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36 王八蛋,真敢做

236 王八蛋,真敢做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还有准备?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程依依,不知道她还有什么招儿,钱四虎也是一样,奇怪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找了帮手过来?

    不可能啊,我们的人都在龙虎娱乐城,距离这里实在太远,一时半会儿过不来的。

    那程依依到底做了什么准备?

    就见程依依指着自己的鼻子,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,报了警。”

    天台上面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我呆呆地看着程依依,不敢相信这就是她所谓的准备。

    钱四虎突然大笑起来,笑声回荡在整个天台之上:“哈哈哈哈哈……你,你是在逗我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逗你。”程依依还是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真的报了警,辖区的民警很快就要来了,我劝你还是早点放下刀吧,不然一会儿就要被抓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钱四虎还是笑得不行,笑得腰都弯下去了,一边笑还一边说这是他近几年来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。我也觉得莫名其妙,实在想不明白程依依怎么会出这种昏招,她不可能不知道报警对荣海七虎来说没用的啊。

    程依依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“笑,你随便笑。”程依依抱着肩膀,说道:“我看你一会儿还能不能笑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卢念竹站在她的身后,也是一脸坚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程依依说得没错,她确实报了警,不到一会儿的功夫,天台外面就传来噼里啪啦的脚步声,接着十多个身穿制服的民警冲了进来,大声呵斥着让天台上的人都蹲下。

    我二话没说,立刻抱头蹲了下来,虽然以我的身份完全没必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祁六虎本来就在地上趴着,所以没有什么反应,而程依依和卢念竹是报警的,也能站在一边相安无事。倒是钱四虎,仍旧一脸傲然地站着,冷眼盯着这些冲过来的民警,显然一点没把他们当回事。

    别说民警,就是刑警,恐怕钱四虎也不会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民警们围上来,有拿着警棍的,也有拿着手枪的,命令钱四虎立刻把刀放下。

    我想,他们是附近派出所的,估计级别太低、见识不广,显然并不认识钱四虎。钱四虎倒也没和他们计较,而是傲然地说:“你们领导在哪,让他出来和我说话!”

    天台的门里走出一个领导模样的人来,快步走到钱四虎的身前,大声喝道:“钱四虎,你别知法抗法,立刻把刀放下,抱头蹲在地上!”

    哎,知道他是钱四虎啊?

    既然知道,干嘛还对他这样呢?

    就连钱四虎都莫名其妙,说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,也敢让我蹲在地上?”

    这位领导面色不改,依旧大声呵斥:“你是谁?你是个犯罪分子!我再警告你一遍,立刻把刀放下,不然我们要动武了!”

    我惊悚地看着这幕,心想程依依这是哪找来的领导,看他的官职应该不高,顶多是个所长之类,这么刚正不阿、正气凛然的吗,竟连钱四虎都敢得罪,不怕事后遭到报复?

    钱四虎更加莫名其妙:“你搞错没有,我是钱四虎,‘荣海七虎’的老四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下刀!”领导打断了他,再次大喝一声,同时摸出了枪。

    钱四虎一脸“……”的表情,眯眼看着眼前的领导,似乎是在思索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场面有些陷入僵局,钱四虎显然不肯放下自己的骄傲,他可是荣海地下世界的大人物啊,怎么可能屈服于这种辖区的小领导呢?

    “老四,放下刀吧,乖乖跟着他走,别让我们为难。”就在这时,又一道沉静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是从天台的门那边传过来的。

    钱四虎立刻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有人走了进来,人影渐渐清晰。

    是郑西洋。

    看到郑西洋,钱四虎明显松了口气,说道:“老郑,怎么回事,这人是不是有病啊,为什么一定要把我抓起来?”

    就这一句话,便能说明二人的关系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钱四虎也是有意炫耀自己和郑西洋的关系,好让眼前这个小领导看一看。

    郑西洋快步来到钱四虎的身前,阴沉着脸说道:“你犯了法,难道不能抓你了吗?立刻把刀放下,我不想说第二遍!”

    我看得清清楚楚,郑西洋一边说,一边冲钱四虎挤眼睛。

    钱四虎似乎有点明白过来,立刻把刀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众多民警一哄而上,把钱四虎给按住了。

    这时我才明白,原来程依依说的“准备”是指郑西洋。确实,钱四虎可以不惧一般民警,可他见了郑西洋则不得不跪,喊郑西洋过来确实能收拾他。可是为什么呢,虽然郑西洋说过会罩着我,可也不会为我收拾钱四虎啊,而且程依依也没那么大的面子,哪能请得动郑西洋!

    是卢念竹么?

    我朝卢念竹看过去,她是卢晨亮的女儿,可我也不觉得她有那么大的面子……

    除非卢晨亮亲自出马!

    是了,虽然卢晨亮是个被架空的一把手,下面的人常常阳奉阴违,但也不会公然抗拒他的命令。在他面前,总是要做足样子,不会真的让他抓到把柄。所以十有八九,是卢晨亮亲自来了现场,郑西洋才不得已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我又朝着天台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果然,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。

    确实是卢晨亮。

    能把卢晨亮喊来的,当然只有卢念竹的。

    原来程依依的“准备”不是报警,也不是郑西洋,而是卢晨亮。嚯,我这个女朋友啊,还真是会利用一切资源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当然满是骄傲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一个女朋友,想不骄傲都不行啊。

    因为卢晨亮的“亲自”监督,郑西洋让人把钱四虎抓了起来,押着他往外面走。我也背起祁六虎,朝着程依依和卢念竹走过去,程依依当然一脸得意,冲我飞了下眼,说怎么样,本公主还可以吧?

    我已经很久没听程依依说“本公主”这几个字了。

    这次她是真的得意,又开心又得意。

    我也不吝惜夸奖,说可以,相当可以,为夫真是自豪的很。

    郑西洋三两步窜到门前,毕恭毕敬地说:“卢书记,人抓到了,现在我就回去审他……”

    卢晨亮点着头说:“嗯,涉嫌杀人未遂,一定要好好审。”

    卢晨亮亲自督促这个案子,钱四虎显然要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”

    郑西洋一边说,一边扶着卢晨亮的胳膊,让他往旁边侧侧身体,给其他押着钱四虎的民警让道。卢晨亮刚往旁边一侧,钱四虎突然猛地一挣,想想他的力气多大,那些民警哪能抓得住他,愣是让他脱了出去!

    接着,钱四虎一头扎往楼梯下面……

    “快追,快追!”郑西洋大叫着,督促其他人赶快去追,众多民警同样飞奔而下,郑西洋也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楼梯下面传来呼呼喝喝的声音,有人奔跑、有人大叫,简直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也就几分钟的时间,郑西洋领着众人返了回来,垂头丧气地说:“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卢晨亮指着郑西洋,显然有些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我们几人一样呆住,简直不敢相信郑西洋敢当着卢晨亮的面就敢捣鬼。

    这是完全不把卢晨亮放在眼里啊……

    “卢书记,您放心,我一定会把人抓回来的!”郑西洋面色凝重,“啪”地敬了个礼。

    话说得好听,什么时候能抓回来?

    卢晨亮虽然在荣海不太如意,可他也是混迹多年的老油条了,还能不知道郑西洋打得什么主意?只是知道又怎么样,他拿郑西洋也没有办法,只能指着还被绑着的杨七虎说:“还有一个,他可犯了强奸未遂的罪,如果这人再放跑了,我撤了你!”

    强奸未遂?!
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似乎明白过来之前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王八蛋真敢做啊……

    好在程依依和卢念竹没事,不然我真要杀他全家了。

    杨七虎的肚子上都是血,显然是被捅了一刀,而且手脚都被绑着,如果这再跑了,确实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是!”郑西洋又“啪”地敬了个礼。

    接着,郑西洋摆了摆手,让众人把杨七虎给带走,同时还有些惋惜地看了杨七虎一眼,估计心里在说:这次可救不了你了……

    郑西洋带着杨七虎和众人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渐渐消失的背影,卢晨亮咬牙切齿,腮帮子上的肉都在跳,半天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:“这个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之中,有悲愤,有无奈,有哀伤,有迷茫……

    贵为荣海一把手的他,虽然有着一腔热血,却迟迟不能施展抱负,这种痛苦何人能懂、何人能解?

    “卢叔叔,你为什么不撤了他?”程依依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在荣海拥有至高权限的卢晨亮,当然能撤了郑西洋。

    “撤了他,换谁呢?”卢晨亮叹着气说:“我也想培养自己的人啊,可是方家的势力实在太大,无论换谁都是他们自己的人。我一个外来者,也不知道究竟谁靠得住、谁靠不住,根本寸步难行、举步维艰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理解到了卢晨亮的难处。

    当初的汉献帝刘协,被曹操所挟持的时候,也是举目四望而无一个能够信任的人,谁能斗得过曹操呢,谁又敢接近汉献帝呢?

    还是那一句话,空有一腔热血,却无施展空间!

    我忍不住说道:“卢叔叔,我倒是能给你介绍一个靠谱的、能够替代郑西洋的人……当然,前提是你信任我!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