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67 实名举报

267 实名举报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其实在方杰说出“原模原样来一刀”的时候,我就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这句话多熟悉啊,当初板儿哥为袁巧柔出头,就曾经让程依依原模原样浇瓶啤酒,结果程依依顺手就全浇到袁巧柔头上去了,事后还惊讶地问不是原模原样来一次吗?

    没人知道程依依是不是故意的,她自己也不肯承认,说就是脑子一时糊涂了,但这并不妨碍大家一次又一次地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我不信赵虎能忍住不学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赵虎在接过匕首的那一刹那,顺手就捅到了方杰的肚子里,还是那道伤口,确实原模原样。

    太顺手了,顺到像是用了飘柔洗发水,非一般的柔滑、非一般的心动。

    匕首捅进方杰肚子里的时候,方杰还没什么反应,一来动作实在太快,二来方杰喝多了酒,意识可能有点模糊。方杰还看着赵虎的肚子,说你捅啊,赵虎说我已经捅了。

    “你哪捅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杰顺着赵虎的手一看,才发现匕首已经没入自己腹中。

    鲜血也在一点一点流下。

    “嗷”的一嗓子,有人惊叫出来,跟着方杰一起来的那二三十个狗腿子顿时一哄而散,他们哪个不是狐假虎威,看到老虎都被干了,自己哪里还敢留下。但我怎么可能放过他们,欺负我店里的工作人员,一个也别想走!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在我一声令下,大飞等人同样一哄而上,大家憋了半天的气,就等这一刻了。

    这些狗腿子狐假虎威还行,让他们动真格的,一个个比面条还软。大飞他们抡起了自己的拳,抬起了自己的腿,咣咣铛铛地往他们身上砸、踹,把自己的怒气全部发泄出来,现场顿时一片鬼哭狼嚎、哀声四起。

    我的眼睛看准,一把抓住李俊的头发。

    李俊一抬头看到是我,魂儿都快吓没了,刚开口说了一句“张龙……”,就被我狠狠一个膝撞干到脸上。“啪”的一声,李俊的鼻子血花四溅,整个人也晕晕乎乎的了,但我还是不放过他,仍旧一脚一脚踹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张龙,你够了啊,都是同学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袁巧柔上来拦我,本来她是个女的,没人主动找她,自己溜了就完事了,没想到还来找我的事。都说她和李俊在一起了,看来这是真的。我看见她就烦,就跟苍蝇似的嗡嗡嗡,怎么就不知道吸取教训?

    我放下李俊,就去扇袁巧柔的嘴巴。

    什么男人不打女人,我们这行不存在的,只要你犯贱了,老少妇孺照打不误。

    我们是有底线不假,不过底线比一般人低太多了,我们要是好人,还不如去学校里教书。

    “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袁巧柔连说了四个字,我就连抽了她四个耳光,抽得她鼻血横飞、天旋地转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,“砰”的一声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走廊上依旧很乱,各个二代们被打得鼻青脸肿、哭天喊地。

    看着这幅景象,我还挺满意的,忍不住给自己点了支烟。就是要让这些嚣张的二代们看看,什么地方能闹,什么地方不能闹,狐假虎威也不行,荣海七虎都被我们干掉了,除了赵虎,荣海已经没老虎了。

    我又看向方杰。

    方杰已经捂着肚子倒在地上,脸色惨白、满头大汗,嘴巴还在嘟嘟囔囔,似乎是在威胁赵虎。

    赵虎则站在他的边上抽烟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恰好听到方杰说了一句:“赵虎,你好大的胆子,你敢捅我一刀,你死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下,赵虎一脚踢出,将方杰给踹飞了。

    这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赵虎摆了摆手,随便叫过来两个兄弟,让他们把方杰丢到医院。

    接着又把大飞叫过来,问他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吗?

    大飞嘿嘿笑着,说知道、知道。

    方杰都被我们干掉了,其他二代还不好处理吗?

    我们被打伤了这么多工作人员,被打坏了那么多的东西,每人都得吐出一笔巨款,否则谁也别想走了。

    大飞开心极了,让我们俩放心,说是一切都包在他身上了。

    确定不会出什么麻烦了,我和赵虎才离开了龙虎娱乐城。

    彼时,凌晨三点。

    再热闹的荣海,也变得有点冷清下来,连出租车都见不到几辆了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沿着马路往前面走,一边走一边说话。

    “捅了方杰一刀,方鸿渐肯定不会放过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动得了咱们?”

    “能吧,方家不是豢养了很多杀手吗?”

    想起五鬼和周大虎的可怕,我们确实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那在他干掉咱们之前,咱们要先干掉他吧?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起朝着市公安局走去。

    我们打算实名举报方鸿渐,派遣我们暗杀卢晨亮的事。

    其实我们一开始就有这个想法了,只是可能还没那么坚决,方杰的事一出,算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不得不去、非去不可。

    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市公安局的时候,赫然看到楚正明就在门口站着。

    我们吃了一惊,问他站在这里干嘛?

    这大半夜的,也太渗人了吧。

    “在等你们。”楚正明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相信我不会看错人,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。”

    在他背后,市公安局楼顶那颗国徽在夜空中熠熠生辉……

    我们被邀请到了楚正明的办公室里,一五一十交代清楚我们之前的经历。

    更绝的是,赵虎竟然还把他和方鸿渐的电话录了音。

    原来他早就留了一手。

    拿着这份录音,楚正明激动无比,说方鸿渐这次肯定会倒台了。

    我们问他真能倒吗?

    “那必须的。”楚正明开心地说:“试图谋杀荣海的一把手啊,你们觉得他还能活下去吗?”

    我们又问那我们有没有事?

    楚正明说:“你们又没真的行动,只是打烂了几面玻璃,能有什么事啊?放心,我一定会为你们担保!回去吧,安心睡个好觉,等到明天的太阳升起,荣海就是一片干净的土地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当然相信楚正明,于是安心地回去睡了。

    对楚正明来说,却是一个激动的不眠夜。

    哪怕已经凌晨四点,他还是第一时间将这件事通知了卢晨亮。

    卢晨亮也松了一大口气,说:“看来我错怪他们俩了……好,那你就行动吧。”

    经过一层层的批复,到早晨七点钟的时候,楚正明终于拿到了抓捕方鸿渐的公函。

    “行动!”

    楚正明二话不说,带了几个精明强干的兄弟,直奔荣海的机关大楼,准备趁方鸿渐早晨来上班的时候一举将他拿下。

    为了不走漏风声,他们穿得都是便衣。

    他们就埋伏在大楼附近,盯着驶过来的每一辆车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知道方鸿渐的专属座驾是哪个,但还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太阳渐渐升高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,机关大楼门口的人进进出出,有来上班的,也有来办事的。眼看着上班时间都快过了,却迟迟不见方鸿渐的影子,楚正明慢慢有些着急起来,难道风声走漏,让他跑了?

    楚正明猜得没错,风声确实走漏掉了。

    虽然楚正明和卢晨亮已经足够小心,但也防不住方鸿渐在他们身边安插间谍,在公函一步步批下来的时候,方鸿渐已经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方鸿渐没去上班。

    一大早,他就奔向荣海下属的一个农村,来到一座普普通通的宅院门前,连滚带爬地奔了进去。宅院里面郁郁葱葱、奇花异草,即便天气已经很冷,但在专人的照顾之下,这些花草依旧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太阳已经升了起来,阳光铺满了整个大地。

    一位白头发的老人正举着喷壶,来回给这些花草浇水,他的动作缓慢、眼神温柔,就好像这些花草都是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方鸿渐急匆匆地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爸、爸!”方鸿渐大声叫着,一头跪倒在老人面前,焦急地说:“您救救我啊!”

    没错,宅院里的这位老人正是方家真正的灵魂人物,方杰的爷爷、方鸿渐的父亲,人称“方老爷子”的方鸿飞!

    即便他已经退休多年,即便他已经不在宦海,可他手里掌握着的资源仍旧不是别人可比拟的,仍旧是方家一面不可动摇的大旗,只要方老爷子不倒,方家就不会倒!

    此时此刻,看到儿子慌慌张张的样子,方老爷子的眉毛不禁微微皱起。

    十多年前自己退休的时候,就已经把方家全权交给了方鸿渐,虽说自己还有另外几个儿子,可他就是看好方鸿渐,觉得这个儿子沉稳、大气、内敛、优秀,一定可以接过自己的衣钵,哪怕自己百年以后,方家也会继续兴盛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没错,这么多年下来,方鸿渐确实做得十分出色,方家在荣海的控制力也越来越强了。

    听说前段时间出了一点问题,荣海新来了个一把手十分强硬,不过方老爷子相信自己的儿子能处理好,所以也就没有多加干涉。但是现在怎么回事,一向稳重的儿子怎么慌成这个样子,气喘吁吁、连滚带爬,连路都快不会走了?

    方老爷子转过身去,将喷壶对准方鸿渐的脑袋浇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先冷静一下再和我说话!”方老爷子冷冷说着,眼中精光暴射。

    //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