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37 鸡蛋里挑骨头

237 鸡蛋里挑骨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卢晨亮说撤了郑西洋不知换谁,因为荣海到处都是方家的人,他又人生地不熟的,不知谁靠得住、谁靠不住。

    他这一说,我倒是立刻想起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楚正明!

    我入行这么长时间了,最佩服的领导就是楚正明,为官绝对清正、廉明,而且也不迂腐、呆板,该灵活的时候也很灵活。更关键的是,他和郑西洋不对头,也不是方家的人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还有比他更合适的吗?

    可是我要推荐楚正明,卢晨亮也不会糊里糊涂就听我的,所以我才说了那句你得信任我。

    卢晨亮倒是挺好奇的,立刻问我是谁?

    我刚要说,突然想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,天台上还躺着许许多多的人,保不齐哪个已经醒了,正在偷听我们说话。于是我用眼神暗示卢晨亮换个地方,卢晨亮也很快明白过来,说走!

    我背着祁六虎,和程依依、卢念竹一起跟着卢晨亮下了楼。

    卢晨亮提议到他家去,这是个非常好的选择,我现在的目标是保护好祁六虎,试问还有比卢晨亮家更安全的所在吗?不过卢晨亮没回郊区的别墅,而是去了市委大院的家属楼。

    我天,更安全了好吗,门口还有武警把守!

    要不是这次,我哪有机会进入这种地方?

    现在我弄明白了,周大虎做事信奉“攘外必先安内”,在没干掉祁六虎前,不会对我下手,龙虎娱乐城也是安全的。那就好办多了,只要撑过去这三天,赵虎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人挺多的,好在奥迪A6还算宽敞,四个人坐在后排不算拥挤,当然程依依和卢念竹也足够瘦。路上,祁六虎还悄悄问我,说我们也是方家的人,提议卢晨亮换掉郑西洋,不怕惹得方鸿渐不开心?

    我说:“我是为了正义。”

    祁六虎看向我的目光有些复杂,毕竟我们这行的人把“正义”挂在嘴边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整得就是杀人放火、敲诈勒索的买卖,还说“正义”未免有点当婊子还立牌坊,其实我是因为被二叔教育过,第一做事要有底线,第二要为政府和地方分忧解难——这些话,当然不能喝祁六虎说,只能翻个白眼,说:“你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语气和他之前说我“不懂爱”的时候一模一样,气得祁六虎七窍生烟,总算扳回一局。

    到了卢晨亮的家里,时间已经特别晚了,我先把祁六虎放到床上,卢念竹和程依依也去卧室睡了。

    我则跟着卢晨亮进入书房,每人倒了杯茶,开始谈话。

    他先问我想介绍谁,我便把楚正明的名字告诉了他,并且讲了一下楚正明的故事,以及楚正明和郑西洋的恩怨。我说:“如果你需要一个得力干将,楚正明绝对是不二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就好比古代的皇帝登基,没有一个得力的武将庇护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如果把卢晨亮比作皇帝,那么荣海的公安局长便是九门提督,如果连九门提督都不是自己的人,这皇帝做得还有什么安全感呢?

    卢晨亮当然晓得这其中的利害。

    卢晨亮却还是将信将疑地看着我,说:“如果我没查错,你应该是方家的人,为什么会为我着想呢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和祁六虎之前那个问题其实没有什么本质不同。

    我说我是为了正义你信不信?

    卢晨亮的眼神更疑惑了。

    果然啊,我们这种人说“正义”就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算了我还是不说了。

    我换了一种口吻,继续说道:“卢叔叔,如果你对我们有过深入了解,那么应该知道我们在和周大虎斗。我们虽然都是方家的人,可是方鸿渐和郑西洋明显更偏袒他,如果我们不想失败,就必须自寻出路——换掉郑西洋,也是出路的一种。”

    卢晨亮皱着眉:“你们的关系可真复杂。”

    我实在不能把二叔的事情告诉他,否则要厘清这其中的关系不难,我只能苦笑着说:“反正我们就是后爹养的,要想生存下去就得干掉后爹,另寻一个靠得住的亲爹……”

    卢晨亮一听,脸立刻拉了下来:“我可不会当你们的保护伞!”

    得。

    我摆着手,说:“卢叔叔,你误会了,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想干掉方家的心不比你少……”

    卢晨亮盯着我,看了许久许久。

    最后,他才说道:“你说的那个楚正明,我会认真考察他的。”

    没说录用,也没说不录用,他这种人永远都会给自己留条后路。

    已经凌晨两点多了。

    卢晨亮也没有太过绝情,起码愿意留宿我们一夜。这个房子不是很大,普普通通的三室一厅,卢晨亮独占一间,程依依和卢念竹一间,我只能和祁六虎一间了。

    我这辈子都没想过,还能在市委书记的家里睡上一晚。

    我上床的时候,把祁六虎惊醒了,他问我:“你们谈完了?”

    我说是的。

    他又问我:“你介绍谁换掉郑西洋啊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我虽然已经把祁六虎当朋友了,但也不是事事都要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祁六虎撇了撇嘴,又问:“你不和你女朋友一起睡啊?”

    我说我倒想呢,可惜房间不够,依依和小竹已经一起睡了。

    祁六虎压低声音,说道:“这样,你和你女朋友一起睡,叫小竹过来我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,真没想到祁六虎打得是这种主意。他正被周大虎追杀呢,还有心思想这种事,我真服气他了。我说:“睡你的吧,胆子倒真不小,也不怕卢晨亮削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男的睡也太别扭了……”祁六虎嘟囔一句,裹着被子滚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的上午,卢晨亮早早上班去了,家里只剩我们四个。卢念竹给我们做好了早餐,我们吃过以后就在家里看电视,我跟祁六虎也说了,现在外面在追杀你,呆在这里是最安全的,最好哪都别去。

    祁六虎问我那得躲到什么时候,我说这你不用管了,一切都有安排。

    如果能在这里呆上三天,等到赵虎回来,是最顺利的了。我就怕周大虎四处找不到祁六虎,就会拿龙虎娱乐城开刀,所以我和锥子、南霸天他们也保持着联系,时刻打听着龙虎娱乐城的动态。

    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我就得赶过去,不能群龙无首。

    而在另外一边,卢晨亮果然开始关注楚正明了。

    他让司机小王把楚正明的档案调来仔细观阅,越看越觉得有意思,种种迹象表明,这个楚正明确实不是方家的人。在荣海整个执法系统之中,这位楚正明的存在像是一股清流,出淤泥而不染、濯清涟而不妖。

    郑西洋早就看他不顺眼了,但是因为他没犯过任何的错,所以想干掉他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倒是前不久,楚正明因为私自放了我和赵虎,被郑西洋抓住把柄停了职,但也没过多久,就有一股神秘力量介入,又让楚正明恢复原职了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……”卢晨亮微微笑着。

    不过,卢晨亮并没有第一时间召楚正明来见自己。

    他让司机小王去打听下楚正明现在在哪,想亲自过去看看他的真容,以及日常生活状态。

    司机小王一番打听,得知楚正明就在荣海市内。

    原来,郑西洋最近搞了个干部学习班,让各个县的部门领导都来参加,主要目的是培训、学习一些内容,还有各方面的技能比武。一开始,大家以为就是走走过场,后来才发现没有那么简单,郑西洋是为了搞楚正明。

    别的干部轻轻松松就能过得考试,楚正明却被郑西洋百般刁难。

    虽然楚正明的理论和实践都十分过硬,几乎挑不出来一点毛病,但也扛不住郑西洋的鸡蛋里挑骨头。

    无他,郑西洋实在看不顺眼楚正明,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机会干他,当然要好好利用下了。

    给楚正明的题,比别的领导都难,而且是大段大段背诵的东西。楚正明已经尽力做到完美,奈何给出的考试时间远远不够,楚正明往往还没答完题目,交卷时间就已到了。

    等到发卷子的时候,郑西洋就把楚正明臭骂一顿,说他连题都答不完是怎么当领导的,怎么去管手下?

    还有技能比武的时候,别的领导只需要跑一千米,楚正明就得跑三千米,但凡超过一点规定时间,郑西洋便又是一顿臭骂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二去,大家都知道郑西洋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还是那一句话,上级想给下级穿小鞋,别提有多容易了,比吃饭、喝水还容易。

    这就是得罪郑西洋的下场!

    大家虽然挺同情楚正明的,但也不敢跟郑西洋对着干,所以自发地远离楚正明了。楚正明在学习班的待遇十分凄惨,每天至少挨郑西洋三顿骂,早晨一顿、中午一顿、晚上一顿,比三餐还要准时;下课以后,也没人和他说话,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,身心和精神都惨遭折磨。

    楚正明自己都很感慨,没想到年纪一大把了,还要被人这么恶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