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54 我,有点饿了

254 我,有点饿了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其实我们也没想到振兴铁厂会这么偏。

    完全在郊区啊,柏油路都没了,全是黄土和泥沙,这么多的车子一过,荡得人几乎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我们坐在车里的还好,玻璃一关万事大吉,骑摩托、蹬三轮的可倒了霉,浑身灰土土的像是刚从藏区出来。好在,我们最终还是顺利赶到铁厂的大门口,等到外面的黄土尘埃落定、彻底荡尽,我们才下了车。

    厂区的铁门紧闭,只能从一些缝隙看到里面站满了人,看来对方也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。

    我们一群最核心的人员站在厂区门口,举目四望,看到我们的人已经来了不少,但也没有全来,还少着一部分。大家所乘坐的交通工具毕竟不太一样,有早来的也有迟来的,都很正常,我们也不着急,一边聊天一边等着。

    赵虎自从回来,先干古二虎,接着又来铁厂,还没跟我们好好说过话,现在倒是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我问他这一个星期到底经历了什么?

    说起这事,赵虎一拍大腿,说哎呀,要讲起他的经历,那可真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……

    我们都翘首以盼地听着,大家都很好奇赵虎是怎么提升实力的,就连躺在担架上的锥子都昂起头来,毕竟他最想拜我二叔那干人为师了,可惜一直没有这个机会,只能听听赵虎的讲述来学习了。

    赵虎接着说道:“都是秘密,我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我们真的很想暴打赵虎一顿!

    但下一秒,我们又都不忍心了,因为赵虎无限感慨地说:“但我可以发誓,这一个星期是我出生以来最煎熬的一个星期,说是生活在地狱里都不为过,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是个硬汉,从来不说自己不行,也从来不会虚任何事。

    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,我相信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。

    但他这次是真真正正的怂了。

    我想起浴池边上那一堆又红又黑的绷带,虽然我不知道赵虎到底经历了什么,但能让他这种硬汉说出“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了”的话,想必这一个星期是过得又痛苦又煎熬啊……

    大家一片沉默,谁也不忍心再问下去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大飞甚至眼睛都红了:“爹,你受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就听赵虎接着说道:“一个星期啊,整整一个星期啊!知道那是多久吗,7天,168个小时,10080分钟,604800秒……这么长的时间,我没有见过晓彤一面,甚至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,这对我来说有多煎熬你们知道吗,说是度秒如年都不为过,我一刻都不想和她分离!”

    赵虎一边说,一边走到韩晓彤的身前,深情款款地将韩晓彤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我们所有人都是一脸“……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真的,恨不得打死他。

    这王八蛋太会说了,也不知道是谁当初刚离开县城的时候差点美上天,说终于离开那个泼妇了,还邀请我去喝花酒?

    但也蛊惑了一部分人。

    旁边的大飞直接哭了出来:“我爹和我娘的爱情太凄美了、太感人了!”

    韩晓彤羞红了脸,但还是顺从地趴在赵虎怀里,程依依也一脸哀怨地看着我,说:“看看人家赵虎,几天没见多想人家晓彤……再看看你,不想我就算了,还和卢念竹靠在一起睡觉,也不怕祁六虎知道了往死里砍你啊?”

    旁边的祁六虎揪住我的领子,恶狠狠说:“什么时候的事,你怎么能背着我做这种事?!”

    我赶紧解释:“那天我们送你去医院,在手术室外面太困了,不知不觉就靠在一起了……卧槽,你什么时候来的?!”

    我解释到一半,才发现祁六虎就站在我身边,他不是说他不来了,要带卢念竹一起走吗?

    祁六虎撇着嘴说:“小竹不跟我走……”

    我说废话,人家是市委书记的女儿,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跟你私奔,你以为你是刘德华啊?

    祁六虎接着说道:“然后我又想了,我自从跟了你,还没给你立过啥功,就这么跑了有点不太地道,寻思还是过来帮你一把,省得你以后跟人说起我来,只有‘重色轻友’这个评价!”

    “……难道你不是吗?”

    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,祁六虎一开始背叛荣海七虎就是因为卢念竹啊,要是卢念竹让他打我,保准他下一秒就把刀捅到我身体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怎么好意思说自己不是重色轻友?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反正我是来帮你的。”祁六虎嘻嘻哈哈的:“大不了就是个死嘛,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,我只希望我死以后,能有一位优秀的男生照顾小竹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几天,祁六虎不断说着遗言,逮着空就说,时刻觉得自己处在死亡边缘;不过他现在学精了,不说让我照顾卢念竹了,怕程依依抽他大嘴巴子。

    我打断他,说:“你能帮上我们什么忙?”

    祁六虎和我的本事差不多,属于能被周大虎一脚踢死的类型,所以我很想知道他能干点什么。

    他曾是荣海七虎的一份子,当初愿意收他就是觉得他能帮忙,但是现在他也没有发挥什么作用,好不容易诓来一个钱四虎,还被古二虎一脚踢死了……

    “大忙帮不了,小忙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祁六虎故弄玄虚,一边说一边走向铁门,同时从口袋里拿出钥匙,“咔嚓咔嚓”几下就捅开了。

    吱呀吱呀吱呀——

    铁门被他缓缓推开,可以清楚地看到厂区大院里面站满了人,个个都很彪悍,手里拿着家伙。站在最前面的是个犹如铁塔一般的男人,身高体型完全不逊南霸天,手里还拎着一柄锋利的斩马刀。

    看他的气势、气场,显然就是周大虎了。

    祁六虎仅仅看了他一眼,冷汗就下来了,裤裆也湿掉了。

    他之前说他看了周大虎会尿,原来是真的。

    生理反应,不能怪他。

    祁六虎还可以,还站得住,还能转过头来,冲我们露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只是这笑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帮你们到这了……”祁六虎哆哆嗦嗦地说:“你们要砍开铁门也挺费劲,我身上恰好有钥匙,给你们省点力气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所有人都是一脸“……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知不知道,我们之所以没有砍门,是因为我们的人还没来齐,所以大家都在等着?”

    真的,我恨不得踢死祁六虎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帮一次忙,帮的还是倒忙!

    这坑爹的货啊……

    我们主动来找周大虎,唯一的优势就是人多,现在还差个一二百人,怎么和人家打?

    众多杀人般的目光狠狠瞪向祁六虎。

    祁六虎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错,赶紧回过头去说道:“不好意思啊,是个误会,咱们重来……”

    祁六虎伸手关门。

    但是已经迟了,这对周大虎来说就是我们主攻发起进攻的信号,所以他手持斩马刀,带着众人快步走来。

    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我刚想命令大家后退,赵虎已经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不用等了,他们不会来了。”走过我身边的时候,赵虎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问过了,他们在路上被拦截了,以寻衅滋事的罪名,被郑西洋给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郑西洋,又来坏我们的事!

    还好我们仍有五六百人,仍旧超出对方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我心一横,跟着赵虎一起进去,大家也都纷纷迈出脚步,浩浩荡荡地迈进振兴铁厂。

    铁厂内部倒是和我们想象得差不多,到处都是破破烂烂,荒废掉的罐子和机器比比皆是,乍看上去和普通国企没有什么两样,不过我们知道那些厂房、车间早就被改造成民宅了,还有一些小型的超市和诊所之类。

    这就是荣海七虎的地盘,周大虎的根据地。

    他手下的兄弟、家眷都在这里住着,俨然已经成为他一个人的王国。

    厂区很大,比我二叔的厂子大多了,看得出来曾经十分热闹,可惜时过境迁、物是人非,早已没有了当初的繁华。不过根据我们之前的消息,这里还是住着不少人的,现在只有周大虎和他的一干兄弟现身,其他家眷估计是都藏起来了。

    挺好,避免伤及无辜。

    我们的人全部进了厂子,和周大虎之间也就隔着十多米远。

    一点都不觉得拥挤,因为这里确实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完全能够放开手脚恶战一番。

    我们的人明显多于对方。

    不过周大虎却没有一丝畏惧,反而冷冰冰地盯着我们,好像我们都是他的猎物。

    或许是周大虎的气势太强盛了,也或许是他的名声太响亮了,我们这边原本士气高昂的众人,此刻竟然变得十分安静,一个敢大喘气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什么好的现象。

    现场的人加起来至少有上千了,愣是安静到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气氛诡异到有点可怕的地步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,赵虎站在最前。

    他和周大虎四目相对,彼此杀气凛然。

    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赵虎曾经说过,如果荣海只能有一头虎,那就只能是他赵虎。

    现在,验证这句话的时候来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赵虎突然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要下达进攻的命令了,情不自禁握紧早就准备好的钢刀。

    但他说道:“张龙,我有点饿了,要不咱们吃饭去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