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46 阴毒的方鸿渐

246 阴毒的方鸿渐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不多时,钱四虎就爬到门口,眼看着就要冲到外面。

    祁六虎赶紧追了上去,拽着钱四虎的胳膊说:“四哥,你别冲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不冲动!”钱四虎哇哇叫着:“还以为留在这能有条活路呢,结果还是死路一条,你别再拦我了,我要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祁六虎都没辙了,回过头来看我。

    我也走了上去,蹲下身对钱四虎说:“四哥,如果那些人都能回来,你觉得我们就能斗过古二虎是吗?”

    钱四虎说:“只是有希望而已!之前以为你们人多势壮,拼一拼或许还有机会,现在知道这个情况,那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!”

    钱四虎说完,还要继续往外面爬,我则按住他的肩膀,说四哥,你先别急着走,古二虎不是明天下午才过来吗,我保证在这个时间之前把人都带回来,这样行吧?

    钱四虎想了想,说:“行,那我等到明天中午,如果人还没来,我就走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件事情,钱四虎才回去睡了,祁六虎则跟着我出了门。

    一出来,祁六虎就问我怎么把人都带回来。

    我说时间也不早了,你也早点睡吧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的早上,有人给我和程依依送来早餐,一些干粮、咸菜和粥。自从知道古二虎下午才来,我总算是睡了一个好觉,吃过饭后,刚到八点钟,估摸着大部分人都上班了,我便拿出手机给方鸿渐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方爷。”我恭恭敬敬地叫着。

    “哦,是张龙啊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向您汇报一下,昨晚葛三虎带人来打我们,但被我们给打回去了……”我哪知道方鸿渐当时就在现场,还是事无巨细地向他汇报着,从祁六虎开始说起,一直说到死掉的葛三虎,还得意地说祁六虎、钱四虎现在都跟了我。

    陈五虎虽然也死了,但是我没有说,总觉得不太好。

    我可以帮锥子瞒着,但不代表我支持他,实际上事后我还警告过他,以后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能杀人!

    简直疯了,以为自己背景有多强吗,杀人都敢随随便便来了?

    其实我能猜到方鸿渐对这些事或许一清二楚,但我就当他不知道,该怎么报还怎么报。经过数天的较量,不敢说我们获得了多大成功,但是荣海七虎显然已经分崩离析,再排除掉基本废了的杨七虎,只剩一个周大虎和古二虎了,干掉他们指日可待,我们未来一片大好。

    方鸿渐一边听一边“嗯”个不停,也开心地说:“张龙,你真可以,赵虎不在还能做到这个程度!我就说嘛,我方鸿渐什么时候看错过人,荣海地下之王的位子肯定是你们的!”

    话题说到这里,我也就不绕弯子了,又沉沉地说:“方爷,虽然我们形势一片大好,可我不想在这呆了,想回我们县城。”

    方鸿渐“咦”了一声,问我为什么?

    我便把冯伟文他们被郑西洋抓了的事和他说了,又讲:“这么一搞,我们这边实力大损,根本没有能力去和剩下的两虎斗了,实在有点心灰意冷。郑局当初说要罩着我们,就是这么罩的,在背地里给我们下绊子?方爷,反正我们是待不下去了,准备离开荣海,和您道个别吧!”

    我这番话当然不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实际上,我很想留在荣海,但我知道方鸿渐更想我们留在荣海,他还打算逼我二叔出手,好好查查我二叔呢。我这招叫做以退为进,如果他想让我留下,就得解决我的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果然,方鸿渐为郑西洋开脱起来,说我们昨天晚上闹得确实太大,不处理下都没法和老百姓交代了,又苦口婆心地劝我留下,说已经到这一步了,现在走了多吃亏啊。

    我则态度强硬,说不走也不行了,我们的力量被削弱大半,肯定斗不过周大虎和古二虎。

    方鸿渐很是无奈,磨蹭了好一会儿,才说:“你别着急,我问问郑西洋,一会儿给你回复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就耐心等着方鸿渐的答复。按照之前约定好的一周,赵虎今天也该回来了,如果再把冯伟文等人捞出来,我们这边就有很大优势,最终胜利也将属于我们。

    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,郑西洋就给我打来电话,语气特别无奈地说:“张龙,你真可以啊,这就捅到方爷那里去了?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知道有门,心里极其得意,却也无奈地说:“我没办法啊,你逼得我无路可走,我还不能打道回府了?”

    郑西洋沉默一阵,说道:“那你来吧,保释冯伟文他们出狱,不过行动隐秘一点,不要搞得人尽皆知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奏效了,心里简直乐开了花,美得像个两百斤的胖子,立刻答应下来,说我马上就到。临出门前,我和程依依、南霸天、祁六虎等人都说了声,告诉他们在我回来之前,不要轻易和古二虎开战。

    因为我不知道“保释”需要什么流程,以及需要多长时间,担心这期间里会出差错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答应,还嘱托我要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安排妥当之后,就让李磊开车送我到市局去。

    我的算盘打得很好,只要顺利把冯伟文等人接回来,我们这边人多势众,就算干不过强悍的古二虎,也足以拖到赵虎回来了。说实话我很期待“特训”之后的赵虎,想到他的实力大大增进,能和古二虎较量一番,我都觉得热血沸腾,无比期待他的归来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也就上午九点多而已,甭管流程多么复杂,中午之前应该能出来吧?

    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,一个更阴毒的计划在等着我。

    让我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年去跟方鸿渐这样的老狐狸斗,终究还是嫩了一点。

    方鸿渐活了这么多年,又怎么可能随意被我威胁、摆弄!

    到了市局,我很顺利地见到了郑西洋,他也确实挺忙,不断有人找他签字或是汇报。不过郑西洋还是可以的,推开了所有人,第一时间面见了我。在他办公室里,我俩见到面后,郑西洋还跟我开玩笑,说我真是“爱民如子”,这才刚刚过去一夜,就迫不及待地来捞人了,有我这个大哥也是冯伟文等人的幸运。

    我也没时间和郑西洋墨迹,说赶紧的把人放了,古二虎一会儿该杀上来了。

    郑西洋还乐呵呵的,说哪有那么快,有些流程总是要走。

    但凡去某些部门办过事的,就知道“流程”这东西有多复杂,我签了一份又一份的文件,还找一个又一个的领导签字,最后忙完,两个多小时过去了。我一看时间,都十一点了,又催促郑西洋赶紧放人。

    郑西洋这才带着我去找冯伟文等人。

    因为不到时间,冯伟文等人还没被转移,就在稽留室里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昏暗、黝黑的小房子,随着门被推开,才有一点光亮照进。我一眼就看到了冯伟文、板儿哥、杨武、锥子四人,他们连成一排,拷在墙角的暖气片上,姿势十分奇特,站也不能站、蹲也不能蹲。

    可以想到的是,他们就以这种姿势“站”了一夜!

    不光不能睡,连厕所都不能上。

    我进去的时候,甚至闻到一股子呛人的臭味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他们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,却一个个像是霜打了的茄子,一个比一个蔫。我冲过去,挨个拍打他们的脸,呼唤着他们的名字,又让郑西洋把他们给放下来。

    郑西洋过来放人,他们一个个瘫倒在地,好半天才悠悠醒转,却还是意志萎靡、神志不清,只有锥子轻轻叫了一声: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难以想象他们究竟遭遇到了什么样的折磨!

    当时的我简直怒火中烧,回头就抓住了郑西洋的领子,问他到底对我的兄弟做了什么?

    郑西洋不耐烦地将我甩开,冷冷地说:“张龙,你是不是太嚣张了,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?我发现了,你小子就是不能惯着,什么时候才能认清自己?要不是方爷器重你,我现在就让你生不如死!赶紧带着你的人滚蛋,再敢闹事的话,我连你一起抓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后,郑西洋便掉头离去。

    而我扑到地上,挨个呼唤着他们的名字,这可都是铁打的汉子啊,平时受了伤都没事,也就一夜过去,就都不成人样了。我当然很心疼,可也没有任何办法,总不能去打郑西洋一顿出气吧,只能给李磊打电话,让他进来和我一起搬人。

    送到附近医院,医生检查过后说治不了,他们都受了很严重的内伤,不能输液手术,只能回去静养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我和李磊只好把人又转回到龙虎娱乐城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我去接冯伟文等人了,还兴致勃勃地在大厅等着,最后回来的却是几个半死不活的人,大家当然无比吃惊,纷纷问我怎么回事。我苦着脸,说别问了,先把人送进去吧。

    大家陪着我把人送到客房休息,钱四虎听到消息也赶来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恢复能力确实挺强,虽说还没彻底痊愈,但是已经能够随意行走。

    他来到房间一看情况,冲着我们拱了拱手,说道:“各位,再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毫不犹豫地转身而去……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