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232 迷人的程依依 为1000金钻加更

232 迷人的程依依 为1000金钻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看到卢念竹这样,我的心里顿时往下一沉,心想难道她听见我和锥子的对话了?

    不能啊,我又没开免提,她没那么好的耳朵吧?

    我试探着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怕……”卢念竹继续哆嗦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今天晚上的事,终究还是让她有点接受不了。虽然她之前已经努力坚强,先是开车来到医院,又上上下下地跑,现在终于尘埃落定,整个人闲下来后,恐惧又重新占据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只能轻声安慰着她,说没事的,这在我们道上都挺正常,你要害怕的话就先回家,我在这守着祁六虎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卢念竹低下头去,身子仍旧不断发抖。

    卢念竹明明已经害怕到了极点,但她还是不肯离开,因为祁六虎是因为她才伤成这样,谁都能走就是她不能走,这个姑娘虽然性子软弱,但也有着一些坚守和原则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我也不能强逼着她离开吧。

    我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她身上,或许能让她感到一点温暖,不会抖得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接着我又坐在她的身边,给她说着一些轻松的事,甚至讲了几个笑话,卢念竹终于慢慢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卢念竹才对我说:“龙哥,今晚真的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没事,大家都是朋友,互相帮忙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卢念竹又问:“龙哥,你们和荣海七虎是死对头吗?”

    今天晚上的种种事情,也让卢念竹明白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是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和祁六虎……”

    我知道她想问什么。

    我们既然和荣海七虎是死对头,怎么我和祁六虎这么好呢?

    其实她误会了,我和祁六虎一点也不好,今天因为她才吃了第一顿饭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瞒着,便把之前的事给她讲了一下,说我也是觉得祁六虎对你还算诚恳,就打算让他冒充你男朋友帮你出气,也没想到后来会发展成这样子。卢念竹低着头不说话,显然这事的发展已经超出她的接受范围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我说:“祁六虎会没事的,说到底只是一些外伤,只要及时治疗肯定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呢?”卢念竹反问我说:“荣海七虎的人以后还会追杀他么?”

    以荣海七虎的作风来看,这事八成还会发生。

    我也只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卢念竹更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愿意的话……”我沉沉地说:“可以跟我们啊,我来保护他吧。”

    卢念竹的眼圈猛地红了,明显松了一大口气,由衷地冲我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我笑起来,说不用谢,我们能多一员虎将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在我的安抚之下,卢念竹终于安心不少,身子不再发抖,甚至还发困了,脑袋栽栽歪歪。

    我刚想劝她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,她就一头栽倒在我肩膀上睡着了。我有点无语,其实这也没有什么,但是程依依知道了肯定要不高兴,我用手指点着卢念竹的脑袋,将她推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我总不能一直推着她吧,她不累我还累呢。

    最后我放弃了,只好让她靠在我肩膀上。

    还好程依依不会看到。

    唉,得过且过吧,有时候生活就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也有点困了。

    手术过程有点漫长,不知不觉之中,我的脑袋也倒了过去,我们两个就这样靠在一起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我听见手术室的门开了,立刻睁开眼睛一看,有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连忙问:“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护士告诉我说,马上就缝完了,一会儿就能出来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想起身去迎接祁六虎,但是卢念竹还靠在我肩膀上睡得香甜,不忍心吵醒她。

    正为难的时候,旁边突然幽幽响起一个声音:“挺体贴的哈?”
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回头一看发现是程依依!

    没错,程依依就坐在我的另一边,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我,像是准备把我吃了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自己的脑门,自言自语地说:“看来我今天是太累了,竟然出现了幻觉……”

    我揉了揉自己的眼,重新回头看向旁边,程依依还坐着,一双眼睛发冷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鬼,这幻觉也太真实了吧……”我又晃了晃脑袋,伸手去摸程依依的脸,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果然太想依依了啊,硬生生把她虚构出来了……唉,你要真的在我身边就好了,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,我恨不得每天和你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!”程依依猛地把我手打开,用力拧住我的耳朵,凶巴巴道:“求生欲还挺强啊?假装这是幻觉,跟我说些有的没的,以为能感动我?可惜,姑奶奶不是三岁小孩!”

    “嗷嗷嗷……”我耳朵被程依依捏的生疼,赶紧求饶:“姑奶奶,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计划没有奏效,除了认怂只能认怂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张龙,一天没看住你,你就给我招蜂引蝶,你说你和吴云峰有什么区别……”程依依使劲拽我的耳朵,几乎要把我耳朵拽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冤枉啊,冤枉啊……”我苦苦求饶,我做了几天的苦行僧,就这么一会儿没好意思推开卢念竹,竟然就出了这样的事,谁告诉我程依依是怎么来的,从天上掉下来的?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这么一闹,当然惊醒了卢念竹。

    卢念竹直起身来,惊恐地看着我和程依依。

    “谁,谁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女朋友。”我赶紧给她介绍:“是我人见人爱、花见花开、闭月羞花、沉鱼落雁、天生丽质、倾国倾城、花容月貌、风情万种、千娇百媚的女朋友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卢念竹赶紧打招呼:“嫂子好!”

    “好,好……”程依依放开我的耳朵,笑嘻嘻摸了摸卢念竹的头,说道:“好妹子,长得真漂亮啊!”

    眼神中隐隐含着杀气。

    我在旁边狂给卢念竹使眼色。

    卢念竹不笨,赶紧说:“没有嫂子漂亮……”

    嗯,朽木可雕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术室的门开了,做完手术的祁六虎被推了出来,我赶紧碰了一下卢念竹,说你男朋友出来了,还不过去看看!

    “哦,哦。”卢念竹挺聪明的,赶紧站起来扑向祁六虎。

    “六哥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麻药的劲儿还没过去,祁六虎迷迷糊糊的“嗯?”了一声,显然说不了话。

    医生告诉卢念竹,现在要把伤者送到病房休息,卢念竹赶紧说好,搭把手帮忙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我赶紧跟程依依说:“看到没有,人家有男朋友,你可不要乱想,我俩之间清清白白,刚才只是不小心靠在一起睡了。”

    程依依一直看着卢念竹和祁六虎进了病房,才笑嘻嘻说:“我知道嘛,刚才和你闹着玩的,耳朵疼不疼呀?”

    我哪敢说疼,连说不疼、不疼,好久没被你揪,还怪想的。

    一场危机总算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有个这么彪悍的媳妇,谁敢在外面起歪心思啊?

    我也问程依依:“你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程依依告诉我说,她和韩晓彤虽然在县城,但是对我们在市里的举动了如指掌,得知我们和荣海七虎彻底闹翻,随时都会遭到荣海七虎的报复,所以连夜带人过来,准备支援我们。

    部署好后,又打听了下,得知我和卢念竹、祁六虎来医院了,所以她也来了。

    来了看到我和卢念竹在睡觉,也没好意思吵醒我们。

    程依依确实是和我闹着玩的,她知道我和卢念竹没什么。

    我们来荣海的时候带了不少兄弟,其中当然也有程依依的手下,知道我的行踪也很正常,我也没打算隐瞒过她。总之,程依依来了我还是挺高兴的,但是荣海七虎着实不好对付,我还挺担心她有什么差池。

    程依依说:“你也太小看我了,我和韩晓彤可不是花瓶,你别老把我当累赘,咱们既然在一起了,就要有难一起当呀!”

    程依依一边说,一边握住了我的手。

    眼神十分坚定。

    我的亲娘,这样的程依依也太迷人了吧。

    这要不是在医院里,我都恨不得吻下去了。

    有这样一个迷人的媳妇,也难怪我不会对其他女人动心了。

    我笑起来,拉着她的手说:“好,这次咱们共渡难关!”

    赵虎不在,我希望我能顶住。

    龙虎商会,不止有虎,还有龙啊!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手拉着手来到祁六虎的病房里,虽然祁六虎现在需要静养,但是这里肯定不能多呆,还是早点带他去龙虎娱乐城吧。

    病房里面,祁六虎躺在床上,脸上戴着氧气罩,胳膊上还扎着针。

    祁六虎还在昏迷之中,麻药的劲儿没有那么快就消失。

    卢念竹坐在床边,看到我们进来,立刻就让位置。

    我冲她摆了摆手,然后走到祁六虎的床边,查看祁六虎的状态。

    只要良好,我就得带他走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祁六虎的眼睛突然睁开!

    他的脸色变得惊恐、扭曲、狰狞、可怕,用尽全身的力气冲我吼道:“快走!”