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64 我,看错人了

264 我,看错人了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卢晨亮这话一说,我心里就暗叫糟糕,因为我太了解祁六虎了,知道那是个极度重色轻友的家伙,之前就为了卢念竹背叛荣海七虎,今天估计也能因为这个背叛我们!

    尤其是娶卢念竹啊,这么诱惑的条件,他不答应才有鬼了。

    虽说我和赵虎听得一清二楚,也不怕祁六虎翻出什么浪来,但是想到他要背叛我们,心里还是忍不住地酸楚。

    但出乎我意料的,祁六虎抬着头说:“卢叔叔,这我肯定做不到啊,先不说我有没有这个能力,张龙他们可是对我有恩,救了我命好几次呢,我俩感情也挺深的,这种事我做不出来,能不能换个条件,比如多少彩礼啥的?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四目相对,心想祁六虎还有点人性,没有完全泯灭。

    “彩礼?”卢晨亮冷笑着:“你觉得我是缺钱的人吗?祁六虎,你背叛周大虎的时候怎么不讲感情,现在反倒巴拉巴拉地讲起感情来了?”

    祁六虎说:“卢叔叔,我和周大虎是真没感情……我是喜欢小竹不假,可让我去干掉张龙,我真做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卢晨亮不高兴了,皱着眉说:“反正你要想娶我女儿,就这一条捷径,去不去做随你的便!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后,卢晨亮就要关上窗子,祁六虎立刻叫道:“卢叔叔,你等一等……”

    卢晨亮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祁六虎继续说道:“这样,你让小竹来和我说,我愿意为了她做任何事情,只要她让我做,我就肯定去做!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心里一阵妈卖批,心想祁六虎啊祁六虎,你到底还是沉沦了,太让我失望了。

    卢晨亮说你等等,便转过身去叫卢念竹了。但是等了好大一会儿,也不见卢晨亮再返回来,卢念竹也没出现在窗边,反而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,接着卢念竹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爸,我不能做这种事,你知道龙哥帮了我多少次吗,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,不行就是不行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心里顿时松了口气,心想卢念竹还是有良心的。

    接着,祁六虎又抬头对着窗口说道:“卢叔叔,你听到啦,不是我一个人不愿意,小竹也不愿意!张龙真的是个好人,但凡和他交过朋友的,没有一个愿意背叛他的!你与其要找人干掉他、替代他,还不如拉拢他、争取他!而且以龙虎商会今天的实力,根本没人能够战胜他们!卢叔叔,话我就说这么多,希望你自己考虑!”

    说完,祁六虎便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真是百感交集,无论卢念竹还是祁六虎,都让我觉得心里很暖,感觉没有白交他们这两个朋友。不过祁六虎说但凡和我交过朋友的,没有一个愿意背叛我,这话肯定是夸张了,以前在县城的时候,曾经一整个新城区的人都背叛我了。

    赵虎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,拍拍我的肩膀说道:“人嘛,总是慢慢成长的,现在的你已经有这个魅力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当初的我总是很羡慕赵虎能把手下治的服服帖帖,不知不觉我也拥有这样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慢慢的,别墅里的争吵渐渐平息,卢晨亮的计划显然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不过我和赵虎却是生气。

    之前我俩还想着做事有点分寸,不要真的伤了这位一把手,现在管他砍逑,最好能吓死他。赵虎拉开弹弓,“砰砰砰”几声过后,就把别墅上的几面玻璃都打破了,这种事情对赵虎来说简直是小意思。

    甚至透过破碎的窗,赵虎把客厅的电视都打烂了。

    别墅里面果然传出几声惊呼,接着又有脚步声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赵虎冲我低喝一声,我俩立刻沿着阴影向外逃窜。

    我俩一瞬间就冲出几十米远,别墅里面的人想要追上我们那是异想天开。但是我俩跑着跑着,突然站住脚步,面色凝重地盯着左右,因为我俩同时感到一片不同寻常的气氛。

    好像被包围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草地,四周树木荫荫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为了方便潜逃,刻意选了小区里树多的地方,可是现在这些树后似乎都藏着人。

    果然,在我们站住脚步的同时,一个又一个的人影从四周的树后走出。刚开始我们还纳闷呢,荣海是谁这么大胆,竟然偷袭我和赵虎?仔细一看顿时了然,他们都穿着制服,而且全副武装,手里拿着手枪。

    是警察啊。

    足有二三十名警察,将我和赵虎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我俩哪敢反抗,立刻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赵虎还腆着脸说:“各位,有话好好说啊,千万不要开枪,我们也没犯啥不得了的罪吧……”

    警察们都不说话,仍旧用枪指着我们,倒是一个人影慢慢从树后走出,随着月光慢慢照到他的脸上,我们看清楚了来人,是楚正明。

    “真让我失望啊……”楚正明叹着气说:“怎么会是你们?”

    接着,另外一个声音也响起来:“除了他们,也没别人有这胆子了吧?不管怎样,抓到了人就好,这回能把方鸿渐给扳倒了。”

    卢晨亮从我们身后渐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同时反应过来,我们中了埋伏。

    卢晨亮不肯住在更安全的市委大院,却偏偏跑到偏僻的郊区别墅,就是要引我们上钩,楚正明的突然出现就已说明一切。卢晨亮意识到方鸿渐可能要对他下杀手,所以将计就计,玩了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“但我还是不太敢信……”楚正明沉沉地说:“因为在我的印象里,他俩为人还是比较正派的,不会做出黑白不分的事。之前我还猜测,方鸿渐可能会派其他杀手过来,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事实证明,你猜错了,他们就是和方鸿渐一丘之貉。”

    楚正明不说话了,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我和赵虎。

    卢晨亮又摆摆手:“抓了吧,好好审审,争取利用他们一举扳倒方鸿渐。”

    说完,卢晨亮便转身走了,一副十分得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楚正明则走到我们两人身前,来回看着我们,说道:“我也不想用什么手段,咱们也算老相识了吧,给你俩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只要老实供出方鸿渐交给你俩的任务,我保证随后在法庭上给你俩讲情,不会判得太重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判刑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心里叫苦不迭,这才叫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    赵虎苦着脸说:“楚局,我就打了两下弹弓,本来想打鸟的,不小心打到别人家玻璃了,我们照价赔偿就是,不用这么狠吧,难道他家的玻璃镶金边的?”

    楚正明冷笑一声:“还嘴硬是吗?来人,将他们押走!”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,我们被带到了市公安局。

    说真的,我们从未想过会和楚正明走到对立面,想当初的我们多么友好,还帮他抓捕过杀人犯,今天却落到这田地了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从未想伤害卢晨亮,但是现在显然已经说不清了,尤其不能招出方鸿渐的命令,否则我们真得把牢底给坐穿。所以我俩一口咬定就是晚上无聊去打鸟的,无意中、不小心打破了卢晨亮家的玻璃,该赔多少钱我们就赔,反正不认暗杀卢晨亮的罪名。

    楚正明知道来硬的不行,又跟我们来软的。

    苦口婆心的和我们谈话。

    从过去开始谈起,给我俩戴高帽子,说我们两人以前多么正派,哪怕身处这行也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,甚至帮他一起抓过叶良那个杀人犯,怎么来到荣海就变了模样呢?

    接着,他又说起荣海,方家一手遮天的黑暗,举的例子也栩栩如生,说方家怎么腐败堕落、怎么坑害良民,又说卢晨亮怎么含辛茹苦、砥砺前行,一次又一次在方家的排挤下生存下来,还说卢晨亮就是黑暗中的一道光,只有他能拯救烂到不像样的荣海,还黎民百姓一片蓝天、一片清明!

    “现在,扳倒方家最后一根稻草的关键就在你俩手上,臭名昭彰还是名垂青史,你们自己把握好啊!”

    楚正明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,可想而知他的口才也很了得,这一番话说得正气凛然、可歌可泣,差点把我和赵虎给说哭了。

    我俩十分感动,但还是拒绝了楚正明的好意。

    一来,我们确实不想卷入其中,指不定最后会闹个什么结果;二来,也谨遵我二叔的劝告,不往他们之中任何一人偏袒,明哲保身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我们也想方家倒台,也想荣海一片清明,但不能以牺牲我们自己为代价啊,坦白说我们还没伟大到那个地步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仍旧嘴巴很紧,说不知道、不清楚、不明白,反正我们就是去打鸟的,无缘无故就被带到这了。

    楚正明彻底发了火。

    他咆哮着:“滚,立刻滚出我的视线!”

    这是要把我们放出去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打鸟不小心打破玻璃也不算啥大罪啊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对视一眼,站起身来往外走去,楚正明在后面喃喃地说:“我看错人了,真的看错人了……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