围过来,问我是不是真的要去找我爸,我坚定地点了点头,说是。木头他们几个聚在一起讨论了下,对我说道:“龙,如果你留在这,虽然方家还会想报复你,但是我们也足够能护得你周全了;你这一走,谁照顾你?”

    我说我已经二十多了,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,不需要任何人的照顾!

    看我这么坚定,木头他们也没辙了,便提出来其中一个跟着我去。但我知道他们还要留在这里搜集方家的罪证,之前他们一直都在为了这事努力,也是我二叔很久以来的心愿了,所以我婉拒了他们,谢过他们的好意,说我一个人就够了,如果我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,会给他们打电话的。

    木头无奈地说:“你好歹过了年再走吧?”

    我还是摇头,说我一天都等不下去了,必须马上就走!几位叔叔,这些年来谢谢你们的照顾了,你们也知道二叔对我有多好,现在他有麻烦了,还是因我而起的麻烦,我也不能袖手旁观,就在这里和你们说再见吧,我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就走。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后,我便毅然转身,朝着法庭外面走去,木头他们站在原地叹息,赵虎、韩晓彤、程依依则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方家的人还在法庭闹事,说要上诉什么的,我已经没心思管这些了,我必须马上去找我爸。回到我厂里的宿舍,收拾了些洗漱用具和换洗衣服,当然大部分都是程依依帮我准备的,她对我这比我还要了解,最后收拾出两个大箱子来,看得我是哭笑不得,问她是不是把锅碗瓢盆都装上了?还说我是去南方,不是去大沙漠,用不着整得这么严肃,缺什么东西也能现买是不。

    因为二叔的事,我连开玩笑都带着苦涩,但也必须强颜欢笑,我可不能让他们太担心我。

    程依依说:“都是必备的东西,一样都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我还打算瘦瘦身的,但一想到这些都是程依依的心意,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,只能去了外地再说。做准备的时候,赵虎就问我打算去哪,老首长只说我爸在南方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,也没具体说哪个城市,确实有点犯难,毕竟“南方”这个范围可太大了,按照地理划分就是秦岭淮河以南,至少包含十多个省市,我爸是在整个南方都很有名,还是在某个省市比较有名,是在商界有了成就,还是其他行业有了能耐,这些老首长都没有说,目标实在太空泛了。

    不过老首长给我的感觉,是我爸在整个南方都很有影响力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的话,那我就去南方比较有代表性的城市找找看吧,比如蓉城、沪城、金陵之类的,反正是瞎猫去碰死耗子。如果我爸真的很有名气,那应该很容易就打听到他,至于见他困不困难,就到时候再说呗。

    所以,我的第一目标定为蓉城。

    赵虎点了点头,说行,蓉城好吃的多,尤其火锅,更是天下闻名,早就想尝一尝了。

    当时我那个无语啊,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,不过赵虎确实是个吃货,认识他的第一天他就在吃,各种野味、烧烤手到擒来,也让我们尝过不少口福。不过我可没心情去想这个,一心只想早点离开这里,去南方找我爸,我知道我爸不想看见我,但是为了二叔必须得去找他。

    在宿舍里收拾好了东西,我又琢磨着是不是该回家看看。

    自从二叔的厂子建起来后,我就很少回那个家了,因为那里有我太多的回忆,有甜蜜的也有痛苦的,自从爸妈离婚以后,甜蜜也成了痛苦,如同伤口上的一把盐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决定回去看看,毕竟我这一走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家在老城区的某个胡同里面,说起来离锥子家也不远,都是普普通通的平房。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在这住了,到处都写着“拆”字,估计不用多久,这里就要彻底成为回忆了。

    踏在熟悉的石板路上,两边参差不齐地种着一些梧桐,记得小的时候,总是我妈送我上学,我爸接我放学,我拉着他们两人的手,一次又一次地走过这一条路,感觉岁月悠悠、时光漫长,那个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俩会离我而去。

    真的从来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打开熟悉的木门,院子里已经落了层灰,屋子里当然也好不到哪去。我轻轻叹了口气,拿起笤帚扫起地来,赵虎他们也都找了笤帚、抹布,帮着一起清理,用了一个多钟头的时间,里里外外总算干净下来,像个家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有棵梨树,记得每年春天,梨花总是开得很白,爸妈还会站在树下跳舞,跳以前那种很时髦的交谊舞;到了夏天的夜晚,我们一家就在树下乘凉,吃上一颗用井水冰镇过的西瓜,从上到下都很舒爽,就是给个皇帝也不想干。

    可惜啊,这些只能沦为回忆了,而且越想越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我是真的怨恨我妈,她怎么就能对不起我爸呢?

    我爸那么好的一个人,她怎么就忍心呢?

    虽然我爸不是我亲爸,可我是真的心疼他。

    收拾屋子的时候,我还在柜子里翻出来一张相片,已经微微有些发黄,是我爸和我妈年轻时候在人民公园的合影,两人幸福地依偎在一起,靠在一簇火红的杜鹃花下。我爸年轻的时候是真帅气,剑眉星目、仪表堂堂,一看就是人中之龙;当然我妈也很漂亮,穿着一条黄色的连衣裙,看上去温柔知性、落落大方,和当时最火的明星邓丽君有一拼了。

    照片背后还有一排苍劲有力的字,一看就是我爸的手笔: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
    显然在我爸看来,能和我妈在一起,就是人世间最快乐的事;由此也能看出,我妈在我爸心里的地位有多重,我爸又是多么爱她!

    看着这张照片,非但没有让我觉得甜蜜,反而让我心里更加难过,也让我更加的痛恨、埋怨我妈了,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,好好的男人不要,整得都是什么事呀!

    但我还是叹了口气,悄悄把这张相片藏在身上,毕竟这是我唯一的念想了,我也曾经是有爸和妈的,不是一开始就被抛弃的。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