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74 方杰之死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29次加更

274 方杰之死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29次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冲天的愤怒已经让我彻底失去理智,但说实话我也不需要什么理智了,我满脑子就三个字,杀了他!

    我手持匕首,一下又一下地捅着,此时的我没有任何怜悯,像是一具没有感情的冷血杀手,满脑子就没有别的事情,就是杀他、杀他……程依依遭受了这样不堪的屈辱,我是绝对不会放过方杰的。

    绝对不会!

    方杰一开始还大叫着:“白狼,救我,救我!”

    但是不知为何,白狼就在我身后站着,愣是一下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心思去管其他的事,就是疯狂地扎着方杰,连我都不知道扎了几刀,或许几刀,或许几十刀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方杰已经完全没力气了,肚子上、衣服上全是鲜血,人也软塌塌地倒在地上。他哀求着我,向我道歉,眼泪都流了出来,恳求我别再继续捅了,但我也完全听不进去,仍旧一下一下地往里送着匕首。

    “爹,我叫你爹,你别捅了……”方杰有气无力地说着。

    荣海第一大少,嚣张跋扈的方杰,现在竟然改口叫我做爹,可见这人真是欺软怕硬。

    可惜一切都已迟了。

    我仍旧一下一下地往里捅着,眼神冰冷、狠厉、残酷、无情。

    方杰慢慢地不动了,眼睛也闭上了。

    似乎是死了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没发泄够,仍旧不断往里送着匕首。

    “够了,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程依依奔了过来,抓住了我的手,把匕首夺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程依依是怎么从石墩子上下来的,但是看到她凌乱不堪的衣服,我的眼泪瞬间流淌下来,虽然她遭遇到了一点凌辱,但也终究是安全了,没让方杰真的得逞。

    我一把将程依依拥在怀里,程依依靠在我的肩上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我也想哭,想要放声大哭,但是我忍住了,因为我是个男人,任何时候都要顶天立地,让自己的女人有安全感!我抱着程依依,轻轻拍着她的脊背,喃喃地说没事了,没事了……

    脚步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白狼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一紧,抬起头来看他,用坚毅的眼神告诉他,我可以死,但程依依不能死。

    结果白狼根本就不看我。

    他蹲下身,检查方杰的身体。

    方杰浑身上下都是血,甚至看不出来有几道口子,只觉得这个人支离破碎的,已经不能算个“人”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我,也慢慢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方杰死了没有,但也实在不像活着的样。

    白狼检查了一下,微微摇了摇头,叹着气说:“张龙,你玩太大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心里顿时一凉。

    我知道,方杰确实是死了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我并不后悔把他杀了,如果能够再来一次,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做出相同选择。我也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杀人,我们虽然干这行也挺久了,但是除了锥子,没有一个沾过人命,就连赵虎都不杀人。

    我们常说,这是底线。

    我们虽然不是好人,但也是有底线的,绝不可能草菅人命。

    除去我本身的坚持以外,二叔的教育也起到了很大作用,他一直都告诉我说,超越底线的事情别做。但是这次,方杰的所作所为也超出了我可接受的范围,他这样的人必须死,我既然已经做了,那就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但是已经冷静下来的我,不免就在思考这件事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方杰是荣海第一大少,方鸿渐的儿子,方老爷子的孙子,背靠这么强的家族势力,方家绝不可能饶过我的。当然,也轮不到方家出手,白狼现在就会杀掉我了,此时此刻的我心中一片清明,已经做好了坦然受死的准备,只要程依依能好好的,我也没什么遗憾了。

    但是白狼并没杀我。

    白狼站了起来,喃喃地说:“张龙啊张龙,你说你制止了他也就算了,不解气捅上几刀也行,怎么就把人给杀了?现在好啦,这玩得也太大了,方杰是我带出来的,搞得我都难辞其咎,方家也不可能放了我了……得了,被方家追杀,总比被五行兄弟追杀的好,接下来你自己慢慢玩吧,我得赶紧逃了……唉,这都什么事啊!”

    白狼一边说,一边转身往天台门口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这是不管了,彻底不管了。

    不管方杰,也不管我们。

    他要脱离方家,远走高飞去了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呆呆的,看着白狼越走越远。白狼走到天台门口的时候,一个人正好闪了进来,差点和他撞个满怀,正是赵虎。赵虎看到他,还愣了一下,不知道这是谁,但白狼根本不搭理他,一侧身就出去,并且很快消失。

    赵虎挠了挠脑袋,又朝我们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他离得远,还不明白怎么回事,只是看到我和程依依都在地上坐着,好像也没什么危险,远远地问:“什么情况,你说的那个杀手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刚才出去那个就是杀手。”

    赵虎瞪大了眼:“他就是杀手啊……那他怎么没有杀我?”

    我不说话了,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。

    这事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哎,到底怎么回事,倒是吭个声啊,我可让晓彤去叫你二叔了啊,我还想着上来想办法拖延下时间呢,怎么杀手就走了啊?”

    赵虎一边说,一边往我们这边走着。

    “哎哟哟……”赵虎立刻捂上了自己的眼睛,“依依,你那衣服怎么回事,怎么破成那样子了,赶紧穿上啊,别让我犯错误,就是晓彤不弄死我,张龙也要弄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程依依的衣服破破烂烂,大半个脊背都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没有什么,程依依平时还穿露背装呢,只是现在这副样子确实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我立刻脱下自己的衣服给程依依披上。

    “到底咋回事啊?”赵虎问着。

    我沉沉地说:“方杰刚才想非礼依依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赵虎立刻火冒三丈:“那王八蛋在哪,我要把他杀了!”

    “已经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沉沉地说着,稍稍错了下身子,露出躺在我后面的方杰来。

    赵虎站住脚步,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卧槽……”

    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赵虎都傻了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我也把刚才的事给赵虎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随着我慢慢冷静下来,我已经猜到之前放了我的就是白狼,程依依也是他放了的。白狼虽然是个杀手,但他仍有一点点的良心在,也不忍看到程依依遭此凌辱,但以他的身份又不好直接去劝方杰,所以就想让我自己过去救人。

    本来打算让我制止,或是打伤方杰就好,结果现在显然搞得有点大了……

    大到白狼都没辙了,方杰一死,方家除了不会放过我,也不会放过他,所以他索性跑路了。

    留下我,怎么办?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?”赵虎咂着嘴说:“赶紧处理尸体啊,然后假装这事没发生过,咱们也赶紧逃回县里去。方家找不到方杰,也找不到白狼,或许以为是白狼把方杰掳走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确实是个好主意,不管这事最后会不会爆出来,现在只能这么办了。

    我们虽然没杀过人,也没处理过死尸什么的,但也不至于有多害怕,到底也是整天打打杀杀的呢。我们正准备找个容器把方杰的尸体装进去,好死不死,一片纷杂的脚步声突然传来,竟然是写字楼里的保安冲了上来,他们也不知道从哪听到的消息,得知天台上面有人打架,立刻手持警棍奔了上来。

    至少有十多个人。

    “都别动,立刻蹲下,我们已经报警了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吼着,又让大家团团围住我们,本来是想吓唬我们的,结果看到地上躺着一具浑身是血、一动不动的人后,当时都吓蒙了。

    “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快跑!”

    众人哗啦啦地往外跑着,我们几人的脑袋也嗡嗡直响,就怕碰到这种事情,就怕碰到这种事情!

    本来天知地知我知他知的事,现在弄得十多个人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快走,先离开这!”

    赵虎低声喝着,主动背起方杰往外面走,尸体肯定不能留下,否则方鸿渐会疯了的。

    我们几人一起往外面走,结果刚走到楼梯口,就看到十多个警察来了,那些保安正和他们说着,还往楼上指着。警察听闻,立刻拔出了枪,“噌噌噌”地朝着楼上跑来。

    如果是楚正明在位,我们还不至于多慌,稍微斡旋一下可能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是郑西洋在位,如果落在这些警察手里,我肯定要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!”

    赵虎低声喝着,又背着方杰往回跑,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天台上面,又找了一处石墩子藏在后面。但这肯定不是长久之计,天台满共就这么大的地方,警察迟早会找到我们的,他们手里又有枪,我们是一点辙都没有。

    耳听着警察的脚步声传来,他们已经奔到天台上了,赵虎着急地说:“张龙,给你二叔打电话,或许他有办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