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55 不是吃素的

255 不是吃素的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全场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不仅是我们这边的人愣住了,周大虎那边的人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毕竟谁也没想到赵虎半天会憋出这么一句话来,就好像过山车到了最顶点,突然解安全带说不玩了一样让人诧异。

    是怕了么?

    之前赵虎高估了自己的实力,以为自己能够干过周大虎,结果和周大虎面对面一站,就知道自己其实不是对手——他有这个本事——所以他决定走。

    赵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苦恼地说:“自从回来还没吃饭,之前还没感觉,从刚才开始一直叫,真是快饿坏了,不信你听。”

    赵虎放开肚子,真的传来“咕噜噜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这太影响战斗了。”赵虎无奈地说:“我连斧子都快拿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动声色地说:“好,我陪你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赵虎又回头冲周大虎说:“喂,大郎……”

    周大虎的面色一沉:“我叫大虎,不叫大郎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大虎,你这有饭店吗,我是真饿坏了,能不能让我先吃顿饭?”

    周大虎或许是想展现自己的大气,亦或是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,用手一指旁边的一个房子,说道:“那就是个饭店,厨子这会儿没在,不过原材料都有,你可以自己拾掇一点。”

    赵虎转头一看,疑惑地说:“小便……民菜?口味太重了吧?”

    周大虎拉下了脸:“便民小菜!”

    那栋房子十分简朴,头上连个招牌都没,只有玻璃上贴着四个字,从右往左读是便民小菜,从上往下读是小便民菜,赵虎显然是读反了。

    “好嘞,谢谢!”赵虎立刻双手合十表示感谢,又回头冲我说:“走啊张龙,吃点饭去。还有谁肚子饿的,一起来吧,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赵虎转头就往旁边的小店走去,我也立刻跟了上去,程依依和韩晓彤当然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爹,我也饿了!”大飞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接着,南霸天等人也都来了,小店乌怏怏地挤了十多个人,周大虎抱着双臂冷眼观看,不屑地说:“我看看你还能耍出什么花样!”

    我们的人则都大眼瞪小眼地站在原地,毕竟大家谁也没经历过这种事。

    恶战在即,对手就在眼前,竟然还能去吃口饭的?

    关键是对方还同意了?!

    真是奇葩的老大,奇葩的对手,奇葩的事件,奇葩的世界。

    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

    而在小店里面,我也纳闷地问赵虎,到底搞什么鬼?

    如果他怕了,那就撤退啊,跑来这小店干什么,难不成他还真的肚子饿了?

    大家也都疑惑地看着赵虎,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赵虎在厨房里翻找,终于搜出一锅闷好的大米,头也不回地冲我说道:“一会儿你就知道啦!”

    接着,赵虎又打鸡蛋、切火腿,真的搞出一锅香喷喷的蛋炒饭出来,还给大家分别盛了一盘出来吃着,大飞狼吞虎咽地吃着,还拍马屁说:“爹,你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都很莫名其妙,但也不能浪费了赵虎的一番心血,只好坐下来吃。

    倒也确实到了吃饭时间。

    外面的周大虎也不着急,耐心等着我们。

    别说,赵虎的手艺确实不错,蛋炒饭做得那叫一个香,大家吃得纷纷赞不绝口,还有要求再来一盘的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吃点得了,还真把我当大厨啊?”赵虎嘟嘟囔囔。

    正吃着,外面突然传来一片警笛之声,二三十辆警车呜哇呜哇地开了过来,接着又下来至少上百名的执法人员,有刑警、民警和辅警,甚至还有交警,感觉全城的警种都出动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冲进来,就喝令所有的人抱头蹲下。

    厂区之内,一大片人哗啦啦蹲下,只有周大虎还直挺挺地站着。

    没人为难周大虎,就好像他不存在似的。

    看着窗外的情景,我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知道又是郑西洋在搞鬼。

    他又要来坏我们的事了吗?

    很快,我就看到了郑西洋。

    郑西洋走到周大虎身前问着什么,周大虎指了指我们这边,郑西洋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挑门帘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我们正在吃饭,郑西洋来回看了我们几眼,目光落在赵虎身上,冷冷地说:“赵虎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赵虎一脸无辜地说:“我吃饭啊,难道你看不到吗?”

    郑西洋走到赵虎身前,恼火地说:“你们是不是太嚣张了,大白天的就组织这么多人来振兴铁厂找事,知不知道一路上有多少老百姓举报你们,是不是没把我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赵虎还是一脸无辜:“苍天有眼,我真的是来吃饭的,我听说振兴铁厂有家小店的蛋炒饭不错,所以想带朋友们来尝尝鲜。结果厨子不在,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啦!”

    郑西洋不说话了,阴沉着脸死盯赵虎。

    赵虎则始终嬉皮笑脸,还问:“你要不要也吃一点?”

    看着这幕,我终于明白赵虎是在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自从我们来到荣海,方鸿渐和郑西洋虽然口口声声说是要罩我们,可是我和赵虎心知肚明,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。还是那一句话,方鸿渐想搞清楚我二叔的身份,但又不想亲自动手惹上一身的骚,所以才想借荣海七虎的手来对付我们,以此逼我二叔出手。

    但是荣海七虎也一次次败在我们手上,现在甚至只有一个周大虎了。

    方鸿渐和郑西洋坐不住了,肯定要使出全部的劲儿来帮周大虎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郑西洋就抓走了冯伟文等人,削弱了我们一大半的势力;今天还想如法炮制,给周大虎创造出一个占尽优势的环境。

    在来铁厂的路上,郑西洋就拦截了我们不少的人,但这显然还不够多,所以又一路追到铁厂,以“寻衅滋事”的罪名继续削弱我们——这就是赵虎跑进来吃蛋炒饭的原因,我们是来吃饭的啊,又没打架,凭什么抓我们?

    将他一军。

    可惜郑西洋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郑西洋拉开椅子,坐在了赵虎对面,沉沉地说:“赵虎,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我知道你想干周大虎,我和方爷也一直想扶持你当地下之王,但你实在不该大白天地过来,简直是在打我的脸,这让我很难做啊!”

    类似的话,郑西洋昨天晚上也和我说过,然后就抓走了冯伟文、锥子等人,搞得我们十分被动。

    赵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笑呵呵说:“您老可真误会我们了,我们没想干周大虎,真是来吃饭的,要不你也尝尝,味道挺不错的!”

    赵虎一边说,一边把自己吃剩的半盘炒饭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你说东,他说西,这种交流是最困难的。

    郑西洋低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蛋炒饭,继续面不改色地说:“赵虎,你这样就没意思了,你带六七百人过来,还个个身上揣着家伙,就是为了来吃饭的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赵虎一样面不改色:“我这个人喜欢交朋友,发现好吃的就想和大家分享。至于他们带没带家伙,那我就不知道了,和我没关系啊。”

    郑西洋冷笑:“哦,那你腰后面插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斧子啊。”赵虎伸手一摸,“咣当”一声把斧子放在桌上,说道:“我是来吃蛋炒饭的,担心柴火不够烧,所以带了斧子劈柴,这个理由是不是很合理?”

    很合理,非常合理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农村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煤气灶!”郑西洋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开始不知道嘛。”赵虎看着比谁都要委屈。

    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事情再度陷入僵局。

    反正打死不能承认我们是来找麻烦的,不然又要被带走一部分人了。

    郑西洋腮帮子上的肉在颤抖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郑西洋呼了口气,循循善诱地说:“赵虎,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了你好,我和方爷也一直都很支持你。但你这次确实踩了底线,我对上对下都没法交代,你就跟我回去一趟,算是协助调查。”

    又压低了声音:“很快就放你出来!”

    赵虎瞪大了眼:“吃个蛋炒饭也要抓我回去,没天理了吧,我要告状!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”郑西洋终于失去耐心,狐狸尾巴也彻底露了出来,拍着桌子说道:“我就是要拘你,怎么着吧?”

    “你早这么说不就完了,我还以为有商量的余地呢。”

    赵虎一边说,一边伸出双手。

    看上去非常老实。

    也不得不老实,在荣海这个地方,谁敢反抗郑西洋呢?

    郑西洋哼了一声,给赵虎上了铐子,扯着他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我的脑子嗡嗡直响,想起来冯伟文、锥子他们的遭遇,很担心赵虎也会受到一样的折磨——简直不用担心,几乎百分之百会这样子,郑西洋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折腾赵虎的机会?

    赵虎好不容易回来了,还很顺利地干掉古二虎,现在只差一个周大虎了,赵虎绝对能起到很大作用,结果现在却要被郑西洋带走!

    这不是功亏一篑吗?

    哪有这么欺负人的!

    我肯定接受不了这个现实,忍不住站起身来想为赵虎说话。

    我知道没什么用,但还是想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郑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话还没有出口,郑西洋就压低声音对我说道:“张龙,我把赵虎带走,你去干掉周大虎,荣海地下之王就是你一个人的了!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