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42 杀气腾腾,怒火重重

242 杀气腾腾,怒火重重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其实我一直怀疑冯伟文的忠诚度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只是被我们打败过一次,后来又被我们绑架了一次,从此就对我们死心塌地了,虽说是有二叔这个靠山的加成,还是让我隐隐觉得有点可疑,就连木头都曾说过:你能保证他不会背叛你?

    尤其来到市里,很快和荣海七虎对上以后,这种可疑逐渐变得多了起来,我甚至想过他是方鸿渐的人,故意安排在我们这里做卧底。

    所以,我让冯伟文第一个上,看看他和荣海七虎之间到底有无猫腻。

    目前看来,冯伟文的表现让我满意,不仅接受我的安排第一个上场,还把我们“龙虎出征、寸草不生”的口号喊出来了,看这意思是铁了心要加入我们龙虎商会了啊。

    这句话严格来说挺幼稚的,透着一股中二的气息,但是也分谁说,如果是个小娃娃说,肯定让人不屑一顾,冯伟文这样的知名老大来说,就格外的振奋人心和热血澎湃,一时间龙虎娱乐城的大厅里面再次传来一片欢呼,每一个人都由衷地感到骄傲和自豪。

    士气几乎已经达到爆棚阶段,要不是我在二楼压着,大家都要冲出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有人振奋,就有人不振奋,有人热血,就有人不热血。

    钱四虎皱眉,看着冯伟文说:“老冯,你疯了吗,怎么越混越回去了,你在荣海也算一号人物,竟然跟了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?”

    如果赵虎在这,肯定早就冲出去痛骂钱四虎了:“你他妈来看看老子到底长没长齐!”而且干翻钱四虎后,大概率会真的强迫他看自己的毛——赵虎真能干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不过赵虎不在,这种事就拉倒,我也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冯伟文倒是坦率地承认了,点点头说:“对,我就是跟了他们两个,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嘛!而且我劝你们也早点投降吧,你们不是他们俩的对手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钱四虎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摇着头说:“冯伟文,我看你是真的疯了,竟然帮两个小娃娃吹起来了,今天晚上我就让你看看,究竟谁不是谁的对手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钱四虎也不再多嘴,直接挥刀就上,冯伟文也二话不说,同样提刀迎上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战在一起!

    宽阔的大马路上,除了站在十字路口对面的葛三虎一众人外,再无一个闲杂人等和车,为两人的战斗腾出了一大片空地,足够二人肆意施展、发挥。二人刚刚开打,两边就都叫了起来,纷纷为自己的主将助威,一边喊着文哥,一边喊着四哥,几乎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钱四虎不是赵虎的对手,冯伟文也不是赵虎的对手,所以很难辨别他俩到底谁强一些,也就无法保证谁是最后的胜利者。

    但我总觉得冯伟文要更强一些,理论上来说他只比葛三虎差点,收拾钱四虎应该没问题吧?

    二人一开打,我就仔细观察冯伟文的动作,看他有没有放水、作弊,和荣海七虎到底有无勾结。

    让我欣慰的是,冯伟文确实很认真地在打,每一刀劈出去都是用尽全力。渐渐的,冯伟文占了上风,有些压制住钱四虎了,符合我最初的推测。不过,冯伟文想胜钱四虎也没那么轻松,二人足足斗了几十回合仍旧不分胜负,看来钱四虎的实力也不比葛三虎差多少。

    “叮叮当当”的声音不断响起,两人转眼间已经交手十几分钟,双方也都喊得声嘶力竭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格外重要,哪边胜了肯定士气大振,所以大家都很认真地看着,也很努力地为自己人加油。钱四虎的实力在这一刻完全展现出来,虽然他之前连续几次都很狼狈,可也无法遮掩他是一员猛将的事实,即便现在战斗整体处于下风,可也始终没有落败的迹象,冯伟文好几次都快劈中他了,也被他在关键时刻堪堪躲开。

    确实很强。

    强到让我忍不住想,如果能收服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知道他那不可能的,他们荣海七虎的规矩十分变态,背叛就等于死,祁六虎不过没砸卢晨亮家的房子,就惨遭几天几夜的追杀,简直可怕。

    不过战势不会一直胶着,冯伟文作为荣海市名声显赫的大哥,不至于真的连荣海七虎的老四都打不过。在战斗进行到第十五分钟的时候,冯伟文终于抓住一个空档,狠狠一刀劈向钱四虎的胸口,而后者也终于没有躲开,正被劈在当胸。

    我能理解冯伟文的心情,他刚加入龙虎商会不久,虽说名声在外、人人敬畏,但也寸功未立、寸草未得,很想抓住这个机会证明一下自己,以及向我证明一下他的忠心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他也需要纳个投名状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这一刀劈得格外狠。

    这一刀,把钱四虎直接劈得倒飞出去好几米远,胸前也崩开了好大一个口子,鲜血瞬间浸染整个上衣。

    伤情之重,远胜杨七虎。

    “四弟!”葛三虎大叫一声扑了上去,看着钱四虎重伤倒地的样子,眼都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街角的咖啡厅内,郑西洋也是气得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“这个冯伟文,实在太坏事了!”

    方鸿渐的脸也有点黑,但他仍旧沉着地说:“也别着急,不是还有葛三虎嘛,葛三虎的实力足够强了,冯伟文也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担心葛三虎会输。”郑西洋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就是看不顺眼那个冯伟文,当初说背叛你就背叛你了!”

    “哎,人家既然跟了张龙,肯定就有人家的理由嘛,你再生气也没有用。”方鸿渐悠悠地端起杯来喝了一口,又摇着头说:“太苦了,我还是喜欢喝茶。”

    郑西洋招了招手,让服务生给方鸿渐换成茶,又说:“方爷,您有几分把握对付张龙他二叔啊?”

    方鸿渐吹了吹杯沿上的茶叶,说道:“不知道呢,现在连他什么身份都不清楚……看葛三虎的吧,希望早点把张宏飞给吊出来,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和他交手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龙虎娱乐城的大厅之中,一片震耳欲聋的欢腾之声再次响了起来,几乎每一个人都在为冯伟文欢呼、呐喊,站在二楼的我也忍不住嘴角浮现出笑。

    从今天起,我算是正式认可、接纳冯伟文了。

    但是可想而知,我们这边有多喜庆,马路对面就有多悲愤,一个个苦大仇深、唉声叹气!

    “四弟,你怎么样了?”葛三虎抱着钱四虎,一脸的心疼和无奈,还用手去捂钱四虎胸口的血。

    “三哥,我给你、给大哥丢脸啦……这都第三次了,我都没脸当你们的兄弟了!”钱四虎的面色变得惨白起来,声音也开始有气无力了。

    “这丢什么脸,胜败不是兵家常事吗?你先回去好好歇着,接下来交给我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葛三虎便回头招了招手,叫过来几个兄弟,让他们送钱四虎去医院。

    同样都是受伤,钱四虎和杨七虎的待遇可不一样,杨七虎现在还在一边躺着无人问津,实在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也能看出,钱四虎在荣海七虎中的人缘确实不错,祁六虎和葛三虎对他都挺好的。钱四虎倒地以后,在我身后的祁六虎还唉声叹气,看到钱四虎被送往医院,似乎想起什么,在我耳边悄悄说了句话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说:“你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祁六虎说:“行不行的去试试呗,不行也不损失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你去吧,注意安全!

    祁六虎便匆匆转身而去……

    而在楼下马路对面,葛三虎已经变得怒不可遏,之前他们兄弟仨一起来的,现在只剩他一个人了,这是他怎么都没想到的事。葛三虎一肚子火,首当其冲就是冯伟文了,毕竟是他伤了自己的四弟!

    葛三虎握紧钢刀,一步步朝冯伟文走了过去,每一步都杀气腾腾、怒火重重。

    “冯伟文,恭喜你,成功激怒了我,今天晚上你必须把命丢在这里!”

    对于荣海七虎来说,他们说要你的命,不是恐吓,不是威胁,而是真的想要杀你!

    在荣海,也就只有他们这么嚣张、狂妄。

    背后没有方家和郑西洋撑腰才有鬼了。

    葛三虎杀意凛然,已经不可能放过冯伟文,他的眼神在喷火、血液在沸腾!

    冯伟文知道自己不是葛三虎的对手。

    而且,我交代给他的任务只是干掉钱四虎。

    所以冯伟文开始往后退,一边退还一边往后面看,想知道我有什么其他安排。

    他一回头,就看到了我。

    我已经从二楼下来了,并且来到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龙,龙哥……”冯伟文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我是老大,按理来说我该坐镇后方,不该出现在前线上的——打仗哪有老大亲自出马的道理,需要老大动手的时候,代表队伍快完蛋了!

    “辛苦了,老冯。”我笑着拍拍他的肩膀:“回去休息下吧,这个人交给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