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63 此一时,彼一时

263 此一时,彼一时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杀了卢晨亮?!

    听着赵虎的转述,我们几个当然都很震惊,这个方鸿渐的胆子也太大了吧,竟然让我们去杀卢晨亮!

    我们满脑子都是草泥马奔腾而过。

    杀卢晨亮,那是什么罪名,国家不派特警来干我们才有鬼了。以前荣海七虎在的时候,方鸿渐也就是让他们骚扰一下卢晨亮,砸砸房子、车子啥的,怎么到我们这就得杀人?

    不过这也说明,方鸿渐确实被逼急了,否则他不会敢对卢晨亮下这个手的。

    可是我们怎么办呢,不能真去杀了卢晨亮吧,这么大的锅我们可背不起!

    到时候方鸿渐没啥事,我们成炮灰了。

    可是我们又不能拒绝方鸿渐的命令,毕竟我们名义上还是他的人,而且二叔也曾说过,千万别得罪他。这可发愁,简直左右为难,我们几个讨论了下,定下两个原则,第一,不能忤逆方鸿渐;第二,不能伤害卢晨亮。

    如果卢晨亮在市委大院住着,我们倒是有理由了,说根本就进不去,门口有武警把守呢。

    但卢晨亮这几天不知抽了什么疯,竟然跑到郊区的那个别墅去住了,这也是方鸿渐决定下手的原因,简直给自己找不痛快啊,不知道自己啥处境么?

    我们又商量了一会儿,决定到卢晨亮的别墅去转一圈,假装出了什么意外,随便编个理由,就说行动失败,搪塞过去算了。顺便给卢晨亮闹点小动静,把他吓回市委大院,可别跟这郊区住了,多危险啊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。

    我们先去吃了个饭,商量了下行动计划,一直熬到晚上十一点多,才悄悄潜往别墅区里。

    说悄悄有点夸张了,毕竟我们就在别墅区里住着,每天晚上我们都要回方鸿渐送我们的那个大别墅住。赵虎和韩晓彤一间房,我和程依依却不是一间房,因为程依依说还不到那个地步,执意要跟我分开住,所以自己占了一间。

    我都服了,搞不清楚什么时候才算到了地步,别人有女朋友都能顺其自然,怎么我就这么难呢。

    其他人在事业平稳以后,纷纷在荣海市里购了房产,再加上也没什么危险的了,所以慢慢都搬出去了。只有李磊和我们住在一起,因为开车还需要他,没事还能做做饭、收拾一下屋子,他在最底一层靠近门口的房间住,顺带还把“门卫”这活给干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司机请的是真值啊。

    因为李磊除了开车也没啥建树了,总不能也给他个经理干吧,好在他也没有什么野心,觉得给我们当司机就挺好,有面子、有地位,钱也不少赚。偶尔回趟县城,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他,好多姑娘想做他女朋友呢。

    扯远了,继续说回卢晨亮。

    李磊开车把我们几个送到家后,程依依和韩晓彤回去了,我和赵虎则趁着夜色潜往C区13栋。

    来到卢晨亮的住处附近,一眼就看到了那辆奥迪,车牌号是00001,想认不出都难。别墅里某个房间还亮着灯,估摸着卢晨亮还没睡,别的不说,卢晨亮确实工作勤勉,以前我在他市委大院的家里住过几天,经常晚上两三点才睡,很佩服他的精力。

    我们琢磨着,卢晨亮不可能一个人在这住,怎么着也会有几个随行人员的。

    赵虎摸出弹弓,准备打烂几个玻璃,人一出来我们就跑,回头就说行动失败了;经过这么一乱,卢晨亮肯定回市委大院住了,以后方鸿渐想怎么样也没机会了,简直两全其美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藏在暗处,确定左右都没人了,也没有监控能照到,当即准备行动……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又一阵引擎声响起,是卢念竹的那辆甲壳虫回来了。赵虎只好放下弹弓,准备等卢念竹进去再动手。卢念竹停好车子,刚下了车,旁边草丛就窜出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“小竹!”

    卢念竹回头一看,发现是祁六虎,赶紧叫了一声六哥,才说:“你怎么又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卢念竹的这个“又”字,说明祁六虎这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   祁六虎讪笑着说:“我实在太想你啦,忍不住过来看看你,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

    卢念竹说:“我和几个同学吃饭,又去唱了会儿歌,所以回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祁六虎立刻着急地问:“男同学还是女同学?小竹,现在狼多,你可一定要小心啊!”

    卢念竹哭笑不得,说有男有女,又说:“放心吧六哥,都是人品好的同学,不会对我怎么样的。六哥,也不早了,你快回去吧,我也回家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卢念竹说完,匆匆往家里走,祁六虎还是不舍,想追上去,但是卢念竹已经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门。其实卢念竹拒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祁六虎这样有点死缠烂打,虽然看着挺可怜的,但也不能怪谁。

    卢念竹已经进家去了,祁六虎还是没走,站在门口磨蹭了好半天,似乎想敲门进去,但又不敢,长长地叹了口气,坐在门口的石阶上发起呆来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搞不懂卢念竹怎么就不愿意答应他,两人看着挺般配啊,俊男美女、天作之合。

    但这东西也没法强迫谁,卢念竹不答应祁六虎,也不能说是错吧,大家都有自由。

    问题是,祁六虎不走,我们怎么动手啊!

    天冷,已经霜降了,我和赵虎趴在草丛里面冻得瑟瑟发抖。我们两个可是龙虎商会的创始人啊,站在荣海底下世界巅峰的男人,竟然要在这受这种冻,这也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该死的祁六虎,以前坑荣海七虎,现在坑我们。

    我俩正在心里暗骂这家伙,楼上的一扇窗户突然被人推开,卢晨亮出现在了窗边。

    祁六虎吓了一大跳,赶紧站起来叫卢叔叔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闺女?”卢晨亮面色严肃、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这也不算什么秘密了,祁六虎以前为卢念竹做过什么事,卢晨亮也知道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卢晨亮继续说道:“你觉得你配得上我闺女么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让祁六虎有点懵。

    虽说有点现实,但谁不希望自己的闺女嫁个优秀的年轻人呢?

    “大概……配得上吧……”祁六虎有些迟疑地说:“我长得不算差,事业也还算成功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怎么个成功法?”

    祁六虎说:“我在龙虎商会任石桥区总经理……”

    卢晨亮打断了他:“什么石桥区总经理,说白了不就是个小混混么?”

    祁六虎不说话了,面色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赵虎却有点坐不住了,我们这么努力洗白大家,公司的一切也都往正路上走,还被人称之为小混混,谁听了也不高兴啊。要不是卢晨亮的身份特殊,要不是我们还有其他任务,赵虎早就出去和他大辩三百回合了。

    卢晨亮继续说道:“当然,小混混也不是不可以,毕竟三百六十行、行行出状元……”

    祁六虎的眼中露出希望的光。

    “但要做我女婿,至少得是个大混混,起码得是张龙、赵虎那种级别的,这样才能在事业上帮到我忙。你知道的,我和方家一直在斗,白道上的资源我不比他差,就是地下世界的支持少了一点,听说方家还豢养了不少杀手,所以我得找个能帮上我的女婿,你明显是不够格的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下来,祁六虎的眼神再次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趴在草丛里的赵虎倒是挺兴奋的,抓着我的胳膊说道:“张龙,听到没有,原来我是卢晨亮中意的女婿啊!嘿嘿,我得回去和韩晓彤说,让她以后对我温柔一点,必须每天晚上给我洗脚,不然我就把她甩了,来娶卢晨亮的闺女!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是吹牛,根本懒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他给韩晓彤洗脚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祁六虎昂着头说:“卢叔叔,这太难了啊,龙虎商会就是张龙和赵虎创立的,让我混到他们那个位置根本就不可能。不过我在会里的地位还行,我会试着劝劝他们,让他们来支持你的!”

    卢晨亮说:“哪有那么容易,他们到底是方鸿渐的人,之前和我接触也不过是想借我的手除掉荣海七虎!”

    因为二叔的忠告,我和赵虎一直保持中立、静观其变,楚正明几次邀约都被我以工作忙碌而婉拒了,这在卢晨亮看来显然是我们不愿向着他的信号,以为我们对方鸿渐仍旧十分忠心。

    虽说之前我们有过愉快的交谈,但是人心瞬息万变,谁又说得清楚谁呢?

    楚正明是我介绍的不假,可那是为了对付荣海七虎,并不是我们要和方鸿渐彻底决裂——卢晨亮站在第三方,很容易做出这种推测。

    此一时、彼一时。

    曾经的朋友,现在的对手。

    成年人不讲交情。

    只讲利益、只论输赢。

    卢晨亮是个勤政爱民、嫉恶如仇的领导不假,但不代表他就心慈手软、温柔敦厚。实际上能到他这个地位,可不是靠着“善良”爬上来的,要想斗过恶人,必须要比恶人更恶、手段更狠。

    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。

    所以,卢晨亮接下来的话就顺理成章了。

    “祁六虎。”站在窗边的卢晨亮沉沉说道:“你想娶我女儿,那就只有一个办法,取代张龙和赵虎,成为荣海的地下之王!如果你能做到这点,我保证把小竹嫁给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