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59 也算,不枉此生

259 也算,不枉此生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周大虎还活着!

    这是必然的,毕竟赵虎之前也说,他经过了精确计算,确保周大虎不会死,最多让他半死不活。

    可是周大虎却推开杂物钻了出来,虽然一头、一脸的血,可从他凶悍的目光来看,显然不是半死不活,应该还有战斗能力!

    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无非两种原因,一个是赵虎的计算出现错误,一个是周大虎的身体素质远远超出预估。现在看来,后者的可能性应该更大,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强悍的人,被如此多的重物砸中还能站得起来!

    咔咔、轰隆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杂物被推下来,眼看着周大虎就要从那堆小山中钻出来了,赵虎没有任何犹豫,当机立断地冲了过去,“噔噔噔”跨上那座小山,狠狠一斧朝着周大虎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斧下去,很有可能把周大虎给劈死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赵虎是真的急眼了,毕竟这是他唯一的杀手锏,今天凌晨连澡都来不及洗就过来准备,也是唯一干掉周大虎的法子了。

    如果再让周大虎逃出生天,那对我们来说必是严重打击,很有可能会被对方翻盘,导致我们全军覆没!

    所以,赵虎就是冒着砍死周大虎的风险,也绝不让他有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一斧劈得又快又狠,而且十分霸道,一点余地都没有留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周大虎也不是吃素的,他顺手举起旁边的一个木头箱子去挡赵虎劈过来的斧子。就听“咔嚓”一声脆响,木头箱子四分五裂,赵虎的斧子还是直劈下去,周大虎仍旧不慌不忙,脑袋往旁边一闪,狠狠一拳砸向赵虎胸口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赵虎直接从“小山”上栽倒下来。

    赵虎扛不住他的一刀,当然也扛不住他的一拳。

    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。

    真的,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周大虎,都难以想象荣海还有如此恐怖的高手。

    也就是方鸿渐一直压着他,否则谁有资格和他争地下之王?

    赵虎顺着小山栽下,我和程依依、韩晓彤又从另外三路齐奔上去,沿着三个不同方向狠狠劈、斩、刺向周大虎。我们从未幻想自己是周大虎的对手,也知道自己此番行动是不自量力、以卵击石,我们就是想在周大虎还未彻底钻出来前,尽量多的给他造成一点麻烦!

    周大虎就算还能行动,也终归是受了伤吧,看他一头一脸的血,想必身上也是伤痕累累,难道我们这么多人也搞不定他?

    但还真就搞不定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一起冲上小山,周大虎又顺手拿起一个物件,那是一个破破烂烂的折叠椅,接着又往四处一扫,“咣咣铛铛”的声音响起,我们手里的家伙全部失去效果,并且不约而同地被他扫中手腕、胸口等处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接连三声闷响,我们三人也都分别栽倒下来。

    哗啦、哗啦、哗啦……

    周大虎没有第一时间下来,还在那堆杂物里面翻着什么东西,趁着这个机会,赵虎再次冲了上去。但也就在这时,周大虎把他想要的东西翻了出来,一柄寒光闪闪的刀出现在他手中,正是传说中那柄会吸血的饮血刀。

    “我去你妈!”

    周大虎狠狠一刀挥出,正好和赵虎的斧子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是周大虎充满愤怒的一刀。

    “铛”的一声重响,赵虎手里的斧子都被震飞了,而周大虎的刀还在继续往前击出,“唰”的一声斩在赵虎胸口。

    皮开肉绽、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周大虎收刀。

    刀锋依旧明亮,没有沾上一丝血迹。

    这就是饮血刀的来由。

    赵虎已经够强,是我们这个团伙里绝对的第一战力,可他连周大虎的一刀都扛不住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的,周大虎已经受了重伤,还有这么强的战斗力么?

    赵虎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无力、痛苦。

    “赵虎!”韩晓彤大叫一声,眼睛瞬间红了,扑向赵虎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也立刻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赵虎胸口鲜血弥漫,脸色也无比惨白,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只是嘴巴微微动着:“走……走……”

    我第一次见他受这么重的伤。

    跟骆驼打的那次,因为“心魔”发作,他被叶良砍了好几刀,事后还能和我们谈笑风生,身体素质绝对是一等一的。可是现在只挨了周大虎一刀,他就痛苦到快要死了一样,难道那刀还真的会吸血?

    哗啦哗啦的声音不断响起,越来越多的杂物被推下来,周大虎正从那座小山之中慢慢走出。

    “走……走……”赵虎用尽浑身力气挤着这一个字,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是怕死,他在设下这个计划的时候,就做好了可能死在这里的准备。

    他怕我们死。

    以周大虎现在的“疯魔”状态,杀起人来绝对是不眨眼的。

    赵虎都伤成了这样,我们也肯定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不能再打下去。

    咔、咔、咔……

    周大虎已经从“小山”上走了下来,肉眼可见的地方都是血迹斑斑,整个人几乎成了一具血人,可见受伤不轻;即便是这样的他,也充斥着可怕的气场,浑身上下缠绕着愤怒,仿佛能把整个世间吞噬。

    他手里的那柄饮血刀,也变得愈发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走!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地背起赵虎,疯了一样地往外冲着,程依依和韩晓彤跟在我的两边。

    “跑,往哪里跑?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周大虎的冷笑,接着又是“飕飕飕”几声,仿佛有什么东西飞过来了。

    显然是周大虎投了什么东西过来。

    我们都听到了,也本能地想躲。

    但就像是板儿哥躲不开木头的啤酒瓶子一样,我们也躲不开周大虎的攻击。“砰砰砰”几声闷响,程依依和韩晓彤的背部都已受到重击,而我知道我还背着赵虎,他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,不能再让他受到攻击了,所以使劲转了一下身子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个重物狠狠砸在我的胸口,是个什么零件,还能看见轴承。

    铁的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我情不自禁地吐出一口鲜血,整个人也朝后飞了出去,和赵虎一起重重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程依依和韩晓彤也是一样,她俩的嘴角也渗着血,不过她俩好像要轻一些,只是被两个木头箱子砸中。两人朝着我和赵虎跑了过来,程依依扑向我,韩晓彤扑向赵虎,很紧张地拉着我俩,想带我俩一起走。

    但是我和赵虎都爬不起来了,我感觉我的骨头都要断了,赵虎则不断往外淌着鲜血。

    其实以程依依和韩晓彤的身体素质,背起我和赵虎也不是难事,但是她俩也或多或少地受了点伤,而且她俩要再背着我们,肯定逃不出去,周大虎不会放过我们的。

    “走……走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同时推着身前的人,希望程依依和韩晓彤能赶快走。

    “走,走得了吗?”一声冷笑再次传来,浑身是血的周大虎缓缓朝我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彻底地绝望了。

    真的,我们几人自从聚在一起,也算对付过不少的人了,遇过奸诈狡猾的叶良,也遇过强于我们的人,危险也经历过很多次,可是没有一次像现在这么绝望的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走!”

    程依依流下泪来,一把抱住了我,让我躺在她的怀中。

    她知道跑不掉了,索性留下来和我呆在一起。

    旁边的韩晓彤也是一样,紧紧抱着连气都快出不匀的赵虎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孩都是一等一的巾帼英雄,比起很多男人来都当仁不让,从来不会轻易流泪,但是现在却一起哭了。

    无论我和赵虎怎么催,怎么劝,她俩就是不走,还说死也要和我们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好,我满足你们,就让你们死在一起。”不知不觉之中,周大虎已经来到我们身前。

    饮血刀也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只觉得浑身发冷,手脚都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。

    程依依见状,把我抱得更紧,用她温暖的身体裹住了我,脸也埋在我的头上,温热的眼泪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“二十年了……”周大虎沉沉地说:“我在荣海二十年了,你们是第一个把我逼到这种程度的人……真的,你们应该庆幸,这是你们此生最大的荣耀,哪怕现在死了,将来也会被人当做传说,一次又一次地提及。嗯,也算不枉此生。”

    对于周大虎来说,放眼整个荣海,根本没人是他对手,哪怕是我们搞掉了他六个兄弟,在他眼里也是不堪一击,收拾我们如同吃饭喝水。

    但是赵虎突如其来的一击,差点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终于让他刮目相看一回。

    认为我们有资格名垂荣海的历史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可以放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周大虎狠狠一刀斩向抱着我的程依依。

    刀未至,风先到。

    刀风卷起了程依依的头发。

    程依依仍旧埋在我的头上一动不动,即便是死,她也想帮我挡下最后一刀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到她温热的眼泪,还有绝望和不舍。

    而我,也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出来:“木头叔……”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