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76 昔日的传说

276 昔日的传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看着这幕,我当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我完全没有想到,二叔所说的解决办法,会是帮我顶下杀人罪名!当时我就有点激动,我肯定不会允许二叔这么干的,更不会安心躲在二叔的庇护和翅膀之下,我可以为了程依依去死,也可以为了赵虎的安全牺牲自己,我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如果二叔的手段就是帮我顶罪,那我宁肯自己去坐牢啊!

    我想上去说清楚一切,但我还没站起来,赵虎就按住了我。

    死死按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张龙,你冷静一点!”赵虎低声说道:“想想你二叔的身份,虽然我不太了解你二叔,但我知道他来头一定很大!他既然这么干了,肯定就有他的理由,他只是先把罪顶下来,后面还会平安无事的,别忘了你二叔说的,让你千万不要出去!”

    程依依也说:“是啊张龙,二叔那么厉害,肯定会有他的办法,你可千万不要上去添乱。”

    在他俩的劝慰之下,我也慢慢冷静下来,我知道二叔的来头不小,“飞龙特种大队”的那位首长更是手眼通天,当初二叔被骆驼栽赃入狱,也是说出来就出来了;这次他先顶罪,再用其他手段出来,也是很有可能的事,毕竟运作他自己,比运作我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便稍稍放了点心,但还是忧心忡忡地看着那边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脚步声再度响起,是方鸿渐在几个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了。平时的方鸿渐意气风发、神采飞扬,现在却是面色惨白、失魂落魄,脚下也是跌跌撞撞、踉踉跄跄,几乎连路都不会走了。

    郑西洋见状立刻迎了上去,搀扶着方鸿渐来到方杰的尸体跟前。

    “小杰!”

    亲眼看到方杰的尸体,一直伪装坚强的方鸿渐终于忍不住了,扑到方杰身上嚎啕大哭起来,悲怮的哭声瞬间响彻整个天台。这是一个父亲正常的反应,在场的人无不唉声叹气、摇头叹息,只有大飞他们幸灾乐祸、捂嘴偷笑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方鸿渐红着一双眼睛站了起来,咬牙切齿地说:“谁,是谁杀了我儿子?!”

    “他!”郑西洋指向已经被刑警控制住的二叔。

    方鸿渐走到二叔身前,声色俱厉地问:“你是谁,为什么要杀了我儿子?”

    二叔淡淡地说:“我是张宏飞。我为什么杀你儿子,难道你不清楚?哦,就许你派人陪你儿子来杀我侄子,就不许我为我侄子报仇了吗?也就是你派的那个杀手白狼跑了,不然我连他一起杀了!”

    方鸿渐知道我二叔,不过见面却是第一次,他上上下下地看着我二叔,终于忍不住了,伸出手来狠狠扇向二叔。

    但是开玩笑呢,能打二叔的人只有“老首长”一个,别人绝对没有这个资格。二叔“咔”的一下,就把方鸿渐的手腕给抓住了,郑西洋立刻指着二叔,说你干什么?!

    其他刑警也都用枪对准二叔。

    二叔却没反应,依旧抓着方鸿渐的手腕,冷冷地说:“人是我杀的,该怎么判就怎么判,动手就不太好了,对你的影响更不好!”

    郑西洋还想再说二叔什么,方鸿渐已经把手缩了回去,同样冷冷地说:“张宏飞,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,但你敢对我儿子下手,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!”

    说完,方鸿渐便低下头去,将自己儿子的尸体抱起,大步朝着天台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方鸿渐确实算得上是人中之龙,经历丧子之痛以后很快恢复冷静,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。郑西洋也摆了摆手,让人把我二叔押走,至于蹲在地上的大飞等人,郑西洋还是看都不看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直到天台上的警察都走干净了,我和赵虎、程依依才站了起来,大飞他们正不知道怎么办好,看到我们几个出现,立刻哗啦啦地跑了过来,询问我们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都没答话,快速往外面走着,大家也都跟上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无比复杂,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。出了写字楼,看到二叔的几个战友,木头、金枪他们几个站在马路边上,像是看到了依赖和支柱,立刻奔了上去,叫了几声叔叔,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木头他们安慰着我,让我先回县里,说我二叔会没事的。

    我问他们:“我二叔真的会没事吗?”

    木头说道:“我们会尽力帮他的!”

    这个“尽力”让我内心惴惴,更加没办法走了,金枪又说:“龙,没事的,接下来交给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土匪也笑着说:“你二叔身份特殊,多次获得过一等功,方家拿他没办法的,你就回去等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,我总觉得他们也不是太有把握。可在他们几个轮番的劝说下,我也没有办法,只好和赵虎先回县里,等看接下来的案子怎么处理。之前卢晨亮被调走、方家重新执掌荣海大权以后,我一度很担心自己会遭到报复,一直以来构建的势力也会遭到瓦解,但是现在这些我都不想顾了,只想让我二叔能够平安归来,哪怕我们一无所有、从零开始都可以啊。

    为了我和赵虎的安全,木头安排我们躲在某个村子里面,连手机都不给我们用,只有程依依和韩晓彤时不时来看我们,带来一点外界的消息。

    确实如同我所猜测,方家对我们这一群人展开了疯狂的报复,虽然一些兄弟提前得到消息跑了,但还是有不少兄弟被郑西洋给抓了,“龙虎商会”处在风雨飘摇之中,几乎要被连根拔起、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曾经一统荣海整个地下世界的龙虎商会,已经全军覆没、成为昔日传说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猜得没错,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之下,方鸿渐果然找到了冯伟文,要求冯伟文出来主持大局。冯伟文托程依依和韩晓彤带话给我们,说他永远效忠我们,宁肯被郑西洋抓起来,也不再跟方鸿渐了。

    冯伟文的忠心确实让我们感动。

    想来,是因为冯伟文还对我们抱有希望吧。

    赵虎让程依依和韩晓彤带话给他,让他答应方鸿渐,暂时统领荣海地下世界,龙虎商会仅存的一点血脉就靠他维持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冯伟文的回复又过来了,只有短短的一句话:“龙虎出征、寸草不生,我等你们王者归来!”

    再之后,荣海的地下势力重新洗牌,“龙虎商会”完全成为了过去式,冯伟文成为了新一代的地下之王。但是我们知道,龙虎商会并未真的彻底湮灭,还有一点薪火暗中流传,冯伟文还在等着我们回去,为了让我们能够放心,他甚至大肆任用了以前的兄弟,包括大飞、锥子、南霸天、祁六虎等等,就连李磊都成了他的司机……

    方鸿渐并想不到,我和赵虎仍是这支势力幕后的把控者。

    但说实话,我们现在也顾不上这些东西了,我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二叔身上,就想知道二叔最后会怎么样,到底能不能平安无事地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关于二叔的好消息倒是也会传来。

    比如听木头说,二叔以前的身份已经公开,作为“飞龙特种大队”曾经的教官,而且立有军功无数,经手过他案子的工作人员都很紧张,因此二叔在拘留所里还是比较舒坦的,从上到下每一个人敢欺负他;以及,“老首长”也亲自现身,到荣海的法院去转了一趟,要求庭长能够从轻处置……

    从各方面过来的消息看,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我也因此充满期待,等着二叔平安归来的那天。

    一恍眼,便是三个月过去了。

    天气进入最寒冷的时期,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将整个荣海铺成白色。春节就快到了,荣海的大街上已经隐隐有了过年的气氛,已经没人工作了,大家都在街上闲逛、玩耍,时不时还能听见几声炮响。

    这天,我和赵虎、程依依、韩晓彤,以及二叔的几个战友,木头、金枪等人来到荣海的法院门口。

    今天,是二叔“杀人案”宣判的日子。

    木头他们的神情还是比较放松的,在来的路上就告诉我说,关系已经打点好了,虽然不至于当庭无罪释放,但也不会判得太久,让我放心。但说实话,无论二叔判多长时间,我的心里也不会舒服,可是如果换成我上,可能会判死刑或是无期,正当防卫不存在的,这已经是目前的最优解了。

    总之,我还是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,和大家一起进入荣海法院。

    在审判庭的门口,我们还见到了方鸿渐和郑西洋。

    三个月不见,方鸿渐明显憔悴很多,显然儿子的死让他备受打击,这是标准的白发人送黑发人啊,就是再坚强也被折磨得不像人样了。方鸿渐看到我们,顿时凶光毕露,狠狠瞪了我们一眼,倒是什么话也没说,直接进入审判庭了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也是一样,一起走了进去……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