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45 求生欲,非常强

245 求生欲,非常强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冯文伟、板儿哥、杨武都被抓了,他们的人也都去避风头,这是人之常情,强求不来。

    于是偌大的一个龙虎娱乐城,只剩下我们县城这点人了,满打满算也就三百多;锥子也被抓走了,实力最强的反而是我,如果周大虎现在带人过来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他扛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我睡得都不踏实。

    每隔一会儿,我都要醒一次,起身走到窗边看看情况。虽然我感觉周大虎肯定要修整一下,不会这么快就过来,但也始终放不下心。楼下的马路已经恢复安静,偶尔有车驶过和人走过,看上去十分的宁静和谐。

    程依依走了过来,从背后抱住我说:“张龙,你得休息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我睡不着!

    是真的睡不着啊,赵虎没有回来之前,我感觉自己肩上的压力很大,但又倔强地不愿离开龙虎娱乐城。

    程依依还想说什么,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,这个时候来电显然有点诡异。

    我接起来,是祁六虎,他告诉我说把人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问他在哪里,他说在八楼客房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便立刻上楼,果然在八楼客房见到祁六虎。祁六虎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里面,床上躺着个人,正是钱四虎。钱四虎之前受了不轻的伤,刚在医院缝合完毕,现在还处于昏迷中,被祁六虎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之前祁六虎突然离开,就是为了把钱四虎带回来,说有把握说服钱四虎加入我们。

    那我肯定愿意,钱四虎也是一员猛将,所以就同意了祁六虎的行为。

    我问祁六虎:“已经说通了吗?”

    祁六虎说:“怎么可能,这人还没醒呢。”

    原来,祁六虎潜进医院,把负责看守钱四虎的几个人都打昏了,趁着钱四虎麻药的劲儿还没过去,偷偷摸摸带回来的。祁六虎告诉我说,钱四虎伤挺重的,麻药也上的多,怎么着也得到明天早晨才能醒了。

    “龙哥,你去睡吧,等我四哥醒了,我去叫你过来。接下来怎么打,四哥或许有好办法。”

    这是祁六虎第一次叫我龙哥,不过他也应该叫了,卢念竹是我给他介绍的,而且他也说过以后唯我是从,不叫我龙哥难道叫我小龙?我刚想点头答应,旁边床上的钱四虎就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六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一个“麻药上的多,明天早晨才能醒来”啊!

    我也再一次见识到了钱四虎的超强恢复能力,简直无敌。

    “四哥!”祁六虎立刻扑到床边。

    钱四虎刚醒,脑子还有点迷糊,仔细辨认了下,终于开口说道:“是老六啊……”

    又想起什么,疑惑地说:“你怎么回来了,大哥原谅你了?哎,我就说嘛,只要你真心实意道个歉,保证以后不再忤逆大哥,你还是我们的好兄弟啊……”说着说着,又看到了身后的我,顿时更加奇怪,“张龙怎么也在这里……哦,你被我三哥给打败了,然后做了俘虏,归降我大哥了?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六虎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两人都很无语,谁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钱四虎吃力地坐了起来,看着左右说道:“这是哪里,不像咱铁厂啊?”

    这时候,祁六虎才喃喃地说:“四哥,这是龙虎娱乐城……”

    钱四虎瞬间瞪大眼睛:“我……我怎么来这了?”

    祁六虎不好意思地说:“四哥,你被我们给俘虏了……”

    钱四虎一听,顿时气得够呛,连骂了两句放屁、放屁,然后起身就想往外面走。但他身受重伤,根本就走不了,刚下床就“扑通”一声栽倒在地,祁六虎赶紧就去扶他。

    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他妈叫我四哥,我不是你四哥!”钱四虎咆哮着,猛地甩开祁六虎,挣扎着想爬起来。

    钱四虎不愧是个硬汉,要多倔有多倔,可惜他的身体硬不起来,刚爬起来又“扑通”一声摔倒在地。这回可好,伤口都崩开了,鲜血渗了出来,祁六虎无奈地说:“四哥,你别激动,咱们好好坐下谈谈……”

    钱四虎骂骂咧咧:“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,你个叛徒!你要稍微有点良心,就把我给放回去!”

    祁六虎说:“你回去干什么,让周大虎杀了你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杀我干什么,我就打了个败仗而已!”

    “葛三虎已经被周大虎杀死了。”

    祁六虎这句话一出口,整个屋子都变得寂静下来,别说钱四虎了,连我都很惊讶。

    葛三虎……竟然被周大虎杀了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胡说……”钱四虎憋了半天,终于挤出几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胡说。”祁六虎认认真真地说:“我跟以前的兄弟打听了的,你也可以跟你的兄弟打听。”

    钱四虎一咬牙,立刻从身上摸出手机,也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,终于把详细情况都摸清楚了——葛三虎确实死了,死在周大虎的脚下。打完电话,钱四虎面色惨白,额上冷汗直冒,半晌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怎么会呢……”过了许久,钱四虎才喃喃说着:“不过就是打了个败仗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因为连续几次败仗,周大虎发怒了吧……”祁六虎沉沉地说:“四哥,你现在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留在这里,一个是回去让周大虎杀死,无论怎样我都不勉强你!”

    从之前的情况来看,钱四虎和葛三虎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,现在得知葛三虎死去的消息,钱四虎显然有点接受不了,像是霜打了的茄子,一屁股坐倒在地,靠在床边怔怔发呆,甚至流了几颗眼泪,显然非常难过。

    我和祁六虎也不着急,认真地等着他。

    我相信任何一个正常人都知道该做出什么选择。

    总不能非嚷嚷着说“我就是要回去,就是要让大哥把我杀死”吧?

    忠心也不是这样子的。

    人之所以忠心,要么因为你对我有恩,要么因为你对我好,或是跟着你有前途——如果前途是死,那还忠什么呢?

    过了许久,钱四虎才喃喃地说:“好,我留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实际上,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,如果他想继续呆在荣海,只能投靠我们。

    不过我还是松了口气,钱四虎的归顺让我阴霾的心有了一丝光亮,这是今天晚上除了胜仗以外最高兴的一件事了。至于钱四虎是不是真心的,我觉得那倒无所谓了,他要不满意了随时可以离开,谁也不会去强迫他。

    而且仔细想想,我们这边基本都是这样,从来不会强行去绑住谁,爱来来、爱走走,大部分人会选择留下来,还是觉得跟着我们有前途。

    让大家觉得有希望,才是“忠诚”的最佳条件。

    祁六虎也很开心,抓着钱四虎的手说:“四哥,我们以后又能并肩作战了!铁厂那种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我早就不想呆了,还是张龙他们这的气氛好啊,大家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,相比之下铁厂实在太压抑了。”

    钱四虎在叹着气说:“拉倒吧,你明明是为了那个妞儿才过来的……不过,你那个妞确实挺漂亮的,也难怪你愿意为她要死要活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吧四哥,你也是支持我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人说起来就没完了,我只好轻轻咳了一声,祁六虎才想起什么,又说:“对了四哥,接下来应该是古二虎出场了吧,你有没有什么对付他的好法子啊,张龙现在还是挺头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总算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钱四虎想了想说:“古二虎还是很难对付的,他的实力仅在周大虎之下。究竟他有多强,我也不太好说,反正当年强拆的时候,有个特种兵想阻拦,被古二虎活活地打残了,后来花了好多钱才摆平的,当兵的确实不好惹啊……不过,以古二虎的脾气,肯定睡好、吃饱、喝足、舒服了才会过来,所以明天中午之前肯定不用担心。等他来了,你们就拿出对付三哥的架势来,到时有多少人上多少人,冯伟文、赵虎、杨武什么的,对了还有那个锥子,大家都一起上,总能干掉他的!”

    通过之前的电话,钱四虎也已经知道葛三虎是怎么败的了,对于我们的群体作战能力也十分佩服。

    可是听了他的建议,我的心里往下一沉。

    要是赵虎、冯伟文他们都在,我还需要来听他怎么做吗?

    钱四虎看出我的不对劲,问我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四哥,是这样的……”不等我说话,祁六虎便把我们现在的局势,原原本本都给钱四虎讲了一遍。包括赵虎不在,以及冯伟文等人都被抓了等等,一五一十全部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钱四虎一听完,眼睛立刻瞪大,吃惊地说:“什么,这些人都不在,就留下一群虾兵蟹将?那他妈的还打什么,留在这不是等死吗?我后悔了,我不加入你们了,我现在就要走,我宁肯跑到乡下,也不在荣海呆了!”

    对于钱四虎来说,回去铁厂是死,留在这里是死,还不如自个跑路。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踉踉跄跄往外跑去,但是因为身受重伤,导致站立不稳,没跑几步就摔倒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他也两手撑地,吃力地往外爬着,显然一刻都不想在这呆了。

    ……求生欲可以说非常强了。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