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52 一个字,战

252 一个字,战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膨胀了,这肯定是膨胀了。

    因为打败了古二虎,赵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自信,竟然现在就要去打周大虎!

    打周大虎也不是不可以,但在我的设想之中,应该是我们休整一阵,等所有人都齐了,再去找周大虎。毕竟荣海七虎只剩这么一只虎了,我们又何必急于一时呢,做好万全的准备不是更好吗?

    现在,冯伟文、板儿哥、杨武、锥子还都躺在床上,祁六虎也去埋葬他四哥了,我们这边能拿得出手的战斗力只有赵虎,我和程依依等人……说实话只能给他打打下手,怎么可能斗得过周大虎呢?

    但是大家的热血已经被赵虎给点燃起来,再加上刚刚战胜古二虎的情景,士气也达到了空前的鼎盛状态,四周众人一阵又一阵地欢呼、叫好,每一个人都激情澎湃、热血喷张,恨不得现在就走、立刻就走!

    甚至有人大声喊了起来:“龙虎出征、寸草不生;龙虎出征、寸草不生……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声音充斥在整个大厅之中,大家都在声嘶力竭地吼着,感觉以他们的精神状态,就是去打东洋都没问题!

    古二虎坐在地上,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,长长叹了口气,慢慢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荣海七虎能落到今天这个结果,就是因为他们太过轻敌,作为“龙虎商会”中的龙,我肯定不能放任赵虎犯这样的错误,所以我挤过人群来到赵虎身边,低声说道:“虎子,你干什么,现在就要去打周大虎么?”

    赵虎点了点头,说对啊!又说:“你看大家士气多么高涨,就要趁着现在一鼓作气干掉周大虎啊!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了解周大虎的实力么,这么贸然就去找他,不怕全军覆没?”

    程依依、韩晓彤等人也都走了过来,和我一样劝着赵虎,让他不要那么冲动。他才刚刚回来,应该休息一下,再商讨下一步的计划。赵虎乐呵呵说:“你们真是太谨慎了,我不在的时候小心一点也就算了,我回来了还怕什么?走走走,跟我干周大虎去。”

    赵虎说走就要走,但我还是拦着他,说赵虎,你跟我说实话,你到底有没有把握?

    我不太喜欢赵虎这样,我觉得他应该是沉着稳重的,不应该是打了一场胜仗就飘到不行,觉得自己天下无敌、秒天秒地秒空气了。

    接着,我便把两边的情况跟赵虎说了一下,我们这边能拿得出多少人,周大虎那边大概有多少人。经过昨晚一场恶战,周大虎那边应该也就三四百人,乍看上去像是势均力敌,但关键是周大虎,在冯伟文等人都趴窝的情况下,赵虎有能力独自对付他吗?

    而且,之前我们一直主场作战,也算是个优势;现在主动找上门去,就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了。

    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胜利的三大要素,几乎一个都不占啊。

    我把这些掰开了、揉碎了给赵虎讲,希望能够打消赵虎现在去打周大虎的决定,但赵虎还是笑嘻嘻地说:“那怕什么,不是还有你们呢吗?”

    我说我倒是想帮你,可我最多跟祁六虎一个水平,怎么帮你打周大虎啊!

    这也差得有点太远了啊!

    赵虎略一沉思,似乎觉得是莽撞了,便说:“那去看看冯伟文他们。”

    赵虎便让大家在一楼大厅待命,和我们几个一起来到八楼客房。冯伟文他们昨天被折磨了一夜,现在还在昏迷之中,一点力气都没有,饭都吃不下去,只能喝一点水。

    说到他们受的折磨,我又恨得咬牙切齿,把郑西洋给臭骂了一顿,简直想把他给抽筋扒皮。可我也只能嘴上骂一骂了,在荣海这个地级市里,我们根本动不了他,反而还要处处受他所制。

    唉,如果卢晨亮能听我劝,撤了他就好了!

    我们一群人进入房间,冯伟文他们还在床上躺着,赵虎扑到床边,用手拍冯伟文的脸,说老冯、老冯!

    冯伟文昏昏沉沉地睁开眼,有气无力地说:“虎哥,你回来啦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说是,我回来啦,又说:“老冯,你还能起来么?”

    冯伟文的嘴巴动了动,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赵虎又拍冯伟文的脸,说什么?

    半晌,冯伟文才挤出一个字来: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点头:“嗯,我知道你疼,这一夜你受苦啦!”

    冯伟文说:“你拍的我脸疼……”

    哎,这对话有点熟悉啊……

    赵虎不拍冯伟文的脸了,又用手去扒拉冯伟文的眼皮,说我刚才干掉古二虎了,现在准备去打周大虎,你能一起去吗?

    冯伟文用尽全身力气,终于憋出一个字来:“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样的。”赵虎拍拍冯伟文的肩膀,以示嘉奖。

    接着,赵虎又去询问板儿哥、杨武和锥子,也是拍他们的脸,扒拉他们的眼皮,问了一样的话。

    他们都挺硬的,做出了相同的回答。

    赵虎回头看着我说:“放心了吧,他们都去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放心个大头鬼啊!

    他们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,怎么可能参与战斗,这也太强人所难了。

    赵虎又说:“不是让他们上,他们的兄弟能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赵虎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,冯伟文他们能去的话,跟着来的兄弟也有不少,我们这边的人数就是对方的两倍了,总算占了一个优势,哪怕动用人海战术,也能干翻周大虎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出发!”看我没有什么意见,赵虎猛一摆手。

    冯伟文等人被抬到了担架上,和我们一起来到一楼大厅。经过简单的准备以后,冯伟文、板儿哥、杨武的兄弟也都纷纷到齐,一支足有七八百人的队伍集结完成。

    这是我们全部的力量了,刚来荣海的时候就是这么多人,那个时候荣海七虎也有差不多的势力,但是经过一番磨损之后,也就剩下一半不到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我们这边拥有极大的优势,就因为郑西洋昨天横插一脚,搞得我们损失数员大将。

    但没关系,今天就让他看看什么叫做逆风翻盘、向阳而生!

    整个队伍集结完毕之后,也就刚刚中午一两点钟,我再次询问赵虎真的要白天去吗,是不是太扎眼、太嚣张了?

    就是葛三虎,也是趁着晚上才过来的啊。

    赵虎说:“就是要打他个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赵虎这么说了,我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而且这一个星期以来,一直都是我们被动挨打,处于对方找上门来,我们被迫还击的局面。现在,也是时候主动出击一回了。

    当下没有太多好说,我和赵虎一起开了个战前动员会,讲些鼓舞人心、激情澎湃的话,说我们忍辱负重了一个星期,不知不觉干掉荣海七虎的六头老虎,现在终于到了我们翻身做主人的时候,今天只要再干掉周大虎,整个荣海就是我们的了!

    因为连日来的几场胜利,以及古二虎的现场覆灭,大家的士气无比高昂,现场没有一个怂的、缩的,都觉得跟着我和赵虎一定能赢。

    欢呼声和叫好声连绵不绝,大家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字:战!

    那就没有废话,立刻出发!

    七八百人的出行是个问题,有开车的,有坐公交的,还有骑摩托的,反正最终目的就是周大虎的铁厂。

    振兴铁厂。

    曾经是个国企,后来倒闭、裁员,周大虎就是被裁的一份子;再后来,周大虎把铁厂占了,睡了董事长的办公室,手下兄弟也大多都是铁厂的职工,也有一些附近城中村的地痞无赖。

    吃喝拉撒住都在这铁厂里,超市、医院、饭店、澡堂,应有尽有,宛如一个小社会了。

    在铁厂里,周大虎就是独一无二的皇帝,另外六虎名义上是他的兄弟,其实就是他的臣子、武将。对于手底下的兄弟,另外六虎只有领导权,没有控制权,所以祁六虎投靠我们,没有带来一兵一卒,都在铁厂里嘛,跟不过来,也不会跟。

    我们一众人采用各种交通方式,浩浩荡荡前往振兴铁厂。

    我们最核心的几人,当然还是李磊开车载着。

    路上,我接到祁六虎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说他把四哥葬了,问我在哪,怎么回来以后一个人都没了。

    我便说了我们现在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疯了?!”电话里面,祁六虎又急又气:“是不是打了几场胜仗就飘了,你们根本不了解周大虎,现在打他必输无疑!”

    对于祁六虎来说,他从一开始就不看好我们,决定跟随我时也抱了必死的信念,屡屡对卢念竹说“遗言”也能看出他的态度。从葛三虎到古二虎,再到现在的周大虎,他没有一次觉得我们能赢,可是我们真就一次次赢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反正我们已经去了,在路上了,你来不来?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!”祁六虎大叫着说:“必死无疑了,我去干什么?我现在宣布,我不跟你了,我要带卢念竹走,远逃他乡!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吧。”我淡淡地说了一声,挂了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