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66 你是我家的狗

266 你是我家的狗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我和赵虎是真的发火了,立刻驱车前往龙虎娱乐城。

    我们来荣海有一段时间了,这还是方杰第一次过来闹事,不免让我俩觉得奇怪,这家伙今天发什么疯,怎么找到我们头上来了,以前他可没这胆子啊。但等我们到了龙虎娱乐城,立刻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大飞在门口等着我们,我和赵虎一下车,他就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爹啊,你们可算来了,我是真扛不住了……”大飞帮我们付了车钱,火急火燎地引我们上楼。

    一边走还一边描述着楼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之前在电话里说得不够详细,现在清清楚楚地说了一遍,方杰带来的二三十人都是荣海有名的纨绔子弟,各种行业的顶尖二代几乎都到齐了,称得上是五毒俱全,什么花样都能玩得出来,工作人员都被他们折磨惨了,现在楼上就像一个大型的马戏团。

    大飞指着自己的脸说:“我挨一巴掌没什么,谁让我挣得就是这个钱,关键是其他人都太惨了,本身就挣不了多少钱,还要受这种委屈和气!”

    因为方杰闹事,客人都吓跑了,店里也是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跟着大飞来到某个楼层,这里的人不是很多,但却十分热闹,有隐隐的哭声和求饶声,也有欢呼和叫好声,这两种完全不相容的声音,此刻却在这里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过去一看,就见走廊上果然跪着几个没穿衣服的公主,像狗一样在地上绕圈爬着,旁边则站着一些衣着华贵的公子哥和女人,我一眼就看到了袁巧柔和李俊,他俩一左一右地站在方杰身边,像是两条哈巴狗似的点头哈腰,不时地和方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方杰的脸红扑扑的,显然喝了不少的酒,在两人的撺掇下,解下腰上的皮带,往公主身上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响起,几个公主发出惨叫,身上一道又一道的血印子,不停地磕头求饶,眼泪更是流得满脸都是。

    旁边则响起一片叫好声和嬉笑声,都是来历不凡的公子哥们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其他工作人员也挺倒霉,有个经理被绑在灯柱上了,有个保安趴在地上,被打得伤痕累累,还有几个不相关的客人,也被打得浑身是血、倒在一边。

    上一个大闹龙虎娱乐城的是周炳坤,号称荣海第二大少,不过这次没有见他,估计和方杰不是一个圈的,两人属于各玩各的。

    方杰可比周炳坤过分多了,周炳坤再狂也没这样过啊。

    方杰把自己的上衣都脱了,手持腰带、赤裸上身,大叫:“张龙和赵虎呢,怎么还没有滚出来?!”

    袁巧柔和李俊也跟着叫:“就是,张龙和赵虎呢,怎么还不出来接待方少,是不是认不清自己的身份啊?”

    我总觉得方杰今晚会这么疯,肯定是受了他俩的挑唆,不然方杰不会这样子啊,又不是没被他爸打过。

    总之,看着走廊里的种种,我的火登时就往上撞。方杰让我和赵虎滚出去,我还没觉得有多生气,但是看到工作人员被欺负、被凌辱,我是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,人家就是来给我们打工的,一个月也就挣几千块钱(公主好点,能有上万),却要受这么大的委屈,身为这的老板,要是保护不好他们,我觉得自己真混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当时我就撸起袖子,准备上去把方杰收拾一顿,顺带再把袁巧柔和李俊这两个挑事的王八蛋再打一顿。

    让他们知道来龙虎娱乐城闹事的下场!

    但我刚准备上去,赵虎突然伸手拦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奇怪地看向赵虎。

    “这事有点奇怪,先别那么冲动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赵虎便笑呵呵地迎了上去,说哟,方少,这是哪阵香风把你吹过来了?

    赵虎说有点奇怪,我也就不动了,藏在人群后面,看看情况再说。

    方杰一抬头,看到赵虎来了,啐了一口说道:“操,你怎么才来,老子等你半天啦!”

    其他人看到赵虎来了,立刻噤声、闭嘴,尤其是李俊和袁巧柔,刚才喊得一个比一个喧,现在比个吉娃娃还乖。啥叫狗仗人势,算是从他俩身上看得一清二楚,我看他俩比看方杰还烦,这一次又一次的,怎么就不知道吸取教训呢?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哈,我刚有点事办,这不刚过来吗?”赵虎走过去,一把勾住方杰的肩,笑呵呵说:“方少,什么事啊发这么大火,走走走,咱们上包间喝。”

    赵虎一边说,一边搂着方杰往包间里走,同时摆手让大飞他们过来。

    几个兄弟立刻冲上去,给地上的公主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……”方杰一把将赵虎推开,晃晃悠悠地说:“谁要跟你去包间喝啦?”

    赵虎并没生气,笑呵呵说:“你意思是说咱就在这喝呗,行,没问题,老哥陪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特么老哥老哥的,你是谁老哥啊?”方杰又把赵虎伸过去的手打开,指着赵虎的鼻子说道:“我问你,你是我们方家的狗不?”

    李俊和袁巧柔等人顿时捂嘴偷笑起来。

    赵虎的眉毛则是一跳。

    “方少,你喝多了吧?”赵虎的语气变得阴冷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跟谁俩呢?”方杰还是指着赵虎的鼻子:“你怎么跟我说话的,知不知道是谁给你饭吃的不?我告诉你,我们方家能让你来这吃饭,也能让你滚回县城里去!”

    方杰真是有点嚣张过头了。

    别说赵虎,我都要忍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以赵虎的脾气,还不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?

    但是赵虎偏偏忍了。

    赵虎没理方杰,而是摸出手机,低下头去打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给谁打电话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方爷……真是不好意思,这么晚了还打扰您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赵虎是给方鸿渐打电话,方杰似乎醒了点酒,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赵虎继续说道:“方少可能有点喝多了,在龙虎娱乐城里打了几个工作人员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,显然指望方鸿渐能把方杰弄走。

    走廊里面十分安静,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,方杰还是一动都不敢动,眼睛直勾勾盯着赵虎手里的手机,额头上有很明显的冷汗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毕竟方鸿渐已经不是第一次为了我们的事打、骂方杰了。

    接着,方鸿渐的声音从赵虎的手机里传出来。

    很大声,很粗鲁。

    几乎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你有毛病是吧,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就为跟我说这个?我儿子是什么人,打几个下贱的工作人员怎么了,他肯定是心情不好才这么做的,你不想办法哄他开心就算了,还把状告到我这来了?怎么,我儿子难道说错了吗,难道不是我们方家给你饭吃?你这个废物,交代你的事情做不好吧,欺负起我儿子来倒是一个顶俩,是不是给你脸了,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?我告诉你,我儿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在荣海我是天王老子,他是天王小子,没有什么比他开心更重要!你要让他不开心了,我就让你更不开心!你要是觉得不爽,马上给我滚回县城,你那个活多的是人能干!”

    骂完以后,方鸿渐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赵虎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走廊里面仍旧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方杰张狂的笑声打破沉寂,其他二代也都一脸笑意,李俊和袁巧柔更是笑得弯下了腰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啊赵虎,现在知道谁是你主子了吧?那可是我爹啊,你以为我爹会向着你吗,你也太天真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方杰一边说,还一边伸手拍着赵虎的脸。

    啪啪地拍,虽然力气不是很大,但也够响亮的,挺侮辱的。

    “赵虎,记不记得你以前捅过我一刀,就在这里……”方杰指着自己的小腹,那里果然有条明显的疤。

    莫鱼死了以后,方杰利用家族权势,帮助叶良开脱罪名,还让叶良逃之夭夭。赵虎遍寻不到叶良,只能拿方杰出气了,把方杰捅成重伤。因为这一刀,赵虎付出了五年徒刑。

    有些仇恨,其实是一辈子都化解不了的,哪怕暂时相安无事,也迟早有一天会翻出来,赵虎和方杰就是很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“想在荣海继续呆下去是吧,想继续赚钱是吧?”

    方杰继续拍着赵虎的脸,还从自己腰间抽出一把匕首递给赵虎。

    “老老实实承认自己是我家的狗,然后原模原样地捅上一刀,以前的事咱们一笔勾销!否则的话,从哪来的滚回哪去!”

    方杰这次是真的想把赵虎踩在自己脚底下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方杰顶着荣海第一大少的名头,走到哪里别人不是卑躬屈膝、众星捧月?

    只有我们,一次次让他吃瘪、受气,他想报仇也已经很久了。

    放到以前,方鸿渐肯定会为我们出头,让他儿子不要这么嚣张、狂妄;但是今天,因为我们没能完成任务,方鸿渐正处在极度烦躁的状态,所以反把我们骂了一顿,好让我们能够认清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看到方杰无法无天的样子,站在人群后面的我无动于衷,一点反应都没。

    不是我不想为赵虎出头,是因为我知道不用。

    开玩笑。

    赵虎什么时候需要别人来出头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