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71 白狼,救我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28次加更

271 白狼,救我 为吴邪McGill的皇冠第28次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对方此时此刻就在写字楼的天台等我。

    程依依应该也在那里。

    因为担心程依依的安危,我确实不敢耍任何花样,脚步不停地往写字楼奔去。对方实在太神秘、太诡异了,如果他在天台上面的话,为什么会对我的行动了如指掌?

    我不敢轻视对方,也就不敢去想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也没时间去想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据说方家豢养的杀手不少,这应该也是其中一个,身手怎么着也不会次于周大虎吧,或者要和五鬼持平了吧,单单是想到周大虎的恐怖,我的头皮就一阵阵发麻,更不敢去想如果他和五鬼类似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我有直觉这次过去肯定要栽,但是为了程依依不出事,栽也就栽了吧。

    我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奔进写字楼内,我又按照对方说的,直接乘上2号电梯,直达顶层天台。

    随着电梯门缓缓打开,一片开阔的露天平台出现在我面前。天台和天台确实不一样,上次斗钱四虎的那个天台乱七八糟,堆满各种杂物,地上各种电缆,这个天台就不一样了,异常干净、整洁,显然经常有人打扫,温暖的阳光照耀下来,倒是个晒太阳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天台上面没有任何杂物,只有一个又一个半人高的石墩子,电线什么的应该就藏在这些石墩子下面,这样确实安全系数高的多了。

    进入天台的一瞬间,我就看到了程依依。

    程依依趴在其中一个石墩子上,手上、身上、腿上都绑着绳子,还和石墩子绑在一起,一动也不能动,嘴巴里果然塞着一块抹布。

    而在程依依的两边,则站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约莫三十来岁,个子挺高、皮肤挺白,脸上带着笑意,长相还挺帅气,就是眼神透着一股凶狠;另外一个是熟人了,荣海第一大少方杰,昨天才被赵虎捅了一刀,今天就又大大咧咧地出现在这,还真是吃多少亏都不长记性啊。

    我对方杰当然没有什么畏惧,真正让我忌惮的是旁边那个青年,虽然他脸上挂着笑,却让我觉得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这一定是个高手。

    但我顾不了那么多了,一看到程依依被绑在石墩子上,别提我这一颗心有多疼了,同时一股怒火往脑门子上撞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根本控制不了自己,当时就从自己腰后拔出了饮血刀。

    周大虎的这柄饮血刀,我天天带在身上,就为应付不测。

    刀锋明亮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握紧了饮血刀,我的勇气也倍增了,一步步朝着程依依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趴在石墩子上的程依依“呜呜”地冲我叫着,一脸焦急,头还使劲摇晃,眼中泪光闪闪,显然不想让我过来。显然,她已经和旁边那个青年交过手了,知道我绝对不是这个青年的对手,所以不想让我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其实之前打电话的时候,从她“呜呜”的声音之中,我就听出了她的含义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我不可能不管她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更是一往无前地走着。

    方杰别提有多兴奋了,他捂着自己的肚子,显然还有点疼,哈哈笑着:“来啦,真的来啦,还真有这么蠢的人啊,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像方杰这种换女人如换衣服的浪荡公子哥,根本无法理解我这种为了一个程依依就只身涉险的行为。

    旁边的白脸青年笑着说道: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身死相许。方少,你不能理解,我却能够理解,这样不是挺好的吗,轻轻松松就把他引过来了。你爷爷可是说了,绝对不能惊动他的二叔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果然,还是惊动了方家的那位方老爷子。

    方杰还是嘿嘿笑着:“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反正杀了张龙、赵虎就行。现在张龙死了,什么时候杀赵虎啊?”

    “马上、马上。”白脸青年还是嘿嘿笑着。

    我明明还活着,方杰却说我已经死了,足以说明他对旁边这个青年有多自信!

    很快,我就来到他们几人身前。

    我握紧刀,冲着对面那个白脸青年说道:“我来了,放了我女朋友吧,你的任务对象应该是我,和她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白脸青年点着头说:“不错,我是杀你,不是杀她。不过,现在还不是时候,等我把你和赵虎都杀了,自然会把她放了的,我这人说话一向守信,你大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白脸青年和周大虎、木头等人一样,实力强到一定地步,根本不屑言而无信。

    一个唾沫一个钉,就是他们的行为准则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我心里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这时,旁边的方杰突然说道:“不行,白狼,就算杀了张龙、赵虎,也不能放了她!”

    白狼,应该就是这个白脸青年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白狼奇怪地说:“你还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杰看向趴在石墩子上的程依依,喉咙狠狠咽了一下唾沫,色眯眯说:“这么漂亮,可不能浪费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干什么,已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我相信他不是说着玩的,也不是为了故意激我,荣海第一大少的作风,我已经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,这绝对是个极度荒淫、禽兽不如的王八蛋!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的火再度“腾”一下窜了上来,恶狠狠、凶巴巴地瞪着方杰,牙齿也咬得咯咯直响,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都在发抖,浑身上下散发着杀气,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冲上去了。

    趴在石墩子上的程依依,却完全不计较自己的处境,仍旧冲我“呜呜”叫着,显然还在劝我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但我怎么可能走呢?

    白狼都无语地说:“方少,这么做不地道吧,你爷爷只让我带你来杀了张龙、赵虎,可没说让你欺负人家的女朋友啊。再说,你又不缺女人,随便去个会所都有一大把女人等着你挑,干嘛非得玩这个不情不愿的呢?”

    方杰不屑地说:“哪来那么多的废话,你杀你的,我玩我的,你还想管我的闲事?除了程依依要留下来,那个白玫瑰也得弄过来啊,以前上学的时候我就对白玫瑰垂涎三尺了,可惜一直没有拿下她的机会……嘿嘿,告诉你吧,我等这天已经很久了,越是得不到的越想要啊!”

    白狼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不满。

    但也仅仅闪过而已,很快就恢复如常了,毕竟他是奴,方家的人是主。

    奴仆哪能管得了主人的事?

    对于方杰的所作所为,白狼显然是管不了的,也不能管。

    方杰还是色眯眯地看着程依依,像是一头贪婪的狼,甚至还揉了揉自己的裤裆,恨不得现在就扑到程依依的身上去。

    真的,我很想剜了他的眼睛,剁碎他的下体,让他和吴云峰一起当太监去!

    方杰注意到了我凶狠的目光,显然让他很不舒服,指着我说:“白狼,赶紧把他杀了,我已经迫不及待了。”

    方杰一边说,一边又看了程依依一眼,还把他恶心的舌头伸出来舔了一下嘴唇。

    白狼没有任何废话。

    作为奴仆,他很明白自己需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即脚步一蹬地面,朝我直奔过来!

    好快的速度,简直像风一样!

    或者说,像是荒原里奔跑的狼,“白狼”这个外号确实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就从他这迅捷的速度来看,我就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,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。但我也根本没想和他打,我直接绕过白狼跑的方向,直接朝着方杰奔去,手里的饮血刀也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不可能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从进入天台,看到这里的情况以后,我的脑袋就在飞速旋转,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我不是白狼的对手,硬拼肯定不行,要想破解这个局面,必须把方杰抓住当人质。白狼是方家的奴仆,只要抓住方杰,就能制约白狼。所以一开始,我的目标就不是白狼,而是方杰!

    白狼朝我冲来的同时,我也朝着方杰冲去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完全是两条线。

    以石墩子为界限,一左一右。

    人世间最遥远的距离,就是一人往左、一人往右。

    实在是个好机会,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也就一瞬间的功夫,白狼奔到了我的位置,而我奔到了方杰的位置。

    你想想吧,方杰怎么可能是我对手。

    在我这里,他就是砧板上的鱼肉。

    我一把抓住方杰的头发,同时把饮血刀架在了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!”我冲白狼大吼:“认识周大虎吧,这是周大虎的那柄饮血刀!只要我轻轻一剌,保证把方杰送上西天!”

    明亮的刀锋,距离方杰脖子上的大动脉只有几公分远。

    方杰都快吓死了,身子哆嗦成了一只雨中的鸡。

    “白狼,救我……”方杰颤颤巍巍地说着,却是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白狼则站在我原来的位子上。

    他捏着头、皱着眉,又抬头看了看天上的云,喃喃地说:“好像快下雨了,真是让人头大啊……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